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弱点
    好吧,魔法师强行解除施法肯定会遭到反噬,高估了自己可以避免的家伙下场当然是反噬损害法力源,再冲击到脑部的精神,所以我不可能不晕倒陷入昏迷。

    在精神恢复之前,我都不知道在战斗中的同伴们怎么样了。

    只不过,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在昏迷状态中的意识居然还能思考,像现在这样,虽然感知不到外界,却是身处一片黑暗的世界,有点像做梦,又有点像清醒。

    搞不懂这些的我只好放弃,转而回忆和曼德战斗的经历,貌似恶魔的俯身让力气膨胀许多,速度倒是没变,仅仅比穿着风语之衣的妮拉快一点,既然如此,胜算还是有的。

    危险的是曼德释放的魔焰,那种只在古老书籍中记载的东西突然间出现在眼前,根本没有对付的办法。

    这让我陷入沉思,既然拥有魔焰,那么古代的前辈们是怎样对付魔焰?或许有我们还不知道的手段。

    有了!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可能的答案,想到曼德解封恶魔时拔出的那把闪闪发光的宝剑,在高斯小镇的那段日子,曾经听闻一个道理,猎人用来禁锢猎物的东西,往往就是对付猎物的绝佳武器,既然宝剑封印在此,对击败恶魔一定有什么作用。

    还有就是恶魔的无赖招数,每次出现前,曼德都会张嘴吐出一个咒音,虽然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如果能封住它的嘴巴……

    “西诺尔!西诺尔!快醒醒!”

    在我考虑办法的时候,突然听到安伊露焦虑和紧张的喊声。

    金发的魔法师猛然睁开眼睛,向前方抬头,看见头顶双角的曼德正在受到众人的围攻,却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有能够封住别人嘴巴的咒术吗?”

    我转头看向叫醒我的安伊露问,结果吓得一脸悲伤的女魔法师怔住。

    “你想封住谁的嘴巴?”

    安伊露似乎是误解我的意思,她脸上的悲伤立刻变为狐疑,碧蓝色的眼睛中透露一丝寒光。

    “呃……是封住那只恶魔的嘴巴。”

    我慌忙爬起来,指着远处的曼德向安伊露回答。

    “可是封住嘴巴的法术是零级的,用禁默咒更为恰当,不过……我不太想配合现在的西诺尔。”

    安伊露听完我的回答,总算不再狐疑,眼中的寒光也消失不见,但却低声婉拒,依然有一点小生气。

    “果然还在埋怨我和艾妮琳丝吗……”

    猜到安伊露的小心思,我不由得捂着脸苦恼,就算是一直以来最善解人意的安伊露竟然也会变成这样。

    “其实嘛,我和艾妮琳丝只是待在城堡图书室练习法术,她来教授六级的法术,我们之间没有做半点别的事,很抱歉,安伊露,这段时间都没有向你说。”

    我挠挠脑袋,试着向她解释。

    “真的吗?”

    安伊露微微抬头,看着我,脸上的生气渐渐消退,只是忧声的再问我。

    “当然是真的,击败这个冒险途中的敌人吧……一起。”

    我微笑着说,伸手主动抓紧她的小手,拉着跪坐地上的安伊露站起来。

    她就是这样的性格,不会胡闹和冷漠,总是在身边默默的理解别人,看起来像是礼貌的小公主,喜欢冒险,所以选择了相信一起的同伴,这些我都知道,在高斯小镇相遇的那一刻,安伊露就是第一个愿意相信我的。

    “要怎么做。”

    感受到手上的温暖,安伊露脸上浮现笑容,马上问我。

    “就像我们第一次狩猎!”

    我笑着说,转身奔向曼德,同时安伊露抓住手中的贵族法杖,呤唱着禁默咒的咒语。

    嘶啦

    激战中,曼德突袭抓向乔威恩,锋利的爪子带着魔焰轻松撕裂黑甲军团的盔甲,乔威恩慌忙后退,迅速解开盔甲才脱离危险,但黑甲军团的盔甲掉在地上被魔焰完全腐蚀。

    艾妮琳丝在远处释放数道风刃,却被曼德轻松躲开。

    等菲亚米娜持剑砍来,曼德也只是抬脚向上踢,羊蹄燃起魔焰,踢飞了菲亚米娜手中的贵族剑,而魔焰也迅速腐蚀,让菲亚米娜也失去武器。

    紧接着,曼德浑身燃烧起恐怖的魔焰,令妮拉从隐蔽中露出踪影,没办法靠近曼德。

    嗖的一声,莉射出的箭侵入魔焰之中,然后飘到地上腐蚀成铁渣。

    “这些魔焰究竟是什么东西?”

    望着几乎无可匹敌的曼德,众人陷入绝望。

    剑斗者们已经极度疲惫,女盗贼的喘气也特别剧烈,艾妮琳丝一屁股坐在地上满头大汗,法力消耗夸张,莉的手中只剩下最后一支箭,芬蒂在远处莉的身后躲着,没办法治疗,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人退后都会给曼德一举打倒所有人的机会。

    “曼德!”

