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魔鬼的渴望
    在梅里恩的双眼前方,身形巨大的怪猿迎面冲来,苍蓝的雷光淹没了梅里恩所看见的一切。

    食骨傀儡无法赶来护卫,环绕的黑雾也因为先前三个麻烦小鬼捣乱暂时无法凝聚。

    这一刻,梅里恩呆呆地站着,他已经想不到自己该怎么逃命,高级的魔兽几乎不可能是中级的弱者可以抵抗的,难道自己要死在这里?那么这些年东躲西藏在偏僻的山野苦练禁术到底为了什么?终究只能够仰望高高在上的强者们?

    回想起来,梅里恩是谁?不正是自己的名字吗?好像是一个毫无魔法天赋的学生,追随过贵族的天才少女,不过理所当然被拒绝了,你太弱了,骑士比你强多了,这就是梅里恩听到的理由,追随过德高望重的老法师,同样是太弱了,不过多了一句你没有其它孩子高的天赋这样的话,周围的声音都是令人失望透顶的话,强大的魔法师是需要天赋的,而自己没有,连晋升低级都做不到的卑微学徒。

    所以,梅里恩选择了禁术,没有天赋?那就挖出有天赋的人的心脏,怎么晋升?杀掉其它弱者吸食啃食,按照禁术的方法,他可以变得更强,但也遭到追捕和驱逐,从此消失在了藐视自己的那些人的视线外。

    没关系,哪怕每天生啃血淋淋的骨肉也可以忍受,他只需要匹敌甚至超越那些诸神保佑的强者,憎恨咒骂不公平的诸神,渐渐的,他感觉这个腐烂的人类王国完全没有存在意义,索性躲在山野就好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依旧觉得不甘心,外界的咒骂从未停止,邪恶法师,食骨之魔,吃人的野兽,在王国的那些人眼中,永远不缺天才,天才就是踩踏弱者屹立在高峰的。

    终于重回这个恶心作呕的王国,原本想靠手中的力量夺取权势地位,杀兽人,杀冒险者,全都轻轻松松,却在这里被击败?被这些小鬼打倒?

    不!宁愿沦为邪恶法师就是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碾压那些高高在上的强者!自己不能死在这个破地方!哪怕用尽一切隐藏的底牌!

    “暗黑束缚!”

    忽然,梅里恩的眼神变得狂热,大喊着,抓紧自己的法师黑袍一拽就脱下来。

    原本仅是法师黑袍的衣服诡异地变成一件魔器,在梅里恩面前完全展开后形成了一圈黑洞,反过来吞噬来袭的雷霆怪猿,将其禁锢在其中。

    雷霆怪猿的吼声和强烈的雷电从禁锢的黑洞里泄出,高级魔兽强大的实力几乎撕破黑洞,挥舞的手爪离黑洞前的梅里恩只差一点点的距离。

    但是,梅里恩的脸上毫无俱色,更因为先前积蓄的怒火而满脸狰狞,失去法师黑袍的遮掩,梅里恩健壮却苍白的身体暴露无遗,黑色的血丝腾起布满全身,梅里恩抬起的手掌上,那枚中断的戒指忽然解封。

    “灭魔章令!”

    梅里恩厉声一喊,解封的戒指向禁锢黑洞中的雷霆怪猿扩散出虚无的驱散波纹,在接触到雷霆怪猿释放的苍蓝雷光的那一刻,堪比七级雷系法术的苍蓝雷光一瞬间消失殆尽。

    没有了雷电的阻碍,梅里恩快速呤唱,环绕身边的黑雾变得极其浓厚,在右手掌心展开一把尖利的魔剑,在握紧魔剑之后,梅里恩果断用剑划破左手掌心,体内流出的大量黑血使得梅里恩的身体几乎看不见血丝,大量的黑血都被魔剑贪婪地吸食掉。

    “献祭上我的所有魔力和鲜血!以极致的黑暗塑造魔剑!屠杀所有敌人!”

    梅里恩独自一人站在雷霆怪猿的面前,怒声咆哮,手持的魔剑激发出骇人的血芒。

    在禁锢黑洞中发狂的雷霆怪猿看见激发血芒的魔剑,渐渐地意识到死亡的危险,挣扎着想要逃离禁锢。

    但陷入疯狂的梅里恩已经架起魔剑,仿佛看见敌人的心脏,狠狠地刺入雷霆怪猿的身体,一击贯穿这头高级魔兽的心脏,极致的黑暗吞没了雷霆怪猿。

    不一会儿,禁锢黑洞崩裂,灭魔章令的驱散效果也消失,梅里恩无力地垂落右臂,魔剑化为黑雾重新回到邪恶法师宿主的体内。

    低头看着躺倒在地的雷霆怪猿,这头高级魔兽的毛发还在产生雷电,但已经虚弱无比,身形似乎瘦了一圈,因为其心脏已经被黑暗完全吞噬,连血肉也侵蚀干净,剩下皮囊内的骨架。

    死寂一片的残殿,梅里恩在原地站了好久才抬起头,苍白的长发披到身后,目光朝空旷的四周望了望。

    “被他们逃掉了……”

    梅里恩低声自语,这时候,挣脱出来的淡黄色钢皮怪物回到梅里恩的身边护卫,远处剩下一大堆碎石,是四只巨型石人粉碎后遗留的,更加说明雷纳多等人已经离开。

    “喂,食骨傀儡,我现在强大吗?”

