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圣女与骑士
    黄昏的光逐渐消逝,漆黑的夜空笼罩北方边境线。

    营地的火把依然在燃烧,照亮了阿菲利丝美丽的脸貌,她开始仔细的观察菲亚米娜。

    有些破损的盔甲,旅途繁忙没法好好梳理的长发,干净却没有保养的面容,以及只是临近中级巅峰的实力,清澈的眼眸一冷,重新看向了我。

    “很高兴认识你,魔法师西诺尔。”

    阿菲利丝公主简单地说了句。

    “荣幸至极,阿菲利丝公主。”

    我想不出公主这话有什么蹊跷,只好礼貌回了句,结果,一把亮金的长剑拔出,剑尖停留在我的胸前。

    “等等!阿菲利丝!西诺尔是我的重要同伴!”

    菲亚米娜看见阿菲利丝突然拔出腰间的长剑指向我的胸口,再一次解释说。

    尽管毫无征兆的举动震惊所有人,阿菲利丝却毫不在意,甚至无视菲亚米娜的劝阻,剑尖缓缓刺向魔法师的心脏,在关键时刻,还是菲亚米娜伸手抓紧阿菲利丝持剑的手臂。

    “阿菲利丝公主!我最后说一次!西诺尔是重要的冒险同伴!”

    这次,菲亚米娜认真警告,哪怕是从小熟识的王国公主,语气中也有一丝真实的怒火。

    阿菲利丝注视熟识的菲亚米娜,又看向同样生气的安伊露和妮拉,却依然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盯着我。

    “魔法师西诺尔,和我决斗一次。”

    思索片刻,阿菲利丝公主对我说。

    “又来?”

    我顿时感到心情郁闷,艾妮琳丝当初也是这样喊的,不过我沉默不语,没有拒绝和王国公主决斗。

    因为和当初的艾妮琳丝不一样,阿菲利丝没有藐视,没有傲慢,没有动怒,只是平静和认真地说出这句话,却给人极其强烈的冲击,就像一把剑纯粹向前,直击到你的面前,甚至在我的心底激发出久违的恐惧。

    我先示意菲亚米娜松开手,菲亚米娜意识到失态慌忙松手退到一旁,但依旧保持警惕,阿菲利丝公主随即放下持剑的手,剑尖指向地面。

    “阿菲利丝公主,你想做什么?”

    知道阿菲利丝不可能放弃决斗,我也做好与王国公主交锋的准备,但还是想问清楚。

    “魔法师西诺尔,我想带走菲亚米娜和你的其余同伴,因为你在浪费掉她们的潜力资质,不如由我指引她们,当然,也可以指引你。”

    阿菲利丝回答说,脸上露出微笑。

    “很遗憾,阿菲利丝公主,我拒绝这个胡乱的理由。”

    我直接拒绝,菲亚米娜她们隐藏潜力资质,我曾经有猜测过,但冒险的旅途中从来不缺乏战斗和修炼,在队里的每个人都在发挥自己潜力。

    “魔法师西诺尔,如果你不理解,我就直接问吧……你冒险的目的。”

    见我一口拒绝,阿菲利丝的笑容渐渐冷下来,平静地问。

    “见识这个广阔的世界,以及……成为王国最强的魔法师。”

    我老实回答到一半,脸色羞红,最终说出来。

    营地爆发哄闹的笑声,是周围的冒险者和精锐士兵,毕竟这样的誓言在历史上出现太多次,在北方边境线的高莫德山脉某个前哨营地遇见到未来的最强魔法师?简直天方夜谭,倒是可以用来骗骗小孩子。

    菲亚米娜她们心情复杂,这样的嘲笑已经不是第一次,甚至麻木了,但难以忍受,愤怒与无奈交织。

    “那么,在王国最强的魔法师这个愿望实现之前,和我来一场决斗吧,魔法师西诺尔,稍微见识王都的公主超越你多少,怎么样?”

    突然,阿菲利丝公主嘴角翘起,持剑的手重新抬起,直指我的喉咙,微笑着说,一脸王室强者的骄傲。

    “怎么决斗?一个魔法师和一个中级巅峰实力的剑斗者……”

    我皱眉地问,不过这次没有拒绝阿菲利丝公主的决斗请求,反而提起兴趣。

    来自王都的公主超越我多少?我也想亲身感受一下这个差距,只不过看到阿菲利丝公主持剑的英姿,以及感知判断出的实力,不能使用普通的决斗规则,不然我永远躺在地上。

    “你站在营地西边尽情施法,我站在营地东边乖乖承受,至于什么时候进攻嘛……看心情咯。”

    阿菲利丝公主前一刻认认真真地说,下一刻的话令我哑口无言。

    “开始吧!”

    说完,阿菲利丝公主跑到了营地东边,我也只好转身走向营地西边。

    夜晚

    因为王国公主阿菲利丝的闹剧,高莫德山脉的15号营地被守卫森严的精锐士兵围堵,众多的冒险者待在营地南北两侧瞪着眼观望。

    踩着下过雪的地面,站在西边的魔法师拿出法袍里的血精灵法杖,在呤唱简短的咒语。

    “你们觉得西诺尔能赢吗?”