    这个时候,金发的魔法师冲进了战场,厉声喊着。

    “又是这个家伙!”

    曼德看到冲来的我,心里暗骂,下一刻看到我手中发出了亮光,猜测可能是新的法术。

    因为被雷击球阻碍的教训,曼德不经意间变得谨慎,稍微向后退,在身上释放出更多的魔焰,就算再来个雷击球,它也可以用这些魔焰消去。

    可是,曼德并未想到我的计谋,金发的魔法师快速跑到曼德的面前,曼德也立刻让燃烧的魔焰暴涨,企图直接烧死魔法师。

    只不过,我的脚底一歪,很奇怪的摔倒在暴涨的魔焰前,惊呆所有人。

    “这个傻瓜!”

    一直装作冷漠的菲亚米娜终于忍不住,气得脸红,赶紧冲过来,想救我回来。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幕就这样出现了,金发的魔法师摔倒后并没有停下,而是双手撑地,一下子就翻滚到曼德的左边,恰巧躲避魔焰。

    “这是……”

    同时,曼德的猩红双眼瞪大,在我翻滚的时候,一颗发烫的提农水晶抛到曼德的眼前,而我激发出犀角兽的厚皮护住身体一侧。

    轰

    这颗提农水晶猛然爆炸,强烈的冲击撞在我的身上,将我吹飞老远,在撞到墙壁后才停下。

    “棒极了!”

    虽然提农水晶的威力很大,但是多亏犀角兽血脉融合的强悍躯体,我还不至于震晕,意识清醒着。

    而同样受到提农水晶爆炸波及的曼德却没那么好运,纵使魔焰抵消不少伤害,但曼德的刺客体质并不像剑斗者或战士那样强壮坚厚,恶魔的俯身也没有为它带来抵抗力的强化。

    如此近距离的一颗提农水晶的爆炸威力,令曼德的脑袋摇晃,差点站不住,这为我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封印剑呢?”

    我在墙边四周观望,终于发现了被遗落在不远处的长剑,立刻跑过去。

    “可恶!该死的魔法师在哪?”

    恢复清醒的曼德继续释放魔焰保护自己,然后向四周望去,猩红的双眼找到了我,却大惊失色。

    此时,我刚捡起封印剑,注视着修长锋利的剑身,剑柄上金色光泽的羽翼极致美丽,握在手里感到轻盈,五颜六色的符文再次浮现,飘浮在剑的周围,封印剑闪烁亮光,让我仿佛听到庄严的歌声。

    “糟糕!”

    曼德看见我手持封印剑,暗想到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我已经发现恶魔害怕什么。

    “果然是这样!”

    远远看到曼德恐惧的脸色,我的嘴角翘起,手持封印剑向曼德冲来。

    “只能用这个咒了!”

    曼德一咬牙,张嘴准备吐出咒音,突然脸色剧变,挣扎着叫喊,却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音。

    这时候,曼德才注意到远处施法的女魔法师,是安伊露动用了禁默咒,令这只恶魔无法再叫喊出任何声音。

    借助和安伊露的默契配合,手持封印剑的我奔向曼德,即便它浑身都冒着魔焰,但手中紧握的封印剑告诉我,这点魔焰不堪一击!

    “我的奴隶!出来!”

    尽管害怕着逼近的封印剑,曼德也没有打算束手就擒,嘴巴不能发声,却可以在心里呼唤自己的奴隶。

    六芒星的燃晶石底下,献祭广场外的阴暗走廊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

    “汉珈?”

    接着,一只通体暗红的强壮恶魔快速跑出来,令我大吃一惊。

    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在朱里沃男爵决战那晚被击败的男刺客汉珈,他现在的模样比当时更加强壮,已经失去人类意识,只是发狂的怪物。

    因为曼德并没有下达其它命令,汉珈在冲出来后本能的寻找猎物,向离自己最近的女剑斗者袭去。

    “没有武器!”

    看见发狂的强壮恶魔袭来,菲亚米娜想持剑抵挡,但双手一空,想起贵族剑已经没有了,怎么办?

    突然,一个金发的魔法师跑来,猛力撞击到汉珈,两个人摔到远处,闪烁光芒的封印剑落到菲亚米娜的脚下。

    “我是一个差劲的同伴!离开冒险的同伴躲在图书室练习法术,如果想惩罚我的话,怎样都可以,但是请你用这把剑击败这次的敌人,菲亚米娜。”

    菲亚米娜听到了魔法师的叫喊,心里一颤。

    汉珈的利爪已经划出许多血痕,我却还在坚持着阻止这只恶魔,背后的同伴是谁我知道,所以我相信她。

    “以后再收拾西诺尔!”

    菲亚米娜小脸一红,捂着嘴偷笑几声,然后拾起了封印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