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任务困境
    梅里恩走到桌边,黑色的法袍内伸出干枯树枝似的手摸向文书堆的边角,拿起了两张招募者的档案,他的眼睛一亮。

    “你们找的是不是这两个人?”

    梅里恩边笑边说,将两张招募者档案摆在蒂丝琪和米希的眼前。

    “没有错!就是他们两人!”

    蒂丝琪看到了两张招募者档案上熟悉的画像,激动万分,伸手抢走梅里恩手中的两张招募者档案,高兴地喊着。

    两张画像所描绘的冒险者正是蒂丝琪在15号营地附近的霜冻蘑菇瀑布处所遇见的两人,档案的名字也一模一样,西诺尔和莉,而被大贵族小姐蛮横地抢走手中档案的梅里恩没有生气,他保持平常的笑容,心里其实特别惊喜,蒂丝琪寻找的两个人也恰巧是他在残殿雪山遇见的两人。

    无论是残殿雪山那次,还是灌木山谷的那次,梅里恩都难以忘记自己两次被这伙人摆了一道的耻辱,渐渐地开始在意这伙人身上有什么秘密。

    米希修女较为好奇的起身凑到蒂丝琪的面前,一双美目注视档案上的女孩画像,然后落在她的名字上,感到一丝惊讶。

    “这两人是春季招募的冒险者,在15号营地参与各类任务,我见过他们几次,的确实力和潜力都很强,不过我猜他们一定拒绝大贵族的招募。”

    梅里恩看着激动万分的蒂丝琪,笑着说,向蒂丝琪泼了一盆冷水。

    “哼!本小姐才不会轻易放弃!我会用尽办法让他们回心转意的,他们可是击败过亚玛哈格家族子嗣的,我敢肯定他们绝对是潜力巨大的棋子。”

    蒂丝琪虽然反驳不了梅里恩的事实猜测,但还是倔强地说。

    “问题是,蒂丝琪小姐,你目前有什么办法?”

    梅里恩继续笑着,向蒂丝琪问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成功堵住这朵鲜红玫瑰的小嘴,让蒂丝琪哑口无声。

    看到心急的蒂丝琪如意料之中想不出真正的办法,梅里恩走到她的身前,伸手抢过蒂丝琪手中的档案,摊开在自己的胸前。

    “我是15号营地的军团支队长,有权统领军团士兵,也有权管理营地冒险者的任务,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到蒂丝琪小姐,我猜蒂丝琪小姐想招募的两人是目前冒险者之中功绩积累较高的,冒险者来北方边境线的目标大多数是贵族爵位或声望名誉,他们拒绝蒂丝琪小姐,根本的原因是不希望受大贵族限制,但凡事无绝对,我可以加紧营地指挥所给他们下达任务的压力,慢慢逼迫他们入绝境,到时候,蒂丝琪小姐的招募等于雪中送炭,再顽强的人也不会一味抵抗。”

    盯着蒂丝琪的双眼,梅里恩说出自己的建议,至于怎么猜到西诺尔和莉的功绩积累较高,从两人,不,应该说包括两人在内的一伙人的表现来看,能活到现在,梅里恩相信这伙人的功绩绝对不低,特别是那个穿密封斗篷的神秘家伙。

    “真的吗?快点快点!给你的营地指挥所下达命令,千万别乱给任务,只要让他们不再指望声望名誉就好。”

    蒂丝琪欣喜万分,催促着梅里恩赶快传达任务命令,盼望着家族长辈夸奖自己在北方边境线招募到两个潜力巨大的强者。

    “你先别急,蒂丝琪小姐,我保证向营地指挥所传达这类命令,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需要蒂丝琪小姐悄悄跟踪两人的足迹,这也是为了探明在两人身上有什么秘密,你不好奇么?你做得到么?吉弗卡家族的鲜红玫瑰蒂丝琪小姐。”

    梅里恩最后问蒂丝琪,在听到了梅里恩指示的跟踪要求之后,蒂丝琪不免感到惊讶,而梅里恩内心焦虑,他建议蒂丝琪进行跟踪,一方面了解两人的动向,一方面也是希望蒂丝琪寻找两人所在的队伍里,那一个穿着斗篷,令梅里恩也忌惮的神秘强者。

    从来没人胆敢要求吉弗卡家族的次女做跟踪别人这种偷偷摸摸的事,但一向高傲的鲜红玫瑰也挺好奇西诺尔和莉两人是否藏有什么秘密,不再犹豫,蒂丝琪朝梅里恩点点头,接受了跟踪的要求。

    咔嚓

    会谈室的门敞开,鲜红的玫瑰从桌边离开,已经在着手准备重回营地偷偷跟踪两人的秘密行动,梅里恩看天色很晚了,向米希修女礼貌告辞,临走前关上了会谈室的门。

    安静的桌前,婀娜多姿的修女在长椅上重新坐下,西诺尔的档案被他扔在一旁,米希的一双美目紧紧盯着手中的莉的档案。

    “巧合吗?莉……这个名字竟然与杰摩斯将军曾经说过的女儿名字是同样的,以及这个小女孩的相貌,得问问杰摩斯关于他女儿的更多描述。”

    米希修女轻轻放下莉的档案,她的脑海中浮现诸多以前无法实现的想法,似乎如今有可能实现,但在此之前,必须确定一下这个巧合的女孩是不是真的。

    ……

    森林山谷

    阳光明媚的天气,空中的轻风从雪地吹起阵阵白气,魔法师的血精灵法杖高举起来,吐出嘴里的咒语,将周边的雪地凝结成极寒的区域,迫使爬行迅速的金环蝮蜥浑身布满霜冰,这只擅长偷袭和逃脱的中级魔兽在遍布霜冰的地面上逃脱受到阻碍。

    “喝!”

