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采集任务
    清晨,高莫德山脉的寒冷依旧,东边天空的一缕阳光洒过森林,兴奋的公鸡越过木栏跳到哨塔上的木桶,仰头鸣叫,象征新的一天初始。

    “安伊露,早餐准备好了吗……”

    饿醒的金发男子睁眼,从地板的棉被上起身,很自然地说着,忽然间,张开的嘴巴闭上。

    窗户的阳光照射进来,刺疼我的眼睛,轻轻揉揉才适应回来,一个人待在旅馆的房间,寂静得可怕,昨晚的记忆浮现脑海,才想起安伊露她们跟随阿菲利丝公主到高莫德之城了。

    没有早餐,没有欢笑,没有同伴,孤独的魔法师捂住咕咕叫的肚子,在思索该怎么办。

    这时候,楼下传来哄闹声,醒来的冒险者们聚集用餐。

    走廊的脚步声软软的,越来越近,房间的木门被推开,令我惊讶,原来是半掩着的,难道晚上忘记了锁上?

    “吃饭啦。”

    悦耳的女声响起,用小肩膀推开木门的是一名金发的女孩,双手抱着两盒旅馆派送的餐点,朝我喊。

    “莉?你这么早就起床了吗?”

    我摸摸睡得昏沉的头,看向房间唯一的小床,床上的被子平铺摆好,才想起莉和我是同一个房间一起的,锁上的木门是她出去买餐点时开的。

    但是,莉没有再继续说话,抱着两盒餐点坐在地板上,旅馆的房间都比较狭窄,没有多余的桌椅。

    前哨的营地特别破烂,军方贵族都是精打细算,不能给冒险者太多的便宜,能有旅馆已经感谢诸神了。

    我起身穿上一件厚衣暖和暖和,走到莉的面前坐着,抬眼看了看,莉正在咬着夹层果酱的面包片,我低头看向自己的餐点,和莉一样,两层的面包片涂着果酱,加上半块奶酪,是前哨营地最常见的早餐。

    简单和安静的吃完早餐,咕咕叫的肚子算是填饱了,莉继续坐着地板休息,沉默不语。

    因为我输掉决斗,阿菲利丝公主带走菲亚米娜她们,唯独留下了她和与她关系僵硬的魔法师。

    “今天,是在前哨营地的第一天,我去接军令任务。”

    我露出笑容,对面前的莉说,在听到我的话后,莉只是点点头,始终不愿意和我多说半句。

    ……

    即便是春天,北方边境线也处在暴风雪的笼罩中,偶尔有停雪的时候,前哨营地的冒险者们就出动了。

    因为不再是效力于佣兵公会等势力,而是隶属高莫德之城的军方,任务也变得多种多样。

    其中,来自高莫德之城军方颁布最多的自然是侦察任务,每天每刻的山脉巡逻成为很多冒险者的工作,而为了减缓粮食消耗,狩猎任务也不少,却危险度极高,因为高莫德山脉属于魔兽的地盘,军方要求是大型魔兽,冒险者们被迫围剿那些体型庞大的中级魔兽,甚至高级的魔兽,伤亡的消息源源不断,每天都在发生。

    临近春季末,暴尸山野的人数就超过了两三百人,据闻,有一部分是兽族袭击致死的,热闹的前哨营地也变得安静许多。

    虽然报酬低,但考虑莉在身边,我总是接受冒险者不太在意的任务。

    难得的阳光明媚,暴风雪在前晚终于消停,高莫德山脉的冰瀑,一个魔法师和一个猎手慢慢走着。

    莉的身上穿戴好几件衣服,抵御严寒,她背着弓箭,跟随手持血精灵法杖的我来到目的地。

    “就是这里了,在冰瀑的附近长着一些霜冻蘑菇,是军方魔药师炼制的急缺材料,莉,警戒周围的敌人,我去采集。”

    我左右观望了一会儿,确定暂时没有危险,接着对莉说。

    莉配合的张弓搭箭,跳到冰瀑的岸边警戒,而我四处挖开积雪,采集埋藏在雪里的蘑菇。

    冰瀑靠在山崖边,四周是白茫茫的森林,寒冬凝固的河流蜿蜒曲折,少有流水,没有发出多少声音,所以整个环境特别安静,只有我挖开积雪采集蘑菇的响声。

    “29个,30个……”

    我一直采集霜冻蘑菇,袋子渐渐装满,莉在冰瀑岸边警戒,并未发现任何敌人,任务进行得很顺利,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返回营地了。

    唦唦

    然而,冰瀑的上方,山岩的积雪被一只大脚踩过,发出细微的响声,只不过距离冰瀑底下的我们较远,莉都没有察觉到。

    恰好正午,天空的阳光变得强烈,冰瀑的上方,闪亮的斧刃对准我们,三只身影埋伏,它们有绿色的皮肤,尖锐的嘴牙,仅靠强壮身躯就能抵御寒冷,高莫德之城的军方士兵们视其为死敌,称它们叫兽人。

    “36个,37个……”

    袋子即将装满,当我的手刚拔掉一个霜冻蘑菇,嘴里的声音迟缓了。

    正午的太阳照射下来,冰瀑底下露出光暗的分界线,我的眼睛注视到三个冒出的影子,像是头部,原以为是其它冒险者,但我看向自己影子的头部,一比较,吓得脸色剧变,特别是看到一条粗壮的手臂举起大斧,瞬间想到一个可怕的种族。

    “莉!趴下!”

