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雷纳多先知
    “貌似还进阶了!”

    我神情一惊,魔法师敏锐的感知发现了西尔与以往的不同之处,蹲下身来,伸手抚摸桌子大的白色幼虫。

    魔兽的等级区分很明显,强弱的法则比人类更加严谨,圆滚滚的幼虫柔软滑嫩,相比较昨天没什么不同,我察觉到西尔不仅仅是吃饱了撑大,连等级也在一夜之间发生变化,它从幼兽进阶成低级魔兽,像我当年学徒晋升低级魔法师。

    只是,我是冥想苦练,西尔却是啃食枝叶饱腹。

    这只幻蝶幼虫吃饱了就睡觉,在我的抚摸下没有醒来,但抚摸久了,我仔细看了看,西尔的体型微微变小,从极速的膨胀到缓慢的缩小。

    “莉,西尔进阶了,等它今晚醒来,估计就能变回原来幼小的样子,现在应该高兴你拥有一只低级魔宠。”

    我笑了笑,对还在茫然失措的莉解释说。

    “原来是进阶了啊,吓到我了。”

    莉恍然大悟,蹲坐起来揉摸西尔圆鼓鼓的身体,松了一口气,这时候,莉抬头看向了我,想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西诺尔不养魔宠呢?”

    这是很单纯天真的问题,莉只是因为养了西尔这只魔宠,却看到我没饲养任何魔宠才会这样问。

    魔法师的一只手踢出指头,弹中猎手女孩的额头,让莉不由得叫疼。

    “你以为魔宠那么好饲养的吗?在遇见阿菲利丝公主之前,我不知道人类与魔兽缔结关系,遇见阿菲利丝公主之后,我特地找过很多冒险者,从他们的口述中渐渐了解……”

    我收回手指,看着睡懒觉的西尔慢慢说。

    我大概弄清楚魔宠的来历,起初是一批智慧的魔兽机缘巧合与人类的祖先强者并肩作战,它们发现人类这个种族成长的无限潜力,于是为了不再重蹈以往的厮杀争斗,它们赠予自己健康的幼崽,人类的祖先强者也选出自己的年轻后代,就是这样,在人类与魔兽之间建立起了新的关系,饲养,训练,并肩作战,魔宠诞生了,人类有新伙伴,魔兽也不再担忧幼崽饿死。

    悠久的关系传承至今,魔宠依然是值得信赖的强大同伴,多少人梦寐以求自己可以饲养属于自己的魔宠。

    只可惜大部分魔兽不可能无缘无故送出自己幼崽,它们更喜欢栖息森林地盘自由生存繁衍,而人类过度追求完美,不是特别厉害的魔兽幼崽,怎么可能浪费大量精力饲养。

    所以,在王国,饲养魔宠是属于大贵族的特权,像朱里沃男爵那样的连自己都保不住性命的小贵族哪有足够资源去饲养魔宠,艾妮琳丝她们或许有饲养吧,毕竟是亚玛哈格家族,但我们当初没有机会看到。

    基本上,一个贵族饲养魔宠,以每年上万金币的消耗培养出强大的可靠伙伴,这对于冒险者来说简直是奢侈至极,也是平民们难以想象的。

    “唔……西诺尔也可以饲养小点的魔宠,就像西尔一样!”

    莉听完我的话,嘟着嘴想了想,坚持不懈,希望我也饲养魔宠。

    “魔宠不仅仅是陪着你玩耍,帮你战斗,更是信赖关心的伙伴,我不能为了战斗去恳求森林的魔兽赠予我幼崽,既然西尔选择了莉,证明莉是值得信赖的主人,这也是莉的幸运。”

    我摇摇头,耐心教导小孩子天真的莉,使她知道魔宠的真正意义。

    “好了!说着说着都饿坏了,回去营地旅馆吃饭吧。”

    气氛陷入冷寂,我只好拍拍莉的脸蛋,稍微弄疼她一下,让金发女孩又恢复往日的玩闹,抓起地上的雪团朝我脸上甩出。

    临近中午的森林里,西尔翻过身舒舒服服的晒着太阳,不管头上来回的雪球和男女的欢声笑语。

    打雪仗又累了一下,回到营地的旅馆,我们的肚子已经咕咕叫好久。

    简单的麦粥,烤面包,奶油饼干之类是前哨营地冒险者们的日常餐,在接下来的这段日子,高莫德之城的需求高涨,采集材料和狩猎食物占据冒险者们每天大部分时间,听闻前线兽族大军压境,这些频繁的任务也就变得越来越多,战争的激烈可想而知。

    不过,哪怕距离前线较远,城塞两侧的山脉也隐藏不少兽族突袭者,冒险者和驻扎所有前哨营地的士兵成为抵挡这些敌人的第一线战力。

    当初在森林遭遇兽人战士突袭的景象历历在目,不愿重蹈覆辙,我和莉潜心训练,一起朝着中级巅峰的高度努力爬升。

    在高莫德之城接受指引的菲亚米娜她们,在王国南部锻炼的乔威恩和艾亚利达斯的艾妮琳丝,以及强悍的阿菲利丝公主,犹如一堵堵高墙,如果稍微停一下,就永远别想追赶上他们,这是我和莉深知的觉悟。

