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可疑的命令
    进入寒冬,黑泥山领地的雪越来越大,白茫茫的原野很美丽。

    但这些并不能让艾妮琳丝打起精神,因为翻阅大量书籍后实在太累,从遗迹探险回来的战利品比预料中少很多,说实话,在某个骗子魔法师醒来的当天,所有人抓住他问个究竟。

    知道大家都被宝藏的谎言利用了,又非常友好地把这个骗子魔法师送回梦乡睡多几天,可惜乔威恩坚持贵族礼貌放弃动手,但其它的女孩子可不会轻易解气。

    只是下手有分寸的她们在离开房间的时候,乔威恩率领城堡医疗队冲进去,庆幸的是魔法师还剩半条命,躺一个月应该能恢复意识。

    艾妮琳丝抓紧一下身上厚厚的绒袍,离开城堡图书室,走在寒冷的走廊,外界飘来的雪花沾上白金色的发丝,却无暇观望白茫茫的雪景。

    “圣歌之剑,如果记载是真的,从遗迹带回来的这把剑应该属于谁?”

    艾妮琳丝低着头思索,几天翻查的成果出来了,菲亚米娜击败恶魔的那把封印剑,很有可能是千年之前的战争遗物。

    价值连城已经很难形容这把剑,准确来说,古老文献记载圣歌之剑是一件极品遗物,诞生的历史已经久远到无法寻找,它的珍贵,丝毫不亚于国王宝库里的珍藏品。

    如果是以前的艾妮琳丝,当然会把这样一件极品遗物占为己有,哪怕亚玛哈格家族几百年的底蕴,想找到能媲美圣歌之剑的宝物也太少,但是,在经历几次并肩作战后,艾妮琳丝的想法犹豫了。

    “不知道乔威恩哥哥和芬蒂他们会怎么想?”

    艾妮琳丝低语着,她还没有告诉其它人关于封印剑调查的结果,如果他们知道的话,会不会夺取菲亚米娜手中的圣歌之剑?

    再说了,遗迹是在黑泥山领地,圣歌之剑应该归亚玛哈格家族吧……

    突然,一阵铁靴跑动的声音传来,艾妮琳丝的沉思被打断,抬头看向了气喘吁吁的城堡侍卫,等待报告,她想着在这个寒冬季节还会发生什么紧急事态?

    “艾妮琳丝小姐!征讨军回来了!”

    城堡侍卫来到艾妮琳丝面前,向她传达斥候带回的消息。

    “征讨军回来了?那么就是说在红鱼河对岸的战争胜利了?”

    艾妮琳丝有些惊讶,想起了她的祖叔凯蒙。

    征讨军指的当然是驻扎红鱼河对岸的亚玛哈格家族军队,除了各个血统亲属增援的部队,最多的是凯蒙子爵率领的大部队。

    黑甲军团,领地骑兵,魔法师,在黑泥山领地积蓄的大半兵力都在那,征讨军回来,应该就是凯蒙祖叔打赢这场贵族战争了。

    “很遗憾,艾妮琳丝小姐,斥候的话是……战败撤退了。”

    城堡侍卫欲言又止,在艾妮琳丝示意不用遮掩消息之后,才说出事实。

    “我知道了,征讨军距离城堡还有多远?”

    艾妮琳丝的秀眉紧皱,沉声问。

    “斥候说,最多两天,征讨军阵亡很多人,他们撤退的速度非常快。”

    城堡侍卫回答说。

    两天后

    黑泥山领地的雪白原野,撤退的征讨军停驻这里,以往空旷的城堡被密集的贵族私兵塞满。

    原本热闹非凡的气氛,却因战争失败而陷入极寒的低谷。

    咚咚咚

    “凯蒙祖叔,我是艾妮琳丝。”

    城堡指挥室的门被敲响,传来了艾妮琳丝的叫声。

    老骑士汉库克走去开门,从门外进来的艾妮琳丝一眼看到坐着豪华座椅的凯蒙子爵,以及站在一旁帮忙整理文书的莉佩,角落摆放着暖炉,让指挥室的气温暖和,但谁也不说话,只有一片死寂。

    “莉佩姐姐今天又漂亮了呢!”

    艾妮琳丝一脸微笑看向莉佩说,试图缓解过度压抑的气氛。

    “谢谢你每天都一样的赞美,凯蒙祖叔,我先出去了。”

    可是莉佩一点也不领情,对凯蒙子爵说完后走向指挥室的门口,经过艾妮琳丝的身边时,莉佩翘嘴冷笑,然后走出指挥室。

    “这个女人在搞什么?”

    艾妮琳丝勉强保持微笑,在心里暗骂这个标准贵族性格的莉佩。

    “汉库克,你先出去安排那些士兵驻留,我要单独和艾妮琳丝谈谈。”

    凯蒙子爵忽然对老骑士汉库克吩咐说。

    “是。”

    老骑士汉库克恭敬行礼,也跟着离开指挥室。

    暖炉的木柴噼里啪啦的燃烧,在豪华座椅上坐着的凯蒙子爵抬抬手,示意艾妮琳丝坐在办公桌前。

    “凯蒙祖叔,战事怎么样了?”

