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六章 进发遗迹
    有一个呤游诗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冬之女神是纯洁善良的少女,她渴望与某位神明坠入爱河,却遭到拒绝,黯淡悲伤中,雪雨才那么寒冷。

    庆幸的是,黑泥山领地的山脉为王国腹地阻挡来自北方边境线的雪,相比较高斯小镇,这里已经算温暖。

    虽然早已习惯寒冷的冬天,我也不得不身披熊皮大衣,将法师长袍藏在里面,持着法杖的手穿戴厚棉套,朝远处白雪皑皑的山脉骑马进发。

    在我身边,还有菲亚米娜,妮拉,莉和安伊露,亚玛哈格家族的乔威恩,芬蒂,艾妮琳丝,唯独缺少了强大的心灵系魔法师莉佩。

    算起来,今天是冬季的第一天,漫天的白雪侵袭黑泥山领地,为大地铺上亮白的衣裳。

    据闻,红鱼河对岸的贵族战争还没有结束,凯蒙子爵率领黑甲军团被吉弗卡家族众多强者算计,陷入艰难的苦战,老骑士汉库克没办法回来,这样的消息给了城堡的代理人艾妮琳丝带来一个绝佳的机会。

    “因为城堡里没有黑甲军团,周边的巡逻工作缺少人员执行,所以我和凯蒙祖叔发信,由我们担当巡逻工作,这是一个机会,野外巡逻不会有监视,不会有谁发现我们的踪迹。”

    艾妮琳丝骑马追上来,向我兴奋笑着说,这样一来,借着巡逻的名义,就可以偷偷探索遗迹。

    “那么,莉佩呢?”

    我转头问向艾妮琳丝,毕竟遗迹深处藏着一只实力未知的恶魔,我倒希望有一个强大的心灵系魔法师在背后援助战斗,谁知道这些天都不见莉佩的影子。

    “老骑士汉库克最后一次回来时说战争急需更多魔法师援助,调走了驻扎城堡的半数魔法师,莉佩姐姐也在其中,她正在红鱼河对岸。”

    艾妮琳丝向我回答说,想着不能让莉佩跟来,因为上一次剿灭强盗,她已经知道姐姐对我们的真实态度。

    这次秘密行动原本就违背凯蒙祖叔的命令安排,更何况是我提出的抢夺宝藏,如果被莉佩姐姐知道,她一定认定是损害亚玛哈格家族利益,所以,前往红鱼河对岸援助,明面上帮助家族对抗敌人,背后是艾妮琳丝故意调离莉佩的一个办法。

    参与这次秘密行动的,都是可以信赖的伙伴。

    “尽管我能接受艾妮琳丝和你的计划,但神秘遗迹里的危险不可估测,如果太过危险,请谅解我带走她们,作为亚玛哈格家族的男性,我必须得保护好艾妮琳丝和芬蒂。”

    乔威恩背负他的破法大剑,骑马赶到我身后警告,语气严肃。

    “没问题,我也不是蛮横的家伙,一旦发现不可敌的危险,这次行动就立即终止,所有人撤退。”

    我回头笑着说,有乔威恩这样的强悍剑斗者参与帮忙,真是令人信心百倍。

    “顺便提醒一下,有时记得关心你的女伴们哦。”

    突然,艾妮琳丝狡猾地笑着说。

    “女伴?”

    我神情茫然的自语,没明白艾妮琳丝的意思。

    看我一脸呆呆的样子,艾妮琳丝无奈只好眼神鄙视白痴般的魔法师,双眸瞄了一下我的右手边。

    “糟糕!”

    终于觉察到自己忽视什么的我赶紧转头看向骑马陪伴在我身边的几个一起冒险的女同伴。

    “菲亚米娜!那个……”

    只不过我张嘴想解释,却看到了美丽的女子仰望漫天飞舞的雪花,她的长发仿佛与雪相融。

    穿上精工琢造的狮纹盔甲,凹凸有致的身材迷人,腰间佩戴锋利的贵族剑,神色冷漠,一心欣赏着冬天的雪景,根本没有把我的话放在耳中,令我不禁想起高斯小镇的佣兵公会大厅角落,第一次和菲亚米娜相遇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无视我。

    “妮拉……”

    我又急忙看向队伍里独一无二的女盗贼,嘴巴却不由得闭上。

    此时的妮拉故意拿兜帽盖住了自己的棕色短发,用灵之披风蒙住脸,身体保护得严严实实,仅仅露出两只海蓝色的眼睛,好吧,以我对妮拉的了解,问题一定就出在她身上,这样的装扮不是心里有鬼还能是什么?

    可是现在还没办法搞清楚原因,等抵达了峡谷营地,我一定好好审问这家伙!

