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尔
    神灵,这个思绪在我脑海乱窜,恐怕记不清多少次了,无论菲亚米娜她们还是奥汗加修先生,都说过诸神或神灵,黯灭巨人和我之间的契约也源于一位我从未听闻的神灵,这样的存在,仿佛在所有人心中深埋烙印。

    有时候,连我自己也会受到影响,曾向所谓的诸神祈祷过。

    突然,我摇摇头,暗想不管大家怎么认知那种东西,都与我无关,我只想亲眼见识一下这座残殿深处还隐藏有什么。

    “你是指有办法前往残殿深处?”

    莉此时在祭坛上和幼虫玩耍,我偷偷问向黯灭巨人的灵魂。

    “当然,这次苏醒也是因为深处的存在,这里混合自然与神灵的气息,很适合像我一样的存在沉睡,只不过那个存在快死了,你倒可以捡便宜,我教你怎么溜进去。”

    黯灭巨人的声音在我脑海回荡,令我睁大眼睛,留意到它所说的话。

    “像你一样的存在是什么意思?”

    我低声质问,想弄清这个疑虑。

    “我曾经拥有你遥不可及的力量,只可惜争斗中陨落,残留的灵魂沉睡地底孕育晶核,直到重获新生,可是被你击败俘获,藏在这个地方深处的存在也和我遭遇相似,它就快死了,和我不同,它不可能重获新生,死后就是一座宝藏,明白了吗?一座宝藏。”

    黯灭巨人的声音在脑海回荡,还伴随它嘿嘿的笑声,看见宝藏就笑,这点倒是像极了贪婪的冒险者。

    站在祭坛外看着莉和幼虫玩耍,我低头思索一会儿,如今是弄清楚了黯灭巨人又苏醒的缘故,因为残殿的深处沉睡着另一个陨落的强大存在,我不由得想起蛮人供奉的一族神灵,那么,可以猜到深处的存在就算不是神灵,也一定与蛮人供奉的一族神灵关联密切。

    “这和幼年幻蝶有什么关系?”

    我想了想又问。

    “就是一只幻蝶,你可以理解为,一只存活至少千年的幻蝶,或许就是那只幼年幻蝶的母亲。”

    黯灭巨人简单地回答,这个答案使我震惊,啃食枝叶的魔兽也能存活至少千年?还拥有黯灭巨人所说的我遥不可及的力量?不过好在深处沉睡的幻蝶母亲快死了,不然我得逃命。

    “那可是一座宝藏,看你选择了。”

    黯灭巨人说完,等待我的选择。

    “西诺尔!”

    这时候,祭坛上的莉跑下来,还抱着白色的圆鼓鼓幼虫。

    “这只小东西未来会很厉害?”

    看着这只幼年幻蝶,我不禁暗想。

    “我想收留西尔成为我的魔宠!”

    莉一脸激动地喊着,双手高举起白色幼虫,像是了抓到战利品。

    “西尔?魔宠?”

    我顿时满头大汗,这个名字什么来意?而且饲养魔宠一般不是贵族的生活方式吗?常年浪迹战斗的冒险者还是不要妄想魔宠了。

    但是,面对莉,我也不好反对,怕她一生气就回到以前僵冷的关系。

    “西诺尔的兄弟!就叫西尔!这个名字太好听了!看到阿菲利丝公主都拥有破晓之鸟这么强大的魔宠,我也必须饲养一只强大的魔宠!对吗西尔,你以后将会是强大的魔宠!”

    莉高兴地喊叫,抱在手里的白色幼虫也特别活泼,在亲近抱着它的小女孩。

    想到黯灭巨人所说的话,我不禁感到悲伤,如果深处的那只幻蝶死了,这只幼年幻蝶就等于失去母亲了吧,虽然不知道它怎么跑出来的,但收留成为莉的魔宠也好。

    啃食枝叶的魔兽应该容易饲养,不会像贵族们养的魔宠那样困难,在考虑之后,我点头同意了莉的决定。

    “那好吧,莉,你照顾西尔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去就回来。”

    因为心里有另一个想法,我对莉笑着说,准备独自一人溜进深处。

    “你去哪?”

    莉疑惑地盯着我,有一点审问的语气。

    “撒尿……”

    我想了想回答,莉恍然大悟,向我说了声找个地方蹲着就好,然后陪魔宠继续玩耍。

    莉是不是误解什么了?抱着这个疑问,我一路上边走边想,实在没有找到答案,干脆放弃思索这个难题。

    寂静的残殿,离开祭坛区域,我独自一人按照黯灭巨人的指示朝着深处进发,因为火把留在莉的身上,我施展零级法术的猫瞳之眼看路,在模糊的漆黑环境中悄悄走动,不敢有多少声音发出。

    越来越近了,自然和神灵气息的浓度变化可以帮助黯灭巨人判断我的前进方向。

    “高级魔兽!”

