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神迹赠礼
    被金色花粉密封的晶核发出了挣扎的叫声,如果我醒着的话,肯定听得出这是黯灭巨人的声音。

    幻蝶母亲稍微停一下,暂时放过黯灭巨人的晶核与灵魂,深红的眼眸却没有半点松懈,毕竟曾经是世界上至强的魔兽之一,哪怕如今凋零枯萎,依然保留足够强大实力和警惕心,她也挺好奇,为什么这样的晶核与灵魂落在这个弱小的人类魔法师身上?

    是幸运照顾的奇遇吗?然而幻蝶母亲并不这样认为,因为黯灭巨人的晶核与灵魂在她眼里很陌生,直觉上告诉她,晶核里的这个家伙并非善意的存在,或许会加害这个人类魔法师。

    “真厉害,不愧是精神领域一族的幻蝶,还拥有纯净的神力和自然之力,看来我无论如何躲藏也逃不过你的探知,但我并不敢做些恶意的事情,能不能将这些稀罕的禁魂花粉驱散?我现在这个状态你也看得一清二楚,我们的遭遇相似,可我比你更惨。”

    感觉到幻蝶暂时手下留情,黯灭巨人赶紧赞美几句,又装作很委屈的样子一直说。

    “你不需要没完没了地装可怜,我融合的纯净神力已经对你产生抗拒,一般来说,只有坏恶的家伙才被纯净神力敌视或抗拒,看在还不是敌视的份上,我才没有立刻抹灭你,另外,在外面的巫祭之墙封印是你解开的吧?”

    尽管黯灭巨人一直油嘴滑舌,却依旧被幻蝶的纯净神力轻松识破,让黯灭巨人只好乖乖闭上嘴,听着幻蝶审问的话,黯灭巨人料想掩饰不住,所以不敢狡辩,算是默认了幻蝶的话。

    于是,圣殿祭坛寒冷了一会儿,幻蝶母亲只是摸着幼虫西尔,静候着地上的人类魔法师何时睡醒,她什么也不说,使得黯灭巨人最终忍不住。

    “那个……既然大家是曾经陨落的……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我的灵魂比较特殊,只需要借你的这座圣殿来修养晶核几百年,我就能再次重生,顺便我来照顾你的孩子。”

    黯灭巨人尝试着说,在幻蝶母亲还未回答之前想尽各种各样的理由,只要说服了幻蝶母亲,它就可以藏在这个地方一直到恢复重生。

    到了那个时候它想去哪就去哪,虽然这个人类魔法师身上的秘密也有些奇特,但相比于再一次重获新生,黯灭巨人更倾向于后者。

    这时,祭坛上的金色花粉散开,遍布圣殿的每一个角落,以前的蛮人供奉遗留的纯净神力与自然之力都涌现出,澎湃庞大的两股力量让黯灭巨人极其眼红。

    只要能够吸收圣殿的全部残留力量,它相信可以变得比上一次新生强上百倍不止!

    “你不需要奢望了,这座圣殿外面的一群人类已经进攻巫祭之墙附近,或许他们是扫荡圣殿留下的宝藏……”

    祭坛上,美丽的女子眼眸闭合,轻声自语,她后背的蝴蝶翅膀浮起,微微抖动,金色的花粉里面分出一团飘向圣殿之外的高墙,那些花粉可以帮她探查人类的所有动向。

    “又是贪婪的人类扫荡他们渴望的宝藏,你看,人类就是死性不改,对人类而言,我们这样衰落的魔兽根本不足以让他们恐惧敬畏,与其救人类的性命,不如我们联手起来如何?将圣殿交给我,我也会保护你的孩子。”

    黯灭巨人趁机附和着大骂人类,然后继续劝说幻蝶母亲相信它。

    想要躲过人类的扫荡虽然难,但总得尝试一下,只要它的晶核藏在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就有可能成功。

    再说了,它根本不在乎这点宝藏,真正吸引黯灭巨人的是圣殿遗留的神力与自然之力两股庞大力量,这是重新塑造躯体的最佳途经!然而人类不会想到怎么利用这些伟大的力量,只是一群为了黄金和权势打得你死我活的低等种族罢了。

    “那么你怎么保护我的孩子?”

    幻蝶母亲忽然问,似乎想清楚了最后的抉择,令黯灭巨人大喜过望,距离抢到这一座圣殿只差一步之遥!

    “我会带着你的孩子躲在一起,先躲开人类的扫荡,等人类离开之后,就藏在圣殿修养和培养它成长起来,教会它向伤害自己母亲的人类复仇!”

    猜测人类军方很可能快要清掉所有高级魔兽了,黯灭巨人的语气也紧张起来,暗想必须快点说服幻蝶,在人类扫荡之前躲藏好。

    但是,黯灭巨人万万没想到一声复仇,却激起了幻蝶的恼怒,美丽的女子轻声叹息,最后一次温柔地拥抱幼虫西尔。

    “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复仇所蒙蔽双眼,只希望它无忧无虑成长。”

    安静的圣殿祭坛上,美丽的女子眼眸恢复艳红,微笑着说。

    终于想到了最好的选择,西尔的母亲完全展开后背巨大的蝴蝶翅膀,一时间,整座圣殿的纯净神力与自然之力汇聚祭坛,如此庞大的力量引得黯灭巨人眼红嫉妒,非常渴望获得,但是,伴随女子忽然的咏唱声,纯净的神力,自然之力和金色的花粉竟然全部融入女子后背的蝴蝶翅膀。

    看到这一幕,黯灭巨人不禁暗骂这个女人难道疯了?她已经处于凋零枯萎的状态,哪怕再怎么吸收也不可能逃避死亡的结局!

