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去矿场的马车
    “艾妮琳丝很喜欢安伊露泡好的暖茶呢。”

    等艾妮琳丝的身影消失在城堡走廊深处,菲亚米娜才关上门,转身回到桌前的小木椅坐下,笑着说。

    精致干净的房间里,妮拉丢一根木柴到暖炉,燃烧的火堆温热周围,驱散外界冬夜的寒冷,女孩们在桌子周围穿着睡衣,品尝暖茶,舒适露出雪白的双腿,莉打着哈欠先睡着了,而安伊露双手捧着小小的杯子,碧蓝的眼睛平静,似乎忘记了暖茶里甘花的香,只是在沉思。

    “你们有注意到艾妮琳丝身上的问题吗?”

    突然,安伊露抬眼看向其它人,微微皱眉地问。

    听到安伊露的话,妮拉一脸茫然的摇摇头,菲亚米娜低头想了想,也没有找到什么疑点,可能她们的智慧都跟不上身为魔法师的安伊露吧。

    “从菲亚米娜开门的时候开始,在外面站着的艾妮琳丝就一直在发抖,虽然城堡走廊比较冷,但艾妮琳丝是披着那件厚绒袍的,她只是非常害怕。”

    安伊露一边思索一边回答。

    “可能是害羞吧?”

    妮拉转转眼珠子,猜测说。

    “尽管曾有过节,但艾妮琳丝这段日子和大家渐渐熟识,无论是代理人准许自由进出城堡宝库,还是帮我们瞒着探索遗迹,她都在发生改变,我能肯定她不是害羞,而是害怕什么,像是在求助。”

    安伊露放下杯子,对妮拉和菲亚米娜回答说。

    “我们应该找她问清楚,或许可以帮到艾妮琳丝。”

    菲亚米娜说完,准备起身出门去寻找艾妮琳丝,却被安伊露叫住。

    “既然艾妮琳丝说了一定要待在房间,那么就按她说的做,相信艾妮琳丝并不笨,这是她对我们的警醒,或许有什么危险的事情,但我们可以告诉西诺尔……”

    安伊露说着做出安排,菲亚米娜锁紧房门,妮拉摸出一颗暗藏的通信石,这是艾亚利达斯商街购买的物品,特地用来呼唤某个经常失踪的金发魔法师。

    城堡浴池

    宽敞的澡室,热气腾腾的水池里浸泡着两个光裸的男子,墙壁挂着的火把照亮他们满头大汗的脸部。

    在寒冷的冬夜,温暖的洗浴实在令人舒服至极,我的心里不禁这么想。

    “你的衣服在发光。”

    这个时候,乔威恩指着放在池边的衣服堆,提醒我说。

    “嗯?是通信石。”

    我看向自己的衣服,是妮拉留给我的通信石在发出若隐若现的微光。

    乔威恩看着我起身离开浴池的水里,走到池边翻开衣服堆,拿起了一块烙印魔符的圆石,倾听传达脑海的几声话语。

    “艾妮琳丝可能有危险……”

    听完安伊露她们传达的话,我的脸色凝重,向浴池里的乔威恩说。

    “究竟什么事?”

    乔威恩神情一变,立刻从舒适的浴池里起身。

    “边走边说,先找到艾妮琳丝。”

    我回答说,和乔威恩一起擦干身,利索地穿上衣服,顺便穿戴上盔甲和法袍,乔威恩带上一把武器库的直剑,而我也拿着血精灵法杖,两个人迅速离开浴池。

    城堡的走道里,我将安伊露她们传达的事情告诉乔威恩,不愧是照顾艾妮琳丝的亲兄,乔威恩比安伊露更察觉到艾妮琳丝的种种怪异行为。

    “在这座从小熟悉的城堡,她并不惧怕任何危险,但是听闻凯蒙祖叔从红鱼河对岸的战场失败撤退,他性情表面温和,其实很容易发狂暴躁,我知道艾妮琳丝一定去过指挥室,所以必定和凯蒙祖叔有关系。”

    一边走着,乔威恩一边脸色凝重地推测说。

    “你是说有危险的是因为凯蒙?”

    我不由得感到吃惊,但刚来城堡的时候,经常看到凯蒙子爵疼爱艾妮琳丝的。

    “我知道你们看到祖叔很疼爱她,但亚玛哈格家族就是这样培养天才,可以说万千宠爱,大家都伪装去憧憬艾妮琳丝一个人,凯蒙祖叔极致喜爱那样的艾妮琳丝,而现在的她,已经放弃傲慢的贵族姿态,当发光的明珠黯淡,凯蒙就会露出真面目,她是在害怕露出真面目的凯蒙,快点!”

    乔威恩回答说,准备加快脚步。

    “等等!一头莽撞是找不到她的,她去过北边的贵宾住所区,离开时向西边走,现在驻扎城堡的人非常多,总有人看见她的,在那里找看见她的人问一下。”

    我立刻拦住神情紧张的乔威恩,想了想说着。

    在和艾妮琳丝练习法术的期间,她带我熟悉过这座城堡,既然安伊露她们在北边的贵宾住所区遇见艾妮琳丝,那么艾妮琳丝很可能在城堡的西边区域附近,结果我和乔威恩差点跑了东边……

    “走!西边!”

