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北方边境线
    寒冬的最后一天悄然离去,春天再次降临大地,王国大部分的区域都迎来温暖的春风,花海四野,却唯独王国极北地区依然下着雪。

    那就是比偏僻的高斯小镇更加往北的北方边境线。

    北方边境线是属于人类王国与兽族僵持的战争地区,观望历代冒险强者绘制的地图,就是一条雄伟壮观的山脉横跨王国地盘与兽族地盘间。

    这条山脉被人类称之为高莫德山脉,来源于传说中诸神之一的坚厚巨人高莫德。

    山脉非常大,恶劣的天气,危险的群兽,令人类与兽族都深深忌惮。

    几百年前,在一次难得击退兽族的胜利战役中,人类抓紧时间,耗费大量资源建造一座坚固的军事要塞,将其堵在高莫德山脉的唯一缺口上,名为高莫德之城。

    而从高莫德之城往北瞭望,就是兽族占据的雪漠,那里残留数不尽的骸骨与武器,见证了两个种族漫长的战争。

    整一条北方边境线,就是由兽族占据的雪漠,横跨的高莫德山脉,和小小缺口上的高莫德之城所组成。

    这天,寒冷的春季早晨,高莫德之城中心区域的教堂,杰摩斯如往日一样来到这里惭悔,脱下染血的战袍,放下砍敌人砍到崩裂的长剑,中年的相貌透露出疲惫和沧桑,他不敢摘下头戴的帽子,因为害怕别人看到苍白的头发。

    “又见面了,每天都来惭悔的军团指挥官杰摩斯先生,今天你要向诸神惭悔什么样的秘密?”

    当杰摩斯正在静心惭悔,教堂的女牧师走来,一身洁白的修衣,婀娜多姿,五官精致,她弯腰凑到杰摩斯的耳边轻语,好似在挑逗他一样。

    “米希女士,请不要打扰一个惭悔的信徒,诸神会生气的。”

    杰摩斯闭着眼,神情不变,依然在默默惭悔心中的痛苦。

    “诸神不会生气的啦,反倒是你的惭悔难道就没有变过?一直以来,都只是祈祷自己的女儿回来,她都失踪好几年了,不如陪你的夫人再生一个。”

    女牧师米希转过身,悄悄地绕了一圈,凑到杰摩斯的另一只耳边说。

    突然,杰摩斯的神情微怒,吓得米希慌忙退后几步,笑容却更盛。

    “差点忘了,很抱歉,杰摩斯先生,是你的夫人舍弃……”

    米希的话还没说完,结束惭悔的杰摩斯重新披上染血的战袍,抓起了崩裂几道口子的长剑,转身走出去,动作迅速,丝毫不给米希阻拦的机会,却又仿佛在逃离。

    “被心爱的女人舍弃,宝贝的女儿也失踪,杰摩斯指挥官,你还能忍耐寂寞多久?”

    女牧师米希单手叉腰,站在教堂的走道中间望着杰摩斯的背影低语。

    周围的惭悔者时而被她的美貌圣洁给迷住,只有那个男人顽固抗拒,真搞不懂他心里深处的那个女人和那个女儿有这么重要吗?

    对了,貌似听说过杰摩斯指挥官的女儿名字叫……

    几天后

    高莫德之城的南门,蜂拥而来的商贩,佣兵,旅行者排成长长的队伍,负责检查的士兵忙得大汗淋漓,当有贵族马车驶来,警戒的士兵马上分开,然后迅速合上。

    长长的队伍里面,骑着远途马的冒险小队跟随前面的人缓缓行进,我伸长脖子,越过人群的脑袋,才仰望雄伟的高莫德之城以及左右两侧的高莫德山脉。

    不愧是北方边境线的军事要塞,相比较艾亚利达斯,高莫德之城面积一点也不输,甚至要打上两倍。

    尽管如此,高莫德之城也没办法完全填堵高莫德山脉的这道缺口,在两旁留着铁厂,猪圈,伐木场等等,来解决庞大人数的消耗。

    “怎么没看见兽族?”

    我不禁皱眉自语,结果被妮拉的手掌狠狠打了一下脑袋。

    “你是白痴吗?兽族当然被阻隔在往北的雪漠,这里可是高莫德之城的南门,往南是通向王国腹地的,有兽族那就是大事不好了。”

    妮拉对我压低声音,严肃地说,周围可是有很多人的,我居然还敢在嘴上说兽族。

    “西诺尔果然是偏僻山野的天真魔法师呢。”

    安伊露骑在马上捂嘴偷笑,令我脸色通红,好吧,全队就我一个无知。

    “到我们了。”

    这时,菲亚米娜提醒我说。

    虽然只是眨眼间,城门的士兵也等得不耐烦,我慌忙递出佣兵公会的印章,检查的士兵随意看了看,然后训斥我们几句,才肯放行。

    菲亚米娜很想亮明贵族的身份,可是被我阻止,或许在艾亚利达斯的那次就是因为菲亚米娜的身份暴露,才遭遇到艾妮琳丝。

    我可不想在这座高莫德之城再决斗一回,太麻烦了。

    穿过南城门,高莫德之城的景象呈现在我们前方。

    广阔的城区,到处是各种各样的房屋,星罗棋布的街道挤满人潮,在外围较为稀疏的建筑,越靠近中心越密集和美观,地势也逐渐攀升,直至中心区域是边境军城堡集合地。

    一阵狂风席卷城门,吓得很多人神情惊慌。

    “哈哈哈!法雷恩!你看看!这群平民一副没见过大鸟的表情!”

