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苏醒的幻蝶
    一声重响,刀刃笔直地刺破地面,溅起飞舞的碎片,却没有丝毫的鲜血,守卫的双手握紧刀柄,保持着僵硬的动作,随即,他的眼珠蹬起,张了张嘴,想说话,结果嘴里涌出漆黑的血液。

    守卫开始剧咳起来,一口口毒血喷在身前的地上,他的脸色铁青,想坚持站稳,但仅仅支撑一会儿便跪下。

    颤抖的手掌摸向喉咙一侧,守卫感到疼痛,没有错了,是伤口,一处被划开的狭长伤口,才出现没多久。

    “你这个野兽的杂种!卑鄙阴险!”

    使劲咳出一大口毒血之后,守卫逐渐感到头晕目眩,不甘与愤怒交织的他强撑着抬起脸,露出枯萎的容貌,开口咒骂那个站在身前的魔法师。

    看着守卫身上出现和精兵队长一样的惨状,我暗自松了口气,扔掉手中暗藏的匕首,因为这把匕首残留混合蛇毒,万一不小心失误割到自己的糟糕了。

    为什么我明明重伤瘫倒,却能够关键时刻对守卫一击毙命?

    原因很简单,即便精神力的承受已达极限,魔法师的法力源消耗完,我还有融合犀角兽血脉的强悍身体,特别是犀角兽的兽皮防御,守卫一顿狂踢狂踩的折磨对我来说不疼不痒。

    由于守卫全身武装严密的铠甲,我也只是故意装死,一直静待守卫在什么时候露出破绽,最终等守卫摘下来坚实的头盔,我才抓紧机会反击。

    趁着守卫疏忽大意的短暂时刻,拔出了腰间暗藏的一把狩猎匕首,直起身来对准守卫暴露的喉咙刺去。

    虽然只是前哨营地随便找来的地摊货,却恰好发挥出最有效的作用,毕竟并不是剑斗者或刺客那样行事谨慎精密的职业,守卫的反应迟钝,给了我一个反击的绝佳机会。

    这也幸亏自己在黄金雕像躲着的时候拔开过毒液药剂的木塞,倾倒一些沾到腰间暗藏的狩猎匕首,守卫的喉咙伤口不算大,但能够杀死同等级别精兵队长的混合蛇毒,对于守卫来说同样致命。

    看着地上僵硬冰冷的守卫尸体,我不得不惊叹安伊露作为魔药师所炼制的毒药极其厉害,原以为份量只可以用来杀死一个中级巅峰强者,却没想到能够解决掉同样是中级巅峰强者的守卫。

    这下,圣殿祭坛只剩下一个人还站着,但身体摇摇晃晃的。

    “这次真的结束了……”

    我低声自语着,终究是撑不住,整个人往后躺倒。

    脱离手掌的血精灵法杖滚到了远处,金色的头发散乱,空中落幕般的灰尘飘覆身上,仿佛将我当作这座沉寂几百年的圣殿陪葬品,以便慢慢侵蚀成古物,空洞般的暗红双瞳注视圣殿祭坛的圆顶,魔法师的呼吸断绝,血液也不再流动,渐渐陷入冰凉。

    这时候,圆鼓鼓的白色幼虫从我怀里钻出来,精疲力竭的西尔没有再散发淡金色的微光,这也使得魔法师支离破碎的精神力终于四分五裂。

    这样一来,等到魔法师四分五裂的精神无法再聚集起来,圣殿祭坛的人类就等于全部死亡。

    “我的孩子……是你回来了吗?”

    突然,被遗忘在祭坛角落,原本被守卫用绳索捆住的囊布从中撕开,一条修长的女性手臂扯开囊布两侧,苏醒过来的美丽女子缓缓起身站立,艳红的眼眸移向远处那个躺倒在地的人类魔法师,轻声说着。

    而在远处的人类魔法师胸口上,圆鼓鼓的幼虫爬出来,朝自己的母亲使劲爬过去。

    察觉到自己的孩子好像有什么很急的话想说,美丽女子眨了眨艳红的眼眸,轻步走来,她的光滑后背还拖着收合的蝴蝶翅膀,路过的地方都飘舞金色的花粉,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等到这位美丽的女子来到躺倒的人类魔法师身边,她弯腰抱起白色的幼虫西尔,露出母爱的微笑,伸手轻柔幼虫的一排手脚,这是它们幻蝶在幼年时期最喜欢被**的地方,像人类的母亲逗乐婴儿一样。

    “原来是自己调皮跑出去了吗?幸好遇到没有恶意的人类……这个人就是当时收养你的人类?精神力已经四分五裂,有承受法术构形的痕迹,又是这样吗?没想到几百年过去了,人类居然还不愿意正视自己的能耐。”

    美丽的女子听了一会儿,轻声地叹息,大概了解她的孩子所说的来龙去脉,这只存活千年的幻蝶摇摇头。

    恐怕在几百年前就已经是定论,人类的傲慢,狂妄,无知,贪婪终将为世界带来毁灭的灾难,不仅连累无辜的其它种族,还会害了自己。

    但想来想去,美丽的女子最终却选择了相信自己的孩子。

    “亲爱的孩子,母亲已经时日无多了,没有谁能够逃避逝去的那一刻,很抱歉,我不能永远守护在你身边,既然你遇到了善良的人类,我当然也赞同你的选择,曾经供奉我们幻蝶的一族已经迁移,这里已经没必要留着,跟随你喜欢的这些善良的人类吧……”

    亲吻幼虫的小脑袋,这位美丽的幻蝶母亲抱着自己的孩子轻轻蹲下,温柔地说完,她将西尔放下,双手向人类魔法师的头顶伸出,开始有规律的**,然后嘴唇微动。

    美妙的咏唱声在圣殿祭坛响起,这位幻蝶母亲伸展宽大的翅膀,无数金色的花粉飘舞,笼罩住她和躺倒的人类魔法师。

    伴随咏唱声,常人眼中无法看见的精神碎片逐一聚集起来,接着恢复重组回一个完整的精神之源,融入进人类魔法师的脑海深处。

    突然,圣殿祭坛的空气凝固,在昏迷的人类魔法师身边,美丽的女子睁开她变为深红的可怕眼眸,一股在几百年来沉睡的至强力量涌现,蕴含神力和自然之力。

    “别躲躲藏藏了!寄宿在人类身上的踪迹早被我发现了!”

    幻蝶母亲冷声说着,过了一会儿,四周依然没有其它的动静,她也不慌不乱,细指在虚空一划,切割开人类魔法师的棉衣,露出里面藏着的一颗残留开裂剑痕的晶核。

    面对这一颗晶核,幻蝶母亲毫不留情地伸出细长的手指,准备朝晶核一点,笼罩在周围的金色花粉密实地封住这颗晶核,正当她准备动手,从晶核里发出了惊恐的叫喊:

    “别!我投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