    我们两个男子四目相对呆了一会儿,赶紧冲着城堡西边区域狂奔。

    城堡马车库

    阴暗的走道里,举着火把的艾妮琳丝小心翼翼走下楼梯,值班的黑甲军团士兵认出她的身份,没有阻拦。

    精美的靴子轻踩到坚硬的石质地板,来到城堡马车库,冷飕的寒风吹拂她的白金发丝,双眸前方,几粒雪花飘过。

    艾妮琳丝抓紧了身上的厚绒袍,望着巨大的马车库,然后到处走走。

    “马车库的大门什么时候开了?”

    不一会儿,艾妮琳丝来到敞开的马车库门前,脸色微变,困惑地自语。

    她熟悉这个地方,城堡的马车库总有维修的工匠们守着,商贩的马车,贵宾的马车,矿场的马车都停靠在此,但现在是冬天的深夜,商贩不会来,贵宾们在早上就抵达,矿场里的工作暂停,工匠们都准备入睡,原本应该关上马车库的大门才对。

    接着,艾妮琳丝望向门外,夜空正在飘洒大雪,白茫茫的原野却留有显眼的车轮痕迹,一直通往遥远山脉那里的矿场,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去矿场的马车?

    “凯蒙祖叔命令我带菲亚米娜来这种地方做什么……这辆马车也是去矿场的吗?”

    艾妮琳丝在心里暗想,转身看向一辆离大门最近的马车,走过去察看。

    这辆马车和商贩或贵宾的马车相差甚远,没有修理好车轮的裂痕,没有华丽的装饰,休息的马匹也一脸无精打采的模样。

    艾妮琳丝突然捏住鼻子,马车里散发怪异的恶臭,肮脏的铁板密封,只留几个透气的小孔洞,难以想象,凯蒙祖叔都是用这样的马车来运走矿场挖出的铁石吗?

    趁着周围没其它人,艾妮琳丝向铁板的小孔洞靠近,借助火把的光,微微照亮这辆马车神秘的内部。

    漆黑中,火把的光透过孔洞照射进去,几具沉睡的身体蠕动,醒来的妇女抬起苍白的脸,瞪眼盯着外面的少女,吓得艾妮琳丝慌忙退后,燃烧的火把掉落在地。

    “救救我们……求你了!”

    艾妮琳丝一脸惊恐,听到马车的孔洞里传出泣声的哭喊,越来越多,被惊醒的女性们像是找到希望,不断向她祈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妮琳丝深吸一口气,缓缓紧张的心跳,暗想着为什么去矿场的马车里面会有这么多来历不明的妇女?

    来不及思索缘由,抬头看着铁板密封的马车,艾妮琳丝握了握小手,暗骂自己没有带奥秘法杖在身,只能张嘴呤唱漫长的咒语。

    她是魔法师,可以施展风刃切开铁板,只要凯蒙祖叔还没有来,就有足够的时间救她们!

    “艾妮琳丝!”

    忽然,一个浑厚的吼声响起,从城堡走道的楼梯来到城堡的马车库,凯蒙子爵带着四名黑甲军团的士兵抵达,寻找执行他命令的艾妮琳丝。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呤唱中的艾妮琳丝脸色苍白,咬牙闭上嘴,终究来不及施法。

    “原来你在这里。”

    凯蒙子爵带着自己的护卫,看到站在马车旁的艾妮琳丝,立刻走过来,目光察看四周。

    冷寂的马车库,门外的风雪飘入,披着厚绒袍的白金长发少女一人在那里,始终没有看见菲亚米娜,凯蒙子爵的眼睛微眯,沉着脸迈步走来。

    “晚上好,凯蒙祖叔。”

    艾妮琳丝的心底惊慌,装作以前乖巧的样子说着。

    但是,下一刻,凯蒙子爵的手掌猛力扇过艾妮琳丝的脸,毫不留情,像是发泄怒火。

    冷寂的马车库回荡刺耳的响声,毫无防备的少女摔倒在冰冷的地面,白金的长发散乱,她睁着眼,漂亮的脸蛋变得红肿难看。

    接着,艾妮琳丝重咳几声,注视到地上溅出的血迹,没有错,是自己嘴里咳出来的……

    城堡西边的雪地

    绕着高高的城墙,两个男子拼命狂奔,冬天夜晚的风雪也扑面而来。

    “那些看见她的人不是说她走去马车库吗?我们为什么绕外面雪地?”

    我忍不住转头向乔威恩喊,记得通往马车库的走道距离更近,应该走那条路的。

    “现在城堡驻军太多!管理严密!那条走道有不少于二十个黑甲军团士兵!你和我不是城堡代理人!这么急着跑!肯定会遭到阻拦!看!马车库就在那里!”

    乔威恩抬手指向不远处敞开门的马车库,可惜途中站着两个值守的黑甲军团士兵,果然,他们马上警戒,准备阻拦我们一下。

    “居然有机会和这些人交锋……”

    我不禁暗想,迅速掏出了血精灵法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