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冰宫
    漆黑一片的冰窟,扑面的寒风从开始就没有停止过。

    由于不能用火把,流浪骑士南贝克从随身包裹里掏出一块手掌大小的燃晶石来照明,跟随在南贝克身后的我们才得以看清冰窟的内部景象。

    深不见底的下坡隧道,周围遍布整齐的冰锥,这些冰锥是寒风吹成的,全部指向外面,感觉挺吓人的。

    “南贝克先生,寒风越来越大了。”

    再走一段路,我迎着呼啸的寒风,朝流浪骑士南贝克大声喊,在呼啸的风声中,即便是这样的大喊也被风声掩盖许多,幸亏南贝克是听到了。

    南贝克朝我点点头,他明白我的意思,随着我们的深入,冰窟隧道的寒风也不断增大,在我身后,艾尼安和法雷恩,莉三人紧挨着抵御寒风,他们的身体不像拥有犀角兽血脉的我和高级强者南贝克那样强壮,恐怕很快就会被猛烈的寒风吹走。

    不知道冰窟到底有多深,现在的寒风已经导致我和南贝克先生之间的喊话变得困难,如果寒风继续增大,我们对话肯定会更加麻烦。

    “找找有没有其它的路可走!”

    南贝克朝我大喊,冒险队伍只能停下来,能够扛住寒风的我和南贝克四处观察,借助燃晶石的照明在隧道中寻找别的路。

    “以前的冒险者是怎么探索这里的?”

    我一边扛着寒风一边四处摸索,暗想这个冰窟以前有没有冒险者队进来探索?

    有点后悔,当初应该仔细的询问一下营地指挥所的那些士官,给这个讨伐任务的究竟是谁?居然弄出这么一个从未听闻的奇怪讨伐令……

    突然,我的脚下一滑,左脚陷入了昏暗的洞中,吓出一身冷汗,幸亏只是踩到暗洞的边缘才没有掉下去,等我看清楚,发现暗洞底下是一道不怎么险峻的斜坡,通往的深处并没有呼啸的寒风。

    “南贝克先生!这里有条路!”

    我赶紧大喊一声,举着燃晶石的流浪骑士南贝克听到后带着莉他们三人跑来了这里。

    南贝克手握燃晶石,蹲在暗洞的边缘,为我们照亮这一道狭长裂缝,大小足够容纳不少成年人同时进出,没想到寒风飕飕的冰窟隧道内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大裂缝。

    “是一道裂缝,有脚印的痕迹,但这些痕迹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了。”

    借助燃晶石的光芒,南贝克眼尖发现大裂缝的周围留有零散的脚印,观察片刻,这名游历丰富的高级强者判断出这些脚印并不是最近的,而是很久以前的。

    “小子,你接到的讨伐任务到底是谁给的?我在边境线待了不少年了,一般来说,任务荒废超过十年,军方都会彻底封锁或派强者来尽早清理麻烦,从痕迹就可以推断出超过十年无人再涉足,为什么还会出现任务?”

    观察过后,南贝克皱眉地问我,他已经从里面嗅出一丝阴谋的味道。

    “这是营地指挥所指名委托的,我并未见过制定任务的那个士官。”

    我低下头,歉意地说,南贝克又看向莉,艾尼安和法雷恩三人,结果他们也茫然地摇摇头。

    “小子,记住了,冒险的每一步都务必谨慎,我们不可能每次都幸运地相遇,这次由我来帮助你们,下一次,你得步步谨慎,每件事都考虑清楚,你的性命是握在你自己手里的,你们三个也是,一定要记住。”

    南贝克变得一脸严肃,流浪骑士的教诲传入我们的耳中,然后率先从裂缝跳下去,落到了底下的斜坡。

    “安全,可以下来了。”

    站在斜坡上的流浪骑士南贝克抬头朝我们喊,我们四个年轻冒险者陆续从裂缝边缘爬落,终于抵达冰窟内的另一条路。

    唰的一声,流浪骑士警惕地抽出长剑,燃晶石照亮前方的岩石洞穴,艾尼安和法雷恩跟随在南贝克左右警戒随时都可能出现的危险,我和莉在队伍后方留意走过的痕迹,以防在这个诡异的地方迷路。