    艾尼安趁机冲上去,右手挥舞出龙骸之剑斩向金环蝮蜥的头部。

    被逼急的金环蝮蜥发怒扑向了艾尼安,凭借庞大的体型,金环蝮蜥的嘴巴足够活生生吞掉一个健壮的男子,再加上尖锐的毒牙,刺破士兵的盔甲根本不在话下。

    可是,金环蝮蜥的反扑没能实现,艾尼安高喊着抬起左手的海龟之盾,迎面撞向身前的大嘴巴,只听破碎的两声,坚硬的海龟之盾配合艾尼安的凶狠力气成功撞裂金环蝮蜥的毒牙,溅洒的毒液滴落在曜日头盔和银丝护甲后瞬间蒸发掉,却没有留下痕迹。

    随着艾尼安的后脚奋力一蹬,他手持的海龟之盾堵住金环蝮蜥的大嘴巴,整个人压倒魔兽的脑袋。

    “法雷恩殿下!”

    艾尼安的吼声中,法雷恩向金环蝮蜥的尾巴发起突袭,他的双手高举钢月长剑准备斩落,不料金环蝮蜥的长尾狠狠甩起,即将打中法雷恩。

    嗖嗖嗖

    三支燃烧的焰箭恰巧射中金环蝮蜥的长尾,将其牢牢扎回地面,而法雷恩抓紧机会,钢月长剑劈断金环蝮蜥的尾巴,同一时间,艾尼安手持龙骸之剑刺穿金环蝮蜥的头部。

    这条庞大凶猛的金环蝮蜥抽搐了一会儿,最终无力瘫倒,任由人类骑士挖出血肉深处的中级魔兽晶核。

    “漂亮的配合!莉小姐!”

    解除霜冻的雪地上,法雷恩松开插在雪里的钢月长剑,双手摘下夜眼头盔,笑着对远处的女猎手说。

    抓着炙火之弓的莉得意洋洋,在轻风中拍散粘在金色长发上的雪花。

    “呼……好险,严寒的天气里饿坏肚子的金环蝮蜥不是那么难对付。”

    看着艾尼安和法雷恩打倒这头体型庞大的金环蝮蜥,我暗自松了一口气,从法袍里掏出一张任务纸,用零级的涂抹法术将最后一行写着的金环蝮蜥狩猎划掉,目光往上瞧瞧,营地指挥所给我们特别颁布的任务,经过几天的紧张行动已经全部完成。

    只不过,我一直很不明白,为何营地指挥所特意选中我们这支队伍来完成这些危险的狩猎任务?

    边境线雪地公熊两只,黑毛蛮牛四头,金环蝮蜥一只,任务需求上的魔兽全都是中级的,刚才击败的金环蝮蜥还是巅峰级别的中级魔兽,如果不是严冬的食物稀缺导致金环蝮蜥的状态异常饥饿,我们绝不会像刚才那样轻松。

    “西诺尔法师,你在为什么事情而苦恼?”

    这时候,法雷恩背负钢月长剑向我走回来,注意到我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由得开口问。

    “没什么,我在考虑要不要拒绝掉营地指挥所以后下达的任务。”

    我转身回答,说出了自己的考虑,这让吃力拖着金环蝮蜥尸体回来的艾尼安吃惊,也让法雷恩深感困惑。

    “拒绝掉营地指挥所下达的任务?可我们还怎么待在北方边境线?”

    我的考虑吓得莉坚决摇头反对,跑到我身旁叫着。

    毕竟菲亚米娜她们如今还留在高莫德之城里接受阿菲利丝公主的指引,我们必须待在山脉营地,等待菲亚米娜她们逃离王室公主的魔掌,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如果某个输掉决斗的魔法师甘愿向阿菲利丝公主磕头道歉认错,恳求一起接受指引,说不定……

    “你们还记得吗?几天前,我们在营地只是寻找简易的采集任务,可是营地指挥所忽然找到我,特意下达了必须有实力合格的冒险者才能完成的狩猎,功绩奖赏很高,原本我并不在意其中的疑点,可是,这几天狩猎的对象全部是凶恶的魔兽,在不暴露艾尼安和法雷恩穿戴的武器盔甲很厉害的前提下,这已经超出我们实力范围。”

    我的脸色变得凝重,对艾尼安和法雷恩,莉三人严肃地说着。

    “难道说……军方的这些任务越来越危险,正在把我们慢慢逼入困境?”

    法雷恩低头思索片刻,然后推测出和我一模一样的答案,我也惊讶于这个王室血统的弱小王子挺聪明的,随即点头赞同法雷恩的推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