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流浪骑士
    森林山谷的瀑布岸边

    站在雪地里,宛如一朵鲜红玫瑰的吉弗卡家族次女蒂丝琪叉着腰,用手指向面前的我,喊出刚才的话。

    事到如今,蒂丝琪已经放弃这次艰难重重的招募,但她不甘心,想到我拒绝的回答和理由居然是所谓的英雄,蒂丝琪就恨不得一脚踹醒我,在贵族眼里,这种呤游诗人歌颂的人无论多强,终究是毫无价值的。

    这也是蒂丝琪所想的计谋,她要让天真的魔法师见识一下贵族天才的绝对强悍,以便魔法师认清自己的卑微弱小,等到天真的魔法师梦醒,自然而然就愿意成为吉弗卡家族的战士效命了,这样的强者才有价值。

    “那好吧……”

    紧接着,我的回答超乎预料的快,完全没有半点犹豫,握紧血精灵法杖的手掌微微用力,激发出丝丝雷电。

    “看来你擅长雷系法术嘛,来吧,哪怕你施展最强的法术攻击,本小姐也能轻松抵挡。”

    蒂丝琪笑着说,却看见金色长发的女猎手神色慌张地跑向远处树林,虽然不明白,蒂丝琪也不怎么在意,将注意力转回对魔法师的雷系法术防御上面。

    从魔法师的施法时间和魔法师未达中级巅峰的法力波动可以判断应该是正面一击的雷电,貌似是五级的程度,蒂丝琪的心情轻松,在身前打个响指,手上套着的银环魔器开始放出防护罩,面对我最强的法术攻击,她甚至不需要使用自己的法术抵抗。

    “雷……”

    当我面无表情地张嘴念出咒语,也听到雪地里的鲜红玫瑰的话语。

    “记住我的话!这就是吉弗卡家族魔法天才的强……”

    轰隆!

    高莫德山脉的天空眨眼间黯淡,一道苍白雷电从苍穹直击地面,落到森林山谷的瀑布岸边,吉弗卡家族的精锐护卫们看到眼前白茫茫一片,在近距离被雷鸣吓出鸡皮疙瘩,胸口的心脏跳个不停,但最可怕的是蒂丝琪的尖叫声让他们的耳朵快要聋了。

    慢慢的,高莫德山脉的天空恢复光明,而在森林山谷的瀑布岸边,我放下血精灵法杖,看着面前的焦地。

    积雪已经蒸发掉,暴露出雪层下的土地,强烈的雷电烧焦了植被残枝,一朵枯萎的鲜红玫瑰趴倒在其中,像蒂丝琪这样娇弱的身体,被六级法术的雷柱打中一次就等于输了,不可能像我的身体那样承受肆虐的雷电。

    “再见了,蒂丝琪小姐。”

    解决掉蒂丝琪这个麻烦,我暗自松了一口气,说完正准备离开。

    “我想起来啦!”

    忽然,蒂丝琪双手撑起身子,朝我大喊。

    “我想起来了!艾妮琳丝!这招是艾妮琳丝那个骄傲自大的笨蛋最为得意的雷柱!她在艾亚利达斯主城的决斗场上也施展过!和她决斗的人是彼罗夫侯爵的女儿菲亚米娜!还有……菲亚米娜的那伙同伴!里面有两个人叫西诺尔和莉!原来是你们!你手里的法杖和那时候一模一样!”

    蒂丝琪东倒西歪地站起身,雷柱的伤害对她蛮大的,却仍然坚持不懈,因为遭受雷柱之前,完全没想到面前的竟然是当时击败艾妮琳丝的两人。

    这让蒂丝琪一下子重燃毅力,她想招募的强者是为吉弗卡家族效命的战士。

    在吉弗卡家族眼里,与亚玛哈格家族敌对的任何人都是最棒的战士!

    更何况决斗场上的我们狠狠地破灭了艾妮琳丝的嚣张气焰,一想到艾妮琳丝输掉的败状,蒂丝琪就极度的兴奋,根本不需要犹豫,像这样的强者就应该被她蒂丝琪·吉弗卡招募为吉弗卡家族的战士!

    “我,蒂丝琪,代表着吉弗卡家族愿意招募你们为主城精锐队长!”

    蒂丝琪大声喊着,眼神中的坚毅犹如寒风凛冽中永不凋零的鲜花。

    “你不是说以吉弗卡家族的名誉发誓,绝不阻止我的选择吗?”

