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章 狼蛛群
    “菲亚米娜!”

    我立刻喊了一声,法杖握紧在手,夜幕中隐约发光的猫瞳之眼注视黑漆漆的树林,非常多的黑影涌动,在这个时候快速呤唱雷链术的咒语。

    菲亚米娜反应迅速,拔出铁剑在我和艾妮琳丝面前站着。

    “是……是什么东西?”

    听到树林里的动静,艾妮琳丝的神色惊慌,害怕的躲在我们身后,她可是没有带法杖或道具的,那些物品都留在峡谷营地了。

    唦唦唦

    忽然,树林里传出剧烈的声响,仿佛有什么要涌出来,菲亚米娜双手握紧剑柄,我的雷链术也呤唱到最后的一段。

    但是,令我们意想不到,树林里钻出来的是一朵朵紫魅色的花苞,像美丽的一幅画,深深吸引眼球,菲亚米娜和艾妮琳丝都在这一刻不由得被迷住。

    “雷链!”

    就在这时,猛然惊醒的我架起了法杖,叫喊中,十道闪亮的雷电扫向树林里冒出的一朵朵花苞。

    接着,被雷电击中的这些紫花苞纷纷发出刺耳的惨叫声,菲亚米娜和艾妮琳丝因为突如其来的法术攻击回过神来,结果看见先前美丽的花苞倒下,张开八条毛绒绒肢脚。

    “夜晚美丽的面目背后是丑陋的危险!快醒醒!这些都是紫狼蛛!”

    释放完法术的我冲着菲亚米娜和艾妮琳丝喊,转头看见重新爬起来的十只紫色的巨型狼蛛。

    曾经在艾亚利达斯大图书馆里翻阅过详细魔兽图鉴的书籍,其中有不少中级魔兽我都记得,不远处树林里冒出的紫狼蛛就是其中之一,巨型的躯干,毛绒绒的花苞囊,我还记得危险警告里记载着小心被它们美丽的紫色花苞囊所迷住,否则下场就是被凶残的紫狼蛛生生啃食掉。

    “菲亚米娜!抵挡住这群紫狼蛛!虽然是普通的中级魔兽!但小心它们钳牙的毒液!”

    看着爬起来的十只紫狼蛛,我对菲亚米娜沉声说,然后再次呤唱雷链的法术咒语。

    “没问题西诺尔!交给我吧!”

    菲亚米娜让艾妮琳丝待在我的身边,自己持剑疾奔,独自冲入十只紫狼蛛的包围里。

    朦胧的月光下,雪白长发的女性剑斗者没有半点慌乱,优雅的身姿在紫狼蛛之中回舞,铁剑附着上白芒的力量,施展出华丽的剑技,轻易斩断几只紫狼蛛的肢脚。

    曲身一刺,击穿露出钳牙的血嘴,眨眼间,已经将好几只紫狼蛛杀死。

    “雷链!”

    这时候,我再次施法,雷电穿过菲亚米娜的周围,瞬间击伤从树林里冒出突袭的紫狼蛛。

    流串的电流阻碍紫狼蛛的爬动,菲亚米娜趁机挥剑,将几只紫狼蛛的脑袋刺穿,浓浓的腥臭味刺鼻难闻。

    “天哪!还有这么多!”

    躲在我身边的艾妮琳丝颤声,她看见树林里不断冒出的紫狼蛛,数量多如潮水,而我和菲亚米娜合力之下仅仅杀掉大概**只紫狼蛛,剩下的紫狼蛛渐渐展现出压倒性的数量,并向两边快速爬动,包围了我们。

    “西诺尔!接下来要打一场恶战!”

    菲亚米娜双手抓紧覆盖着白芒的铁剑,对身后的我喊着。

    “待在一起!等我的命令!”

    我赶紧拉着艾妮琳丝跑到菲亚米娜的背后,说完借助血精灵手艺的法杖作用帮助,呤唱咒语。

    包围我们的狼蛛群发出一阵阵刺耳叫声,又是几只紫狼蛛冲过来,菲亚米娜动作迅速,白芒闪烁的铁剑瞄准破绽刺出,将距离最近的一只的脑袋直接穿透,猛力横劈击退其余的三只紫狼蛛。

    只不过菲亚米娜并没有松懈或停下攻击,而是转到我和艾妮琳丝的右边,阻挡趁机偷袭的两只紫狼蛛,但是另一边张牙冲来的紫狼蛛已经临近吓得快要魂飞魄散的艾妮琳丝。

    “环形雷电!”

    千钧一发的时刻,咒语呤唱完的金发魔法师高喊,四级的雷系法术向周围释放,密集交织的电流及时阻止狼蛛的锋利钳牙触及艾妮琳丝。

    “风暴斩击!”

    在我释放大范围的环形雷电后,四周的狼蛛群都被交织的电流麻痹,抓紧时机的菲亚米娜冲进狼蛛群。

    流淌白芒的剑刃疯狂横扫,菲亚米娜的身影速度惊人,在狼蛛群里面刮起凶残肆虐的风暴。

    突然间,一只紫狼蛛抵抗住电流的麻痹状态,在菲亚米娜没有预料的时刻作出袭击,带着毒液的钳牙眼看就要咬中菲亚米娜的后颈。

    “冰甲术!”

