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寒冬中的前兆
    夜晚,北方边境线的高莫德山脉往北两侧,是兽族占据的巡逻区域,隔着更北的是无边无际的雪漠。

    短暂的夏季时期悄然渡过,寒冷刺骨的风雪重新宣布它对整个边境的统治权,雪林之间,披着密封斗篷的雷纳多走回前线的兽穴,兽穴附近的火光照亮积雪的路面和图腾旗帜,强壮的兽人战士来回巡逻,简陋搭建的哨塔上还有手持标矛的黄皮猎魔。

    “雷纳多先知,图腾之神守护你,我们等先知回来等了好久了。”

    一名身披尖锐黑甲的突袭者向雷纳多匆忙跑来,语气很急促,似乎出现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议解决。

    雷纳多没有说话,跟随突袭者向兽穴地洞走进去,留下兽人战士站在呼啸的风雪中继续警戒。

    兽穴地洞内部比较干燥,精壮的苦工们卖力地来回翻铲煤石,燃烧的热气为地洞各个角落供给温暖,随处可见的食物骸骨和兵器,雷纳多已经见怪不怪,不一会儿,他跟着突袭者抵达地洞的会议室。

    圆形的墙壁挂着火把,照亮岩土堆成的会议桌,等待多时的前线兽穴精兵们朝雷纳多恭敬地行礼,雷纳多站在会议桌的主位上,脱掉密封斗篷,露出他的真容。

    “先禀报一下如今发生的事情吧。”

    看着会议桌周围的精兵部下们站着等待开口,雷纳多下达了准许。

    “雷纳多先知,我是投石车部队的指挥头领,刚从雪漠抵达这边,我们被前线各族部落的领袖们命令接受你的指挥,但我们的投石车一路上有不少损坏,可能要废弃一部分投石车。”

    首先开口的是一名头戴牛角盔的独臂兽人,带来了投石车的情况。

    “有多少可以修理投石车的?”

    雷纳多立刻问。

    “队里现在有十余个修理的苦工。”

    独臂兽人如实回答。

    “在兽穴东边的峡谷有一处巨树之林,明天去伐木修理这批投石车。”

    雷纳多想了想,对独臂兽人命令说。

    “雷纳多先知,我是猎魔部队指挥头领,由于我们的数量较多,兽穴的住所太拥挤,没有地方可以住了,我的兄弟们擅长投矛,但从雪漠的驻地长途跋涉来这里,我们已经很疲惫。”

    这时,一名戴着黄金串链的黄皮猎魔开口说,它的身体比起兽人战士要消瘦点,身上全是严寒冻伤的淤痕。

    “今晚先让猎魔部队和苦工待在兽穴休息,战士随我到外面的树林里扎营,厚布等防寒的东西统统带上,明天分多一批战士去巨树之林伐木,修理投石车,在兽穴附近的山坡搭建更多的哨塔。”

    雷纳多有条不紊地吩咐命令,将兽**的兽人战士和猎魔部队全部调动起来。

    这让其余的兽人都对这位年轻的加戈拉多先知充满了崇敬感,期望先知率领他们攻陷山脉中心的那座上千年来屹立不倒的人类要塞。

    已经记不清多久,兽族图腾之神终于派来了一位领袖率领它们!

    “雷纳多先知,突袭者全部已准备就绪,我们勇猛的战士体内沉睡多年的热血都沸腾起来,有足够力气进攻,请你率领我们去杀光所有人类!”

    身披尖锐黑甲的突袭者是担当这支精英部队指挥的队长,它兴奋地吼着,看着面无表情的雷纳多。

    和其它突袭者一样,突袭者队长的腰间挂着贪婪鲜血的屠刀,张开的嘴牙里提出舌头舔过脸上的开裂的疤痕,它永远都不会忘记人类袭击它的伤痛,一直等待报仇雪恨的时刻。

    柴木燃烧的噼啪声在兽穴响起,会议厅的众多狂热兽人注视雷纳多,甚至都不敢喘气,以免打扰先知。

    但是,死寂的气氛持续笼罩这群狂热的兽人,在慢慢的等候中,这群兽人脑子里的兴奋逐渐消沉下来,而雷纳多始终面无表情地思索,没有谁可以猜得到先知在想什么,也没有谁相信它们无比崇敬的先知正在回想与人类并肩作战的一幕幕。

    “……前线的商议怎么样?”

