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重逢
    高莫德山脉的高耸树林,魔法师和女猎手踩过松软的泥土,穿过粗红的巨树之间,偶尔有觅食的小动物从面前跳过,眨眼间又不见踪影。

    突然,魔法师停下脚步,蹲下来察看脚边的泥土堆里长出的金灿灿花苞,莉也跟着蹲下来,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小袋子。

    魔法师细心剥开花苞,一点点的挖出花苞里面金灿灿的花粉,这样的花粉与寻常的花粉不一样,即便头顶的阳光充足,也能看得到花粉的金光,给人的感觉像是教会的圣水,圣水也在阳光底下散发金光。

    “西诺尔,这到底是什么?”

    莉忍不住问,她手里的袋子里面已经装了不少金灿灿的花粉,整整的一个礼拜,他们都在这片树林不断地采集金灿灿的花粉。

    连趴在脑袋上活泼好动的西尔都厌倦到睡着了,莉也整天犯困,却不懂得这些花粉究竟是什么。

    “太阳花粉,一种在北方边境线的夏季短暂时期才生长出的金色花苞所孕育的花粉,只要感到足够温暖,这些花苞就会从土里生长出来,吸收阳光,轻轻地剥开花瓣,就可以挖出太阳花粉。”

    我解释说,掌心抹上点点金灿灿的花粉,再抹过莉的脸蛋,笑了笑。

    “感觉到了吗?这就是牧师教会所提供的圣水的来源之一,牧师教会相信这些金灿灿的花苞是圣洁之神特尼比播种的,所以,采集任务也是由教会发布给各个前哨营地的。”

    听着我的话,莉明显感觉到脸蛋暖暖舒服,她想起来每个礼拜去教会祈祷,用圣水洗洁干净脸和双手就是这个感觉,暖暖的,很舒服。

    “原来教会的圣水是融入这样的花粉的呀。”

    莉惊讶不已,还以为教会的圣水是诸神每天洒下来赐予的呢。

    这时候,西尔蠕动身子,蹭了蹭莉脸上的太阳花粉,又恢复了活泼,伸头探向装有花粉的袋子,似乎极为喜爱这些花粉,莉只好放下花粉袋子,捧起西尔,用人类的语言告诉它这些花粉是任务所需,所以不能贪吃。

    “它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吗……”

    我在一旁看着莉教导她的魔宠,无奈摇头,继续剥开下一朵花苞采集教会需求的太阳花粉。

    毕竟北方边境线的风雪在夏季烈日当空的短暂时期难得消失,森林山谷到处是生机勃勃,不抓紧时间去采集,等到寒冷重新笼罩,这些孕育太阳花粉的花苞就又缩回土里了。

    半个沙漏时后

    “嗯,这些花粉的份量足够了。”

    粗红的巨树底下,忙碌一整天的我坐下来休息,从身边早已睡觉的莉手中提起装满的袋子,笑着自语。

    美艳的夕阳余晖穿过巨树之间,染红周围的花草,随着夜晚临近,才温暖的天气又冷下来,枝叶的水滴在地上掉落,凝结成霜雪。

    快要到夜晚了,我推醒睡着的莉,告诉她该回营地了。

    “呜……好冷呀。”

    莉刚睡醒就打了个喷嚏,小身子发抖,抱着白色的幼虫西尔站起来,我脱掉棉袍盖在莉的身上,收拾花粉袋子,准备原路返回前哨营地。

    “快跑!”

    就在这个时候,夕阳照耀的山谷传来一阵喊声,听出是人类的喊声,我和莉不禁停下来。

    “似乎有冒险者遭遇危险了。”

    我推测说,高莫德山脉的魔兽是特别多的,平时大家都小心翼翼,但也有倒霉的可怜家伙碰上凶残魔兽,隔夜就是一堆骨头了。

    “西诺尔,我们去帮忙!”

    莉抓紧棉袍,虽然临近夜晚气温骤降,她还是坚定地说。

    “嗯。”

    我应了一声,总不能见死不救,和莉一起穿过粗红的巨树林,朝山谷传来喊声的方向奔去。

    没多久,习惯在山脉森林活动的我们迅速跑到一处狭窄的灌木山谷,寻找求救的人类冒险者。

    “西诺尔!他们在那里!”

    莉的目光敏锐,看见山谷的尽头站着两个年轻的冒险者,围堵他们的是十余只兽族的爬行者。

    这些爬行者的四肢细长,狰狞的嘴牙喜爱撕咬敌人的皮肉,相较强壮的兽人战士,爬行者的力气很普通,不过擅长爬走,在阻碍重重的森林和地势险峻的山谷,爬行者的速度惊人,是兽族常用的侦察兵。

    对于高莫德之城招募的冒险者来说,低级实力的爬行者不足为虑,可是被围堵的两个年轻冒险者似乎不是像我们这样的中级强者,陷入了劣势,遍体鳞伤。

    为什么这么弱的冒险者出现在高莫德山脉的前哨区域?疑惑之中,我的目光顺着莉的指引望去,却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艾尼安?”

