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险境
    “凯蒙祖叔?”

    冰冷的地面贴着侧脸,艾妮琳丝张着小嘴微声呼吸,感到火辣辣的疼,不敢相信记忆中宠爱她的凯蒙子爵竟然扇了一巴掌。

    可是,眼角的余光只看到沉着脸的凯蒙摸了摸马车,觉察到动静后,命令黑甲军团的士兵驾驭马车。

    “大人,车夫还没有来。”

    黑甲军团士兵的声音传入耳中。

    “别管车夫!已经耽误不少时间!该死!居然被艾妮琳丝这丫头发现了!你们两个快点!矿场的商贩们估计都等不及了!”

    接着是凯蒙祖叔紧促的命令。

    响亮的鞭打声中,被刺激的马匹嘶吼,两名士兵代替车夫,驾驭马车冲出库门,雪夜的原野多了一道车痕。

    失败了,为什么她们会被困这辆马车?其实自己也没能救走她们。

    太多的思绪混乱脑海,艾妮琳丝突然抓紧拳头,柔弱的身体在颤抖,尽管脸上的掌痕剧痛,但还是咬牙着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残血。

    “艾妮琳丝!对不起!祖叔一时没控制脾气!不疼吧!”

    望着消失在雪夜中的马车,凯蒙子爵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到艾妮琳丝竟然爬起来,立刻揉搓自己僵硬的脸,重新露出疼爱的神情,走过去道歉。

    这一次,艾妮琳丝下意识退后,恐惧的躲开面前的凯蒙子爵,令凯蒙不禁感到诧异,哑口说不出话来。

    “凯蒙祖叔,那辆马车是什么?”

    艾妮琳丝与凯蒙保持距离,然后冷声质问。

    “当然是运走矿场铁石的车,据闻那边发掘出一条新的矿脉,我正要和其它主城的贵族谈生意呢,所以冬天夜晚也需要工人们干活,艾妮琳丝,你刚才看到了什么?不管是什么,你都记住,只是赚钱的货物!”

    凯蒙子爵面不改色,笑着辩解,他身边剩下的两名黑甲军团士兵都神情漠然,他们也了解其中的秘密,但……那样又如何呢?

    “是奴隶!女性的奴隶,我都亲眼看到了!叫我带菲亚米娜来的命令,也是为了绑架菲亚米娜到马车里面,我想起来了,黑泥山领地周围的村庄经常有妇女失踪,黑甲军团一直以来却找不到凶手,原来是你们,抓走了平民卖给奴隶贩子。”

    艾妮琳丝厉声喊叫,脑海思索出许多的真相。

    没想到,以战争血统为傲的亚玛哈格家族竟然会做这样的黑暗交易。

    “天哪!亲爱的艾妮琳丝!快停止这种糟糕的想象,祖叔怎么会和奴隶贩子谈生意呢?我可是正直的英雄,看,我在北方边境线获得的荣誉徽章,你以前最喜欢的。”

    看着艾妮琳丝越来越胡闹,凯蒙子爵的眉头紧皱,试图劝说。

    在身旁的黑甲军团士兵悄悄对凯蒙子爵说了一声,他才想起了胸口佩戴的荣誉徽章,连忙摘下来,再次展示给迷恋这个东西的艾妮琳丝。

    金黄闪亮的龙纹徽章,代表王国战争殊荣的最高杰作,也是为正直和善良的英雄授予的极佳奖励。

    突然,艾妮琳丝伸手捂住嘴巴,忍不住作呕,夜晚盛宴的美食佳肴都吐到手上和地上,看得凯蒙子爵心里一阵恶寒。

    “抓住艾妮琳丝,城堡里刚好驻扎精神系的几个魔法师,帮助艾妮琳丝抹除今晚的记忆,虽然有一点瑕疵,但绝不能浪费掉多年来的心血。”

    凯蒙子爵摇摇头,对部下命令说,转身准备回去,身边的两个黑甲军团士兵迅速围住艾妮琳丝。

    “凯蒙!你是一只恶魔!”

    两个黑甲军团士兵架住她,艾妮琳丝发出尖叫,第一次直呼这个祖叔的名字。

    可是凯蒙子爵并未在意,失望于艾妮琳丝的堕落,只能示意部下弄晕少女,一名黑甲军团士兵刚准备动手。

    “住手!”

    城堡马车库门外的雪地,乔威恩放声咆哮,平日冷酷的神情无比愤怒,持剑冲进来,身后跟着正在呤唱咒语的金发魔法师。

    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凯蒙子爵,两名黑甲军团士兵看着乔威恩手持直剑怒气冲冲的模样,被迫松开艾妮琳丝,一方面因为乔威恩是家族直系血亲身份,一方面是乔威恩达到中级巅峰的实力令他们忌惮。

    凯蒙子爵皱着眉头一语不发,他没想到这个棘手的乔威恩忽然出现,城堡外的雪地不是有黑甲军团士兵巡逻吗?不过可能被我们击败了。

    “乔威恩哥哥,西诺尔……”