    我一脸无奈地对蒂丝琪说,心底感到越来越麻烦了,果然贵族都没有哪个是正常的。

    “呃……确实是呢。”

    蒂丝琪才想起不久前的发誓,她毕竟是大贵族的小姐,但不敢胡乱地违背家族名誉的誓言,被我这么提醒,蒂丝琪只能无比期望我回心转意。

    “那么请你离开吧,蒂丝琪小姐,我们不会接受贵族招募的。”

    我再一次断然拒绝,使得蒂丝琪的心仿佛咔擦一声破碎,失魂落魄地瘫坐在烧焦的地上发呆。

    然而,蒂丝琪的失败让精锐护卫持枪对准了我,这群吉弗卡家族培养的战士训练有素,铁甲的声响从四面八方传来,仅仅一个呼吸后,我已经处在精锐护卫的包围之中。

    “蒂丝琪小姐,只要你下达命令,我们可以为你惩罚这个触怒吉弗卡家族威名的人。”

    精锐护卫队长扶起蒂丝琪,无比恭敬地说。

    与此同时,发现情况突变的莉在远处树林张弓搭箭,炙火之弓的附魔效果点燃三支刺头箭,但这样没办法给予多少帮助,因为吉弗卡家族精锐护卫的人数有三十多人。

    被围困其中的我凭借精神力的感知,发现围困的精锐护卫属于中级的实力,他们的步伐稳扎,手中武器纹丝不动,相比较同等级的冒险者,这群经受严格训练的精锐护卫配合肯定要厉害不少,呼叫浸泡瀑布底下的艾尼安和法雷恩也已经来不及了。

    “蒂丝琪小姐!”

    精锐护卫队长的再次喊叫惊醒了瘫坐在地的蒂丝琪。

    她抬头看见了家族的精锐护卫围困住魔法师,神色慌张起来,她可不想污浊吉弗卡家族名誉的誓言,但内心深处又很想招募击败艾妮琳丝的我们,思绪混乱之间,蒂丝琪心想干脆借机逼迫两人加入吉弗卡家族?

    只要赋予主城精锐队长那样高的地位,应该不会再生气了吧?如果能让两人不怪罪自己违背誓言,无论付出多少报酬都可以。

    “贵族欺负弱小的冒险者这种事真是多得令人作呕!”

    突然间,从瀑布顶上传来的吼声震得所有人耳膜嗡嗡作响,蒂丝琪的眼睛望向瀑布上方,刺眼的阳光下,一跃而起的身影重重坠落岸边,不止掀起狂乱的雪风,包括我在内,蒂丝琪和吉弗卡家族的护卫们感到身体离地,等到重新回到地面,吉弗卡家的精锐护卫们阵型凌乱,护卫队长在擦着飘入眼睛的雪花。

    刚刚腾空的蒂丝琪又坐回地上,摸着屁股喊疼,我也差一点没站稳,血精灵法杖捅在雪地上才扶住身子,莉在远处的树林没有受到多少波及,但树上落下的积雪砸了她一脸。

    “蒂丝琪·吉弗卡,给你两个选择,现在滚回去!或者等会儿爬着回去!”

    当我看向前方,挡在我和蒂丝琪之间的是一位魁梧健壮的骑士,飘舞的灰色披风是残破的,身穿的骑士甲没有精锐护卫完整漂亮,到处是损坏的痕迹,头戴的翼盔已然锈迹斑斑,腰间的剑鞘同样如此,但是他的身姿挺拔,像是一座屹立不倒的山峰。

    “流浪骑士南贝克!”

    蒂丝琪看着这名骑士的模样,她的印象中浮现一个贵族畏惧的名字,不由得喊出来。

    在王国贵族里面,流传着一个最难缠的麻烦家伙,特征是灰色的披风,破烂的骑士甲和锈迹斑斑的翼盔,这个人被称为流浪骑士南贝克,王室都讨厌的通缉犯,更何况吉弗卡家族。

    原因是这个人憎恨贵族,总是与贵族作对,呤游诗人称赞其是平民的英雄,贵族则辱骂其是虚伪的骑士。

    但没有谁能奈何得了流浪骑士南贝克,因为这个人的实力……

    唰

    蒂丝琪身边的精锐护卫队长刚起身准备拔剑,流浪骑士的手已经将利剑收回,中级巅峰层次的护卫队长仅仅是保持抬手的姿势,胸前的铠甲已经出现一道完美的切痕,如果不是南贝克的留情,利剑恐怕会触及血肉。

    “好强!高级层次的骑士!”

    我晃晃脑袋,瞪着眼睛震惊不已,刚才的那一剑我完全没看见,精神力的感知也跟不上,流浪骑士在我眼里根本就是纹丝不动,但确确实实斩了护卫队长的铠甲一剑。

    “别乱来啊!我们撤退还不行吗!”

    这一次,蒂丝琪没敢犹豫,只好狼狈地站起身,跑回去骑上烈马率领吉弗卡家族精锐护卫们离开瀑布,从他们的速度上看,更像是逃离这里。

    回过神来,森林山谷的瀑布岸边只剩下我们和救了我们的流浪骑士,蒂丝琪以及吉弗卡家族的精锐护卫早已不见踪影。

    “呃……感谢你救了我们,骑士先生。”

    看着这名救了我们的陌生骑士,我左右思绪半会儿,才想出这句话。

    “没什么,我只是一名路过的卑微骑士,你们要小心贵族!尽量不要和这群人打交道!他们的誓言非常虚假!”

    流浪骑士转身向我说着,面貌被锈迹斑斑的翼盔遮挡,没办法看清楚这位实力极强的高级骑士长什么样,而流浪骑士说完,转身就走。

    这时候,莉手持炙火之弓赶回来,叫醒了恍惚中的我,我才发现那一位流浪骑士已经消失不见,脑海中想着一个很期待的问题。

    “还会再遇见这位骑士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