    过了好久,雷纳多才抬起头问,他指的是聚集在人类要塞北方城门之外的兽族部落前沿据点,人类军方不敢轻易踏足的雪漠之中正在召开的领袖集会。

    在那里,已经聚集足以正面冲击整一座人类要塞的强大战力。

    “这个……因为还有后续的部落在跨越雪漠赶来的途中,前沿部落诸位领袖目前决定先扎营继续探查,估计四五个月过后,部落联军才集合完毕。”

    突袭者队长很惊讶雷纳多先知突然问这个问题,但心中的崇敬让它如实禀报率领它们的先知。

    “我知道了,先去配合部落商议的安排,修理投石车和搭建哨塔,食物和水源统统储备起来,等待总攻号角,继续派爬行者部队侦察人类的前哨营地,还有……”

    雷纳多吩咐说着,突然想到一个必须警惕的危险,神情异常严肃。

    “传令所有战士,猎魔和突袭者,如果在人类前哨营地附近看见穿着黑袍,留白长发的法师,一律避免与其交战,立即撤回兽穴,这是命令。”

    ……

    15号前哨营地

    旅馆的窗户外刮着挺大的风雪,夜幕笼罩的山脉,前哨营地的冒险者和军团士兵冷得发抖,一个个都躲在屋内生火取暖。

    “好舒服好暖和……”

    旅馆房间内,莉瘫倒在软绵绵的小床上,满足地自语,脱掉靴子袜子的两只脚丫浸泡热气腾腾的水桶里。

    炙火之弓被她扔在一边,空出的双手抱紧圆鼓鼓的幼虫西尔,安静地熟睡过去,剩下精神十足的金发男子坐在椅子上,暗红瞳的双眼看着桌上摆放的几件珍宝,油灯的焰光正照着现在愁眉苦脸的我。

    咚咚咚

    这时候,房间的木门被轻轻敲响,我起身推开椅子,走到门前一拉开,让站在走廊的艾尼安和法雷恩进来。

    “这些就是残殿深处的宝藏吗?”

    法雷恩小声询问,害怕吵醒小床上熟睡的金发少女。

    “嗯……”

    我点头嗯了一声,带着艾尼安和法雷恩来到桌前,油灯的焰光帮他们照出桌上几件闪闪发亮的珍宝,都是从圣殿祭坛周围的财宝堆中挖出的。

    “虽然是古代字迹,但我大概懂得其中的意思……”

    我翻开几本魔法师常带的厚重文书,向看着珍宝上刻印的古怪文字就一头雾水的艾尼安慢慢解疑。

    “几百年前杰出的工匠倾心铸造的龙骸之剑,被称为逝去的龙骨结晶。”

    “传闻海里的人鱼捞起送给救命渔夫的海龟之盾。”

    “只说是坚不可摧的钢月长剑。”

    “非常轻盈却坚固的银丝护甲。”

    “夜眼头盔和曜日头盔。”

    数着桌上的这堆武器,我敢肯定绝对不低于精品,因为每一样都比我在艾亚利达斯拍卖场获得的血精灵法杖又漂亮又细致……

    而且,貌似这些武器都不适合我和莉,反倒是身为战士职业的艾尼安和剑斗者职业的法雷恩最合适。

    “这样不太好吧……残殿的宝藏被我们两个全抢了。”

    法雷恩不好意思地说,虽然他很喜欢这些武器,但一路上解决阻碍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好处全被他们两个弱小的拿到。

    “没关系,我和莉都用不上这些,既然我们已经是一个冒险队伍,你们两个的战力可是非常重要的,在前面抵挡魔兽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两个了!”

    我笑容阴险地说,竖起大拇指。

    艾尼安和法雷恩呆了一会儿,再相互注视,两人都感觉哭笑不得,但毅然决然接下保护我和莉的重任,将桌上的武器全部穿戴起来。

    “哇!你们两个好威风!”

    熟睡中的莉被穿戴装备的响声吵醒,抱着西尔直起了身子,一看见房间内站姿挺拔的两个男子,脸颊都害羞地红了。

    相较之下,显得落魄弱小的金发魔法师坐在椅子上嚼咬干面包,满脸嫉妒,看着艾尼安穿戴上曜日头盔和银丝护甲,左手握紧海龟之盾,右手持有龙骸之剑,雄姿英发。

    看着法雷恩戴上夜眼头盔,钢月长剑背负在身后,一直以来胆怯卑微的剑斗者勇敢地挺起了胸膛,帅气的王子引得莉双眼冒光。

    “这两个人只差一样东西……”

    此时,我转身望向窗外的风雪,在心里暗想。

    ……

    前哨营地的指挥所

    刺耳的靴子声回荡走廊,气愤的修女猛力践踏地板,恨不得踩烂发泄心中的熊熊怒火,凡是米希·哥伦萨里经过的地方,周围的军团士兵都刻意回避,虽然修女的身材诱人,指挥所的士官们却熟知她的性情,大概形容的话就是……一头暴躁的母猪。

    嘭!

    审查室的门被米希修女狠狠地推开,她的眼睛一下子盯上审查室内坐着的唯一男子,气焰瞬间消了一半,转而疑惑不解,又保持女性的警惕。

    “我想见的是这片区域的掌控人杰摩斯将军,士官说杰摩斯将军会来,而不是一个女的。”

    昏暗的审查室里面,身披黑袍的苍白长发男子正襟危坐,冰冷的双眼凝视突然冲进来的修女,沉声说。

    “很遗憾,杰摩斯将军事务繁忙,现在,这片区域十个前哨营地的指挥权利由我,米希·哥伦萨里接手管控,传闻臭名昭著的食骨之魔梅里恩,你想找我谈些什么呢?”

    面对这个臭名昭著的危险法师,米希修女强忍着恐惧,装作毫不示弱的样子,单独审问梅里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