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请教
    “雷纳多!”

    莉特别开心,朝巨树森林内出现的斗篷身影招手,法雷恩和我把武器收起来,喘回一口气的艾尼安才得以从雪地爬起身子。

    此时,雷纳多转头看向防御状态的岩石人,轻舞的斗篷前结出土黄色的烙纹,再消失不见,岩石人的巨大躯体粉碎成泥块,沉积回巨树坑里。

    艾尼安随手拍拍银丝护甲上的尘土,背起海龟之盾,龙骸之剑收回腰间的剑鞘,法雷恩的警惕心松缓,既然雷纳多已经遇到了,那就没什么害怕的了。

    “有很多兽人在靠近!”

    我的精神力感知到巨树森林外聚集的兽人们,紧张地说。

    “不用紧张,这片巨树森林内藏有几头特别凶猛的高级魔兽,兽人不敢轻易踏足这片森林,先进来躲躲吧。”

    雷纳多安抚我说,带着众人进入巨树森林的更深处,只不过说着这话令他自己感到有些别扭,因为他自己就是兽人一族的……

    高莫德山脉密布各类凶猛强大的魔兽,巨树森林当然也栖息着高级魔兽,不过仅靠高级魔兽完全不可能阻挡兽族的攻势,好在雷纳多自己是深受兽族崇拜的先知,若没有自己的准许,巨树森林外巡逻的兽人战士是不会涉足这里的。

    一行人迈步入密布的巨树之间,留着一路蜿蜒的脚印,天空的阳光被高耸的巨树遮蔽,冷得我们浑身发抖,然而雷纳多貌似习惯了低温,走起来丝毫不惧林巨树林间的阴冷。

    没多久,眼前的景象阔然开朗,雷纳多带我们抵达一处空地,这里被巨树围绕,温暖的阳光难以触及,在空地的雪丘上,搭建着一座奇异屋子。

    雪丘旁堆放着零散的巨树碎屑,屋子的颜色与周围的巨树相似,看来是采用坚固的巨树木材搭建的,形状不一的小窗户分布两层,弯曲的尖角屋顶捆绑几块石头,虽然不清楚这般构造是不是源于雷纳多独特的品味,但没有烟囱,反倒是底下坐落的雪丘有几个小口子冒烟,雷纳多的小屋子果然和他本人一样充满神秘感。

    “进来坐坐吧,可能有些凌乱。”

    雷纳多回过头说,登上雪丘侧面的阶梯,我们也跟着他走上去。

    来到小屋的门前,雷纳多推开门,一股暖气融化门边的积雪,扑面而来,暖得令人精神一振,等我们踏足小屋内部,忍不住惊叹连连。

    暖和的屋内,地板干净得不像话,一张漂亮的狼皮毯子摆在大厅中,在墙壁上挂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装饰物,屋顶悬挂的鹿角散架吊起照明灯火,桌椅等等一应俱全,餐桌上已经准备一道热乎乎的烤野猪。

    “为什么这里明明没有燃烧柴火,却这么温暖?”

    进入巨树森林后,莉的手脚冷僵,结果坐在雷纳多的小屋子里,手脚的冰冷很快被温暖驱散,但是东看西看,女猎手的锐利双眼始终没找到燃烧柴火的壁炉,不禁好奇地问。

    “在地板下,屋子坐落的雪丘被我挖出一个小洞,里面堆放燃烧的柴火,因为屋子比较狭窄,我就采取这办法。”

    雷纳多回答说,其实,这种取暖办法已经是雪漠深处的兽人们传统习惯的生活方式,但不是燃烧柴火,而是依靠常年流淌在地裂缝隙剪的岩浆。

    这种取暖方法,高莫德山脉以及人类王国腹地不可能出现,因为人类不需要像兽族那样担心暴怒的火山,想到这里,雷纳多藏在斗篷面罩下的脸色痛苦,为什么人类生存在安全的富饶土地,而它们却要世代忍受极其残酷的折磨?

    “雷纳多先生一直扎营在这地方,难道很少去往前哨营地接受任务吗?”

    法雷恩透过窗户,望向屋外与世隔绝的巨树林,回头问向雷纳多。

    “呃……是的,我很少去接受前哨营地的任务,我来北方边境线更希望潜心磨练自己,偶尔才会去前哨营地采集一些东西。”

    雷纳多从思绪中醒来,慌忙回答法雷恩的询问。

    “雷纳多先生!我想和你练习战斗!”