    来不及了,我扔掉装蘑菇的袋子,转身朝还在警戒森林敌人的莉,张嘴发出喊声,同时奋力冲过去。

    莉听到我的呼喊,刚转身,却被我扑上去压倒,她在惊慌中尖叫,想挣脱开这个色狼。

    忽然,一把旋转的斧头切过我的腰部,溅出的鲜血沾到莉的脸上,她瞪大眼睛,看到斧头砸在雪里,染红了白色的雪堆,那全是我的鲜血。

    如果不是我抵挡了一下,斧头就砸中她了。

    “是兽人!快走!”

    我厉声喊叫,忍着腰部的伤势,不管她挣扎或闹脾气,都先抱起莉,然后拔腿奔向森林原路逃回营地。

    幸亏犀角兽血脉的身体坚厚,在后背覆盖的犀角兽皮甲帮我抵挡了兽人飞斧的少许伤害,但看到的三个影子,证明兽人有三个,可能还会有两把斧头飞来,得赶紧逃离它们射程的范围。

    “它们呼唤别的兽人了!”

    跑在白雪覆盖的森林里,我们的背后传来兽人的咆哮,莉猜到这一类咆哮的作用,立刻对我说。

    莉的猜测,使得我头皮发麻,在高莫德山脉碰到兽人可不是新鲜事,被兽人包围绝对是噩梦。

    果然,山脉间回荡兽人的咆哮,越来越多,像是互相传达信号,正在拼命逃跑的我们听到前方森林传出兽人的咆哮,脸色一白。

    “来自天空的雷鸣,聚集你们无与伦比的力量,以施法者咒语引导……”

    我脚步一刹,抱着莉躲在树底下,气喘吁吁,拿出法杖抓紧时间呤唱。

    “快放下我!我也能击退兽人!”

    莉对我说,抓紧手上的弓和箭,她是猎手,比魔法师更容易快速应对森林的敌人。

    我一边呤唱,一边放开抱着她的手,莉却先是放下弓和箭,然后伸手拔开我的法师袍,终于看到血淋淋的伤口,那是被兽人斧子切开的。

    “安伊露姐姐留下的药水!”

    莉低声自语,在身上寻找,终于找到一瓶魅红的药剂瓶子。

    她拔掉木塞,小心翼翼地将魅红的药水倒在我开裂的狭长伤口,疼得我咒语都念不顺畅,再取出自己衣服的一条手帕用力按住我腰部的伤口,止住了不断流出的鲜血。

    我的脸色好了许多,如果不愈合止血,恐怕我过不来多久就会倒地,只能等死。

    “来了!”

    做完这些,莉迅速抓起弓和箭,敏锐的猎手目光望向不远处的树林,就是那里传来兽人咆哮,现在有四个强壮的兽人战士现出身影,正在搜寻我和莉。

    这些兽人战士体魄比人类士兵更加巨大,笨重的护甲丝毫不能阻碍它们狂奔的速度,手里的斧头锋利,如果被它们靠近,我和莉就危险了。

    “尽快解决,四个兽人战士都只是中级实力,和我们相差不大。”

    我握紧法杖,和莉躲在树背后,暗想这个距离足够远,我们可以借助这个优势速战速决。

    “致命弱点!”

    莉深呼吸一下,平缓紧张的情绪,接着搭起三支箭,眼瞳一缩,施展出猎手的技巧,瞄准兽人护甲无法保护的喉咙。

    “雷柱!”

    我高举起法杖,正午的天空降下一道强烈的雷电,来不及躲避的兽人战士全部中招。

    又看见雷柱这个法术,莉的脸色复杂,想起当初艾妮琳丝轰击决斗场的恐怖景象,她在波及中受到重创,对这个法术感到害怕,然而某个无赖的魔法师偏偏喜欢上艾妮琳丝喜欢的法术,雷柱的闪光照亮周围树林,莉偷偷鄙视身边这个无赖魔法师。

    “抵抗能力太强了吧?”

    然而,我目光望着雷柱中的四个兽人战士,神情逐渐凝重。

    雷柱已经开始减弱,兽人战士的护甲完好无损,血统纯正的强悍身躯帮它们硬抗猛烈的雷电侵袭,一个都没有倒下。

    莉趁机射出三支箭,命中了兽人战士的喉咙,但只有一个倒地挣扎,另外两个抬手拔出喉咙里的箭,咆哮中,把伤到自己的箭折断。

    “被它们发现了!”

    莉看着我说,射出的三支箭没杀死敌人,但暴露了位置,兽人战士都盯向藏在树背后的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