    天空传来刺耳难听的笑声,光鲜的羽翼猛力一拍,体型堪比屋子大的猎鹰俯冲过城门的上方,然后升起,飞往远处的中心高塔。

    “骑着一只猎鹰就耀武扬威,这些贵族都养了些什么废物?”

    菲亚米娜脸色不满,站在地上骂,身旁的安伊露一语不发。

    “那座塔是什么?”

    此时,我没有在意猎鹰俯冲过的狂风,只是遥望高莫德之城的最中心,那里屹立的一座独特的高塔。

    银色的石块堆积旋转,支撑微小的宫殿立于半空,其上方悬浮起一面美丽深奥的魔法阵,周围陪伴着烙印太阳,闪电,冰晶,卷风,岩石的五枚精致水晶。

    恍惚间,我有种魔法阵倒下来,一定会压垮半个高莫德之城的错觉,因为这个魔法阵太过巨大。

    “最高级的元素之塔,据闻能够将大魔法师级别的元素魔法随意释放,哪怕远射到雪漠的深处也没问题。”

    妮拉走过来回答说,然后奋力推我的后背往前走,还得回头对安伊露她们喊。

    “快点啦!先逛街买齐好东西!再住进旅馆舒服睡上一觉!”

    即便位于寒冷贫瘠的王国极北边境,高莫德之城也繁华热闹,每天来往王国腹地的商队进出南城门,从雪漠战斗活着回来的士兵留在城里结婚繁衍后代,渐渐的,这座原本是军事防御为目的的要塞,成为王国的几座富裕大城之一。

    两旁的高莫德山脉虽然危险,但盛产许多王国腹地稀缺的资源,无论什么样的首饰或衣服,都能在街道的众多商铺购买,让女孩们欣喜若狂。

    但我丝毫高兴不起来,因为恐怖的结果是艾妮琳丝赠予我们的5000金币足足少了一半。

    傍晚,大家才结束采购,暂居在便宜的旅馆。

    天色渐暗,月光倒挂高莫德山脉的顶峰,下着雪的街道,闪灯树纷纷亮起光芒,从高空俯望的话,应该会欣赏到一大盘星沙。

    又是独自一人离开旅馆,魔法师卖力攀爬地势渐上的街道,慢慢抵达高莫德之城的中心区域。

    “好多人!看来与兽族战争又开始蔓延北方边境线了。”

    我揭开法师袍的帽子,看着人满为患的雇佣军报名处,惊叹后,只能排着漫长的队伍。

    “天哪!食骨之魔梅里恩!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排着排着,前面忽然传出尖叫,引起不少人的惊恐,高莫德之城值守的士兵架起铁枪镇压众人的情绪。

    “食骨之魔梅里恩……嗯?总感觉像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被前面的吵闹惊到,我低头思索,慢慢的,记忆回到猎命者山脉,眼睛不禁瞪大。

    想起来了!是猎命者山脉听闻过的食骨之魔梅里恩,貌似是邪恶法师,手段在王国法律中被列为禁术。

    “为什么邪恶法师可以来这里?”

    我举高头望了望,终于看到这个食骨之魔梅里恩的真面目。

    披着精美白袍的年轻男子,英俊潇洒,修长健壮的身材吸引不少女性冒险者的爱慕,完全苍白的长发藏到帽子前,增添一分特别的魅力。

    根本不像是脑海中预想那样的邪恶法师,我是这么暗想的。

    梅里恩招惹来众多男性冒险者的嫉妒,却毫不在意,警戒的士兵都或多或少听闻食骨之魔的邪恶名号,但始终没有架起铁枪阻拦。

    “兄弟,到你了。”

    正当我猜疑重重,雇佣报名处的士官喊了我一声,我回过神才发现是队伍排到我了。

    “好的,西诺尔,以及我的同伴们。”

    我拿出自己的佣兵徽章和菲亚米娜她们四个的佣兵徽章,摆到士官的桌前。

    “长官,刚刚那个人真是梅里恩?”

    在士官用羽毛笔制定雇佣安排的时候,我小声地问,手掌飘过桌前,留下5枚金币。

    “谁知道呢,就算真的梅里恩,没确切证据,王国法律就是一张废纸,好了!高莫德山脉15号营地!下一个!”

    士官笑了笑回答,速度飞快抓走5枚金币,再恢复冷漠,大声赶我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