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章 仇恨的根源与遗迹
    “没想到在决斗上没有赢得胜利命令你舔我的脚,现在你却在包扎我的脚,最终还是赢了。”

    看着为她包扎伤口的菲亚米娜,艾妮琳丝突然轻笑着说,有点得意的样子。

    菲亚米娜倒是没生气,只是静心替艾妮琳丝的左脚编织一只蝴蝶带,但是站在一旁警戒危险的我忍不住厌烦,这般的傲慢贵族真是第一次见,完全配不上亚玛哈格家族的血统。

    不过,艾妮琳丝的糟糕性格却也引起我的困惑。

    “我并不清楚,所以想问问,你和菲亚米娜种种矛盾的根源是什么?”

    我转过身,严肃地审问艾妮琳丝。

    亚玛哈格家族与菲亚米娜那位侯爵父亲敌对吗?如今看来,并不是,菲亚米娜曾经闯祸吗?似乎也不是,艾妮琳丝患有精神症状吗?的确像,但一切的根源,还得从她嘴里吐出,不然再多的猜测也只是妄想。

    听到我对艾妮琳丝的审问,菲亚米娜起初有点生气,因为她们刚脱离危险,突然审问极其不礼貌,但心底也比较在意这个问题,只好默许了。

    “喂!平民!你那是什么语气!”

    艾妮琳丝发怒叫着,结果看到我面无表情地抓紧法杖,吓得闭上嘴。

    “别废话!直接说!”

    我冷声命令,无视菲亚米娜制止和担忧的神色,就算是苦练的魔法师,忍耐也早就到极限了。

    终于,艾妮琳丝收敛自己的脾气,安静坐在河流岸边的松软沙地上,在我和菲亚米娜面前揭示出一段往事。

    “我的母亲,是王都贵族血亲出身的贤淑女子,她年轻时美貌动人,在宴会上时常围绕着大量的追求者,她会弹天琴,会呤唱诗语,会帮助贵族整理财务,舞蹈班的导师都称赞她,那个时候,所有追求者之中,她唯独选择一个叫彼罗夫的男爵,贵族爵位里面最低等的普通男子,我的母亲就这样深深爱上这个彼罗夫男爵,跟随那个男人逃离王都,在王国各地进行所谓的冒险。”

    说着,艾妮琳丝的语气憎恨。

    “结果呢?一名近乎完美的女性,却因为不会持剑战斗,不会呤唱魔法,竟然成为那个男人的累赘,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我母亲深爱的男人慢慢的对母亲失去兴趣,终于有一天,母亲从她失望的男人身边离开,回到王都过着不再每天厮杀的冒险,你们知道吗?据闻那个男人爱上好几个冒险中遇到的女人,几年之后,沦落到没有女人敢待在他身边,可笑的是,落魄的男子还敢回到王都渴求母亲回到他身边,母亲当时想答应,可是那个男人竟然还带着一个乡下的荡。妇!”

    “你们能想象吗?那是一个多么侮辱贵族女性的行为!哪有贵族女性容许乡下的女人接近自己!无论男人怎么解释那个荡。妇重新开始人生,王都的贵族不会答应!母亲也不会!在那之后,母亲嫁给亚玛哈格家族的强者,但是亚玛哈格家族的男人是不会满足一个妻子的,就像你们看见,淘汰的冷落,优秀的宠爱,年轻后代在大家族里是成群的,从我诞生的那一刻,就是母亲的幸运,因为我与生俱来的战争血统和魔法天赋,得到了家族长辈的疼爱,可惜,我很少看见母亲的笑容,她只是经常念一个名字,彼罗夫,几年后讨伐兽族大军立功的贵族,被国王亲自授封的王都侯爵。”

    忽然,艾妮琳丝看向菲亚米娜。

    “在我进入王都学院修习之前,我就听到母亲病逝的噩耗,我擦干眼泪继续展现天赋,争夺家族长辈的疼爱,然后遇到了彼罗夫侯爵唯一的女儿,菲亚米娜·彼罗夫,一个天赋远远不及我的女生,一个只会被嘲笑的废物,可是,我当然知道,你是那个男人和代替我母亲的那个荡。妇的亲生血脉。”

    紧接着,艾妮琳丝激动起来,在沙地上站立,冲菲亚米娜泣声咆哮。

    “为什么母亲要爱上那个男人?为什么荡。妇的女儿能成为和我一样地位甚至高于我的贵族?”

    唰的一声,锋利的铁剑横在两个女子之间,剑尖几乎触碰艾妮琳丝的额头,惊到了哭泣的贵族小姐。

    “请不要再说我母亲是荡。妇了,她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很多年了,就在我降生没多久,父亲曾经对我说过,无论在世人眼中多么污浊,母亲都是那么美丽,她已经重新改变了,不再是贵族误解辱骂的女性。”

    菲亚米娜尽力缓和因为愤怒而急促的呼吸,持剑指向艾妮琳丝,她的神色坚定,说完,垂下铁剑,并没有伤害辱骂母亲的艾妮琳丝。

    “好……好复杂的往事。”

    站在艾妮琳丝和菲亚米娜旁边的金发魔法师不禁汗颜,心里暗想。

    好吧,貌似是女人争夺心爱贵族男人之类的感情故事,即便是聪明的魔法师也听得一头雾水,宁愿回艾亚利达斯大图书馆埋头熟背咒语。

    “哼!”