    虽然早已知道了结果,艾妮琳丝还是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问向凯蒙。

    “失败了,艾亚利尼斯城的吉弗卡家族派遣比我们多一半的兵力,对岸的地盘全部沦陷,阵亡好多的士兵,回来的途中,我都在压抑愤怒。”

    凯蒙子爵沉声回答,脸色难看,他的一生极少尝到失败的滋味,每次都会刺激体内孤傲的血统,非常愤怒。

    “凯蒙祖叔,别生气,等重整旗鼓我们就攻陷艾亚利尼斯。”

    艾妮琳丝想了想,笑着劝说。

    “战争引起王室的警告,短时间,不,应该说长达十几年,我们都难以再向吉弗卡家族发动战争。”

    但是凯蒙子爵的这句话让艾妮琳丝闭上嘴巴,以前亲近这位祖叔的少女很清楚他的性情,凯蒙就是狂热的战争信徒,如果要十几年待在城堡堕落,他一定会疯掉的,战事失败了,这也是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凯蒙子爵忽然起身,从豪华座椅慢步走到艾妮琳丝面前,伸手贪婪地抚摸少女精致的脸蛋。

    如果是曾经她,或许感到高兴,叫几声凯蒙祖叔好坏的话,但现在,艾妮琳丝在心里感到一阵恶心,只能坚持表面的笑容来忍耐。

    “艾妮琳丝,可惜这不是令我愤怒的最重要原因,只要慢慢培养你,在未来的魔法师工会高层就有亚玛哈格家族的一席之位,你的美貌,你的高傲,你的血统,以及留有潜力的魔法天赋,多么的完美,不枉家族如此幸运得到你的母亲。”

    凯蒙子爵一边抚摸艾妮琳丝的脸蛋,一边说着。

    “嗯!母亲她实在太幸福了!”

    艾妮琳丝笑着附和凯蒙子爵的话,但是想到母亲几乎没有笑容的脸,对凯蒙说的这句话只令自己难过。

    “你说对了!艾妮琳丝,这才是我愤怒的真正原因,在我统领征讨军与敌人厮杀的时候,我听到莉佩说你在城堡过着快乐的每一天,和私人护卫闲聊,和他们并肩作战,还救了那群整天交不起税的村民,汉库克也亲眼目睹这些事情,狗屁的诸神在上,我完全想不到你开始自甘堕落,忘记了贵族应有的姿态了吗?决斗输给别人也是,简直太丢脸了,我不明白卡摩兄弟怎么会答应尊重那群弱者,除了菲亚米娜,其它人只是冒险者人海里跳出来的小丑而已,他们注定落后于精心培养的贵族天才。”

    凯蒙子爵忽然用力掐住少女的脸蛋,声音冰冷无情,忍不住发泄出压抑已久的怒火。

    “是……凯蒙祖叔。”

    艾妮琳丝感觉脸蛋疼得厉害,但忍耐着回答。

    “我亲爱的艾妮琳丝,记住,你是贵族,是血统和天赋的天才,就像我拥有的血脉,注定高于这群普通人。”

    凯蒙子爵说完松开手,转身回到他的豪华座椅。

    “那么,我先出去了,凯蒙祖叔。”

    艾妮琳丝揉捏脸上发红的痕迹,起身说着,刚准备离开这间指挥室。

    “对了,菲亚米娜,那个侯爵独女,我想见她一面,艾妮琳丝你去带她到城堡西边的马车库。”

    凯蒙子爵想到了什么,笑着叫住艾妮琳丝。

    “哎?为什么要去马车库?”

    艾妮琳丝回过头惊讶地问。

    “照我的命令去做,艾妮琳丝,我不会伤害另一名贵族的。”

    凯蒙子爵皱眉地说,已经非常地不耐烦,艾妮琳丝不敢继续问,只好点头离开这间指挥室。

    “差点白费这么多年的培养,如果我是家族掌权者的话,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丢脸的事。”

    在艾妮琳丝离开后,重归死寂的指挥室里,凯蒙子爵瘫坐在座椅上,仰头望着天花板的战斧徽章自语。

    城堡住所的走廊

    艾妮琳丝在前往菲亚米娜她们所在的房间路上低头沉思,时不时就撞到来往的雇佣兵和家族亲戚,被人认出是艾妮琳丝小姐,很多人打招呼希望攀上这朵金花,但艾妮琳丝不想逗留,一个个都委婉拒绝。

    “唉!要不是家族血统和地位,谁愿意浪费时间和她说话,她母亲也是,贵族都这副德性,喜欢藐视别人。”

    一边走着,艾妮琳丝一边听闻到耳后的悄声,不由得加快逃跑的脚步。

    终于,艾妮琳丝跑到人烟较少的贵宾住所区,伸手敲响身前的木门。

    “艾妮琳丝?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开门的是菲亚米娜,刚洗完澡,散发淡淡的芬香,看到艾妮琳丝有些惊讶。

    艾妮琳丝张了张嘴,一时想不到该怎么说,凯蒙祖叔的命令也被藏在嘴里。

    “进来坐坐吧,我们刚泡好暖茶。”

    看见艾妮琳丝哑口的样子,菲亚米娜笑着说,拉开房门,露出厅室里的安伊露等人,桌上的茶壶冒着热气。

    “不了!菲亚米娜小姐,今晚城堡驻军太多,管理起来非常麻烦,所以希望你们一定要待在房间!我走了!”

    艾妮琳丝一口气说完,转身离开。

    “嗯,我们知道了。”

    菲亚米娜心里困惑,但还是笑着回答,正准备关上门,突然,艾妮琳丝再次出现在门口,脸色通红。

    “我也要一杯暖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