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胜与败
    “疾行!”

    轻盈的封印剑握在手中,菲亚米娜的身影犹如一只飞燕,逼近了曼德。

    与此同时,乔威恩跑向我这边,他还有不少力气,可以帮我阻挡发狂的恶魔汉珈。

    曼德的双脚发抖,因为安伊露的禁默咒,它没办法使用无赖的咒音,只能一边退后一边释放魔焰阻挡。

    但是,修长的封印剑如同破浪的大船,被菲亚米娜轻轻一挥,地狱的魔焰就被整齐切开。

    虽然早就料到这把封印剑克制地狱的魔焰,但曼德没想到魔焰根本连阻挡一下的作用都发挥不出,情急之下准备肉搏夺取封印剑,至少人类的身体不会像魔焰那样被死死克制,而且这些小屁孩也打不过它。

    轰隆

    只可惜,一道雷柱瞬间降临,将曼德彻底湮没,艾妮琳丝正好呤唱完咒语,在远处用尽最后的法力才释放这次法术。

    雷柱中,曼德的脸色极其难看,承受着雷元素的肆虐,动弹不得,而在菲亚米娜临近时,雷柱刚好消失,露出里面毫无防备的曼德。

    趁着难得的时机,菲亚米娜猛力挥舞封印剑,一击斩断曼德的左手,随即反手一挥,将曼德的右手斩断。

    剧烈的疼痛并未彻底打倒曼德的顽强意志,它忽然抬起羊蹄,抓住菲亚米娜动作的一个破绽,准备踢飞威胁最大的菲亚米娜。

    “危险!”

    妮拉的脸色凝重,她还记得曼德一脚重创乔威恩的场景,这只恶魔的羊蹄力气非常恐怖,以菲亚米娜现在的状态,比当时的乔威恩更加脆弱。

    嗖

    这时候,一支致命的铁箭射中了曼德抬起的腿部,及时阻止了曼德的踢击,菲亚米娜旋转身姿,封印剑从曼德的腿下划过。

    两条长着羊蹄的长腿落到地上,曼德只能躺倒地上挣扎,猩红的眼中充斥怒火和憎恨,但无可奈何。

    面对手持封印剑的菲亚米娜,它根本无力还手。

    “菲亚米娜姐姐!杀死这只恶魔!让它连地狱也回不去!”

    妮拉厉声喊着,想到丽娜的遭遇,恨不得将这只恶魔碎尸万段。

    听到妮拉的喊声,菲亚米娜持剑高举,在曼德绝望的眼神中,封印剑落入曼德的心脏,五颜六色的符文在这一刻喷发,疼得曼德死命挣扎。

    “奴隶!”

    绝望之际,曼德终于放弃原本的想法,目光变得凶残,操纵汉珈突然发力挣脱我和乔威恩两人。

    “小心!”

    菲亚米娜拉住妮拉的手,躲开了奔来攻击她们的强壮恶魔,与此同时,我和乔威恩也赶紧跑来帮忙。

    “撞上去!”

    哪怕失去四肢,曼德依然清醒,在脑海里面怒声命令自己的奴隶。

    被曼德操纵的恶魔汉珈发出了咆哮,正当我们以为汉珈要攻击时,这只强壮的恶魔忽然冲向已经破裂的墙壁,那一面墙壁是献祭广场前方的封印点,底下是羊头面具的石堆。

    一股不详的预感浮现脑海,我想阻拦冲向那一面墙壁的恶魔汉珈,却根本找不到办法,汉珈离墙壁太近,就算咒术或雷系法术也追不上了,莉的距离也太远,箭的速度追不上汉珈。

    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汉珈一头撞击到破裂的墙壁,一阵闷响后,在地上躺着的曼德张着嘴,无声大笑。

    轰隆隆

    果不其然,被撞击的墙壁有问题,整座遗迹震动起来,越来越剧烈,在献祭广场周围支撑的柱子开裂,头顶的六芒星燃晶石摇摇欲坠,圆顶落下一块块碎石。

    惊恐万状的我们不由得想到了可怕的事实:这座遗迹要塌了。

    “哈哈哈!一起死吧!这是古代的混蛋们将我困死在这里的最后手段!别妄想逃出去了!这里的法阵已经是锁死的状态!谁都不想活着逃走!”

    忽然,曼德能够发声了,兴奋地张嘴笑着喊。

    “很抱歉,禁默咒的时限已经到了。”

    安伊露累得满脸是汗,苦苦支撑这个咒术的效果持续这么久,法力源终于枯竭。

    “怎么办……乔威恩哥哥!艾妮琳丝姐姐!大家!我们要死在这里了?”

    感到震动越来越可怕,芬蒂害怕地躲在乔威恩怀里哭喊着,艾妮琳丝在一旁试图安慰,但却发现无法劝阻什么,因为事实已经摆在面前。

    “西诺尔……”

    菲亚米娜看向了我,神情担忧,可能大家真的要被活埋在这里,但是哪怕是这样,还是希望能有办法。

    “奥汗加修先生呢?”

    此时,我只能将希望放在法阵外的大魔法师奥汗加修身上。

    曼德说的没错,就在汉珈撞击到这座遗迹的某个机关后,隔绝外界的庞**阵就发生明显的变化,就算是向来的方向跑回去也来不及了。

    妮拉偷偷瞄了我一眼,猜到希望寄托在外面的王国大魔法师上,只能默默等待。

    不一会儿,献祭广场外传来破碎的声响,正在放声大笑的曼德闭上了嘴巴,感受到前所未有强大的魔力。

    “大家都没事吧!”

