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联手
    独眼战士,不,应该说戴着眼罩,相貌伪装得很像首领的强壮男子在守卫和反叛的咒术法师等人的面前站着,剩下的四个伪装者也不再掩饰。

    守卫的目光注视着扔在地上的眼罩,曾经戴在首领的左眼,只不过,首领或许已经死了。

    “唉……竟然被认出了,只可惜,你的挣扎毫无意义,我想听听你凭什么敢独吞属于哥伦萨里家族的神迹,就算神迹送给你,你也不可能抗衡发怒的哥伦萨里家族,还是乖乖交出来吧,或许米希修女愿意宽恕你。”

    揭穿身份的男子保持笑容,握着穿甲剑,自信地劝说远处的守卫。

    确实没错,他们并不是冒险者,而是米希修女暗中派遣的哥伦萨里家族精兵,替代雇佣队伍中几个倒霉的冒险者,至于那几个倒霉的冒险者的下落嘛,估计得在森林外的尸骨堆里面找找了。

    要知道,神迹这么重要的宝藏,米希修女可不会犯傻只雇佣冒险者来帮忙干活,派遣他们五个家族精兵,当然是为了确保掌控这支冒险队伍。

    也多亏米希修女的精明决定,从一开始,咒术法师等人的反叛就已在他们的掌控中。

    “凭什么敢独吞?属于哥伦萨里家族的神迹?真可笑,那群反叛的人说得没错,哥伦萨里家族的残忍人尽皆知,原本我还相信首领他不会鲁莽做决定,现在知道首领已经死了,我还愿意相信哥伦萨里家族的信誉吗?而且,神迹只属于抢到它的人!”

    冒险队伍幸存的守卫冷声回答,绳索捆实的囊布摆在脚后,已经打算与哥伦萨里家族的精兵正式敌对。

    “你是妄想一个人对付五个?”

    哥伦萨里家族的强壮男子轻蔑地一笑,因为他们有人数上的优势。

    “你们也加入吧……”

    这时候,守卫看向咒术法师等人,尽管恨这些反叛者,但扔出圆盾救下咒术法师也是为了逆转胜负。

    “虽然你们的反叛计划早被得知,但偷袭的手段还是伤到了这群哥伦萨里家族的走狗,作为反叛的惩罚,别指望得到神迹,但情况特殊,我放你们一马,想要活着离开这个鬼地方就拿出剩余的力气和我搞定这些人!”

    守卫的声音冷酷,使得咒术法师等人陷入短暂的思考,随即点头答应守卫的要求。

    只不过,咒术法师的心里暗骂了守卫这个虚伪的家伙无数次。

    嘴上说反叛惩罚那么义正言辞,其实他自己最想独吞神迹而已,因为冒险者都是自私自利的恶鬼罢了,再怎么狡辩也掩饰不了守卫这家伙的肮脏内心!

    “终究是联合起来了吗?”

    哥伦萨里家族的五个精兵看见咒术法师等反叛者点头同意联合,也没有了先前的轻蔑,开始认真起来。

    带头的强壮男子脸色凝重,米希修女雇佣的这伙冒险者可不弱,如果不是有精兵潜入反叛者之中提前为成员拿到解药,一开始偷袭的毒雾就已经重创他们了。

    尽管如此,强壮男子身负的满身箭伤以及其它精兵的伤势足以说明冒险者一方战力之强毋庸置疑。

    此刻,咒术法师双腿的石化终于超过时限自行解除,使得咒术法师的双脚恢复自由,手中的法杖也释放出骇人的红芒,看来是很危险的咒术。

    原本三十多人的冒险队伍仅剩十个人,包括守卫,咒术法师和四个反叛方幸存者,以及哥伦萨里家族的五个精兵。

    反叛方的幸存冒险者也在蓄力准备与哥伦萨里家族的精兵们再次交锋,强壮男子一手握紧穿甲剑一手穿戴上钢爪手套,剑拔弩张的气氛在一瞬间凝重到极限。

    守卫和咒术法师,两个人都是在冒险队伍中实力强悍的中级巅峰,以目前的局势判断,强壮男子的心底也不确定这场恶战胜负。

    “粉碎咒!”

    忽然间,咒术法师转动法杖顶端所指的方向,没有对准哥伦萨里家族的精兵,而是瞄准祭坛外的白色水晶。

    一声咒语喊叫后,祭坛外的白色水晶泛起骇人的红芒,眨眼间便炸裂粉碎,水晶碎屑散落一地,却没有人在那里,这让警惕十足的强壮男子和远处的守卫感到困惑。

    “嗯?队长!祭坛外还有活人!是魔法师!”

    看见咒术法师奇怪的一击咒术,哥伦萨里精兵中的咒术施法者先是皱眉,随即探知到祭坛外流出了膨胀的法力波动,却难以捕捉到确切位置。

    “居然还有人从毒雾中活下来?”

    咒术施法者的这一句话,令守卫和强壮男子震惊不已,是米希修女所雇佣的冒险者之一?还是……

    “是那个偷偷跑进来的家伙!他的法力正在膨胀!非常强!我们先解决这个敌人!”

    咒术法师沉声喊着,同时伸手进法袍,拿出两只卡片折叠的魔鹤抛到空中,几声简短的呤唱,两只魔鹤向祭坛外分头飞出,开始寻找法力膨胀的来源。

    与此同时,哥伦萨里家族的精兵和幸存的反叛者环顾四周,强壮男子的眼神锐利,猛然盯向祭坛外的一座纯金铸造的雕像,眼尖的他已经看见雕像边角暴露出的金色发丝……

    雕像背后,金发的年轻男子垂下手臂,空荡荡的魔力药瓶放在地上,再抬手擦干嘴角残余的深蓝色药水,感觉到体内充沛的,甚至超出平常的澎湃法力。

    难怪营地炼药铺的价格开那么夸张,这瓶浓缩度如此高的魔力药剂都快要撑爆我的法力源了。

    “三个中级巅峰,加上周围七个的小弟,这么多人,准备先解决掉我吗?”

    听到祭坛传来的动静,坐在雕像背后躲藏的我一边呤唱一边暗想。

    左手的血精灵法杖在发挥效果帮忙加速我的呤唱速度,时间紧迫,对方应该很快就能找到我的位置了,他们似乎有两个咒术系法师,到时候一定是我变成活靶子。

    这些人是下定决心彻底除掉我这个隐患吗?在比拼呤唱速度的过程中,我猜测着祭坛上混乱的这些人的目标,都是圣殿里的神迹。

    背叛,潜伏,预谋,反击,劝说,为了抢夺神迹,真是什么手段都用尽了,甚至不惜杀死队伍中的其它人,和当年旗帜佣兵团的基格纳德简直一模一样啊。

    现在来看,貌似,我的目标也是神迹,虽然没有打算像他们这样疯狂抢夺,却也属于一样的目标,被他们归类成敌人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该怎么做?西尔……”

    一边呤唱,一边低头看着怀中的圆滚滚幼虫,也不知道西尔能否知晓人类的心里想法。

    放弃神迹,乖乖地跑出去道个歉离开吗?或许下一刻就被咒术干掉,继续等着敌人自相残杀?如今来看,为了解决掉某个躲藏的人,敌人似乎还停止争斗了。

    “我倒是有一个建议,你完全可以解决掉这些和你抢夺神迹的人,既然他们决心除掉你,你也可以决心除掉他们,怎么样……有什么不对吗?”

    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低沉声音在我的脑海回荡,是黯灭巨人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