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祭坛上的终战
    圣殿祭坛上,雷击球与合击碰撞的爆炸余波掀起新一轮的尘土碎屑。

    哥伦萨里家族的精兵队长选择扔掉穿甲剑,从怀里拿出另一套钢爪戴上,比起用剑,他更擅长双手穿戴钢爪近战,这也是因为在合击过程中看见魔法师的怪力堪比守卫的力气,只能突刺攻击的穿甲剑效果不大。

    突然间,金发的身影从尘土碎屑之中飞奔而出,双刃精兵注意到我的目标是哥伦萨里家族的咒术施法者,立刻追上前阻击。

    “喝!”

    在我靠近咒术施法者的时候,追上前的双刃精兵一声暴喝,两把锋利的宽刃泛起蓝芒,从侧面横砍向我的喉咙与双腿,速度非常快,如果身穿坚厚的铠甲还能不怕,但我是魔法师。

    对了!坚厚的铠甲!我脑中一想,不但没有躲避侧面横砍的锋利双刃,反而迎头往前。

    呯呯

    两声刺耳的碰撞声响起,持双刃的精兵猛力挥过武器,却没有如意料之中砍倒敌人,他回过头看见魔法师还在飞奔的背影,心里想着是防护类的魔法吗?

    “这是什么怪物!”

    还在呤唱中的咒术施法者看见的却和双刃精兵不一样,来袭的金发男子在喉咙和双腿出现类似魔兽的狰狞皮甲,吓得他往后逃,咒术还没有完成,根本没办法向我释放反击。

    只可惜,现在这般局面,我完全不可能手下留情,握紧手中的利剑朝咒术施法者的后背刺出,面对脆弱的施法者,这样的一击足以致命,利剑没有意外地穿透他的心脏,再抽回,这名咒术施法者便躺倒在血泊中。

    能战胜所有人!靠着犀角兽防御的兽皮!

    顺利干掉咒术施法者,我的信心十足,喉咙和双腿的兽皮暂时隐去,然后立刻转身奔向咒术法师。

    因为还在使用精神力保留着未动用的最后一个法术,但精神力快要到达破裂的极限,整个过程一直忍耐脑袋撕裂般的痛苦,西尔也开始疲惫,无法支撑过久,留给我的时限非常短。

    先将能威胁到精神的咒术法师也干掉,那样就可以专心收拾守卫,精兵队长和双刃精兵了。

    而此刻,呤唱到尾声的咒术法师往后退,一边和我拉开距离,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完成咒术。

    可惜,由于体内融合布诺图塔用未知手段做出的犀角兽血脉,同样是人类魔法师,我的体质和速度都高于咒术法师,所以很轻松就追上去,手中的利剑吓得咒术法师的脸色惨白,他可不愿落得和咒术施法者一样的下场。

    “绝不会让你得逞!”

    就在这时,最难缠的守卫赶过来,抄起厚盾挡在我的面前,同时保护了身后加紧时间呤唱的咒术法师。

    看到偏偏是这家伙,我不禁脚步急刹,待在原地咬牙切齿,望着守卫背后的咒术法师开始举起法杖,身为魔法师的我当然知道那是法术即将完成的征兆,似乎还是死魂咒,如果再被打中一次,原本已经撑到极限的精神力一定会彻底支离破碎的。

    但根本想不到有什么可以打倒这个浑身防御近乎完美的守卫。

    “包围!”

    与此同时,哥伦萨里家族的精兵队长和双刃精兵也从身后两边围堵。

    我稍微侧脸往后看了看,持双刃的精兵还算容易对付,犀角兽的坚厚兽皮无惧他的双刃,但双手戴着钢爪手套的精兵队长令我深感忌惮,他的对策似乎不是直接攻击,而是用钢爪手套近战周旋,看他的魁梧块头,我一下子想到这家伙的力气肯定不输守卫,绝不能再陷入类似当时被守卫压着的困境。

    突然,我的棉衣里蠕动几下,是西尔,应该是想传达快到极限的意思,没办法,如今必须用掉最后一个法术。

    看见我决意的神情,守卫连忙用厚盾挡住正在呤唱的咒术法师,精兵队长和双刃精兵也警惕十足,做好了准备随时向不同方向跑动,以此躲避我的法术攻击。

    “就是这个时机……雷柱!”

    但是,随着我的喊声,意想不到的苍白雷电从头顶降临,一下子命中躲在守卫背后的咒术法师。

    熟知法术构形的我将艾妮琳丝擅长的这招雷系法术使出更大威力,一瞬间被雷柱淹没的咒术法师张嘴惨叫,不得不中断呤唱,而我的嘴角翘起,因为这样会导致法术回噬,越是接近尾声的法术,越是危险,一旦回噬,可以说相当于用法术攻击自己。

    果不其然,在雷柱落下的片刻,咒术法师因为强烈的雷电和回噬的伤害而气绝身亡,沦为烧焦的尸体。

    “蠢才!”

    哪怕没有回头,守卫也听到背后传来咒术法师的惨叫声,暗骂一句,举着厚盾毫不犹豫地撞向我,打算在这个时机和距离拼尽全力。

    和守卫一起的还有精兵队长和双刃精兵,也多亏咒术法师引诱我的法术,凭借他们三人的围堵,近战上已经处于绝对的优势。

    “还没完呢!”

