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冒险者的作用
    前线的教会修女米希·哥伦萨里在介绍完自己后,很自然地留在秘密谈事的会议室,仿佛在家里一样。

    四名披甲士兵你看我我看你,在周围维持警戒,杰摩斯将军微声叹息,并没有斥责米希修女不顾军队纪律的行为,而是先叫我坐下,然后示意我交出石板给他察看。

    沉重的石板从我手里移交到了杰摩斯将军的面前,我在会议桌随便找张座椅坐着,等待杰摩斯将军察看得出的结果。

    米希修女熟练走到杰摩斯将军身边,也在察看石板,时而抚摸时而指点,脸色又惊讶又困惑,也不知道她到底发现什么还是在装神弄鬼。

    “确实是远古巫祭的石刻,孩子,你从哪里找到这块石刻的?”

    仔细察看完石板,杰摩斯将军的脸色有一点点凝重,向我问。

    我张了张嘴,却没有回答,心里犹豫不定,虽然看样子杰摩斯将军是正直的前线将领,但是人心险恶这个道理对大多数冒险者来说耳熟能详,有些秘密,说出口恐怕会惹来麻烦,毕竟高莫德之城的军方高层多少也了解残殿雪山这个地方,如果我说是残殿深处的高墙捡来的,杰摩斯将军会是什么表情,又会怎么处理我。

    这时候,米希修女的异样证明了我的犹豫是对的,她的神色变化跟随心里的各种推测,似乎猜到某些答案,有些心急,刚想张口。

    “所谓的远古巫祭石刻,是人类的王国疆域外,在其它偏僻区域生存的人类古代祖先遗留的碑文,他们施加元素或咒法的许多方式与我们不同,有的自称祭司,有的自称巫术师,而碑文的用处各种各样,孩子,你带来的石刻有封印和守护这两个作用,我就代表军方收下了,这里1000金币,给你了,如果有其它想说的话,随时欢迎来和我说。”

    杰摩斯将军起身得出结论,顺便拿出一袋重重的金币,放到我的面前,说完,也不给米希修女机会,直接就命令两名披甲士兵护送我出去。

    “是残殿雪山,我在里面的祭坛中捡来的。”

    我又回答一句,使得米希修女的神色惊喜若狂,突然跑了过来。

    “小孩子,诸神在上见证,你可以说说更多吗?有没有看见别的人类,残殿深处有什么动静传出吗?”

    美貌的修女冲到我面前不断地问着,但是我一看到她牙缝的肉碎就脸色不自然,更何况回答她问的话。

    “米希女士,诸神在上见证,一名教会修女每天每刻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礼貌。”

    杰摩斯将军走过来,严肃地说,这句话令米希修女脸色一红,找不到辩解的理由,只好乖乖站起来,重新恢复修女的标准举止。

    “咳咳,我只想替蛮人们找回他们遗失的东西,诸神愿意帮助世人。”

    米希修女感到一丝尴尬,不甘心地说。

    “但是诸神也说过宽待每一个人,或许其它人难以做到,作为教会修女必须尊重每个人秘密的权利,说白了,要问话不是教会牧师的工作,而是由王**方来处理。”

    杰摩斯将军严肃地说,有些怒火冒出,米希修女知道杰摩斯生气了,赶紧闭上嘴巴。

    短暂的争论过后,杰摩斯将军和米希修女开始谈论这块来自残殿的远古巫祭石刻的处理,以及其它秘密的事情,而先前得到杰摩斯将军命令的披甲士兵带我离开会议室。

    深夜,冷寂的营地街上,指挥所的人影变少,金发的魔法师带着一袋金币走回旅馆。

    没想到,一块远古巫祭石刻帮我获得1000金币,从雪山残殿逃出来的时候我就在思考怎么处理石板,而如今轻松解决,就可以想着其它事了。

    冥想,修炼新法术,陪莉打雪仗,养大西尔这只幼年魔宠。

    在我回到旅馆睡觉的时候,前哨营地的指挥所会议室,杰摩斯将军和米希修女正在观察诺大的地图,地图上有着一条横跨的山脉,中心是渺小的城池要塞。

    没错,这是北方边境线的地图,米希修女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点在标记残殿雪山这个字迹的红色山峰。

    “杰摩斯将军,怎么样,那是蛮人供奉一族神灵的地方,不止传闻中的神迹,还有许多古代珍品宝藏,尽管不知道是哪位熟读远古密文的贤者解开石刻,但当初阻挡兽族和我们的高墙不再是阻碍,兽族一定不知道,现在,里面的东西都是我们的了!”

