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初次交锋
    “你的雷系法术是瞄不准,还是说你是故意的?”

    山谷的灌木丛另一侧,梅里恩的脸色冰冷,他身前飘浮的黑雾抵挡了十道雷链的其中一道,防御的过程很轻松,但是我的雷链攻击到了他,他自然不会想着就这么算了,而是手掌凝聚的黑雾对准了我,开口问。

    面对梅里恩的质问,我一语不发,事实上我确实是故意的,释放的雷链并不是全部击中兽族的爬行者,而是漏了一道去攻击梅里恩,试探一下他的防御手段。

    至于残存的几只兽族爬行者,在目睹同类化为焦尸的那一刻就吓得四散而逃,溃不成军,哪有胆子继续留在这里,身受重伤的艾尼安和狼狈的年轻人自然顺利被救下。

    现在,我喊了艾尼安一声叫他和年轻人离开,接着全神贯注对峙食骨之魔梅里恩这个家伙,解决爬行者的过程中,我的目光清楚地看见漏出的那道雷链在碰到了梅里恩的黑雾时消失了,没有破坏,没有爆开电流,像是从来不存在过一样。

    这样的一幕令我心底紧张,雷链这种五级法术威力虽小,但也不至于打在梅里恩的黑雾上毫无效果吧?

    我不由得想起凯蒙子爵培养的黑甲军团,盔甲的抗魔性非常厉害,难道梅里恩的黑雾也是抗魔的作用?还是仅仅抵抗雷系法术?

    为了进一步探明梅里恩法术的底细,我一边做好躲避的准备,一边手持血精灵法杖,快速呤唱冰系法术极寒之剑的咒语,打算用冰系法术来攻击梅里恩身边的黑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位法师,兽人已经击退了,你们不必再呤唱。”

    一脸茫然的年轻人抓着手里的闪光晶石,看到及时救援的魔法师和远处的黑袍法师在对峙,没明白如今的情况,站出来想劝阻我们。

    艾尼安重伤的身体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同样不明白我为什么和远处的黑袍法师对峙上,但目光留意黑袍法师周围诡异的黑雾,意识到不对劲。

    “殿下!请随我来!这里很危险!”

    在艾亚利达斯相遇的记忆帮助艾尼安做出判断,在短暂而又宝贵的瞬间相信了我的话,赶紧带着年轻人逃离向山谷外。

    “等等,艾尼安,我得阻止他们。”

    被艾尼安带走的年轻人还不肯放弃,咬着牙说。

    “快走!殿下!他是我认识的朋友!请您暂且相信他的警告!”

    艾尼安奋力带走还在挣扎的年轻人,可能是顾及艾尼安伤势严重,年轻人脸色复杂,最后放弃了挣扎,随艾尼安逃离向山谷外的茂密树林。

    就在此时,梅里恩的眼珠转向了逃离的年轻人,被艾尼安带走的年轻人手里还抓着闪光的晶石,正是之前年轻人高喊的龙魂晶石。

    “瘟病!”

    毫不犹豫,梅里恩的目光一凝,低声喊出,手掌转向逃离的艾尼安和年轻人。

    凝聚的黑雾形状突变,化作尖细的两支黑箭,激射向艾尼安和年轻人,速度非常快。

    “来不及施法!”

    一直在警惕着梅里恩的我连忙移步向正在逃离的艾尼安和那个年轻人,但极寒之剑的咒语还差一点点,黑箭的速度太快,没办法施法帮他们阻挡。

    两支黑箭临近,我冲到他们两人的身边,脑海中的各种思考不断闪过。

    用身体阻挡?这方法恐怕不行,在森林山谷遇见梅里恩的那个时候,他释放的攻击对于体格强壮的兽人战士来说都是一击夺命的,而且当时黑雾波及范围很广,冲上去可能不仅没能帮助他们,还会大家一起遭殃。

    莉呢?中级猎手用炙火之弓射出的箭有可能中途成功阻截两支黑箭,但希望渺茫,精准的难度不是一般大,而且两支黑箭,哪怕漏掉一支,我们都会像森林山谷的兽人那样惨死。

    该死!怎么办?邪恶法师的诡异手段简直令人感到无计可施。

    “太阳花粉?”

    突然间,我想到了采集的花粉,这是牧师教会需求的圣水材料之一。

    虽然我这种魔法师不懂花粉是怎么融入圣水的,但孕育花粉的花苞被教会坚信是圣洁之神特尼比播种,关于圣洁之神特尼比,最多的歌颂是驱散黑暗和击败邪恶。

    谁知道圣洁之神特尼比是不是真的播种过孕育太阳花粉的花苞?但我如今甘愿相信一次!既然是特尼比赐予这个世界的东西,对梅里恩这类邪恶法师的诡异手段一定有效果。

    “不管了……扔!”