    然而,他们三人不知道雷柱这个法术的特点,我高喊着收拢双臂,像艾妮琳丝在决斗场上那样做,操控住还在持续的雷柱扫向这边。

    感到刺眼的苍白雷光突然靠近,守卫,精兵队长和双刃精兵三人惊恐万分,想不到我居然可以操纵法术向这边袭来,马上意识到我的意图是想拉着他们三人一起遭受雷击。

    “不好!这家伙的身体有防护!”

    其中,双刃精兵亲手拿着双刃横砍过我的身体,他立马想到当时我没受伤的原因就是因为有某种防护。

    虽然一同被扯进雷柱的攻击中,但精兵队长和守卫都属于巅峰强者,或许他们能够抵抗住,但自己不行,想逃跑却为时已晚,苍白雷电袭来的速度太快,眨眼间将四个人吞噬。

    恐怖的雷电交织身边,我低下头,用双臂护住较为脆弱的头部和棉衣里面的幼虫西尔,顺便激发出犀角兽的坚厚皮甲覆盖身体各个关键位置,以此顽强抗衡自己释放的这道雷柱。

    和我一样的精兵队长和守卫,在肆虐的雷电中艰苦忍耐,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处于中级巅峰层次的实力,一招雷柱还不至于迫使他们倒下。

    只不过,相比两个中级巅峰强者,身躯强度较弱的双刃精兵就没办法支撑下去,在雷柱中惨叫连连,肆虐的雷电焚烧他全身。

    “解除!”

    听到双刃精兵的惨叫声,我立即解除雷柱。

    因为雷柱已经是快要施法结束,所以提前一点解除没遭到法术回噬,趁着自己反应最为迅速,我准备干掉毫无还手之力的双刃精兵。

    “休想!”

    感到肆虐的雷电突然消失,精兵队长率先察觉到我的意图,睁眼看到我冲向双刃精兵,怎么能让我得逞,怒喝中挥出钢爪追上我。

    “果然中计了……”

    不过,这却是我的计谋,抓紧了这个瞬间,我放弃手中的利剑,甩手扔向身后的精兵队长。

    不愧是中级巅峰强者,精兵队长的行动一点也不鲁莽,他早有防备,抬手接住飞旋而来的利剑,因为穿戴钢爪手套,理所当然不怕利剑的锋利。

    紧接着,精兵队长准备继续往前,还没来得及蹬起后脚跟,钢爪手套上的利剑就碰到了一瓶扔来的药水,在玻璃破碎声传入耳中的同时,药瓶内的紫绿药水溅洒到精兵队长的脸上。

    “队长!救救我!”

    此时,双刃精兵全身正在被雷击后的火焰焚烧,痛苦中松开双刃,我顺势绕到这家伙身后,双手擒拿他的脑袋,使劲一扭,毫不留情地用蛮力扭断双刃精兵的脖子。

    “喂!你在干嘛!”

    从雷柱消失直到双刃精兵死亡,整个过程发生得极为快速,这让行动不够迅捷的守卫来不及插手,在看见双刃精兵也死掉之后,他朝精兵队长喊叫,结果目睹了可怕的一幕。

    “啊啊啊!这是什么……毒液?混合抽纯过的蛇毒!可恶的臭小子……我要啊啊!杀掉你啊啊啊啊……”

    刚松开双刃精兵的脑袋,我抬脸看着遭遇悲惨的精兵队长,听着精兵队长撕心裂肺的咒骂声。

    在那瓶破碎的药剂内,装着的是安伊露细心搭配炼制的混合蛇毒,我原以为安伊露过分高估自己的天赋,现在,精兵队长枯萎的脸皮和瘫倒在地上逐渐僵硬冰冷的尸体,我已经是绝对相信安伊露的魔药师天赋,只求她别在饭菜里加点什么……

    完全目睹精兵队长的惨死,守卫吓得心底一寒,还想过要不要逃跑,但转头看到累得瘫倒在地的魔法师,仿佛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现在你也没招了吧?”

    守卫试探地问了一句,结果瘫倒在地的魔法师只是剧烈喘气,根本就没多余的力气开口。

    发现我已经累得半死,守卫情不自禁地在心底感谢诸神,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用想也知道我已经没有招数可以使用,并且因为一系列战斗,守卫非常清楚地察觉到我的实力。

    “真可怕,仅仅是稍强一点的中级魔法师,哼!”

    终于清楚这个偷偷跑进来的人的底细,守卫轻声地感叹,但也恨得咬牙切齿,忍不住一脚猛踢魔法师的身体,看到依然没反抗的动静。

    “哈!终于倒下了,可恶的怪物!偏偏力气这么大!是人兽的杂种吧!”

    慢慢降低警惕心的守卫一边骂一边疯狂踢踩,尽情发泄怒火,接着观望寂静的圣殿祭坛周围,只剩下他一个站着,终于可以仰头狂笑。

    最后,守卫伸手摘下坚实的头盔,露出棕发蓝眼的面容,估计这个时候军方快要抵达了,他也不浪费时间,捡起双刃精兵遗落的一把刃,低下头注视还留有一口气的失败者,高高地举起刀刃。

    “结束了,很遗憾赢的是我,你也陪着这群家伙一起下地狱吧!”

    摘掉头盔的守卫以胜利的姿态说完这句话,手中的刀刃朝下刺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