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王室公主
    被士官赶出来后,我走在回旅馆的下坡街道,北方边境线的夜晚寒冷,仿佛冬季与春季并未交替。

    “15号营地,竟然在高莫德山脉。”

    手里拿着军方安排的纸张,我向城外的高莫德山脉望去。

    极北的星空下,壮观的山脉像是躺睡的巨龙,漆黑一片的夜幕中闪烁零碎的火光,都是散布的营地。

    看来王国的防线不止是高莫德之城,连整条横跨极北地区的高莫德山脉也算在里面,虽然人类探查警戒的区域已经足够广阔,但只占高莫德山脉的小部分,毕竟这座山脉太大,高莫德之城在其眼中仅仅是一小点。

    ……

    第二天清晨,早早起床的我们往东侧的高莫德山脉进发,因为以前的雇佣军经常走,道路较为平坦,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魔兽,路程很顺利。

    只可惜,根据地图的路线,所谓的15号营地距离高莫德之城非常远,直至傍晚,骑着马的我们才艰难赶到15号营地。

    翻滚的霞云飘过天空,一片昏黄的森林空地,简陋的石块堆积起像模像样的城墙,里面有哨塔,房屋等等。

    “雇佣军。”

    来到大门,我向营地士兵递交出雇佣证明,才穿过悬吊刺木板的大门。

    踏足这座前哨营地,首先感受的当然是混乱。

    因为聚集王国各地慕名而来的冒险者,坐镇的军团士兵也难以维持秩序,酒馆前躺倒一堆醉汉,大街上经常有人骂嘴互殴,偷偷抢夺钱包的盗贼乱窜,冒险者们你看我我看你,心里都在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昨晚偷自己一枚金币的小偷。

    “太巧了吧!这家伙竟然也在?”

    突然,我的目光注视到苍白长发的黑袍法师静悄悄走过吵闹的人群,正是梅里恩。

    或许是臭名昭著的邪恶法师,在梅里恩经过的时候,周围还在叫骂的冒险者闭上嘴巴,机灵点让开路,但至今没有看见他释放邪恶的法术。

    “先去武器铺瞧瞧吧。”

    我想了想,对菲亚米娜她们说,尽管大家都穿戴有来自黑泥山领地城堡武器库的盔甲鞋子之类的,可是难免有破损,既然来到北方边境线,就看看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吧。

    营地的武器铺人烟稀少,和混乱的街上形成鲜明对比,叮铃铃的门铃摇晃,走进来的我四处张望,理解了其中的缘由,因为贵得夸张。

    一把精品的双刃剑90金币,一面精品的圆盾105金币,吊挂的木牌子写着修理盔甲缺口一次80金币,街上气焰嚣张的冒险者们看到这些数字,燃烧的那颗心一下子就凉了,谁还敢逗留片刻,所以,我毫不犹豫就转身逃走,叫上其它人离开。

    “莉!走啦!”

    这时候,菲亚米娜喊了一声,我不禁好奇地回头,因为莉以前是最快购买完东西的,不像妮拉那样挑剔。

    这次,安伊露和妮拉都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莉却需要菲亚米娜呼喊,难道这家武器铺有吸引她的宝贝。

    回过头,看见莉正在紧盯木架上的一把漂亮弓箭,暗想原来是迷上了新的武器吗?也好,看标价牌是600金币,虽然昂贵,但我也想为小女孩买下这把漂亮的弓箭。

    可是,当我仔细观察,却发现莉的眼睛不是在看漂亮的弓箭,而是在盯着摆放弓箭的木架子背后的画册。

    刚想走近查看一直被我忽视的画册,莉却跑了回来,菲亚米娜又喊我一声,我只好暂时放弃,跟随大家离开武器铺。

    “干脆在森林露营吧。”

    回到街上,观望一下营地的几间旅馆,都是肮脏杂乱,因为队伍里的菲亚米娜,安伊露,妮拉和莉是女性,我决定了在森林露营。

    尽管高莫德山脉的魔兽很危险,如今整体实力强大的我们却不惧怕。

    “太好了!能够再次遇见你是我的荣幸!这位小姐!上次分别之后……”

    忽然,街上冲来一个肥胖佣兵,心情激动地扑向安伊露,笑脸上残留烤肉的油脂。

    早已料到有这种事情发生的我迅速挡在安伊露面前,一拳揍歪这个佣兵的鼻子,毕竟犀角兽血脉融合在体内,表面是魔法师的我力气可不小。

    被一拳头揍歪鼻子的肥胖佣兵捂住鼻子喊疼,全力冲刺的笨重身体也停下来,心里惊讶不已,眨眨眼睛,发现阻挡他的确实只是一名魔法师。

    “小子,你打了我兄弟!居然下手这么狠辣!要么让我揍一顿!要么让她们给我们道歉!”