    忽然,黯灭巨人觉察到不对劲,祭坛上的美丽女子只是将自身融入三股力量之中,像是一种容器,这样的景象,让黯灭巨人想到了一个人类经常歌颂的词:神迹。

    “我从来没有憎恨,厌恶,迁怒过人类,他们确实贪婪,傲慢,伤害别的种族,但也存在着正直,善良,虔诚的人类……”

    低头看着祭坛上的人类魔法师,美丽的女子微笑着说,俯下身,手中怀抱的西尔被她放到魔法师的胸口。

    “希望你保护好我的孩子,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赐予你的赠礼。”

    说完,美丽的女子亲吻魔法师的额头,她的手脚,身躯,头部,翅膀都渐渐消散,化为神迹的伟力融入这个人类的身上。

    被遗忘了几百年的圣殿不再有神力与自然之力庇护,直到幻蝶消散的最后一丝光芒落入魔法师的额头,静悄悄的祭坛只剩下一个还在熟睡的人类,一只幼虫,一块晶核……

    过了一会儿

    “这里是哪里?”

    醒来的我睁开暗红瞳的双眼,从冰凉的地板坐起身来,挠挠头自语。

    “西尔?”

    这时候,圆滚滚的白色幼虫趴在我的腿间,显得特别活跃,我才向着四周观望,白色的水晶,黄金雕像和遍地的珍宝,慢慢地契合到记忆中的景象,我恍然大悟,这里不正是圣殿祭坛吗?

    果不其然,祭坛四周还有零散的尸体,是那些死掉的冒险者们。

    “原来我没有死啊,可是,明明我的精神力已经撑到极限,支离破碎的过程一直依赖西尔的能力强行庇护的,但西尔不是精疲力竭了吗?我的精神力好像在最后也四分五裂了……”

    边想边问,可惜无论怎么想也是无法找到答案,真苦恼啊,西尔不会说人类的语言,到底发生了什么?

    “黯灭巨人,你还醒着吗?”

    我看见掉在身旁的晶核,更加的困惑,因为黯灭巨人的晶核带在身上的棉衣里,现在却掉了出来,一想到黯灭巨人可能知道点什么,立刻问。

    “别问我……我什么也不想说……”

    黯灭巨人的声音在脑海回荡,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家伙的语气给我的感觉充满了失落,悲伤,愤恨等复杂的情绪,然后这家伙就什么也不说了。

    “呃……先带走些珍宝吧,虽然还没确定过了多久,但圣殿的珍宝还在,军方就算还没来也应该快要进攻到圣殿了。”

    我索性起身捡起黯灭巨人晶核,把西尔放在胸口的棉衣内,然后开始在圣殿附近寻找一些遗留珍宝,因为我可是临走前答应了冒险的同伴们。

    只不过,我几乎搜遍整个圣殿,却始终未能发现西尔的母亲,原本想让西尔和它母亲团聚,结果成为心中的遗憾。

    ……

    残殿深处的某个地方

    一支燃箭贯穿战场,击中巨型的食骨傀儡的肩膀,很可惜,燃箭只是破坏淡黄色的钢皮表层。

    在梅里恩的操纵下,飘浮状态的食骨傀儡抄起了下身的两条铁链击退围攻的两只巨型石人,但依然被另外的两只巨型石人趁机抓住,将食骨傀儡压倒在地,而被击退的两只巨型石人也赶紧上前援助。

    巨型的怪物们扭打一团,附近的几个人类也在展开激斗,梅里恩一边操纵食骨傀儡一边呤唱施法,漆黑的元素伴随他的手掌融入地面,化作了四条黑线沿着地面直奔雷纳多,莉,艾尼安和法雷恩四人。

    “千万别被触碰到!这是腐烂血肉的暗魔法!”

    法雷恩大喊着,手持十字匕首向地面刺落,利用教会宝物的圣洁属性阻挡并净化朝自己袭来的黑线。

    艾尼安也跟着效仿,用沾过圣水的圆盾砸向地面的黑线,莉转身逃跑,因为她身为猎手一直与梅里恩保持足够的距离,没跑几步,黑线就停止无法再前,令远处施法的梅里恩眉头紧皱,他想拉近与女猎手的距离,却总被艾尼安和法雷恩两人阻拦。

    然而,最不可思议的是另一个人,那就是站着也安然无恙的雷纳多,在雷纳多的脚边散落一堆古怪的碎木,明明不是教会宝物,也不像蕴含圣洁属性,却能够抵挡住梅里恩施法出的腐烂黑线。

    “还没回来吗?”

    雷纳多一动不动,依靠兽族祭祀神灵的图腾木的碎片抵抗梅里恩的暗魔法,但他心急如焚,众人的招数几乎用尽,然而梅里恩还是一副留有余力的模样,继续消耗下去,一定是梅里恩获胜。

    “他们是没有多余的招数了吗?”

    此时,梅里恩同样在猜疑雷纳多等人的状态,经过反复几场交锋,他越来越察觉到这些人在强撑。

    僵持片刻,梅里恩开始琢磨是否动用其余的底牌,毕竟人类军方也在残殿深处,继续留在这里不太好。

    “灭魔章令……”

    正当梅里恩抬手准备摘下一枚新戒指时,附近传来的一股高级魔兽气息瞬间惊吓到所有人的神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