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中层祭坛
    轰隆隆

    一颗颗提农水晶如雨洒落,没能预先察觉危险的蛇身女妖们遭到了重创,爆炸的火焰肆虐,对害怕火焰的它们来说简直是炼狱。

    因为火焰燃烧,四散的蛇身女妖们也没有注意到魔法师背着手持炙火之弓的猎手跳落到岸上。

    趁着混乱,两个人类快速跑到了半埋在山岩内的残殿入口,破烂不堪的入口到处是碎石,仔细点,能看到当年兽族横扫的痕迹,以及冒险者与敌人战斗的蛛丝马迹。

    兽族几乎不可能再出现在此,而失去兴趣的冒险者们也难有人再来,这样的情况下,我和莉成为了多年来新的两位探索者。

    “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魔兽?”

    站在残殿入口,莉骑在我的身上害怕地问。

    以往的冒险者们自然不比我们弱小,只是,连前辈们都遭遇惨死和驱逐,这座雪山顶峰的残殿里面到底隐藏什么样的未知敌人,我们不知道。

    我回头看了看蛇身女妖们,即便火烧和中箭,这些蛇身女妖也不容易致死,而且有恢复过来的蛇身女妖向我们袭来,果然又凶猛又难缠。

    “没时间犹豫了,走吧。”

    魔法师坚定地回答,不可能留在残殿入口,否则就是蛇身女妖的餐点。

    下定决心,我背着莉逃进残殿内,追赶到入口的蛇身女妖纷纷停下,在愤怒与恐惧中摇摆不定,最终,它们记忆深处的恐惧战胜鲁莽,回到阳光照耀下呈现粉蓝色彩的湖水里。

    比起沦为食物,继续栖息在湖里等待下一顿人类餐点更好。

    残殿内

    昏暗寂静的斜坡隧道,莉的手上抓着燃烧的火把,照亮脚下的石梯,我走在前面握紧血精灵法杖,已经将一段雷击球的咒语偷偷呤唱完毕,等敌人一出现就可以率先攻击。

    咔擦

    “西诺尔……”

    莉颤抖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她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

    我回过头,不禁汗颜,伸手指着莉脚下的骷髅头,显然是不知多久前死掉的冒险者,头颅的骨盖碎裂,被咬出两个骇人的孔洞,直接就毙命了。

    毕竟是经历无数厮杀的冒险者,探索遗迹踩到老前辈的骷髅头什么的简直家常便饭,没什么好惊讶的。

    摸摸莉的小脑袋,安抚了一下莉的情绪,我挑动血精灵法杖的末端,移开了骷髅头,带着莉的小手,带她继续沿着石梯往下走,不过,我内心也多了一分警惕。

    老前辈的骷髅头不可怕,但导致老前辈死亡的两个孔洞很吓人,以我的经验判断,完全可以认定是魔兽,有尖牙的魔兽。

    像以前遇到的食尸白猴,紫狼蛛等等都可以做到这一类咬痕,不知道残殿内部,有什么样的家伙等待我们。

    ……

    高莫德之城

    “没想到安伊露在咒术领域天赋这么厉害,石化术其实还有一些特殊技巧,我来教你。”

    阳光温暖的王室住宅,和蔼可亲的老婆婆教给安伊露更多知识,她是前线魔法导师,由阿菲利丝公主命令每天来指导。

    “阿菲利丝公主,残殿雪山里真的遗留有很多宝藏吗?”

    宽阔的阳台上,妮拉一边做保持性感身材的动作训练,一边对刚睡醒出来打哈欠的阿菲利丝问。

    “那是当然!蛮人世世代代收集的宝贝都用来供奉一族神灵,那座残殿以前经常被冒险者和贵族光顾,一些黑市里的珍品就是来自残殿雪山的。”

    阿菲利丝公主披着睡袍走到了镜子前梳理长发,回答说。

    “为什么冒险者和贵族都不再去残殿雪山了呢?”

    坐在华丽的座椅上品尝早餐的菲亚米娜一口咬着煎蛋,好奇地问。

    “唔……记得残殿好像是分三层的,上层没有危险,冒险者和贵族们探索到中层纷纷遭遇袭击,虽然找到宝贝,但丢掉性命的更多,加上兽族有时候会巡逻那一片雪山区域,久而久之,找到新乐趣的贵族不再探索,冒险者死得差不多也没人再敢去了,那里几乎被人遗忘。”

    阿菲利丝一边弄长发一边回答,想了想,拍着胸口对菲亚米娜说:

    “残殿内部只有零散的魔兽,随便一击都能打倒的啦,本公主以前也有尝试探索那座残殿,很轻松嘛,中层也没什么危险。”

    听到阿菲利丝公主自信的结论,妮拉和菲亚米娜终于安心,想必此时探索残殿的西诺尔与莉一定很轻松。

    ……

    残殿中层

    破碎墙壁的走廊,魔法师熄灭了火把,莉抓紧炙火之弓站在背后警戒,周围一片冷寂,昏暗的环境难以看见敌人,敌人也难以找到我们。

    莉从衣袍里掏出一颗饱满果实,交到我的手里。

    “猫瞳之眼!”