    抱着白白浪费一个礼拜却最终没能完成教会的采集任务的懊悔和决心,我抓起花粉袋子,猛力扯断了绑在腰间的绳子,大喊着扔出去。

    刚刚好,袋子飞到两支黑箭前方,理所当然地被速度极快的两支黑箭贯穿,大量的太阳花粉从袋子的破洞溅出来。

    然后,惊人的一幕出现,梅里恩激射出的黑箭在半空中崩解,浓厚的黑雾炸开,伴随着同样炸开的金灿灿的花粉,逃离中的艾尼安和年轻人被金色与黑色混合的小爆炸吓倒,而我脸色凝重,眼睁睁的看着炸开的黑雾即将波及到我们三人。

    当初兽人战士组成的突击队被一举灭杀的场景浮现脑海,只能坚信这些太阳花粉真的可以帮到我们。

    哗的一声,太阳花粉和黑雾同时撒到我们身上,我不禁闭上眼睛,再重新睁开,感受到心脏的跳动,眼前是夕阳照耀的灌木山谷,金灿灿的花粉散落一地,还有细微的黑雾颗粒。

    “变成白色了……是飞虫。”

    艾尼安率先起身,扶起年轻人,他的眼睛看到地上的黑雾颗粒渐渐褪色,试着用脚扫过,结果发现所谓的黑雾只是一群染黑的微小飞虫。

    “太阳花粉真的奏效了!”

    我惊叹不已,随即激动起来,总算是找到对付梅里恩的办法了。

    转头一看,站在灌木山谷另一侧的梅里恩此时神情惊讶,缩回手掌,翻过来又翻过去的查看,否定了自己施法问题的猜测,沉着脸望向在我们面前洒落一地的金色花粉。

    我的脸色重新绑紧,梅里恩终于也发现了是金色的花粉杀死了这群瘟病飞虫,但太阳花粉的袋子都扔了出去,下一次邪恶法术攻击就死定了。

    “艾尼安!赶快带他走!那颗晶石藏回去别再拿出来了!”

    我转头对艾尼安喊着,艾尼安又捡回一条命,敏锐的判断完美理解了我的意思,连忙带着年轻人继续逃离,顺手抓回龙魂晶石塞回年轻人衣服里面,

    “那个黑袍法师想干什么?”

    被艾尼安带走的年轻人这次不敢多挣扎,但坚持问我。

    “不是为了救你,是为了夺取那颗看起来一定珍贵的晶石,他是梅里恩,不明白就问问冒险者们梅里恩是谁,总之不想死就赶紧逃!”

    我沉声回答,回头继续对峙远处的梅里恩,在太阳花粉阻挡黑箭攻击的时候,极寒之剑的咒语也完成了。

    抬脚走向梅里恩,血精灵法杖的顶端凝聚冰元素,接近到足够距离,现在是我随时可以用法术率先攻击,而梅里恩还没呤唱第二次咒语。

    “那些花粉有我讨厌的气息,不过这种手段只有一次,对吧?”

    从洒落一地的金灿灿花粉收回目光,梅里恩抬头盯着我,冷声说。

    接着,梅里恩注意到我的法杖在凝聚冰元素,立刻想到我是准备改用冰系法术攻击他,而且是近距离率先攻击,可是他的嘴角微微一翘。

    “真可惜,用元素魔法对付我必然毫无效果,不信你尽管试试……”

    梅里恩的语气轻蔑,说完呤唱起新的咒语,基本判断出我没有其它的抵抗手段了,只是操纵周围的黑雾来防御。

    “极寒之剑!”

    我眉头一皱,没敢多想,血精灵法杖激射出一道狭长的冰剑,狠狠地撞上梅里恩操纵聚集的黑雾。

    冰剑才撞击上去,聚集的黑雾就像是无底洞般的贪婪吞噬,我只感到释放的冰元素如同消失一样,没办法再感知到,反倒是梅里恩操纵的黑雾慢慢壮大起来。

    “跑!”

    我毫不犹豫地转身逃跑,伸手从法师袍习惯性掏出四颗提农水晶。

    一阵破空声中,躲在裸石背后的莉也在关键时射箭,炙火之弓的烈焰和一圈黄芒力量附着在刺头箭上。

    趁着极寒之剑吸引了黑雾凝聚在一起,梅里恩头部的方向出现黑雾来不及防御的缺口,莉射出的重击箭以极快的速度来袭,目标正是梅里恩的脑袋瓜。

    在我和莉的配合之下,梅里恩也没料到冰元素攻击只为吸引走黑雾,加上我转身逃跑,原本还想乘胜追击,现在看来是自己不经意间中了我们的陷阱。

    “食骨傀儡!”

    但是,食骨之魔梅里恩的名号也不是白叫的,呤唱不能中断,梅里恩在脑海稍微分出一点精力,唤出自己的一张底牌。

    他的手指中,一枚戒指散发幽光,周围的虚空晃动,迅速浮现出巨大的傀儡身影,淡黄色的钢皮,躯体雄壮,下半身是飘浮的数条锁链,握拳砸向来袭的重击箭,直接就将其打飞。

    解决暗箭突袭的麻烦,梅里恩正准备用呤唱的另一个法术教训我,但前方扔出四枚发光发热的红色水晶,在落地之后纷纷爆炸。

    轰隆隆

    山谷的灌木遭到烧毁,地上飞舞的树叶化为灰烬,巨大的钢皮傀儡在梅里恩面前阻挡扑面而来的热风。

    “竟然有冒险者随身带着那么多提农水晶……”

    热风过后,梅里恩满脸的无语,巨型的食骨傀儡在身旁警戒,他望向空无一人的山谷树林,知道我们逃了,不然凭食骨傀儡能够一举歼灭。

    忽然,远处的森林升起了红色的浓烟,那是冒险者常用的求援信号,看来是我们做的,为了吸引周边区域的冒险者赶来,他也再难以追击动手,只好放弃,收回食骨傀儡,可惜那颗差点到手的龙魂晶石,只不过……

    “龙魂晶石这么珍贵的宝物,那个被保护的年轻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