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神迹
    “既然你们不肯说,等我抓住那个逃跑的魔法师就再问一遍,顺便给他瞧瞧你们的骸骨长什么样子,先从你开始……”

    想要弄清残殿里面到底有什么,就必须清理面前的几个人,梅里恩的脸上再没有虚假的笑容,露出原本的冰冷面目,抬手操纵环绕自身的黑雾直奔法雷恩。

    他知道法雷恩身上有龙魂晶石,上次没能得到,这次正好杀掉法雷恩夺取那颗龙魂晶石。

    同一瞬间,雷纳多指尖激发烙纹,准备阻拦梅里恩。

    早有预料的梅里恩在脑海下达一道命令,身后飘浮的食骨傀儡冲向雷纳多,挥起钢皮拳头砸向雷纳多。

    轰隆一声,食骨傀儡的钢皮拳头打碎地面,激起的碎石淹没周围,而雷纳多的烙纹并未成功发出,梅里恩操纵的黑雾也临近法雷恩。

    面对和上次一样的黑雾,法雷恩神情紧张,但没有后退躲避,反而用左手持着长剑,右手摸向腰后。

    当黑雾逼近身前,法雷恩的右手从腰后抽出一把十字匕首,有着漂亮的金银花饰,匕刃的金色光泽令远处的梅里恩感到眼睛微疼。

    “喝!”

    在法雷恩的喝声中,十字匕首在胸前划过,触碰到梅里恩释放的黑雾。

    类似上次的场景再度出现,十字匕首划过后,黑雾像是撞在厚墙上的烂泥一样炸开,飞舞的瘟虫一只只在空中染白,散落在法雷恩的脚下死去。

    只不过这次导致黑雾失效的是一把十字匕首,而是魔法师当时用的太阳花粉。

    “那把匕首是教会的宝物?”

    瘟虫术的再次失败令梅里恩的脸色吃惊,但更令梅里恩吃惊的却是法雷恩右手中的十字匕首,在把柄的底下赫然是一枚庄重的教堂印记。

    嗖的一声,莉手持炙火之弓射出两支焰箭,梅里恩因为法雷恩的十字匕首而一时疏忽大意,即便甩头躲避差点命中头部的第一支焰箭后,右臂还是中了第二支焰箭。

    因为有炙火之弓的烈焰,梅里恩中箭的右臂感到灼烧的剧痛,火焰从中箭的伤口蔓延开来,企图焚烧整条右臂。

    “该死!”

    梅里恩暗骂一声,从体内释放出新的黑雾淹没右手臂上的火焰,连同刺头箭一起侵蚀掉,但焦黑的伤口却遗留下来,让梅里恩感到右臂的疼痛,估计施法的时候有点麻烦。

    “阿菲利丝姐姐的匕首果然有用!”

    成功驱散掉黑雾,法雷恩看了看手中的十字匕首,大喜过望。

    梅里恩冷眼盯着法雷恩手中的十字匕首,对教会宝物有些忌惮。

    他立刻在脑中命令自己的得力帮手助阵,想来钢皮构造应该不惧怕教会的宝物,结果怎么命令也没能够唤来食骨傀儡。

    这时候,两声闷响传来,梅里恩转头望去,食骨傀儡被四头巨型石人摁倒在地上,头部和背部都遭到巨型石人重捶,坚厚的淡黄色钢皮都凹陷了一些,可想而知力气有多大。

    梅里恩预想中被食骨傀儡一拳砸中的雷纳多却安然无恙,站在那里注视梅里恩。

    魔法师的元素召唤?梅里恩震惊不已,想来又感觉很不寻常,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高级魔法师,但中级魔法师里面有人能够召唤这么多的召唤物?支撑消耗的法力足够吸干一个中级魔法师了吧。

    梅里恩的目光留意到雷纳多的周围,大家是在一片宽敞的破损通道里面战斗的,雷纳多身边的墙壁好像全都不见了,地上也没有多少碎石,是食骨傀儡和那些召唤的石人激战打烂的吗?但这一切太奇怪了吧……

    再加上那个蓝色头发的男子有十字匕首这种令他忌惮的教会宝物,梅里恩此时感到前所未有的棘手。

    “你早有准备了?”

    沉寂片刻之后,梅里恩皱紧眉头,看着法雷恩,冷声问。

    “灌木山谷那次之后,西诺尔法师跟我提起你的邪恶法术,这让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些记载邪恶法师的书,人们称这类诡异的法术为暗魔法,我才知道,你是使用暗魔法的邪法师,也难怪西诺尔法师的元素魔法会被侵蚀,因为暗魔法只惧怕教会的圣术,恰好,我的手中就有一把教会祝福过圣术的匕首,估计你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我们一直留有准备!”

    法雷恩反过来笑着嘲讽梅里恩,身边的艾尼安摸出装满圣水的药瓶,倾洒在铁剑和圆盾上,这样做,可以保证武器短时间内不会被黑雾侵蚀。

    难怪敢凭借几个人阻拦我,原来早有准备,梅里恩若有所思,艾尼安沾上圣水后的铁剑和圆盾,和法雷恩的十字匕首,令他们两个可以抵挡住暗魔法攻击侵蚀,看来是想近战反击。

    梅里恩又看向手持炙火之弓的女猎手,这个女孩是特意寻找空隙,远距离精准射击自己,而那个会元素召唤的斗篷人似乎还没用上全力,是最忌惮的敌手。

    “很久没有认真点了,食骨傀儡!”