    看到菲亚米娜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艾妮琳丝张了张嘴,最终闭口没有多说,只能冷哼一声,算是挽回傲慢小姐的一点颜面。

    “呃……咳咳!既然根源的误会在短时间内无法解决,那就暂且放下,接下来,你们回到峡谷营地也好,想跟我来也好,做个决定吧。”

    我感受到气氛的尴尬,想了想,只好干咳两声,引来艾妮琳丝和菲亚米娜的目光,然后对她们说。

    今晚无论如何也得找寻恶魔的气息源头,但艾妮琳丝和菲亚米娜都可以说是麻烦,危险不用说,我比较顾虑会暴露黯灭巨人的秘密。

    “正好,我也想知道西诺尔从营地偷偷溜走的理由。”

    菲亚米娜随手铁剑插回腰间的剑鞘,对我笑着说,语气有些调皮。

    “既然跟来了,我也不会退缩……”

    艾妮琳丝的身体微微颤抖,比较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对我说。

    好吧,今晚不能够单独探索了。

    ……

    离开河流岸边的休息沙地,我们沿着溪水的上游一路前行,途中艰难攀爬险峻的地势,据我目测,现在和峡谷营地的距离非常遥远,已经深入这片山脉几乎无人触及的地域。

    沿途的夜行魔兽渐渐多起来,我的脑海还保留零级法术的猫瞳之眼,这个学徒时期的常用手段发挥不错的帮助,使得我们躲避了遭遇魔兽的许多次危险。

    毕竟是夜晚,而且是魔兽横行的山脉深处,连艾妮琳丝都害怕起来,所幸黯灭巨人的指引在我脑海回荡,我们离恶魔气息的源头非常接近了。

    朦胧的月色占据夜空,山脉深处的小河流源头,清澈的湖底闪烁点点漂亮的光辉,平坦的石滩上走来三个探索至此的人影。

    “好美……”

    菲亚米娜站在石滩上,望着清澈湖底的漂亮光辉,一时间被迷住。

    “这里是旧的宝石河滩!”

    艾妮琳丝一声惊叫,光着脚冲进清澈的湖里,溅起的水花泛出荡漾的波纹,没多久,她弯腰伸手,从水底下捡起一块锈迹斑斑的铁片,再跑回到石滩岸上。

    “旧的宝石河滩?是什么?”

    我疑惑地问,依稀记得亚玛哈格家族的次女莉佩曾说过的宝石河滩,难道就是这里?

    “被采集至遗弃的宝石河滩,由于湖底剩下的宝石已经稀缺,这里失去开采的价值,我曾经在呤游诗人书上看过这个名字……”

    艾妮琳丝双手抓着锈迹斑斑的铁片,指着上面混乱的文字解释说,但唯独不肯说出所谓的名字,反而在得意地轻笑。

    不用想也知道她在期待我恳求她说出铁片上刻印的名字,但我真的没兴趣,倒是黯灭巨人的指引在脑海回荡,使得我走向河滩另一头,目光注视到藏在一块岩石遮蔽旁的洞穴。

    “高级宝石采集场……这里怎么有腐蚀的痕迹?像是咬痕。”

    菲亚米娜毕竟是贵族,读过不少异地文字的书籍,竟然看懂了铁片所刻印的名字,却细心注意到铁片边角残留的奇怪咬痕,还有腐蚀过的迹象。

    “那个洞穴就是恶魔气息的源头吗?”

    我站在河滩另一头,隔着湖面,望着藤蔓隐蔽的洞穴,眼尖发现人类脚印的踪迹,周围的藤蔓和草丛也有劈砍过的迹象,似乎早有人来过,是奥汗加修先生吗?

    “没有错!极其恶劣的臭味!只有深渊爬出来的恶魔才会带着这样的气息!它就藏在这个洞穴里面!”

    黯灭巨人的声音在脑海回荡,我也确信这里就是我要找的目的地,但不知道奥汗加修先生解决那只恶魔没有,王国七大魔法师之一,就算再厉害的恶魔,应该有足够的胜算吧。

    “西诺尔?这就是你要找的吗?”

    这时候,菲亚米娜走过来,看到隐蔽的洞穴,惊讶地问,她身边跟着丢掉铁片的艾妮琳丝。

    “神秘遗迹!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看到了!凯蒙祖叔说过冒险者探索到的遗迹就在旧宝石河滩附近!”

    艾妮琳丝回想起凯蒙子爵透露的消息,忍不住叫喊。

    “嘘!艾妮琳丝,夜晚不能尖叫。”

    艾妮琳丝的叫声令我神情凝重,想到老骑士汉库克教导的警告,我对艾妮琳丝压低声说。

    但是,警告艾妮琳丝的时候,我的眼睛维持着零级法术的猫瞳之眼,注视到周围黑漆漆的树林里出现了一个个巨型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