    我施展出在高斯小镇第一次的狩猎所使用的零级法术,睁眼观察着周围的昏暗环境。

    我和莉躲藏在一面破碎的墙壁背后,周围是凌乱的石柱,远处则是一座半裂的祭坛,没看见那家伙。

    先引出来吧,我暗想着撕开手里的果实,抬手扔向了祭坛,虽然人类闻不到,但这种果实被称为兽果,撕开后散发气味非常大,可以吸引魔兽。

    撕开兽果,也是为了避免那家伙在昏暗的环境中嗅到我们的气味,向我们发起突袭的话就危险了。

    吼!

    一声咆哮传来,刺激到莉的心跳,拉紧炙火之弓的弓弦就要射击,被我连忙阻止,莉看不见那家伙,射箭也白白浪费刺头箭,而我的猫瞳之眼却可以观察到祭坛上出现一只魔兽。

    通过猫瞳之眼看到模糊的轮廓,是大型的魔兽,四肢抓牢地面,嘴里凸出锋利的尖牙,没错,确实是这个家伙躲藏在附近埋伏。

    “沉寂在风暴中的雷鸣,游荡在云中的雷电,我祈祷你们的降临,我愿意献上我的魔力,为我灭杀眼前的一切敌人……”

    趁着兽果的气味吸引住这家伙,我压低声音呤唱,莉也重新拉紧弓弦,等待我施法的那一刻。

    最后剩余的法力与最后一支箭,破碎的墙壁背后,魔法师和猎手已经浑身狼狈,喘气声都在尽量压低。

    “雷击球!”

    一瞬间,我挥舞血精灵法杖,朝远处的祭坛释放出巨大的雷击球,将祭坛上毫无防备的魔兽照亮。

    尖锐的巨齿,四肢发达,猩红的眼珠瞪着我们,这只浑身深灰色毛发的巨齿虎是中级魔兽里最凶猛的,也为了逃避这家伙,我和莉可是费尽了不少手段,道具都用光了。

    “重击箭!”

    莉松开弓弦,刺头箭附着黄芒,从炙火之弓激射出,像是一道火流星。

    突如其来的反击,使得沉迷兽果气味的巨齿虎来不及躲避,莉的最后一箭速度极快,眨眼间穿入巨齿虎的脑袋,燃烧的烈焰爆开,加上重击箭的威力,巨齿虎的头部裂开,嚎叫中倒地挣扎。

    然而,我们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冲到祭坛的雷击球淹没整只巨齿虎,强烈的雷电肆虐,配合莉的重击箭,巨齿虎烧焦的尸体干躺在祭坛上。

    “好累!”

    终于彻底击败这只狡猾的魔兽,莉的小屁股坐在地上,发出忍耐许久的喊叫,然后剧烈喘气。

    “双尾毒蝎,铁背蜥蜴,巨齿虎……残殿内部居然藏着这些凶猛的魔兽,莉,到底为止吧,药剂也耗光了,已经没有别的手段和余力继续探索了。”

    我同样剧烈喘气,很艰难地说,刚想捡起血精灵法杖准备起身离开,眼睛的余光注意到祭坛上的白影,被吓得寒毛激竖。

    第四只魔兽?不可能再战斗了!我和莉实在是太累!

    混乱的思绪在我内心激起波涛,想着哪怕牺牲自己这条命也不能让莉死在这里……

    “镇定点,小子,那是一只幼兽。”

    突然,脑海中回荡一个低沉声音,令我大为吃惊,伸手摸向法师袍暗藏的晶核。

    “黯灭巨人?你怎么苏醒了,还有你指的那只幼兽……”

    我伸手捂住嘴巴,偷偷地说着,避免被坐在地上的莉听到我在和她所不知道的黯灭巨人灵魂交谈。

    “就是一只幼年时期的幻蝶,不像食肉的魔兽,这类魔兽只会啃食枝叶,你们人类不是它想吃的东西。”

    黯灭巨人的声音在我脑海回荡,令我紧张的心情缓和平静下来。

    同时,我睁大眼睛观察祭坛上的幼年幻蝶,与其说是蝶,不如说只是虫子,圆滚滚的白色幼虫,恐怕是被我们与巨齿虎激战的吵闹吸引来的。

    “好可爱!”

    突然,坐在地上的莉眼睛冒光,似乎忘掉激战的疲惫,拔腿冲到祭坛上,张手抱住爬动的白色幼虫,贴脸亲近这只小家伙,看见莉没有危险,我也放下心来。

    “幸亏是只幼虫……不过嘛,你在这个时候苏醒,应该不会只因为一只幼年幻蝶吧。”

    看到莉跑到祭坛上,我偷偷问着黯灭巨人的灵魂,毕竟上一次苏醒是因为恶魔曼德,这次恐怕不会有好事,反正这里是冒险者尸骨成堆的残殿,我也不指望有什么好事。

    “不,和这只幼年幻蝶有点关系,没想到你会跑到这类地方,还不错,自然和神灵混合的气息特别浓厚,在深处苟延残喘的存在终究会凋零……”

    然而,黯灭巨人回答了我的话,却又说了我听不懂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