    梅里恩忽然转头问向食骨傀儡,却听不到答复,这才恍然,食骨傀儡是不会说话的,不会有人回答他。

    “我现在依然弱得可怜啊……”

    不可能听到食骨傀儡的回答,梅里恩闭上眼叹息。

    为什么呢?总感觉在北方边境线的这段日子无比烦躁,自从遇到这些明明弱得不堪一击的小鬼,他就没有真正获得过胜利,明明敌人很弱小,根本不值得用尽底牌,却一次次麻烦的手段逼入绝境。

    如果雷霆怪猿的速度再快一点,死掉的就是自己了,梅里恩很清楚,即便食骨之魔的称号让那些冒险者和贵族畏惧,碰上王国的真正强者,自己也是同样畏惧强者的人。

    除非他涉足真正的强者层次,只可惜,这是暗魔法修炼的瓶颈,也是暗魔法不同于其它魔法的唯一一点。

    生命的血祭,自己需要屠杀无数的人,这就是禁术书籍上的警语,对任何渴望力量的疯狂之徒来说,终将面临的抉择,若是连这点疯狂没有,哪来的资格践踏同类的其它强者?

    “涉足高级层次前的抉择……可是哪来这么多人可以血祭?”

    梅里恩低头思索,从以前开始他就思考过血祭屠杀这件事,但即便是食骨之魔的臭名昭著就已经招惹来许多人的警惕,甚至被牧师教会视为敌人,恐怕自己这个恶名在“正义”贵族的铲除名单上是一个不错的声望。

    邪恶之徒在王国内永远是遭人唾弃咒骂的罪人,一旦血祭屠杀,他必将被那些“正义”的王国强者追捕,难道自己也要像其它邪恶法师一样终生停留在瓶颈底下?

    忽然,梅里恩看向了躺倒的雷霆怪猿尸体,脑海下达命令,食骨傀儡上前蛮横地撕烂兽皮,砸碎白秃秃的骨架和血肉的残渣。

    食骨傀儡从骨架内血肉的残渣里面掏出一颗高级魔兽的晶核,交到其主人梅里恩的手中。

    这或许是这次任务唯一的一颗高级魔兽晶核,挺好奇可以换来多少功绩,想到功绩,梅里恩不禁想到了绝大多数冒险者的愿望,声望和功绩,不正是为了王国的赏赐当上贵族吗?

    “对了!贵族……如果获得子爵的封赏就可以得到大片的领土,那么以王国律法对贵族的纵容程度,杀平民也是贵族的喜好,没人会阻止!”

    梅里恩握紧拳头,眼睛之中仿佛看见通往强者之路的未来,嘴角勾起了可怕的弧度。

    在死寂的残殿内,像是一只魔鬼在偷笑。

    ……

    残殿雪山外的森林

    忙碌的军团士兵在整理堆积起每个冒险队或独行冒险者的晶核数,以此为他们盖上功绩,虽然和爵位的门槛比起来还差很多,但也增长不少。

    “西诺尔,你在深处挖宝藏这么久?我们在残殿入口等到脚都麻了。”

    莉累得一屁股坐木桩上抱怨说,双手脱掉靴子,在轻柔冷僵的脚丫,艾尼安和法雷恩背靠树底下休息,而雷纳多向我说起与梅里恩战斗的事。

    “没想到你们居然吸引高级魔兽来击败梅里恩。”

    我听完后感觉难以置信,梅里恩有多强,在我脑海里应该算是能媲美阿菲利丝公主的强者吧,暗魔法完美克制大部分魔法师擅长的元素魔法,想击败梅里恩可以说几乎不可能。

    “对了!宝藏拿到一些,分你……”

    我突然想起自己在圣殿祭坛的财宝堆里找到不少好东西,准备拿来报答雷纳多,如果不是雷纳多的家族传承秘术救了莉他们,我可能一辈子都绝不姑息对梅里恩的复仇。

    “不了,我想回去露营地了,这些宝藏不是我想要的。”

    雷纳多摇摇头拒绝,这让我们都感到异常惊讶,哪有不要宝藏的?

    “那个,雷纳多,你可以拿点功绩,毕竟在狩猎魔兽的时候,你帮助我们这么多,这是你应得的……”

    法雷恩开口劝说着,艾尼安和莉也在一旁点头认同。

    “其实我并不在意这点功绩。”

    雷纳多依然摇头拒绝,因为他是兽族,并没有冒险者的证明,很容易被军团士兵察觉到他的可疑,当然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

    但是,看着我们几个年轻人类,他的心底涌现一个想要寻求答案的疑问,在转身前问我们:

    “这个边境线,是因为人族与兽族之间的战争而出现,如果战争结束的那天来临,是否代表着其中一方必然彻底毁灭?”

    听到雷纳多的疑问,莉睁大眼睛,艾尼安和法雷恩的满脸困惑,我张了张嘴,却无法回答雷纳多的这个问题,或者说没人想象过北方边境线战争会有终结的一天。

    夕红的天空下,残殿雪山的森林雪地到处是欢呼雀跃的冒险者,然而我们仿佛听不到周围的吵闹,气氛在找不到答案的思索中渐渐僵冷,漆黑的夜色已经开始从东边蔓延开来。

    雷纳多料想这个先知们都无法预见的答案,区区几个人类更不可能知晓,正准备转身离开。

    “或许,哪一方都不会彻底毁灭,因为战争的起始,连王室都记不清,大家只是盲目地在北方边境线厮杀,持续着永无止尽的牺牲,这是我亲眼目睹的一切,如果可以,我希望王国停止战争,也希望兽族停下来,我并不害怕大家说我痴心妄想,但……应该有这样一个可能。”

    这时,蓝色头发的年轻男子有些胆怯地站出来说,我们注视着法雷恩,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

    “这样一个可能吗?那么我得走了,能够和你们并肩作战,是今天最值得骄傲的。”

    雷纳多若有所思,接着对我们说。

    他转身走向森林深处,欢呼雀跃的冒险者们并未注意到他的背影,就像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