    ……

    雪漠边缘

    午后的天气晴朗,难得没有刮起暴风雪,白茫茫一片的雪漠中,骑着黑狼的青皮兽人长途跋涉,终于抵达高莫德山脉的北侧兽穴。

    他的面貌年轻,身材均匀,披着狼皮甲袍,有点像南面的人类,但是嘴角的尖牙与橙黄的瞳孔,象征着他独特的高贵血统……半兽人。

    但是,半兽人是人类单纯称呼的名字,其实不是结合兽族和人类血统的意思,兽族将青皮的兽人称为尊贵的加戈拉多,意指奥秘。

    而这种青皮的半兽人,在兽族的地位极高,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能指出加戈拉多与人类有关系,而且,青皮的半兽人是兽族里面少数使用法术的,比人类的魔法师更强,图腾这般重要的祭物也是青皮半兽人造出的。

    这位从雪漠深处长途跋涉抵达高莫德山脉北侧的青皮半兽人叫……

    “雷纳多先知,突袭者已经在山里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剿灭人类营地。”

    高莫德山脉北侧的山脚树林,从兽穴出来的兽人战士双手交叉下跪,言行恭敬。

    “我知道了,继续派遣爬行者监视人类的前哨营地,突袭者进攻之前,我得好好查探一下人类的兵力分布。”

    雷纳多面无表情地说,骑着黑狼奔向山脚树林的兽穴。

    茂密的枝叶折碎阳光,光影流过雷纳多的身上,黑狼踩过肥沃的泥地,稍微有点不习惯,因为雪漠深处的土地都很坚硬,踩到如此松软的土地,像是在做梦。

    “有时很羡慕前线兽穴的战士们,能够在温和的丰饶森林走动,呼吸到舒畅的空气。”

    雷纳多抬起头,透过枝叶的空隙,远望绿意盎然的山野,忍不住感慨。

    但是,他不会因欣赏景色而忘记老先知交待的重任,那就是指挥前线夺取高莫德山脉大部分区域的重地,阻断人类城塞的资源供给,突袭者的冷血和他的法术一样,不会给敌方的人类丝毫怜悯。

    很快,雷纳多骑着黑狼来到树林里面的兽穴,巨石堆积,简陋的木头在支撑一族图腾的旗帜,斧头和铁盔摆放在树底下,强壮的兽人战士正在搬动刚刚狩猎杀死的一头巨型犀牛,准备宰切,为到来的年轻先知献上最诚意的肉餐。

    看着血腥的肉块捧上来,雷纳多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兽族不像人类的娇弱性格,肉类不需要烤熟也能吃,但内脏什么的都没弄走,这些战士们完全连骨架都打碎扔到嘴里嚼咬,让雷纳多感到有些不习惯。

    “感谢你们的勤勉,我先不吃了,食物搬到我的住所吧,对了,住所在哪里?”

    雷纳多镇定地说,兽人战士们也热情兴奋,搬着大盘血淋淋的肉食,朝搭建好的住所大步跑去。

    不一会儿,骑着黑狼的雷纳多在巨石和干草堆积的奇怪巢穴前发呆,他没想到兽人战士搭建的住所超乎想象的……破烂?

    “肉食都搬进去吧,我想独自前往山脉里面观察一下。”

    雷纳多捂着脸,无奈地说,转身骑上黑狼,准备独自深入高莫德山脉。

    当然,他是为了在高莫德山脉里找个安静的地方自己搭建住所,顺便接近人类前哨营地的侦察范围边缘,随时都可以远远观望敌方的动静。

    “可是,雷纳多先知,各大部落在雪漠前线的动静引起了人类的警觉,人类军方雇佣了大批的冒险者驻留前哨营地,尽管实力低下,纪律散乱,但碰上冒险者比较麻烦,已经有少量兄弟遭到冒险者围攻至死,不如命令突袭者随行护卫怎么样?”

    兽人战士里面,一名手持刀刃的突袭者队长走出来,向雷纳多请求。

    “不需要,你们继续训练准备,在号角吹响的那一刻就听我指挥进攻,尽量避免人类的侦察斥候发现你们的踪影。”

    雷纳多摇头拒绝,他想安静搭建自己的住所,不希望有部下打扰,在骑上黑狼之后,雷纳多想了想,又问:

    “突袭者,报告一下人类最近都有哪些动静。”

    “是的,雷纳多先知,前哨营地的冒险者在山脉附近的踪迹非常频繁,另外,有爬行者看见巫祭残殿的雪山附近有人类士兵脚印,比较多。”

    突袭者队长立刻汇报说。

    “巫祭残殿的雪山?”

    雷纳多一脸茫然,是人类据点?

    “是蛮人曾经的领地圣殿,多年前就被攻陷了,不过那里有强力封印,部落首领们没精力处理,就忘记了。”

    突袭者队长解释完,使得雷纳多若有所思。

    遗留强力封印的巫祭残殿,最近出现人类士兵脚印,是偶然经过吗?还是人类有什么打算?

    决定了,就在那里附近搭建住所,看看人类在偷偷摸摸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