    蓝袍的中年魔法师出现在献祭广场,神情紧张,看到我们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

    “奥汗加修先生……接下来拜托你了。”

    在看见这位值得信任的强者来拯救,我张嘴说完,疲惫的眼皮一垂,撑不住趴倒在地。

    “西诺尔!怎么会这么多血!”

    妮拉惊声叫着,慌忙扶起昏迷的金发魔法师,刚揭开法师袍就摸到了满手的鲜血,仔细一看,法师袍已经划出很长的破痕,是汉珈的利爪弄的。

    “居然一直忍着……”

    乔威恩皱紧眉头,没想到当时我已经受到重伤,却装作没事的样子和他一起按倒变成恶魔的汉珈。

    “快点站过来!我送你们离开!”

    奥汗加修抬头看了看越来越多的落石和崩裂的圆顶,脸色难看,向我们大喊,然后取下手上的一枚戒指,在脚下构释出复杂的魔法阵。

    “传送魔法?该死!原来一直待在外界让我沉睡都不安稳的家伙是你!汉珈!带我走!”

    看见奥汗加修准备着传送,曼德不禁怒骂,但是奥汗加修的力量实在太强,现在的它不敢招惹,只好命令自己的恶魔奴隶收集四散的手脚和身体,带着自己逃向献祭广场另一处秘密通道。

    “奥……魔法师先生!不能放跑它!”

    妮拉抱起昏迷不醒的我,和大家跑进复杂的传送魔法阵里面,看到了逃跑的曼德,赶紧向奥汗加修喊着。

    “不准离开魔法阵!这次就算了!整座遗迹即将崩塌!没办法顾及那只恶魔了!”

    奥汗加修一脸严肃的命令。

    忽然,摇摇欲坠的六芒星燃晶石砸落,拦在我们和曼德之间。

    妮拉情绪失落,虽然很不甘心,但她知道,这次我们失败了。

    “哈哈哈!再见了傻瓜们,非常地感谢你们见证我的苏醒,等我恢复了力量,再一个个收拾你们,可能时间有点长,到时候我会亲自踩碎你们的墓碑,等着吧!”

    强壮的恶魔汉珈带着曼德躲过落石,逃到了秘密通道外,哪怕四肢依旧是断的,这家伙还不忘嘲讽一句。

    站在魔法阵里面的菲亚米娜被激怒,手中的封印剑光芒更盛,曼德也没有打算闭上这张臭嘴,反正我们不可能再追来,它才完全无惧。

    “好好珍惜一下还能笑的日子吧,只要我和西诺尔还活着的一天,你就永远逃不掉被我们追杀的命运!为了丽娜,我们会一直坚持着找到你这只恶魔!然后,将你彻底抹除掉!”

    突然,一个声音震住曼德,蓝白的虚空荡漾,即将开始传送的魔法阵里面,抱着昏迷的魔法师,妮拉目光坚定,对藐视人类的恶魔高喊。

    妮拉威胁的话,让曼德忍不住想骂回去,但不知道为什么,它的内心深处颤抖,居然感到一丝恐惧。

    “……走着瞧!”

    脸色变化几次后,曼德最终咬牙叫了声,操纵恶魔汉珈带它逃入秘密通道,消失在黑暗中。

    嗡

    复杂的魔法阵发动,献祭广场被崩裂的圆顶压垮,落石掩埋一切,把所有的痕迹埋葬在这里。

    ……

    傍晚,天空飘过一片红色焰云,太阳坠落西边的大地,积雪的原野,突然出现复杂的魔法阵。

    嗡

    空间扭曲,传送逃出生天的我们站在荒凉的雪地上,望着傍晚的天色,已经渐渐漆黑,不知不觉竟然在遗迹待了这么长的时间。

    “非常感谢!尊敬的魔法师前辈!”

    艾妮琳丝礼貌对奥汗加修道谢,安伊露也微笑感谢救下我们的这位魔法师强者,只是总感觉有些脸熟,但想不起在哪见过。

    “没什么,只是做点好事,你们是亚玛哈格家族的年轻人吧,这里属于你们家族的地盘,足够安全,你们也一样,与恶魔战斗很勇敢,他的伤势还不足以致命,疗伤几天就能恢复,我也有其它事情要办,拜拜啦。”

    奥汗加修的脸上笑容和蔼,装成来历神秘的英雄独自一人离开,身影渐渐消失在夕阳下的原野。

    “那么!我听到了什么?丽娜?等这家伙醒来之后,本小姐需要审问下这次探索遗迹,他都隐瞒了些什么!”

    强大的魔法师离开后,艾妮琳丝气愤地叉着腰,装作恶狠狠的样子对妮拉等人说。

    傻子都猜得出神秘的魔法师和我是认识的,曼德和汉珈的可疑也是,所以艾妮琳丝完全肯定,她被我摆了一道。

    “还有恶魔的谜团,如果能找到与这把剑有关的秘闻,或许就有答案了。”

    菲亚米娜无奈苦笑,握紧手中的封印剑,别说艾妮琳丝等人,连她们也察觉自己蒙在鼓里。

    这时候,大家的目光齐聚妮拉的身上,毕竟她对恶魔威胁的那些话……

    “等几天!就等几天!西诺尔才是主谋!其实我也被这家伙给骗了!”

    妮拉满头大汗,只能一脸无辜的摇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