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三章 尊重的真相
    “小心!”

    远处的强盗魔法师们释放法术向安伊露齐射,芬蒂突然从房屋冲出,朝安伊露扔出一块面具。

    绚丽的光芒闪烁,芬蒂扔出的是一件防御道具,在安伊露和强盗法师之间堵上一面虚幻的圆镜,大量法术轰击到上面,由于支撑不住,圆镜的构形被粉碎,肆虐的元素冲击到芬蒂和安伊露两人,将她们冲倒在地。

    “莉佩姐姐!”

    同一时刻,艾妮琳丝慌慌张张地跑到村庄的粮仓,对闭目养神的冷漠女子喊着。

    “外面的事情我都知道……”

    莉佩睁开一只眼睛,漠然地说。

    “那么赶快释放法术啊!大家已经撑不住了!”

    艾妮琳丝紧张喊叫,他们没想到强盗数量的压力会这么大,即便用上所有办法也阻止不了强盗闯进来,按原本的计划,莉佩的心灵法术是最后的绝招,就算中级巅峰的强者也一定遭受噩梦之域的重创。

    “我知道!我知道!可艾妮琳丝……你难道没有发现你自己的异样吗?”

    莉佩摆摆手回答,但并没有打算立刻动手,而是漠然看着紧张的艾妮琳丝,说出了自己觉察到的问题。

    “莉佩姐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果不其然,艾妮琳丝摇摇头,她只想着莉佩能够快点施法,那样就能彻底剿灭这帮强盗了。

    看来是这样呢,莉佩内心暗想,细手摸向自己胸口的项链,一阵波纹扩散,粮仓外的打斗和嘶吼渐渐消失,寂静的空间里,只剩下艾妮琳丝紧张的呼吸。

    “这件项链是消声领域的道具,你和我的谈话都不会被任何人听到,我的妹妹,艾妮琳丝,你难道没发现……你居然甘愿和那群人并肩作战吗?你不觉得奇怪?以我对你的了解,他们是令你在决斗场蒙羞的敌人,只不过卡摩祖父命令尊重他们而已。”

    莉佩没有多少心思在意外面的激烈战斗,而是坐在粮仓唯一干净的椅子上,皱眉地说。

    准确来说,艾妮琳丝应该是他们当中最敌视这帮私人护卫的,只不过为什么现在却甘愿关心这帮人死活?

    “但莉佩姐姐!乔威恩哥哥和芬蒂都在外面呢!再不救他们会有危险!菲亚米娜她们也是!还有村民们!”

    艾妮琳丝忍不住怒喊,第一次对莉佩生气。

    “乔威恩和芬蒂不会有事,汉库克一直待在暗处呢,以高级骑士的实力灭掉强盗只是非常轻松的工作,即便不需要我的施法,强盗也不可能战胜贵族,我在意的是艾妮琳丝,你似乎曲解了所谓的尊重,我们尊重他们,但不等于冒着生命危险并肩作战,再说了,我原本只想着找些陪练的人,这帮人的死活,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也希望你会认清贵族和平民的关系,至少菲亚米娜我们会保护好,彼罗夫侯爵的友谊可以为家族在王都行动带来帮助,其它人就算了,感谢他们协助训练,训练快要结束,他们也就没有利用价值,我干脆说明白,这个村庄的存亡也一样,对亚玛哈格家族来说没有一丝影响。”

    莉佩对于艾妮琳丝的生气毫不在意,而是对艾妮琳丝说出最冷漠的指点,因为现在的艾妮琳丝给莉佩的感觉与以前相差越来越大。

    再这样下去,她有可能遗忘贵族的尊严,凯蒙祖叔知道会生气的。

    艾妮琳丝瞪大眼睛盯着她曾经引以为傲的姐姐莉佩,眼神有些黯淡,最终闭上眼,转身走向粮仓外。

    “算是我恳求您,莉佩姐姐,如果你真的不明白的话,那么可以认为是至少我认为他们还有利用价值,当然你也可以束手旁观,反正我们并不是一样的贵族……”

    艾妮琳丝站在粮仓门口,转过头漠然看着莉佩,说完走向外面。

    “噩梦之域的咒语已经呤唱完成,有我的法术帮助,他们当然不会死,艾妮琳丝,我只希望你能认清贵族的尊严,就像你母亲憎恨荡。妇……”

    “不久前,我才发现母亲从来没有憎恨过谁。”

    莉佩突然开口说,却被艾妮琳丝的话堵住嘴,眼睁睁看着艾妮琳丝从寂静的粮仓走出去,脸色复杂,心想魔法天赋竟然浪费在这么一个人上。

    那么,该怎么办?就算自己不想施法,乔威恩和芬蒂陷入危险的话,老骑士汉库克也不可能不管。

    没有料到被菲亚米娜算计了呢,无论愿不愿意,强盗们被剿灭已经是铁定的了,只不过,自己反倒很担心艾妮琳丝再这么胡闹会给家族带来有辱名望的影响。

    在莉佩思索的时候,艾妮琳丝从粮仓跑出来,立刻看到强盗们围困住安伊露和芬蒂,屋顶上的莉也被几个强盗抓住,乔威恩和菲亚米娜正一起苦苦抵御强盗首领的巨斧,他们体力消耗过大,身上到处是血口。

    突然,远处的妮拉倒在地上,有两个强盗持剑准备刺向她的胸口。

    “极寒之剑!”