    最后,我看向紫色长发的魔法师,安伊露没有无视我,只是神色复杂,一定有什么心事。

    “在西诺尔好好反省之前,我希望西诺尔别和我说话,对不起。”

    正当我满怀希望的时候,安伊露却失落的低着头,小声说。

    ……

    半个沙漏时后,积雪的峡谷营地,我们停下扎营,拿出背包装着的食材,捡来干燥的树枝堆起来。

    “根据上一次的记忆,有一条捷径可以快速抵达遗迹入口,也就是旧的宝石河滩,但现在是寒冬天气,途中的积雪较多,我和妮拉先探一探路,其它人留在营地准备午餐。”

    我敲打火石点燃了柴堆,起身对众人说。

    抬头仰望天空的太阳,估算一下,应该可以在天黑之前结束这趟秘密行动,然后转身,毫不留情抓起妮拉的灵之披风。

    “等等!为什么是我!谁和你这个白痴魔法师探路啊啊啊啊啊!”

    女盗贼激动地喊叫,想挣脱逃跑,却发现我的力气特别大,拖拽着她,消失在白色的树林里。

    意想不到的一幕吓坏安伊露和菲亚米娜,她们眼睁睁的看着妮拉被拖入白色的树林,随后是一阵惨叫,难以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

    “色狼!西诺尔是色狼!居然脱光人家!”

    此刻,树林里的雪地躺着撕扯掉灵之披风的女盗贼,痛哭流涕,责怪冷眼旁观的魔法师。

    “灵之披风已经磨破几道口子了,换上这件吧,是我前几天从经过城堡的商贩那里购买的……特意为你买的。”

    听着妮拉胡闹的叫喊,神情不变的我伸出藏在法袍里的手,抓着一件外观漂亮的新披风,平静地说。

    一瞬间,躺在雪地上的女盗贼向我投来惊讶的目光,起身抓走新披风,仔细触摸上面漂亮艳丽的布料,已经迷得双眼放光。

    “西诺尔……”

    这时候,妮拉才露出歉意的神色,手里抓紧新披风,脸色通红。

    “风语之衣,挺昂贵的附魔披风,穿上它就像伴风一样快,适合盗贼,现在进入正题,妮拉,你究竟做什么让安伊露和菲亚米娜变成那样?”

    趁着难得的机会,我审问妮拉,心里百分百肯定问题出在她身上。

    “我没说什么……”

    果然,妮拉慌忙撇过头,装作在欣赏雪景的样子,一脸紧张。

    “冬天很冷,我想取暖,妮拉,新披风还给我烧一下。”

    我伸出手,神情无比认真。

    “别烧!其实嘛……西诺尔在城堡图书室与艾妮琳丝接吻的时候,被我看到了,于是告诉安伊露和菲亚米娜,再加上西诺尔躲在里面不出来,我们猜测西诺尔一定已经成为大人了。”

    妮拉小心的保护住她的新披风,低着头,坦白回答我的审问。

    “原来是误以为我和艾妮琳丝在图书室热恋吗?我来说事实吧,整个秋季,艾妮琳丝都在帮我练习六级的法术,老法师后来也警告我某些时候过于亲密了,很抱歉让你们误会了,另外,我和艾妮琳丝从未接吻,没有哪怕一丝的爱情。”

    我无奈摇摇头,向妮拉解释说。

    紧接着,我从嘴里吐出一串咒语,抬手凝聚雷电交加的苍白圆球,虽然只是雷击球的初始阶段,但也震惊到妮拉,她才相信了我说的话。

    “这是六级的法术吗?我不明白为什么西诺尔要拼命掌握这个……”

    亲眼目睹我手中的雷击球,妮拉不禁疑惑地问。

    虽然职业是盗贼,但她也知道以我目前的修炼程度,还不能学习中级巅峰的魔法师们才掌握的。

    “因为,这个遗迹深处没有宝藏,只有一只疑似苏醒的强大恶魔。”

    积雪的树林空地中,我望向四周警惕片刻,接着对妮拉说出真相。

    “恶魔?”

    妮拉没想到我突然这么说,头顶全是问号。

    “还记得丽娜吗?还记得控制她的统领级强者吗?那个人叫曼德,在偷袭朱里沃男爵府邸的那一晚,你去阻击丽娜,而我去阻击另一个男刺客,成功击败男刺客之后,曼德也来了,当时如果交锋,我绝对死在曼德手上,你也一样有危险,最终救不了丽娜,幸运的是帮助我们的大魔法师奥汗加修及时赶到,击败了曼德,但为了追查丽娜身上的恶魔印记来源,我们故意放跑曼德,奥汗加修先生猜测到幕后的罪魁祸首藏在艾亚利达斯的附近,亲自追踪逃跑的曼德……”

    我一边向震惊不已的妮拉解释,一边掏出奥汗加修留给我的感应石,这块平滑的石头正冒着闪烁的微光,继续开口:

    “春季狩猎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个遗迹的问题,恰巧几天前,奥汗加修留下的感应石有动静,这是奥汗加修呼唤的信号,越接近这片山脉闪烁越快,就证明他极有可能在遗迹深处,所以,在暗杀凯蒙子爵替丽娜复仇前,我们先干掉在丽娜身上烙印诅咒的这只恶魔,这是秘密行动的真正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