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军方的骗局
    残殿中层坡道

    “这座雪山内的残殿竟然栖息有这么多魔兽。”

    说话的是气喘如牛的法雷恩,他的利剑刚刚穿刺一头中级的箭猪的头骨,终于将其杀死。

    在周围站着的其它人也很疲惫,艾尼安不由得瘫坐下来休息,莉解开腰包,拿出预备的水袋分派给每个人,圆鼓鼓的幼虫西尔爬到三个人中间,自身散发柔和的淡金色微光。

    “西尔很乖嘛,可是我们的精神都特别好,只是战斗多次需要休息休息恢复体力。”

    艾尼安摸着幼虫,解释说,不管西尔听不听得懂人类的语言。

    一路战斗抵达残殿中层的坡道,大家已经消灭过双尾毒蝎,铁背蜥蜴,箭猪等中级魔兽,和上次探索类似,残殿中层区域栖息的魔兽种类较多,以前我和莉只能对付三只魔兽,现在队伍里有艾尼安,法雷恩和雷纳多,消灭的魔兽已经达到七只,相当于有七颗晶核落在我们手里,这还得多亏雷纳多召唤的巨型石人,帮助我们将其中几头难缠凶猛的魔兽压制住,才轻松击败。

    艾尼安,法雷恩和莉体力不支,待在坡道缺口的浅洞休息一会儿,也为了简单露营,补充食物和水分。

    在坡道上,我和雷纳多远远观望附近的冒险者战斗。

    “真是感叹蛮人的古代建造能力,残殿上层建造一座城市就很厉害了,中层的区域居然还有一座未建完的城市,怕是整座大雪山内部都被挖空。”

    我抓着血精灵法杖在满是灰尘的砖板上简单地刻画,大致地描绘出冒险者们如今抵达的区域,不禁感叹。

    非常广阔,疑似挖空的雪山内部,以中层城市冒险者聚集最多的石像广场为中心来判断。

    我和雷纳多身处中层城市右边的斜坡居民区的坡道楼梯上,火把的焰光为我们照亮周围,坡道两侧布满凌乱的土质房屋,不难猜测古代蛮人平民住在这里,只是如今空荡荡的。

    借助坡道的高度遥望整一片未建完的城市,冒险者们的点点火光在广场聚焦较多,其余四散分布在塔区和兵场,左右两边的坡道也有少量的火光,想着选在坡道方便从高处观望其它人动向的冒险队伍不只有我们。

    “军团的士兵抵达广场了。”

    在我继续描绘地图的时候,身旁的雷纳多向我说。

    “终于来了吗?”

    我猛然抬起头,从坡道高度遥望城市的广场,大片整齐的火把缓缓地前进,引得周围的冒险者喧闹不断。

    毕竟已经攻到非常深的区域,却没有看见半点兽人的影子,冒险者也发现蹊跷,接下来就是前哨营地军方公布新消息了。

    忽然,城市广场的喧闹更加激烈,附近的火把开始聚集,似乎大家因为什么事情而愤怒了。

    “阵亡的情况很严重,抵达这里的火把数量少了一半。”

    雷纳多开口说,吓得我冷汗浃背。

    转过头仔细观望一下,确实如同雷纳多所说的那样,记忆中,在残殿上层时候还有一千数量的冒险者,与现在相比较,原本的火把的数量要多上一半,但现在的事实是剩下一半。

    这也意味着冒险者付出惨痛的代价才清理中层的魔兽,这样的结果超出意料,整片中层区域的魔兽数量比想象中更多,回想起来,我和莉在当时探索到接近深处,简直是诸神的天运保佑。

    “雷纳多,能拜托你待在这里保护他们吗?我想一个人去看看。”

    从城市广场传来的喧闹声越来越激烈,我起身对雷纳多说。

    雷纳多点点头,事情的严重已经超出预期,冒险者和军方就差打起来出口恶气了,接下来的计划,自然是需要根据事态的变化做出判断。

    魔法师独自一人跑下坡道,奔向火药味浓厚的城市广场,和我的打算相似,附近的其余冒险者队伍也派出成员赶往中心广场,大家都在考虑着前哨军方下一步的安排。

    “这算什么?这个破地方根本就没有兽族!”

    “别拦我!我要为兄弟报仇!”

    “不给个解释今天老子和你们拼老命也不怕!”

    刚踏进城市广场的边界街道,我听到不远处各种吵闹的喊声,冒险者都高举武器,一副随时进攻的阵势,军团士兵持盾成排拉紧,坚持护卫着身后的军方士官们。

    “麻烦借过一下……”

    我挤着冒险者人群,艰难地来到广场边的楼台底下,抬脚站上小木箱,终于看到中心的场景。

    这个时候,率领众人的白银铠甲士官长再次现身,挥手示意严密防御的持盾士兵们分开,自己走到愤怒的冒险者们面前。

    亲眼见识过白银铠甲士官长的高级力量,喧闹的气氛逐渐沉寂下来,我和其它冒险者一样静待观望。

    心想都演变成这样了,还能怎么安抚这群愤怒的冒险者?