    千钧一发之际,金发的魔法师从村子外赶来,一道锋利的巨大冰剑将两个强盗击飞到墙上。

    “什么!这家伙居然还活着!”

    强盗首领刚挥斧劈断菲亚米娜的穿甲剑,回头就看见我的身影,被震惊到,紧接着,强盗首领连忙侧身躲避一条狭长的雷蛇。

    “等等!救命!”

    然而凶猛的雷蛇奔向远处呤唱的强盗魔法师,他们正在准备法术,没料到敌人的魔法师突然袭击,吓得四散逃走。

    遗憾的是,施法的是艾妮琳丝,属于魔法天赋要求很高的六级法术。

    雷蛇的速度极快,眨眼间来到了强盗魔法师们的中间,这群人在多次施法后消耗完法力,最后的法术也被突然的袭击打断,导致法力回噬,而雷蛇似乎是群体魔法,在强盗魔法师之间游串,最终所有人浑身焦黑躺在地上,失去意识昏迷。

    “赶快杀掉!支援首领!”

    强盗们发现魔法师都被干掉了,更加凶残,安伊露和芬蒂,以及屋顶的莉都遭到强盗们致命的报复。

    嗡

    终于,一阵震荡精神的波动笼罩整个村庄,艾妮琳丝暗自松了一口气,知道是莉佩擅长的法术噩梦之域。

    “心……心灵!很厉害的心灵法师!”

    哪怕身为中级巅峰的强者,强盗首领也被噩梦之域的释放干扰到,在脑海中呈现记忆深处的噩梦,虽然在意志上顽固坚持,但动作缓慢许多,也没办法顾及外界。

    同样的,其它强盗也遭到法术的波及,一个个倒下昏迷,陷入噩梦的折磨之中。

    “合击!”

    趁着决胜的机会,乔威恩和菲亚米娜的剑上浮现力量的光芒,两人的剑锋回旋,划过强盗首领的身躯,被砍中的强盗首领咆哮,但挣扎无用,最终躺倒在血泊中,尸体冰冷。

    紧接着,耗尽法力的我捡起剑,将妮拉周围的强盗全部杀掉,安伊露和芬蒂脱险后立刻赶去救治支撑不住终于也躺下的乔威恩和菲亚米娜,莉这时也从屋顶跳下来,上面的强盗她不敢杀掉,只好看向我。

    “看来我是唯一一个没有仁慈心的人。”

    我无奈地叹息,持剑爬上屋顶,把这些深陷噩梦中的强盗杀掉,然后到处跑动,直到认定所有的强盗死亡。

    “比我想象中更加残忍……”

    这个时候,老骑士汉库克终于从暗处出现,稍有兴趣看着我说。

    “或许吧,请谅解我没有骑士精神之类的觉悟。”

    此时的我浑身浴血,却神情平静,就像是麻木的杀手,村庄的村民都在危险消失后谨慎走出来,结果看到我的可怕模样,不少农妇慌忙抱紧自家小孩回到家里,连村长和长老们都被如此干净利落的杀戮吓到。

    “我倒是挺喜欢的,记得还有五个战士追击你到水塘……”

    “都冻死了。”

    老骑士汉库克突然笑着说,结果下一刻就听到我面无表情回答他。

    现在,村庄南边的水塘已经凝结成冰,强盗首领派遣的五个战士都在里面封冻,严密的冰层隔绝空气,用极寒冻土的法术施展到水塘,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已经确认过,水塘底没有活人,只有尸体。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恍惚间,我有种遇到战友的错觉,当年我也是毫不留情砍掉战场上求饶的敌人……”

    老骑士汉库克挠挠头,笑了笑说不由得回忆起怀念的时光。

    ……

    傍晚,天空的晚霞夕红,村庄的西口站着感谢赠礼的村民们,可是被菲亚米娜和艾妮琳丝婉言谢绝。

    经过了漫长累人的清扫,强盗们的尸体血迹才被弄干净,老骑士汉库克也挖出了南边水塘底的尸体,由村长和长老们用火堆全部烧毁。

    直到夜幕降临,奔腾的马蹄溅起泥土,老骑士汉库克带着我们骑马向凯蒙子爵的城堡返回,原本应该交给黑甲军团的工作就这样被我们解决。

    返回城堡的途中,安伊露她们和芬蒂以及艾妮琳丝有说有笑,只有我沉默不语,侧眼望向星空下的山脉,脑海中不知道第几次思虑恶魔所在的神秘遗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