    营地东边,坐在人满为患的酒馆门前,妮拉小心翼翼地问菲亚米娜和安伊露,莉。

    莉果断摇摇头,菲亚米娜想了想还是摇摇头,安伊露勉强点头,虽然心里大概猜到结局,但还是希望吧……

    “菲亚米娜!我要脱下盔甲吗?”

    在残雪的地上稍微热热身,阿菲利丝看向菲亚米娜,眨眨眼地问。

    “千万别!”

    菲亚米娜脸红耳赤地喊叫,因为阿菲利丝穿戴的华丽盔甲不仅量身,冬制衣包裹的细腻双手,浑圆的大腿,哪怕凹凸诱人地方也微微展露。

    观望的冒险者也惊恐万状,齐声劝阻阿菲利丝,毕竟王国法律极其严厉,如果王国公主脱掉盔甲被他们看到,王室的怒火可能焚烧整片边境线。

    “祝福者护甲和风裂之剑,总感觉有点欺负这个小家伙呢,不会没关系,好让魔法师大开眼界吧。”

    阿菲利丝手持手中的剑,犹豫中想了想,只能动点力气教训我了。

    “是冰系法术!”

    这个时候,有冒险者法师喊叫。

    阿菲利丝抬头望向营地西边,从那里蔓延来一片深蓝,覆盖脚下地面,寒冰向上凝固,封锁阿菲利丝的双脚。

    “极寒冻土,先是减慢我的行动。”

    低头看着双脚缠住的寒冰,阿菲利丝在心里暗想,然后抬头继续望向营地西边,安安静静等待下一个法术。

    没多久,营地西边的白芒一闪,巨大的雷击球飞来,不少冒险者法师探知到这次是六级法术,神情紧张,思索着阿菲利丝公主怎样抵挡。

    “雷击球,接着是攻击我的法术。”

    阿菲利丝一脸轻松地暗想,直到雷击球迎面撞上她,大量的雷电交加肆虐,街上的小部分冒险者害怕波及,连忙退后。

    “阿菲利丝公主好……好强!”

    妮拉目瞪口呆,看着雷击球内部依然站直身姿的阿菲利丝,不禁侧目偷看菲亚米娜,同样是剑斗者,菲亚米娜都不敢这样做。

    “那是阿菲利丝公主的圣女天赋,她的职业有两个,一个是牧师,一个是骑士。”

    菲亚米娜安静盯着雷击球内部的身影,知道妮拉误解了,只好回答。

    传闻,在阿菲利丝出生的夜晚,圣洁之神特尼比降临王都,为她祝福,也就是那时候开始,阿菲利丝公主被牧师教会称为圣女,她是优秀的牧师,也是继承王室血统的骑士,虽然属于特殊称号,但比较剑斗者,骑士擅长骑马冲锋,也可以下马战斗,无论在什么方面都比剑斗者更厉害。

    听到菲亚米娜的讲述,妮拉满头大汗,圣洁之神特尼比降临也太像是呤游诗人编造的故事了吧!只不过,等雷击球耗尽消失,妮拉终于相信了。

    丝丝雷电环绕阿菲利丝的手臂,这位强悍女骑士的身上散发出牧师治愈术的圣光,呈现出金色的浓厚,街上暗藏的牧师们纷纷跪下,开始了在教堂才会做的祈祷。

    阿菲利丝睁开清澈的双眸,至于承受雷击球的伤势,早就治疗好了。

    “嗯!以王都魔法师的资格考核,你的实力大概合格吧,那么到我啦。”

    阿菲利丝猜测两个消耗挺大的法术过后,我的法力所剩无几,轻轻走动,双脚的寒冰瞬间破碎,她持剑准备进攻。

    轰隆

    突然,一道雷柱从天而降,淹没阿菲利丝的身影,又是雷系法术,而菲亚米娜她们认出这是艾妮琳丝的熟练招数。

    “又是六级法术,你的法力够吗?”

    不一会儿,降临的雷柱消失,在原地站着不动的阿菲利丝暗想,圣女天赋的治愈术已经帮她治疗好伤势,然后身影一闪,极速冲向营地西边。

    “中级巅峰的骑士有这种速度?”

    妮拉吓了一跳,因为站在原地的阿菲利丝消失不见了。

    “王室传承的秘技……”

    菲亚米娜一脸嫉妒地说,因为她不可能学到这种秘技。

    营地西边

    “完全没受伤吗!”

    此时,我远远看见阿菲利丝凭空消失,感到危险,却看不见阿菲利丝的身影,料想三个法术肯定失败了,但居然都不能为自己争取哪怕半点优势。

    阿菲利丝的速度比预料中更快,令我不得不放手一搏,等待她出现,再用呤唱完的五级极寒之剑……

    “你在看哪呢?魔法师西诺尔。”

    突然,我的背后一凉,耳边传来阿菲利丝公主骄傲的声音。

    “我输了,阿菲利丝公主。”

    我叹息地说,放下准备释放极寒之剑的那只手,因为阿菲利丝的长剑紧贴我的后背,银色的发丝随风拂过我的脸侧。

    她已经手下留情,极寒之剑爆发的速度都追不上她一剑穿透我胸膛的速度。

    “那么我赢了,菲亚米娜她们由我带走!”

    阿菲利丝高兴地笑起来,她背后的夜空飞来一只巨大的黑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