    突然,我整个人背部紧贴墙壁,屏住呼吸。

    在我背后的墙壁不远处传来了重重的脚踏声,从左耳回荡至右耳,渐渐离得远了,我才小心翼翼地坐在地上捂着嘴放松呼吸。

    高级魔兽到底长什么样子,我可不愿意跑去瞧瞧,只是,魔法师灵敏的精神感知在那一刻仿佛陷入未知的黑洞,这是对方实力超越自己太多的征兆,如果我再多感知一下,刚刚经过的高级魔兽就会发现我。

    在短暂的感知瞬间,离死亡居然如此的近,等我伸手摸向额头,才被沾湿手掌的冷汗吓到。

    “离目的地不远了……”

    黯灭巨人的声音在我脑海提醒,我点点头,起身继续朝深处走去。

    途中,出现的高级魔兽多达七头,它们像是睡醒后悠闲走动,没注意到我这只蚂蚁悄悄经过角落,当然,这也是我极度小心才做到的,等我穿过危险的区域,低头才看到自己的脚尖踮起来,伸手摸向后背,全是冷汗。

    “嘿嘿嘿……怎么样,害怕吗。”

    这时,黯灭巨人嘲笑般的声音在脑海回荡,它似乎早就觉察到高级的魔兽横行,故意不向我透露的。

    “哼,你以为我就没有猜到有这些高级魔兽吗?继续指路吧!”

    我小声说着,抬脚毅然向前。

    黯灭巨人倒也不打算再嘲笑我,回荡脑海的声音不断指引方向,维持猫瞳之眼法术效果的我又穿过一段复杂的地形,终于抵达一座高墙前。

    “到了,那个存在就躲藏在墙后,将这块石板撬下来,那是开启封印的古老机关。”

    黯灭巨人告诉我办法,我走上前抚摸石板,遍布咒文和法阵线条,是类似刻印仪式的机关,在黯灭巨人的一步步指示中,我开始有规律地按压石板的孔洞。

    轰隆隆

    忽然,高墙发出震动,令我脸色凝重,赶紧逃到一堆废石里面躲藏,不知道会不会引来那群高级的魔兽。

    所幸的是,在我等了一会儿之后,周围没有其它动静,松了一口气,我站起身,偷偷回到高墙的石板前。

    “我说……你太胆小了吧。”

    这次,黯灭巨人难得透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的当然是我。

    “这是警惕,你就是因为缺少像我这样的警惕才争斗落败的,多学学。”

    我一边说着一边撬开石板,黯灭巨人一时语塞,只好冷哼回应。

    “到手了!”

    拿到解封的石板,我欣喜万分,慌忙藏到法师袍里,然后转身离开。

    “喂喂喂!等等!宝藏在背后!”

    黯灭巨人在我脑海大声地吵着,以为我忘记了探索残殿的目标,可是我的脚步越来越快,竟然毫不犹豫地偷了一块石板就逃跑了。

    “你好烦呀!为了引诱我跑到里面送死至于演得那么真实吗?”

    我一边按记忆的路线返回,一边命令黯灭巨人闭嘴。

    “你怎么猜到……咳咳!不正确!我可是为了让你得到宝藏才辛辛苦苦帮你指引到这里的,怎么可能是诡计,是你多想了。”

    这时候,黯灭巨人的声音变得有一些不自然和急促,说得很快,试图坦露自己的真诚。

    “闭嘴!我可是知道这座雪山残殿以前被兽族攻陷的,当年的兽族怎么可能笨到放弃宝藏遗弃这里,除了在深处暗藏兽族也忌惮的危险之外,我想不出其它原因,跑到兽族强者不敢闯进的地方,这不是送死吗?”

    我快速地穿过高级魔兽横行的区域,回到较为安全的漆黑走廊,对还在狡辩的黯灭巨人说。

    “喂喂喂!那是因为兽族不可能对远古类咒文有认知,是你手里的石板封印阻挡那群蛮横野兽……”

    “既然那只存活至少千年的幻蝶和你相似,那么我想起来为了讨伐掉你这家伙死掉多少佣兵强者,有很大可能穿过高墙会遇到与当年类似的危险,这样的鲁莽蠢事我可不会在让它重演。”

    “喂喂喂!你太会怀疑我啦!就算这样做我又有什么好处……”

    “好处当然是让那只幻蝶杀掉我,这样你就自由了,幻蝶沉睡的地方不正是一处温床吗?记得你的晶核破碎,灵魂也可以保留继续孕育新生,代替那只快死的幻蝶活下来,这真是不错的诡计,至于幻蝶怎么对待你,我想以你的油嘴滑舌,一定有办法让幻蝶和你做新的交易,活了上千年的老东西似乎都很喜欢交易啊。”

    “我的天!其实就是你太胆小……”

    “总比某个争斗落败,重获新生又落败,倒了八辈子霉的老东西过得好。”

    “……”

    等我冲回祭坛,黯灭巨人已经没可以辩解的话说出口,只能待在晶核里面发闷。

    “是时候离开了,莉。”

    我赶紧拉起莉的小手,跑着逃离这座高级魔兽横行的残殿,无意间,我看见莉怀里的白色幼虫挣扎,只好伸手温柔地抚摸安慰。

    “没事的,我们还会再回来。”

    我在心里暗想,回头望向倒退的漆黑走廊,为探索做下一步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