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四章 冥想与战事
    “冬季就探索神秘遗迹?”

    这是回到城堡之后,带领我们的老骑士汉库克从凯蒙子爵的指挥室听到的命令安排,令我大惊失色。

    无论是艾妮琳丝,还是菲亚米娜,她们都没有对这样的安排感到意外,毕竟原本就认为凯蒙子爵亲自率队探索山脉深处的遗迹,只是我们早先一步抵达过遗迹的入口外而已,但是她们并不知道我的真正想法。

    也不了解旧宝石河滩的遗迹内藏着一只可能苏醒的恶魔,自称复仇之神的存在,甚至我也没将真相告诉妮拉,能够觉察到也是多亏黯灭巨人的帮助,这个秘密只能我自己知道。

    其实,我并不希望凯蒙子爵探索神秘遗迹,因为丽娜家乡的毁灭,我对这家伙没有半点好感,同时我也想亲手杀死那只恶魔。

    凯蒙子爵和恶魔,两个罪魁祸首,我不想让它们相遇,貌似看来,无论如何也不能阻止凯蒙子爵在冬季时探索神秘遗迹,那么我就要比凯蒙更早一步进入遗迹。

    ……

    夏季中,城堡的训练草坪角落,安伊露伸手浸泡在凉爽的水桶里,再扶起打湿自己的脸蛋,紫色长发滴落透明的水珠,碧蓝的眼睛狐疑盯着我。

    “西诺尔,你能再说一遍吗?”

    已经料到会这样的我暗自叹息,再次坚定目光,对安伊露说:

    “我希望你能炼制适合中级修炼的冥想药水,越多越好!”

    炎热的天气,树枝的蝉鸣刺耳,空气中混杂士兵踏步溅起的尘土,在树荫下的草坪角落,安伊露终于睁大碧蓝色的眼睛,张着嘴说不出话,在等了一会儿后,她才缓过来。

    “西诺尔,虽然我是魔药师,但是炼制冥想药水不是简单的工作,你能找来足够的材料吗?”

    安伊露无奈对我说,魔药师无论炼制什么,都必须有足够份量的材料才可以,因为她们又不是创世神。

    “材料没问题,我们是亚玛哈格家年轻一代的私人护卫,老骑士汉库克解释过了,我们有权从城堡药材仓库拿取一定材料,而贵族收藏的材料有太多,哪怕一点点,也非常的多。”

    我立刻回答说,在此之前乔威恩就说过私人护卫的待遇很丰厚。

    这也使我明白了为什么艾亚利达斯主城周围的魔兽聚集地少,佣兵强者却特别多,因为他们都是冲着为贵族效劳的待遇而来的,贵族富裕的赏赐比佣兵公会的任务报酬高太多。

    “那就好,只不过西诺尔,我也是第一次炼制冥想药水,没办法炼制出极高品质的,精华的倒可以。”

    安伊露点点说,转身走向城堡,她要回房间拿自己炼制药剂的工具。

    “第一次炼制冥想药水就精华的……这已经属于天才级别的了吧!”

    我呆呆地站在城堡的训练草坪角落,看着安伊露走回去的背影,才发现自己身边好像隐藏着一个天才的女性魔药师。

    不过这样更好,安伊露炼制精华品质的冥想药水越多,我的修炼也就更加快速。

    ……

    夏季末,城堡的图书室,古旧的书籍整齐堆积在木柜里,淡淡的木花香味令人感到舒适,头脑也沉静许多。

    在中央走廊的木桌边,魔法师将几本厚厚的法术构形解析书籍摆放在手旁,燃烧的灯火晶石垂挂头顶的天花板,照亮书页密密麻麻的文字。

    这时候,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来,菲亚米娜穿着城堡的便服,走到我的桌前坐下。

    “安伊露炼制好冥想药水了吗?”

    金发的魔法师抬起头,脸色疲惫不堪,但眼神却依然坚毅,低声问。

    菲亚米娜听到我的话,将手里的几瓶冥想药水摆放到桌上,这些内部闪烁点滴星光的药剂,就是安伊露所炼制的新一批精华品质的冥想药水。

    “好了,你出去吧。”

    看到几瓶新的冥想药水,我翻上手里的书,拔开其中一瓶冥想药水的瓶塞喝掉,接着对菲亚米娜说,法师的冥想需要极佳的安静环境。

    可是,这一次,菲亚米娜却坐着不走,神色突然认真起来。

    “西诺尔,你记得自己待在图书室有多长时间了吗?”

    菲亚米娜伸手抓紧我的肩膀说,令我不由得睁开原本想闭上的眼睛,恍惚间,感觉有些困了,但又摇摇头,使自己清醒一些。

    “可能三四天了吧……”

    我想了想回答说,但是目光没敢对上菲亚米娜的海蓝色眼睛。

    “整整三个月!你都待在图书室!安伊露已经炼制七十多瓶冥想药水!我已经来回送了好多趟!西诺尔!你的精神已经极度疲劳!”

