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章 子爵底牌
    十余只紫狼蛛觉察到危险,四散逃离,可惜火焰的速度更快,从法杖爆发出的焰流眨眼间追上猎物,周围响起数声嘶哑的惨叫。

    接着笔直的雷光扫荡,没来得及躲进树林的其余紫狼蛛翻倒在地,在散发焦糊的气味。

    结束施法的女法师静静地站着,才脱离险境的我和躺在地上的菲亚米娜瞠目结舌,即便决斗比赛的记忆犹新,艾妮琳丝作为一名优秀魔法师的恐怖实力依旧令人震撼。

    此时,艾妮琳丝看向我们两个,她的手里抓着法杖,不费吹灰之力的灭掉狼蛛群后,体内的法力充沛,我的脸色僵硬,担心艾妮琳丝会报复,毕竟她的糟糕性格没变,只是失去了法杖等物品而已,现在拿到我的法杖,相较之下,我和菲亚米娜就像是羔羊。

    躺在地上的菲亚米娜艰难撑起受伤的身体,哪怕不再流血,腰部的伤势依然令她脸色痛苦,但还是坚持注视着艾妮琳丝,神色上没有求饶的意思,只希望艾妮琳丝能做出不一样的决定,当然,如果我们是救错人了,那么冒险就到此为止了。

    “你们两个……”

    忽然,一直看着我和菲亚米娜的艾妮琳丝张了张嘴,脸上依旧是傲慢的神色,但她此刻的心情复杂,脑海之中各种思虑交织在一起。

    决斗的惨败曾经令她无比羞怒,在禁魂咒后的第四天醒来,知道卡摩祖父决定的尊重后,更是加深了她对我们的仇恨,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

    原本积聚的脾气好像消退许多,特别是对菲亚米娜道出根源的往事,似乎从那一刻起,心情好多了,有种压抑了好久,终于得到发泄的畅快感,虽然被菲亚米娜用剑指着有点不爽,但慢慢接触,艾妮琳丝自己也搞不懂自己多年来的恨意,渐渐地想起来,母亲完全没有骂过菲亚米娜的母亲,一直以来只是默默懊悔。

    “还给你。”

    艾妮琳丝脸上的傲慢神色消失,最终选择了这样做,走过来,把我的法杖交回我手中,用很低的声音说着。

    “做得很棒嘛,艾妮琳丝小姐。”

    我的神情呆了半会儿,对面前的艾妮琳丝微笑着说,撑着身子的菲亚米娜暗自松了一口气,仰望云雾尽散的夜空,繁星如沙,伴舞美丽的皎月,令人心情不由得高兴很多。

    “不过别妄想我们的关系变好了!”

    艾妮琳丝脸红地骂了一下,但是原本想接着喊的一声贱民却没喊出,等着我带路离开这里,因为她不记得峡谷营地来这里的路线了。

    第二天,晨曦的光芒从东边跨越大地上方的天空,醒来的汉库克等人都对西诺尔,菲亚米娜和艾妮琳丝的异样感到深深的疑惑。

    丢失法袍的我,扔掉了花裙换上普通衣服的艾妮琳丝,总是捂着肚子的菲亚米娜,依稀记得昨晚睡觉隐约听到什么动静,连乔威恩都对我露出复杂的目光。

    但是夜晚狩猎的训练没有结束,老骑士汉库克依然带着我们到山脉其它地方对决魔兽,顺便也去了新的宝石河滩观望,那里的风景很美丽,却总是令我们三个响起旧宝石河滩,也令我经常想着那个神秘遗迹洞穴,虽然听闻凯蒙子爵的安排里决定在冬季的空闲时间带我们探险遗迹,但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伪神的恶魔,以及追击而去的奥汗加修先生,不过目前的实力还不足够,我也只能忍耐。

    ……

    春天的温暖过得很快,结束夜晚狩猎的训练,我们又回到黑泥山领地的城堡继续凯蒙子爵安排的日程。

    “这里就是城堡的武器库!”

    紧闭的坚厚铁门被黑甲军团的两名士兵推开,老骑士汉库克转过身对我们骄傲地介绍说。

    这里是城堡内部的庞大武器库,被厚墙重重保护,里面整齐摆放数量惊人的装备。

    剑,刀,匕首,长枪,弓箭,铁锤和盾牌,盔甲等等,全部封存妥当,连灰尘都几乎没有,令我们惊叹凯蒙对这些武器的保养简直细致完美。

    “凯蒙大人已经准许了,你们可以顺便挑,全都是这些天训练的奖励。”

    老骑士汉库克笑着说,令女孩们欣喜若狂,一个个冲进武器库。

    “黑甲军团的士兵力气好大。”

    在莉佩和安伊露她们肆意扫荡庞大的武器库时,我却将目光注视向待命的两名黑甲军团士兵,惊叹自语。

    “那是当然,如果问凯蒙大人除了讨伐战争的傲人功绩之外还有什么是令他本人为此自豪的,答案绝对是麾下的黑甲军团,这支私军可是大人从来到黑泥山领地时起,就一直倾心打造的力量,每一个士兵都是战士,中级里面的精锐,武器和盔甲来自于矮人族的昂贵贸易,附上抗魔材料,丝毫不惧怕敌军的魔法师,而且实话跟你们说吧,入选者都是来自各地的竞技场佼佼者,战斗经验老道,随便挑一个出来都不输于乔威恩。”