    这时,早已忍耐不住兴奋的艾尼安冲上前喊着,还炫耀出自己穿戴的武器护甲,法雷恩看后在旁边苦笑,经过与中级魔兽多次厮杀,艾尼安的实力和技巧都突飞猛进,慢慢展现的优秀天赋简直出乎意料。

    “居然晋升中级了。”

    雷纳多看着如今的艾尼安,不禁感叹自己的迟钝,原来这个年轻战士的力量已经跨越低级门槛,处在中级的层次,他却一直没发现。

    “想和我比试练习吗?先吃晚餐吧,招待的烤野猪已经是附近抓到的最大一只。”

    尽管如此,雷纳多还是先延后与艾尼安的比试练习,毕竟在场的大家肚子已经有些饥饿,餐桌上的烤野猪香味扑鼻。

    窗户外的天色逐渐暗淡,小屋子大厅的气氛热闹,饿坏的莉和艾尼安在餐桌上狼吞虎咽,雷纳多拿出珍藏的烈酒,喝得法雷恩脸色烧红。

    慢慢的,烤野猪被众人吃得精光,莉和艾尼安饱腹后躺坐椅子上瞌睡,法雷恩趴在桌上醉昏过去,唯有一直谨慎小尝烈酒的我和习惯雪漠深处的烈酒的雷纳多。

    “雷纳多,我能请教一个问题吗?”

    估计其它人要好久才醒来,趁着这个时机,我终于向雷纳多开口。

    “哦?你就直说吧,不用客气,能来这里拜访我这个孤独的家伙,我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呢。”

    雷纳多喝掉最后一滴烈酒,不忘重新掀上斗篷面罩,语气轻松地说。

    “那我就直说了,你能告诉我怎么施展出像你一样的召唤术吗?”

    得到雷纳多的准许,我神情认真,说出了此次拜访的真正目的。

    “召唤术?你们不是也会吗?”

    雷纳多对我的求问感到很惊讶,随即察觉到我话语中的意思。

    “是像你一样的召唤术,我明白,所谓的召唤术在魔法师里面不算难,只要是中级魔法师就能尝试,但是,在我看过的认知里,无论多么复杂或高级的召唤术都是完全源于施法者的法力源,然而,雷纳多先生在残殿雪山展现的召唤术却同一时间凝聚四只石人,那绝不是单纯的法力源能做到的,我注意到雷纳多先生召唤的石人源于碎裂的石堆,这完全和借助法力源的元素凝聚召唤大相径庭。”

    我进一步说出对雷纳多的独特召唤术的判断,回想艾亚利达斯主城大图书馆和黑泥山城堡图书室一切看过的法术书籍,从未有过这类记载。

    在我面前,雷纳多心底琢磨是否要告诉这个名为西诺尔的魔法师,他同时了解到人类的魔法师们并不懂借助自然的召唤术,到底要不要告诉一个人类魔法师这种召唤术的秘密?

    “西诺尔,这是家族的秘术之一,虽然我可以教你,但我希望在此之前你能回答,为什么渴望这类召唤术?毕竟你已经很厉害,而且这类召唤术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掌握的。”

    考虑许久,雷纳多最终没有拒绝,而是严肃地问了我这一个问题,随即听到魔法师不假思索的回答:

    “有一个极为强悍的对手,叫阿菲利丝,我想在离开这片北方边境线前打倒她。”

    ……

    前哨营地的指挥所

    渐入黑夜,繁忙的军团士兵整理一天的侦查情报和各种冒险者报告,门外的风雪忽然吹进来,鲜红的玫瑰穿过拥挤的人群,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半掩着门的会议室。

    砰的一声,蒂丝琪粗鲁地推开了会议室的门,惊吓到里面坐谈的人。

    “今天的会谈暂时休止,各位辛苦了,都出去吧。”

    看见是蒂丝琪,梅里恩不禁捂住额头,只好吩咐会议室围坐的士官们先离开。

    “喂!白毛法师!本小姐发现一些秘密了!”

    等到士官们匆忙逃离会议室,蒂丝琪双手叉腰,大摇大摆走到梅里恩的桌前喊着。

    “如果不是有用的秘密我就当场杀掉你!”

    座椅上的梅里恩忍不住怒吼,从眼中透露的骇人的寒芒。

    “等一下嘛!别总是露出这么可怕的样子!当然是有用的秘密!我跟踪他们好几天了,你的任务加重对他们影响不大,可能中级巅峰的魔兽也很难让他们陷入困境,还有就是在巨树森林,他们和一个身穿斗篷的人见面,我本想继续观察,但那片地带的兽人巡逻频繁,我只好回来,可他们似乎和斗篷人一起进巨树森林躲避兽人的巡逻。”

    蒂丝琪被梅里恩的怒吼和眼中的寒芒吓了一跳,慌忙回答出自己所看见的跟踪成果。

    “穿斗篷的人?你确定是在巨树森林?”

    原本还在恼怒的梅里恩这一次站起身,盯着蒂丝琪问,看到蒂丝琪很肯定的点头,梅里恩陷入思索中。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蒂丝琪重新叉腰,好奇地问。

    “嗯……有一个特殊任务非常适合他们,另外,我近期可能要率领营地的一支小队探查巨树森林。”

    梅里恩边想边回答,弯腰坐回了座椅,从桌上杂乱不堪的纸张堆之中找出一张荒废已久的讨伐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