    菲亚米娜终于忍不住,希望我能意识到到自己的极限。

    突然间,城堡图书室的老法师从不远处的书柜阴暗处探出头,杀人般的眼神注视着瑟瑟发抖的年轻男女,直到我们低头行礼认错,他才缩回去。

    “菲亚米娜!拜托了!只要过几晚!我就从图书室出来!现在还不能说!但我正为一件必须做的事情准备着!”

    竟然被图书室可怕的老头警告,我害怕菲亚米娜会继续激动,只好对她恳求说。

    “好吧……但是西诺尔!记住一定要遵守承诺!不然我们砸了图书室也要把你抓出来!”

    菲亚米娜看见一时没办法劝我从图书室出来,无奈之后给我警告,才起身离开城堡的图书室。

    “对了,安伊露叫我帮她带一句,她说西诺尔的魔法天赋很厉害,可是过度依赖冥想药水,后果非常严重,有太多的魔法师得了法力源枯萎的后遗症,五大家族的天才们也不例外。”

    菲亚米娜临走前回头提醒,然后推开城堡图书室的门,美丽的白长发轻飘,消失在关上的门外。

    ……

    渐渐的,黑泥山领地迎来又一年的秋季,田野的金黄在风中涌起浪潮,城堡的钟塔响起悠长的钟鸣。

    城堡图书室外的走廊,暂时结束冥想苦练的魔法师慢慢走动,走廊的左边是成排的石柱和围栏,向外望去可以瞭望原野的金色麦田。

    淡蓝的天空底下,一群红色鸽子飞舞,农民们将其视为秋之女神派遣的使者,宣誓着饱腹的丰收。

    “秋季的阳光都这么刺眼……”

    不知道是上午还是下午,天空的阳光耀眼,令我这个与阳光隔绝好久的人类感到轻微眼疼,只好抬手遮住眼睛,轻声自语着。

    已经让菲亚米娜她们久等了,我得赶紧和她们见面,抱着愉快的心情,我不由得加快脚步,甚至轻哼起曲子。

    可是,刚走一会儿,我隐约听到了同样轻哼的曲子,却是女性的声音。

    “艾妮琳丝?”

    等我停下脚步,才看见眼前同样停下脚步的艾妮琳丝,她也露出同样惊讶的神色看着我。

    突然,一阵凉爽的秋风从走廊外的金黄田野吹来,轻轻掀起艾妮琳丝的连衣裙,也拂动她白金色的长发,清澈水灵的双眸中露出惊慌,闭上了轻哼曲子的小嘴,我也闭上嘴不唱。

    时间慢慢流逝,意识到气氛不对,我们的小脸一红,尴尬地撇过头。

    “为什么你会唱这首曲子?”

    过了一会儿,艾妮琳丝偷偷看我,皱眉问。

    这一首曲子源于某个渴望爱情的呤游诗人,但在麦拉蒙长远的历史中千篇一律,极少有人听闻,没想到我会唱。

    “以前听某个呤游诗人唱的,呃……早上好!艾妮琳丝小姐!”

    我如实回答,为了缓解气氛,向艾妮琳丝打招呼。

    “可现在是中午了。”

    艾妮琳丝指着天空上方的太阳,汗颜地说,忽然,她想到什么,捂着嘴蹲下来偷笑,过了一会儿才站起来说:

    “你该不会刚从城堡图书室出来吧?难道分不清早上还是中午。”

    “好吧,你说对了,刚从图书室里出来,有点分不清太阳到哪里了,我也挺好奇艾妮琳丝小姐跑到城堡的上层做什么?难道是去图书室?”

    我摸摸头回答说,不由得问艾妮琳丝。

    “当然不是!那里的老头法师糟糕透了!整天窝在书堆里又不洗澡!我是从凯蒙祖叔的指挥室出来,还有,你跑的方向是上楼梯的,我跑的方向才是下楼梯的。”

    艾妮琳丝慌忙摇摇头回答,然后小跑到我的身后,朝我吐舌说。

    “原来是上楼梯啊……”

    我捂着脸自语,感到尴尬不已,转身慢步追上小跑的艾妮琳丝,忽然有点疑惑,问向艾妮琳丝:

    “凯蒙子爵现在就在指挥室?”

    “没有啊,凯蒙祖叔已经率领黑甲军团前往红鱼河对岸和敌人战斗了,老骑士汉库克在前几天也出发援助。”

    艾妮琳丝转头看到慢步追上来的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前往红鱼河对岸战斗?”

    听到艾妮琳丝的话,我惊讶不已,暗想沉浸图书室的这段时间,外界都发生了什么?

    “是艾亚利达斯和艾亚利尼斯的贵族战争,在红鱼河对岸只有吉弗卡家族,为抢掠资源,这样的琐事经常发生嘛,这座城堡现在没有主人了。”

    艾妮琳丝对困惑的我平静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