    被救下的艾妮琳丝畏缩在乔威恩怀里,看到我也来了,非常惊讶。

    发现艾妮琳丝脸上红肿的掌印,乔威恩不难猜到是谁干的,转头怒视他的祖叔凯蒙,恨不得拔剑砍了这个露出真面目的家伙。

    “冷静点,你是乔威恩。”

    我在一旁低声劝阻,艾妮琳丝也紧张地摇摇头,才使乔威恩清醒点,尽管如此,奋力保持冷静的乔威恩也难以压抑对凯蒙子爵的怒火。

    但我心底颤抖,冲进来的期间,作为魔法师理所当然试探感知一下凯蒙这个男人,像是无底的深渊,比老骑士汉库克更强,这就是结论。

    无论怎样挣扎,凯蒙都可以瞬间杀死我们,这个男人的狂躁与私心,即便是家族重要成员,也有可能采取极端的手段,希望艾妮琳丝没有闯出撕破脸皮的祸。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艾妮琳丝?”

    冷静过后,乔威恩警惕着凯蒙的身边两名黑甲军团士兵,沉声质问。

    “让开,乔威恩,艾妮琳丝看了她不该看的东西,我的怒火比你更盛,别逼我和你父亲翻脸。”

    思虑结束,凯蒙子爵的眼神凶恶,一字一句地威胁,亲自走向我们。

    我抓紧了血精灵法杖,冷汗浃背,凯蒙完全和我们不在一个级别,以卵击石的我们必输。

    “无论艾妮琳丝闯了什么祸,先等明天调查清楚再说,如果你敢动手,我敢保证卡摩祖父和我父亲会知道,别以为家族没有察觉到你的可疑,有什么秘密,我相信他们同样愿意好奇。”

    乔威恩冷声说着,一直思考凯蒙所忌惮的。

    “你觉得我会忌惮我的兄弟?在我眼里,连你的父亲也只是晚辈。”

    凯蒙子爵的眼睛微眯,继续逼近我们,艾妮琳丝害怕得闭上眼,小手紧抓乔威恩的胸口,而我暗自祈祷能快点。

    “可惜你不是家族掌权者!你惧怕卡摩祖父!因为他才是顶峰的强者!”

    乔威恩护住艾妮琳丝,冲着凯蒙子爵吼叫。

    这一句话,令凯蒙怔住一会儿,似乎深深刺激到痛处,凯蒙面目狰狞,抡起手掌,率先打向乔威恩,尽管在这一刻挥出血精灵法杖阻拦,我依然想象到绝望的后果。

    轰隆隆

    猛烈的爆炸声震荡整一座城堡,感觉到地面轻微摇晃,凯蒙子爵疑惑不解,抡起的手掌停在半空,回过头看向茫然失措的两个黑甲军团士兵,找不到答案,但外面陆续传来恐慌的叫声,显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凯蒙大人!不好了!城堡北侧的军械塔出现爆炸!无人伤亡!但驻军已经陷入混乱!贵宾们都惶恐不安!”

    这时候,马车库的走道里冲出了几名黑甲士兵,气喘如牛地报告。

    听到这个消息,凯蒙子爵的脸色极其难看,无奈整支征讨军驻留城堡,家族很多血亲贵宾也在,按照士兵的报告,再不管肯定越来越乱。

    “敌人夜袭?全员前去戒备!我来指挥……”

    凯蒙子爵想了想最可怕的情况,心情郁闷,刚走几步不禁回头看了看我们三个,只好放弃这次机会。

    比起艾妮琳丝,城堡的失陷更为严重,这个时机,如果敌人是吉弗卡家族就糟糕了。

    “差点死掉。”

    等到凯蒙子爵带着部下离开,我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擦汗。

    城堡的马车库寂静,门外的细雪停了,乔威恩扯起厚绒袍的衣角遮住艾妮琳丝脸上的红肿,双手抱起她,虽然凯蒙子爵暂时放弃,但这座城堡已经变为危险的地带,一刻也不想留。

    “黑甲军团已经封锁这里,今晚是一定走不掉,先回到房间吧。”

    我拍拍法袍的霜雪,对乔威恩说,带着他们兄妹走外面的雪地,趁着乱绕回去。

    “那个爆炸是什么?”

    乔威恩抱着艾妮琳丝在雪地跑,抬头望向熊熊燃烧的军械塔。

    大量的杂人乱窜,经过战争剩余的黑甲军团士兵数量较少,加上城堡侍卫队也警戒不来,热闹的场面在短时间不可能降温,贵族宾客们都出来围观指指点点,凯蒙子爵的身影并未出现,至少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

    “是妮拉的功劳,这次用掉了十颗提农水晶,还是昂贵的浓缩品。”

    我狡猾一笑,回答说。

    “十颗提农水晶!原来是你们干的好事!这下彻底翻脸了,今晚就联系艾亚利达斯主堡,让卡摩祖父派人来保护我们离开。”

    躲在乔威恩怀里的艾妮琳丝被震惊到,压低声怒骂,不过也没多少生气,只能说误打误撞帮了大忙。

    “快走吧。”

    乔威恩说着,迅速跑进贵宾住所的区域,我回头望向燃烧的军械塔,狡猾地翘嘴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