    “鉴于目前收集到的一切新消息,很遗憾,我们不得不宣布,是军方的估测判断出现错误,我们获得虚假的情报,为此,我代表前哨营地军团和杰摩斯将军,向大家道歉。”

    白银铠甲士官长语气沉重,当众低下头表达歉意。

    听完,聚集广场的冒险者们哗然,气氛再次激怒起来,但这回气焰降低许多,因为大家都听到杰摩斯将军。

    是杰摩斯将军判断错误吗?这样要怪罪杰摩斯将军吗?但是怪罪王国一等的强者人物会被盯上吗?

    复杂的情绪在冒险者之中蔓延,我的脸色凝重,白银铠甲士官长仅靠一句话就使得气氛急转,好像大家都难咽这口气,但愤怒中更多的是忌惮,不敢得罪杰摩斯将军,不敢招惹王国的大人物。

    “兄弟,我们难道就这么算了?”

    我悄悄地问向身旁站着的一个冒险者。

    “这……可能吧……杰摩斯将军是王国一等强者……怎么招惹?”

    这个冒险者支支吾吾地说,先前嚣张的气焰已经熄灭,神情低落,而这个时候,白银铠甲士官长又发话了。

    “所以!鉴于军方情报判断错误!我们决定给予诚恳的歉意!按照魔兽晶核的获取来算,等同于兽族头颅,你们协助了军方,理应赋予声望功绩,恰好……王国缺少一批新爵贵族。”

    说到最后,白银铠甲士官长加重语气,咬在新爵贵族这个词上面。

    中心广场纷纷响起吸气声,气氛逐渐转为热闹,冒险者们交头接耳,神情变得喜悦,有的队伍爆发笑声,不用想也知道途中击杀很多魔兽,按士官长的话,极有可能成为新爵贵族。

    “等等,就算是这样,冒险者伤亡这么大,赋予声望功绩也……”

    我看着周围冒险者的变化,感到不可思议,结果被身旁的冒险者拍拍肩膀。

    “没关系啦!你看,成为新爵贵族不正是很多人的梦想吗?再也不需要和魔兽拼命厮杀,浪费掉性命多可惜,伙伴们当然会铭记在心,拥有贵族的财富立座大大的墓碑都可以,死去的家伙们也一定高兴的哈哈哈!”

    这个冒险者畅快大笑,猛力拍着我的肩膀说,不禁思考着成为贵族后要娶多少美丽少女做老婆。

    “现在!大家可以撤离了!在回到前哨营地之后开始统计功绩。”

    白银铠甲士官长看见冒险者们的情绪安抚成功,再次高声大喊。

    “太好了!哎!我可能当贵族了!你有多少晶核……人呢?”

    兴奋的冒险者欢呼起来,转头向身旁问,却没有再看见刚才的魔法师。

    热闹欢呼的冒险者人群中,仅有极少数无人注意的家伙悄悄地离开,其中包括一个金发的魔法师。

    坡道

    雷纳多远远地遥望忽静忽闹的中心广场,兽族的耳朵挺灵敏,稍微能够听到士官长的喊话,大致意思是情报错误和赋予声望功绩。

    情报错误理所必然,兽族突袭者早已被他安排在人类前哨营地无法探知的秘密地点,兽族据点也不会傻到放在这种易攻难守的地方,这些都只是人类自编自演的闹剧罢了。

    人类也够愚蠢的,浪费战力不容忽视的冒险者去清扫魔兽,损伤半数冒险者,正好方便了兽族突袭队。

    “我大概猜到人类军方的意图了,他们可能是想解封残殿,夺取里面的宝藏,这正是我们兽族以前无暇顾及的工作。”

    雷纳多低头暗想,藏在斗篷里的手掌摸向胸口戴着的号角链坠,是否趁着这个时机,召集突袭者剿灭这座雪山里面的人类?

    “准备动身!速度快点!”

    突然,坡道下传来我的喊声,让雷纳多的手松开了胸口的号角链坠。

    “西诺尔法师?发生什么了?”

    法雷恩从浅洞里走出来,看到我一脸阴沉的模样,不禁问。

    “你们保留好魔兽晶核,跟随其它冒险者撤离这里,我需要一个人待在残殿一会儿。”

    我着急地说,不得不做出决断。

    因为白银铠甲士官长的三言两语,整个形势已经变了,冒险者必然撤离,军方则是打算进入残殿深处。

    而我知道解封高墙背后的宝藏和幻蝶,心里不愿意听从撤离,黯灭巨人说得对,这是诱人的宝藏,即便当时硬着头皮跑了,这次却实在无法作罢。

    艾尼安,法雷恩和莉听完后心情复杂,看得出我的焦虑,却没有走。

    “自私的家伙可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理解,你想做什么就带上所有人,虽然认识不久,但我单纯很不爽你的这种性格决断!”

    突然,雷纳多看向我说,语气上极其严厉。

    他很清楚人类与兽族之间的仇敌关系,即便如此,像我这样的性格决断实在令他感到不爽,如果不是为了潜伏,他恨不得上前揍我一顿。

    “一起吧,顺便告诉我们,西诺尔你到底想做什么。”

    金色长发的女猎手抽出刺头箭搭在炙火之弓上,微笑着说,一旁的艾尼安和法雷恩也活动手脚,他们的体力已经恢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