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远古巫祭石刻
    逃出残殿,落日的余晖照耀东侧的崖壁,已经累得喘气的我们又回到粉蓝色的湖面前,不过这次还带回了一只圆鼓鼓的白色幼虫。

    “西诺尔,为什么突然要离开?”

    莉喘气缓和一下,抱着她的西尔,生气地对我问,原本在祭坛被我拉走的时候就想问了,可是我跑得太快,根本不给她时间问一下。

    “抱歉啊,莉,突然拉着你逃出来,离开祭坛后,我发现这座残殿深处有好多高级魔兽栖息,当时没能来得及向你说,因为如果晚一步就危险了。”

    我歉意地回答,顺便告诉她残殿深处有高级魔兽栖息的事实,只不过隐瞒了高墙背后的幻蝶。

    听到残殿深处栖息着高级魔兽,莉渐渐不再生气,对于冒险者来说,确实遇到过强的魔兽不是什么好事,稍不留神就沦为肉食大餐了。

    休息片刻,我抬头望向顶峰外的黄昏,夜晚又要来了,必须回营地。

    咕噜噜

    可是,当我们刚踏出脚,粉蓝的湖面冒起大大小小的气泡,吓得我们脸色发白,糟糕透顶了!忘记了湖底还有大群蛇身女妖!

    我和莉在心底暗叫不好,湖面上已经冒出一个个果露的诱人身姿,是等待两份人类餐点的蛇身女妖们,在看到我们终于从残殿出来,这些饿坏肚子的蛇身女妖纷纷咧嘴,吐出摆动的细长舌头,它们的蛇身游过湖水,准备上岸向我们发起进攻。

    莉习惯地摸向箭袋,可是刺头箭在残殿击败三只魔兽的时候用光了,我的情况同样,法力源恢复的那点点法力根本不够支撑施法,提农水晶等道具和药剂也在残殿里面用掉了。

    似乎察觉到我们毫无还手之力,蛇身女妖们嘶叫得更厉害,抢着涌上岸来,迫不及待想撕咬品尝人类的肉。

    就在这个时候,第一只临近我们的蛇身女妖忽然退缩,惊恐的脸色像见鬼了似的,紧随其后的蛇身女妖们在临近我们只剩几步的距离也吓了一跳,争先恐后地倒退,才一会儿的时间,原本扑咬过来的蛇身女妖躲回湖底,甚至连气泡都没有再冒出来。

    “怎……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进攻和退却,令我的脑袋空白,没能想明白发生了什么。

    “西尔?”

    这时,莉低头抱起怀里的幼虫,这只圆鼓鼓的白色幼虫直起身子,从体内冒出紫色的光芒。

    虽然没弄明白紫色光芒是什么,不过这只白色幼虫直起身子的姿势我倒见过不少,像魔兽宣示自己地盘的姿态,高傲,展现自己的强大,这样的思考让我逐渐弄明白蛇身女妖们的退缩是在恐惧,恐惧这只幼虫。

    “好像是因为西尔,它们都在害怕西尔。”

    我试着向莉解释说,不由得想到残殿深处那只幻蝶,蛇身女妖们当时不敢追进残殿,或许是因为忌惮深处的那只幻蝶,西尔是那只幻蝶的宝贝,蛇身女妖们也就不敢触犯西尔。

    “西尔!你保护了我们哎!”

    莉立刻想成了西尔很厉害才会吓退蛇身女妖,高兴地亲吻这只幼虫。

    我苦笑着,暗自松了一口气,在残殿入口附近找到了来的时候遗留的爪牙,试着察看一下,蛇身女妖们没有留意这些爪牙,上面没沾上毒液,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攀爬返回了。

    套上爪牙,我和莉再次爬过崖壁,带着白色的幼虫西尔下山,沿着森林溪河的路线,赶在天黑之前跑回去。

    ……

    前哨营地

    天空的晚霞逐渐被黑夜所淹没,星光洒在众人的头顶,街上热闹非凡,赶在这个时候回到营地的我们看见大量冒险者聚集指挥所。

    “今天颁布了很多任务吗?”

    我拉着莉走到聚集的人群外围,拍拍一名冒险者的肩膀,好奇地问。

    “不是,高莫德之城今天来了两位大人物,杰摩斯将军和米希修女。”

    冒险者回过头说,虽然没听说过杰摩斯和米希这样的名号,但将军的身份令人吃惊,不用想也知道是属于王**方高层的大老爷。

    “西诺尔,回去旅馆了。”

    突然,莉抱着白色幼虫说了声,准备走回去,似乎对高莫德之城将军的到来没有丝毫兴趣。

    “等等!莉,你不瞧瞧吗?那可是王**方的大人物。”

    我试图劝她一下,因为我也特别好奇王国的将军究竟是怎么样的。

    “我说……回去!”