    法杖指向菲亚米娜,三块飘浮的冰甲凝聚,争分夺秒的呤唱及时完成,其中一块恰好冻住紫狼蛛的钳牙,令菲亚米娜免遭紫狼蛛的毒液侵蚀。

    可惜万万想不到另一只紫狼蛛也抵抗住环形雷电的麻痹状态,抬起细长坚锐的肢脚扫向菲亚米娜。

    “啊!”

    冰甲术的防御没能赶上,被肢脚扫中的菲亚米娜,紫狼蛛的肢脚坚锐,把菲亚米娜腰间的布甲撕裂,鲜红的血液流出,受伤的菲亚米娜忍着剧痛持剑猛劈,铁剑切开了两只紫狼蛛。

    但是剑上的白芒力量消耗殆尽,菲亚米娜的脚步一歪,摔倒在地,她持剑的手不由得松开,铁剑滑出老远。

    “菲亚米娜!”

    我喊叫着,冲上去抱起菲亚米娜,立刻看到她腰间染血的布甲裂痕,从那里滴落的鲜血染红我的双手,她的脸色痛苦,只能张嘴喘着气,短时间激烈的战斗导致她体力消耗巨大。

    “怎么办?我们要死在这里了?”

    抱着伤势严重的菲亚米娜,我向滑落到远处的铁剑看去,那里的两只紫狼蛛刚从麻痹状态脱离出来。

    已经没法拿回剑,何况菲亚米娜现在也难以继续战斗,法术的效果也消失,周围的紫狼蛛纷纷从环形雷电的麻痹中脱离出来,哪怕菲亚米娜的尽力厮杀解决了许多紫狼蛛,剩下的数量也有十余只。

    就连我,现在也没有足够的法力继续释放法术攻击了。

    我的目光望向远处的洞穴,逃到神秘遗迹?不行,旧宝石河滩的湖面阻拦了我们,就算跑过去,紫狼蛛的速度也比我们更快……

    “谁……谁来救救我们?乔威恩哥哥!汉库克!”

    看见重新围拢的紫狼蛛群,艾妮琳丝双脚颤抖,蹲下来哭泣,没有了决斗时骄傲自大的样子。

    “等等!艾妮琳丝!”

    突然,我睁大眼睛,才醒悟过来,慌忙回身对艾妮琳丝叫了一声。

    “哎?”

    艾妮琳丝抬起脸,哭得眼都红了,一边哽咽一边看着我。

    结果,一根血精灵手艺的法杖被金发的魔法师交到艾妮琳丝的手上,我轻轻放下菲亚米娜,她的伤口流血严重,我用最后的法力简单释放一个两级的冰系法术,为菲亚米娜的伤口敷上一层薄冰,我能做的只是这些。

    “西诺尔?”

    菲亚米娜忍着剧痛,艰难睁开眼看着我,对我的举动惊讶不已。

    “艾妮琳丝,这根法杖能缩减施法的呤唱时间,我的法力已经耗尽,接下来就靠你了。”

    我蹲下来,认真地看着艾妮琳丝,对她说。

    如果说我们里面谁最强,那么,毫无疑问是与生俱来魔法天赋强大的艾妮琳丝,掌握三系魔法的她拥有超越我的法力,现在这个困境,必须相信艾妮琳丝。

    “这……这算什么!欺负完本小姐又来跪求本小姐吗?”

    果然,艾妮琳丝看到我这样说,顿时气得闹脾气。

    菲亚米娜沉默不语,看着准备向他们发起进攻的狼蛛群,或许是绝望,或许是根源的事情,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劝说艾妮琳丝。

    “很抱歉,艾妮琳丝小姐,我不会在讨厌你糟糕性格的态度上有转变,菲亚米娜母亲和你母亲之间的复杂故事我也很难理解,仅仅希望你可以和我们并肩作战,活着度过今夜,在那之后,有什么想骂随你便!”

    我根本不想听着艾妮琳丝胡闹发脾气,一口气说完就起身,周围的十余只紫狼蛛嘶叫着冲来。

    背朝张牙舞爪的艾妮琳丝,金发的魔法师赤手空拳冲上前,迎向凶猛的紫狼蛛,我的双臂架起,生长出了一层厚厚的皮甲。

    这是犀角兽血脉的显形用法,我在不久前才慢慢掌握学会,虽然不会变成真正的犀角兽,但犀角兽的皮甲坚厚,覆盖在双臂上足以抵御紫狼蛛的那双钳牙。

    “这个家伙疯了!”

    看到金发的魔法师孤身冲入到狼蛛群的包围中,竟然赤手空拳对决十余只紫狼蛛,震惊不已的艾妮琳丝咬牙骂着。

    但看到我不但没死,甚至还成功阻挡住这群紫狼蛛,艾妮琳丝渐渐的冷静下来,低头注视着手上的法杖,犹豫了半会儿,猛的抓紧。

    “麻烦了!这些紫狼蛛的力气不比犀角兽弱多少!而且数量还这么多!”

    此刻,双臂覆盖犀角兽皮甲的我拼尽全力阻挡这群凶猛的紫狼蛛,但坚锐的肢脚时常扫来,还要警惕带着毒液的钳牙,使我逐渐陷入绝境。

    就在此时,一股惊人的元素波动从背后如潮水般涌来,伴随炽热高温的火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