    老骑士汉库克听到我的自语,向我骄傲地介绍说,顺便打击一下亚玛哈格家族的乔威恩,不过乔威恩也不否认汉库克的结论,反倒神情凝重。

    “就算以凯蒙祖叔的财富和声望,也仅仅打造出一支两百人的底牌。”

    乔威恩对我说,他能够从那两名黑甲军团士兵身上感受到压迫性的强悍,汉库克的话其实有些谦虚了。

    接着,我和老骑士汉库克聊了聊闲话,然后和乔威恩一起走进庞大的武器库,心里深深记住了黑甲军团。

    估计不久未来的暗杀,黑甲军团绝对会成为一道最难的阻碍。

    “这里就是宝藏室!”

    几天后,老骑士汉库克带着我们来到城堡地下的底层,燃烧的火把,走道的守卫严密,但因为汉库克身份和凯蒙子爵的准许命令,自然不会有任何阻碍,我们抵达宝藏室,这里的铁门和武器库一样坚厚。

    “天哪!”

    等到宝藏室的铁门敞开,我们都被耀眼的金灿灿光芒弄得头晕目眩,女孩们都发出颤声的叫喊。

    “富……富可敌国?”

    菲亚米娜她们都走进去参观了,我站在宝藏室门外,放眼望去,金币堆积的海洋,各种各样漂亮的宝石,眼花缭乱的艺术品,甚至,两侧墙壁挂着好多只魔兽的骨架标本,体型都特别巨大,不用想也知道生前都属于森林的霸主,只能想到这一句话。

    “嗯,大概吧,从凯蒙大人参军时收留的宝物,到狩猎抓回的魔兽,再加上国王赏赐的财富,各地贵族赠送的贵重礼品,如此多的积累,宝藏室的空间已经不足以满足大人,城堡的改建计划正考虑建造一个新宝藏室。”

    老骑士汉库克对我解释说,虽然王室统御整个人类王国,还有各方的势力和家族,凯蒙子爵的财富不能说超越王室或五大家族,但也排在贵族的前列了。

    “太惊人了。”

    我心里暗想着,逐渐对凯蒙子爵的真实内心疑问重重,既然有那样的能力聚集如此多的财富,为什么?要命令朱里沃男爵烧毁丽娜的故乡?他只是一时开心吗?

    接下来的日子,老骑士汉库克带我们到处走动,城堡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八座法师塔,在黑泥山领地的大部分地方我们都有涉足,凯蒙子爵也时而现身,向我们教导贵族的礼仪和当年讨伐战争的辉煌事迹。

    只不过,在我印象中,黑泥山的领地有一个地方,凯蒙子爵委婉拒绝我们涉足,哪怕与他关系密切的艾妮琳丝闹脾气求情,也没有获得准许。

    那就是黑泥山领地闻名的矿物资源,矿山的开采工场,据汉库克的话说,黑甲军团经常轮班驻扎矿场,严禁其它人进入,我们恳求汉库克的帮助,但他却嘴巴紧闭,总是摇头。

    渐渐的,春季的日子度过,炎热的夏季女神笼罩人类王国腹地。

    无论莉佩和乔威恩他们,还是做私人护卫的我们,都熟练掌握许多的技巧和知识,日夜的冥想,令我体内法力源变得更充沛。

    深入触及中级的强弱划分,我对自身实力有了明确的认知,虽然战胜过亚玛哈格家族的年轻强者,但回想起来心有余悸,我们只是运气好。

    已经接近中级巅峰的乔威恩有很多等级高的招数,压制菲亚米娜对他来说轻而易举,类似魔法师的五级法术轻松击破四级的法术。

    莉佩也有点深不可测,暗中调查她许久,我敢肯定莉佩也是接近巅峰的中级魔法师,在城堡的图书室,我找到过噩梦之域的记载是六级法术,而且是专精心灵系的法师才能学会。

    庆幸的是,我后来询问过乔威恩,得知瑞特因和芬蒂晋升中级没多久,恰好和我们不相上下,才能让妮拉用经验技巧对抗一名血色杀手。

    至于艾妮琳丝,排除魔法天赋,我估计她同样是不久前才晋升中级魔法师,稍微比我强一点,也多亏了艾妮琳丝的帮助,我们才能从决斗的险境中找到致命的破绽,不过这一种差距不会持续多少天。

    通过每天每夜的冥想,我企图在中级的层次超越艾妮琳丝,这也导致法力源逐渐庞大,即将有施展五级的法术的资格,我也是想着在城堡度过漫长训练,直到成为一名巅峰的中级魔法师。

    可是某天,我的冥想苦练被打断,一封救急的信从黑泥山领地的村庄发来凯蒙子爵的城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