    思索一会儿,梅里恩再次发起了攻击,率先在脑海中下达命令。

    被雷纳多的石人们摁倒在地的钢皮怪物猛然发力,震开巨型石人的压制,正在操纵召唤物的雷纳多没有犹豫,四头巨型石人合力准备再击倒钢皮怪物。

    可是,挣脱出来的食骨傀儡根本没有打算继续纠缠,而是奔向了莉,抡起钢皮巨拳就要砸下。

    雷纳多急忙甩出锁链捆住食骨傀儡的钢皮巨拳,猛力一拉,居然让力气极大的食骨傀儡拳头动作缓慢了一刻。

    战斗经验丰富的莉也反应过来,灵巧的身子向前翻滚,躲开食骨傀儡攻击波及的范围,顺手朝梅里恩方向射出一支焰箭。

    “他不见了!”

    艾尼安和法雷恩的喊声传来,莉射出的焰箭没入黑暗中,原本站在那的梅里恩不见踪影,手持的火把落在地上,微弱的火光无法照亮通道,让周围陷入一片昏暗。

    “小心!”

    雷纳多的喊声传来,伴随着锁链断裂的声响。

    法雷恩举起十字匕首,教会宝物放出的光芒代替火把照亮通道,但也照亮了临近艾尼安和法雷恩身前的钢皮怪物。

    ……

    残殿深处的高墙

    “就是这里了。”

    金发的魔法师独自一人摸索到熟悉的高墙前,远古巫祭石刻的缺口在墙中,头顶上趴着的幼虫西尔直起身子,突然激动起来。

    “西尔的母亲就在里面吧。”

    我笑着自语,正准备在高墙附近寻找进去的门口,结果低下头看见了一串散乱的脚印,脸色凝重。

    难道军方已经抵达了?可是地上脚印不算多,大概十余人左右,明显和军团夸张的阵势不相符,而且附近也极其安静,一切都和初来时相同,没有丝毫打斗的痕迹。

    糟糕了,该不会有其它的冒险者队伍抢先一步潜入这里吧?有可能,军方的强者们还未抵达高墙,地上的脚印也很新,这些人刚走过不久。

    如果继续进入残殿深处,我估计会和这支冒险者队伍碰上,究竟是敌是友还不清楚,总是先准备妥当吧。

    暂时寂静的残殿高墙前,魔法师仔细察看一下血精灵法杖,身上带着一瓶魔力药剂,还有小袋提农水晶,安伊露离开前炼制的混合蛇毒药瓶,听她说可以致死一名中级巅峰强者。

    “女性魔药师真可怕……”

    我低声自语,收拾好物品,可惜法师袍在火海中烧烂了,总感觉没有法师袍披着很不习惯。

    准备妥当,我走到高墙前,四处察看,结果没发现可以走的入口。

    就在这时,趴在头顶的幼虫西尔爬下来,然后在我眼前钻进了高墙,吓得我揉揉眼睛,发现是真的,于是试着伸出双手,摸着冰冷古老的墙壁,再微微用力。

    咕噜一声,魔法师整个融入墙壁里面,像是潜入水里的鱼儿,不见了踪影。

    同一时刻,解封的高墙背后,从外界率先抵达的冒险者队伍仰望着头上浩瀚的古代星空壁画,蹲下捡起黄金铸造的各种供奉饰品,遍地散布的白色水晶照亮华美的圣殿。

    “首领,这里是就是米希修女指的真正的圣殿?”

    冒险者中,一个魁梧的守卫惊叹连连,颤声问向领队的独眼战士。

    “当然,很震惊吧,说实话,我在接受米希修女的任务前都还不知道,蛮人当年的圣殿并未真正摧毁,外面那些只是掩饰,真正的圣殿是这里,供奉传说中的半神血脉魔兽……”

    面容凶残的独眼战士咧嘴说,在半神血脉魔兽上语气加重,周围响起一阵吸气声。

    “听闻半神血脉的魔兽可以赐予神迹,这头魔兽还活着吗?”

    冒险者中的一个咒术法师喉咙强咽,说话时,抓着法杖的手在抖动。

    神迹是什么?许多冒险者都略有耳闻,王国贵族更是口口相传,属于足以彻底改变一个人命运的伟力。

    最震撼的神迹之一可以想到有圣洁之神特尼比降临王都,阿菲利丝公主从此成为教会圣女,其余的神迹也在历史上不断出现,有的人受祝福荣登侯爵,有的人受祝福成为王国的七大魔法师之一。

    “不用想了,你们忘了米希修女的背后是哪个家族了吗?他们早知道有神迹遗留在这个地方,谁也别贪心,不然就是下辈子躺着惭悔……”

    独眼战士别有深意地说,吓醒了脑子发热的冒险者们,一个个纷纷将贪婪的想法抹去,摇摇头表示不敢。

    也是呢,谁敢抢夺属于哥伦萨里家族的神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