    躲在山谷向外的裸石背后,我的眼睛一瞪,看见爬行者的围堵中,有一个体格强壮的少年挥舞铁剑吓退敌人,拼死护卫身后的另一个消瘦的年轻人,他的面貌我当然记得,艾亚利达斯南城区的落魄贵族少爷,只是难以置信,居然在这里再次遇见他。

    没错,艾尼安·伊林德斯,想起来他确实比我更早前往北方边境线,为重现姓氏的荣誉,也是为了不拖累他的家人,更是为了成为一个强者。

    远远望去,艾尼安的面貌比当年更加成熟,穿着标配的士兵护甲,在铁剑上沾满爬行者的鲜血,被爬行者的损坏的黑铁头盔扔到一边,圆盾的爪痕过多,再来一次攻击就要破掉了,艰难的攻防战持续下来,艾尼安身为战士已经快要精疲力尽,再没有别的武器,或许与这群爬行者的战斗已经损坏几乎所有武器,只剩下一把铁剑。

    即便如此,他依然坚持不懈,用灵活的招式抵挡一只只爬行者进攻,保护着背后的蓝色头发的年轻人。

    “艾尼安是接近低级巅峰的程度,他背后的那个人是……中级?”

    魔法师的感知散发出去,我清楚地判断出艾尼安的强弱,至于被保护的那个人,其中级实力令我皱紧眉头。

    明明是中级的家伙,收拾只擅长速度不擅长攻击的兽族爬行者应该挺轻松的,为什么偏偏需要艾尼安来拼死保护?

    猛的摇摇头,我暂时不去想这些问题,告诉莉藏在裸石背后准备射击,警惕四周可能出现的其它敌人,自己则是呤唱咒语,直接起身冲下去。

    “喂!救救我们!”

    突然,艾尼安背后的年轻人张嘴叫喊,他不是朝我的方向求救,而是朝山谷另一侧的茂密草丛。

    冲下去的途中,我不由得转头向那个年轻人呼喊的方向望去。

    仅仅一眼,我的神情震惊,山谷另一侧的茂密草丛刚好走过一名披黑袍的白色长发男子,他面容僵冷,听见求救的呼喊,转头望来,却没有其余动作,丝毫不在意两个人类死在爬行者的围攻之下。

    食骨之魔梅里恩,艾尼安和那个年轻人没认出来,我第一时间认出了,这家伙竟然悄无声息地经过这里,我的魔法师感知都没有觉察到半点!

    兽族爬行者迟钝的感知令它们无法辨别出梅里恩的强大,误以为是普通的冒险者,立刻分出两只爬行者奔向梅里恩,剩下的加紧围攻艾尼安和那个年轻人。

    尽管年轻人大声求救,梅里恩也没有多理会,漠视来袭的两只蝼蚁,在周围释放一圈黑雾,两只爬行者在撞进去黑雾之后就没有动静。

    这时,艾尼安持盾撞开纠缠他的爬行者,再挥剑砍飞爬行者的头颅,近乎完美的防守转为攻击,但残破的盾牌终于坏掉,其余爬行者趁着这个机会全部扑向艾尼安,背后的年轻人脸色惨白,看到有爬行者扑咬艾尼安的喉咙这个致命弱点,最终一咬牙,从胸口掏出一颗闪光的晶石。

    “求求你了!我有一颗龙魂晶石!只要你愿意救我们!就送给你!”

    年轻人高举闪光的晶石,大喊,然后扑上去用脚踢走撕咬艾尼安的爬行者,可惜他像是完全没经过锻炼的新兵,完全敌不过发狂的爬行者,被三只爬行者扑上去。

    忽然,梅里恩的神情微变,盯着年轻人手中闪光的晶石,终于肯抬起手掌,简短的呤唱中,凝聚黑雾准备激射出去。

    “艾尼安!他愿意救我们啦!”

    被三只爬行者缠住的年轻人在挣扎中看见梅里恩施法,欣喜若狂地喊叫着。

    只不过,十道雷电以极快的速度击中发狂的兽族爬行者,抢先救下了年轻人和艾尼安,他们都没想到拯救他们性命的不是梅里恩的施法,而是另一个突然出现的魔法师。

    才在地狱边缘走一圈的艾尼安注视四周苍白的电流,兽族爬行者都弱不禁风,一只只化作焦黑的尸体,神情黯淡,暗骂自己依然弱得可怜。

    “一个人抵挡这么多爬行者!非常厉害嘛!艾尼安!”

    突然,跑来援救的魔法师喊出了艾尼安的名字,熟悉的声音让艾尼安猛的抬头,看见了援救的不是别人,正是以前在艾亚利达斯相遇的我。

    “西诺尔……咳咳咳!”

    艾尼安激动地喊,结果被爬行者利爪刮伤的喉咙出血,疼得发不出声。

    “先闭上嘴!带你的朋友逃远点!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了!”

    我跑过来,挡在艾尼安的身前,对峙上正在施法凝聚黑雾的梅里恩,语气凝重地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