    米希修女笑着说,想想几百年的宝藏敞开大门,就令她激动不已。

    “不,残殿的宝藏全部收集起来,我会写信给国王,宝藏给王国南部的蛮人后裔家族送去。”

    杰摩斯将军睁开双眼,说出了令米希修女目瞪口呆的决定。

    “等等等等!就这么送给蛮人那些后代?”

    米希修女想要费尽口舌去劝阻,可是知道杰摩斯的性格顽固不化,在挣扎好久之后,始终是没办法。

    “封印高墙的巫祭石刻已经解开,剩下的只是外面游荡的那些魔兽和里面沉睡的存在,似乎与一族神灵有关系,处理妥当后也运往王国南部,米希女士请早点睡吧,明天我得号召巨盾骑士团向残殿雪山进发。”

    杰摩斯将军认真地说,他的心意已决,残殿的宝藏收集起来运往王国南部已经是铁定的事实,也没打算再和米希修女浪费时间,起身准备离开。

    “杰摩斯将军,你居然要出动巨盾骑士团!”

    米希修女大为震惊,忽然,她的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一个办法,起身拦住准备离开的杰摩斯将军。

    “请等一下!杰摩斯将军,这样的军队调动太鲁莽了,前几天斥候不是汇报好多兽族部落出现在雪漠外吗?无论精锐军团还是骑士团都是身负前线抵挡的使命,任何一个力量忽然调动离开都会给兽族可乘之机,特别是巨盾骑士团绝不能离开最前线,你想做这个决定,其它的将军可不愿意!”

    米希修女的神色坚定,要知道在北方边境线驻扎的力量虽然庞大,但面对如同庞然大物的兽族,人类王国每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

    钢铁炼制的战靴停住脚步,受到米希修女的阻拦和劝说,杰摩斯将军不禁皱眉苦想。

    确实,北方边境线的指挥权不是他一人手握的,擅自调走巨盾骑士团这股最前线力量,其它将军肯定反对,但雪山残殿内的魔兽不是好欺负的,兽族当年也自认倒霉,难道自己亲自出马?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米希修女此时笑容得意,细长的手指点在边境线地图的前哨营地上,一个,两个,三个……在15号营地周围的九个前哨营地全部被选中,而米希修女也终于说出她精明的计划:

    “杰摩斯将军,你不是担忧散乱的冒险者难以抵挡凶残的兽族战士吗?那么让冒险者代替巨盾骑士团进发残殿雪山如何?当然,收集宝藏之类的工作交给营地的军团士兵,能存活到现在,剩下的冒险者都是强悍的,召集十个营地的冒险者,应该能赶上巨盾骑士团了。”

    听完米希修女的计划,杰摩斯的神情一惊。

    沉思着十个营地的冒险者聚集起来也是强大的战力,恰好代替不能离开最前线的巨盾骑士团,为了防止米希修女触摸蛮人祖先留下的宝藏,命令她回高莫德之城就可以了。

    “非常好,等到采集和狩猎的需求减低,我就召令冒险者们,不过在此之前,米希女士,请你明天返回城内的教堂维持牧师教会秩序。”

    杰摩斯将军想好之后,命令说,米希修女也爽快地答应。

    就算她不去,自然有冒险者为她干活,因为她是米希·哥伦萨里。

    ……

    几天后

    夏季的烈日当空,森林山谷遍布积雪融化形成的一条条小溪河,前哨营地附近的针叶林,金发的魔法师在地上坐着冥想。

    这是每天必然的苦练,我也逐渐习惯菲亚米娜她们不在身边,静下心记忆新法术的咒语。

    艾妮琳丝的小诀窍烙印的脑海,我正在重新分析新法术的构造形式,试图把又臭又长的奇怪咒语理解成自己易懂的简单咒语。

    “西诺尔!”

    只不过,一声尖叫打破周围安静的气氛,苦恼地睁眼,转过身去看见金发的女孩汗流满面,奋力拖拽什么重物,她是在向我求助。

    “莉,身为一名猎手,不需要过度锻炼出斧战士那样的力气,你的练习应该注重老鹰般的锐利和射箭时的精度……”

    我边走边说,向莉展现自己丰富的经验见解,结果眼前的东西堵住了我的嘴。

    “这是什么鬼?”

    金发的魔法师呆在原地,嘴巴像塞了鸡蛋,盯着莉使劲拖出来的白色幼虫,或者说桌子那么大的肥虫。

    “西尔吃了好多针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莉最终瘫倒在地,实在拖不动了,累得喘气,我抬头望向不远处的树林,发现成片啃光,在太阳底下光秃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