    果不其然,肥胖佣兵还有同伙,几个呼吸的时间,十几个脸色凶恶的壮汉佣兵围堵我们,为首的头领抡起狼牙棒,朝我吼着,还指向菲亚米娜她们。

    突然发生这样一幕,街上游荡的冒险者都聚集过来,议论纷纷,有人惊讶于一拳揍歪肥胖佣兵鼻子的我是不是假装魔法师的战士,有人迷恋我身边的几个女性冒险者美貌。

    “看你也不想挨揍,让开!你们来道歉,要老子的兄弟们满意为止。”

    手持狼牙棒的头领看我没说话,猜到我是害怕了,抬起脚,准备踹开我再接近几名女性冒险者。

    “别浪费时间了,这么冷的天气,正适合热热身,来吧。”

    但是,这名头领踹来的一脚被我抬手死死地抓捏,感到疼痛之余,还看见我冰冷的神情,吓出一身疙瘩。

    菲亚米娜漠然不语,只是拔出了腰间的另一把秘银重剑,这是艾亚利达斯的艾妮琳丝送别前特地赠予的,而圣歌之剑按照艾妮琳丝的警告,被菲亚米娜藏在腰间的剑鞘中。

    妮拉笑嘻嘻地把玩手中的蝙蝠之刃,莉掏出弓箭,藐视围堵的敌人,安伊露的手指间夹着两瓶绿色药剂,还冒着泡泡,是魔药师炼制的毒素,可能不会致死,但碰到一定会很惨。

    看到这个阵势,这群惹事的家伙犹豫不决,而他们的头领脸色难看,被我抓捏的那一只脚拔不开,还越来越疼,立刻意识到惹上麻烦了。

    虽然高莫德山脉的人类雇佣军营地可能有严格规定,但这群家伙想招惹我们的话就是他们倒霉了。

    从高斯小镇到艾亚利达斯,再到黑泥山领地城堡,直至这里,我们都经历数不清的战斗,魔兽的鲜血淋了不记得多少次,每个人的目光透露出真实的杀意。

    反倒是围堵我们的家伙,感知到中级的实力参差不齐,抓着武器的手还在发抖,眼神没有经历磨练的坚毅,如果是曾经击垮我们的恶魔曼德,在一瞬间就能杀掉他们了。

    “放开她们!”

    忽然,一声女性的锐喝传来,我不禁侧眼看向来者,结果却目睹一匹铁甲战马奔来。

    金发的魔法师松开手,佣兵头领还没缩回脚,这匹铁甲战马就撞击到佣兵头领的身上,惨叫中,佣兵头领飞出老远,狼牙棒断开两节。

    街上看热闹的冒险者们被吓退,大量精锐士兵冲进这座营地,而我的面前停着这匹马,坐在马背上的美丽女子低头凝视我。

    然后,她动作轻轻地下马,飘舞的长发沾过黄昏的光影,但我注意到她的长发是银色的。

    “好久不见!菲亚米娜!”

    来历不明的女子打起招呼,叫出菲亚米娜的名字,似乎早已熟识。

    我的背后响起菲亚米娜的惊呼,回过头,一起冒险的四个女同伴下跪,与此同时,街上部分冒险者惊恐万状,纷纷下跪行礼。

    “别啦别啦!就算是公主也很害羞的啦!快起来吧!大家也一样!”

    这名自称公主的女子脸颊羞红,慌忙呼唤下跪的众人起身,而我一脸茫然,直到妮拉从背后捂住我的脸,还堵住嘴和鼻孔,快要把我憋窒息。

    菲亚米娜保持微笑,移步挡住了拼命挣扎的金发魔法师,好让公主不看到不礼貌的东西,接着语气恭敬:

    “遇见你是我们的荣幸,阿菲利丝公主。”

    阿菲利丝?听到菲亚米娜说出的名字,我减轻挣扎的动作,妮拉怕我窒息憋死也稍微松开我的嘴巴。

    “这个公主阿菲利丝是谁?”

    趁着机会,我偷偷问向妮拉,被她深深鄙视一眼。

    “当然是王国公主阿菲利丝!王都的王室血脉才有公主的尊称,西诺尔你脑子冥想坏啦,快跪下行礼!”

    在耳边解释完,妮拉按着我下跪,却没有成功,因为阿菲利丝摇摇头,示意不需要过于遵循贵族礼仪。

    这时候,我才看清这位美丽公主的面貌,气质成熟,却比想象中年轻,清澈的眼眸像是深蓝的大海,与菲亚米娜一样,有许多贵族的特征,不过一位是贵族,一位是王室。

    阿菲利丝安静注视着我,很认真,很温柔,相信绝大多数男性冒险者会迷上这位贤淑的公主,可惜我还记得此时倒在远处奄奄一息的佣兵头领,以及骑着铁甲战马冲撞时的公主所展现的狂野,心底发慌,怕惹了公主,她骑上马朝我也撞一下。

    “阿菲利丝公主,这名冒险者就是我的同伴,魔法师西诺尔。”

    菲亚米娜礼貌地说,希望公主和我的关系更进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