    结果,莉变得生气了,掐着我的手奋力一拉,我也只好跟随莉走回去旅馆,路上对莉的怪异行为感到困惑。

    但是,我能觉察到莉心情很不好,除了单纯对我的气愤,还有别的情绪,回头望了望人满为患的指挥所,我的嘴巴闭上,乖乖陪着莉走回旅馆。

    夜晚的旅馆比较少人,因为大家都在指挥室围观到来的杰摩斯将军,脾气爆辣的老板娘像赶牛一样驱赶冒险者快点洗澡,别浪费昂贵的柴火。

    下着细雪的夜空,前哨营地升起缕缕青烟,街上的热闹还在持续。

    洗完澡,我们走上楼梯回到熟悉的狭窄房间,莉忍不住趴在柔软舒服的床上入睡,白天的探索已经很累了。

    “莉,我去接新任务哦。”

    我穿上法师袍,出门前回头说,却看见女孩窝床熟睡,被子也没盖好,白嫩的细手和腿脚都露出来,金色的长发散布枕头,小粉鼻安静呼吸。

    这么快就睡着了呀,心底暗想,我捡起炙火之弓挂在床角,小心翼翼地为女孩盖好被子,这时,圆鼓鼓的幼虫西尔钻进被窝,亲近女孩暖暖的脸蛋,陪女孩入睡。

    然后,我吹灭桌上的蜡烛,带上法杖推开门。

    “早点回来。”

    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梦话。

    “嗯。”

    我应了一声,悄悄关上门。

    街上,热闹的冒险者们聚集还未散去,难得军团士兵没有镇压冒险者遵循纪律,我挺好奇大人物有多厉害,就朝着指挥室走去。

    挤着挤着,金发的魔法师终于从外围钻到人群里,抬头看见指挥所的门外搭建一座演讲台。

    “兽族每天都在面朝这道边境线虎视眈眈!我们的使命就是保卫身后的家园!这是身为人类的军人最重要的责任!”

    指挥室高挂的众多火把照亮了演讲台,一名戴帽子的中年大叔站在台上高喊,魁梧的躯干穿着重型铠甲,染血的战袍飞舞,仿佛述说残酷厮杀的战史。

    杰摩斯,这位就是高莫德之城的将军,深不可测的强者。

    “非常感谢大家,从明天开始,对前哨营地的巡逻转为军团士兵接手,侦察和巡逻不需要各位再做,相应的,狩猎和采集任务会增加,希望大家为英勇奋战前线的战士提供补给支援。”

    杰摩斯将军说完,站在他身旁的白袍修女激动地呼吁,然后扭着水蛇细腰陪同杰摩斯将军走下演讲台。

    只不过,围观的冒险者们更激动,因为修女的白袍居然是半透明的,让大家看到若隐若现的翘臀和双腿,在胸口甚至看到饱满果子上的葡萄。

    我的眉头微皱,难道这也是前线女牧师与其它牧师的不同?记得芬蒂当初极为重视保守自己,教会白袍恨不得多穿一件,我也从未能偷看芬蒂洗澡的果体。

    等到演讲结束,军团士兵笑着脸派发士气高昂的宣告传单,但是很少冒险者去拿,大部分冒险者涌回旅馆,路上谈论修女的身材多棒多耐看。

    “交给军方吧……”

    我偷偷摸向法师袍里的石板,朝指挥所里面走进去,光亮的指挥所,要塞的军官们来回折腾,各种各样的繁忙事务令人奔波劳累。

    慢慢穿过人群靠近正在办公桌指挥明天工作的中年男子,四名士兵拦住了我,警惕十足。

    “我想面见杰摩斯将军!”

    我深吸一口气,接着高喊,引起办公桌上的中年男子注意。

    “滚去找营地监察官!杰摩斯将军非常忙!”

    阻拦我的士兵恶狠狠地警告我,然而,我的目光触及杰摩斯将军抬起头看来的目光,趁着这个时机,毫不犹豫翻开法师袍,在士兵拔剑的同时双手捧出石板,是从残殿深处的高墙解封撬下来的石板。

    “士官,接替盖章工作,基本都是琐事,有什么特别情况再向我汇报,把那个年轻人带过来,去会议室。”

    杰摩斯将军锐利的双眼一下子注意到我手里的石板,起身命令身边的士官,然后指着我说。

    四名披甲士兵立即押送我避过繁忙的人群,跟随背影高大的杰摩斯将军穿过走廊,打开门进入一间安静的会议室。

    杰摩斯将军端坐在会议室一把座椅,礼貌示意我也坐下,四名披甲士兵警戒周围,正要关上门。

    “等等!那个石板我见过!杰摩斯先生!你难道就不请教会的修女帮忙察看一下?”

    忽然,一双细腻的手扒开会议室的门,披甲的士兵脸色为难,看了看杰摩斯将军。

    “哎哟!这不是残殿深处的远古巫祭石刻吗,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只不过,没等杰摩斯将军命令,美貌动人的白袍修女就从会议室的门缝钻进来,站好脚,瞧了瞧我手里的石板,惊讶地说,又意识到不礼貌,立刻自我介绍了一下:

    “你好,我是前线教会修女,米希·哥伦萨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