    通过暗洞裂缝抵达冰窟的另一条路,我们的探索变得容易,没有了刺骨的寒风,艾尼安和法雷恩点燃了火把,我也抓着准备好的火把点燃,使得光亮的视野开阔许多。

    这下,连流浪骑士南贝克都不禁感叹,发现这一条路所处的洞穴非常宽敞,我们也四处张望,这里的洞穴几乎堪比残殿雪山中层的古代蛮人城市,我们的火把和燃晶石加起来,只是勉强照亮洞穴的顶部。

    但想要了解,还必须往里面探索,流浪骑士南贝克毫不畏惧,带领我们朝这座庞大洞穴的内部继续深入。

    “莉……”

    走着走着,我忍不住开口。

    “怎么了?”

    同样跟在队伍后方,在我身旁的女猎手转过头,金色的长发飘过腰背,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我,疑惑地问。

    “或许我不应该接受这样的任务,早点发现疑点的话,我应该找到营地指挥所的那个士官,拒绝掉这个任务。”

    我低声说,想到法雷恩推测过的任务困境,总感觉中了什么阴谋圈套,无意间让队伍里的众人陷入危险。

    “但是,那样我们也遇不到南贝克先生。”

    莉转回头,看着前方带领我们的流浪骑士,简单的回答说。

    “就像南贝克先生所说的,不可能每次都幸运地相遇,我在想,要不要退离这个冰窟,就算任务完成不了,也可以避免陷入危险。”

    我继续说着,在脑海中考虑好久好久,虽然那样可能被士官责骂,但总比这样好吧,北方边境线的任务有很多,失败一个也没关系。

    “果然,就像妮拉姐姐说的那样,西诺尔是一个白痴魔法师。”

    莉突然微笑着说,叫到白痴魔法师的时候,故意转头对我做个鬼脸。

    “虽然我是魔法师,但并不像妮拉说的那样白痴,盗贼说的话都不可信。”

    我看着莉调皮的鬼脸,无奈解释说。

    “嗯!我也觉得妮拉姐姐说错了,西诺儿并不是白痴魔法师,无论是在击退兽人的时候,还是在对决邪法师的时候,西诺尔都像是勇敢的魔法师,即便是被阿菲利丝公主打趴在地上,西诺尔也没有求饶。”

    莉收起了鬼脸,神色变得认真,盯着我说。

    “尽管我很赞同你说我勇敢,但我记得当时并没有被公主打趴在地上。”

    我转过头一脸严肃地解释,莉却丝毫没有在听,而是自言自语。

    “菲亚米娜姐姐视西诺尔为同伴,妮拉姐姐视西诺尔为朋友,但是,我从来没有像她们那样看待西诺尔,在营地的旅馆的那晚,我更希望西诺尔是家人,虽然很喜欢安伊露姐姐她们,很崇拜雷纳多先生和南贝克先生的强悍,却更喜欢更崇拜西诺尔,因为有一种很安心的亲切感。”

    说完,只比我矮一个头的女猎手依靠上我的肩膀,终于安静,燃烧的火把照着我红扑扑的脸颊。

    “勇敢的魔法师……”

    我在心里暗想莉说的这句话,朝冰窟洞穴深处走动的双脚没有停下,冒险队伍逐渐进入到一座冰宫。

    流浪骑士南贝克手握的燃晶石照亮这座冰宫,四壁的晶莹冰面反射火光,地面的霜雪堆满了这里,估计高莫德之城中心区域的边境将军们都没想到这冰窟深处藏着一座古代冰宫。

    冰宫的顶部是一个漆黑洞口,从冰宫中的巨型冰雕冒出的寒气涌上洞口,可能那就是冰窟寒风的源头。

    “这座冰雕到底是什么?”

    仰头望着升上漆黑洞口的寒气源源不断,法雷恩声音有些颤抖,在看到巨型的冰雕,心底有种恐惧。

    “周围全是锁链,非常巨大。”

    艾尼安看见了冰雕周围密布的粗大锁链,震惊不已,谁会铸造如此夸张的锁链?在人类王国根本不需要用上这样的锁链吧……

    “伙计们,到处是冰冻的尸骸。”

    我脸色凝重地说,身旁的莉抓紧炙火之弓,不敢看周围凄惨的景象。

    多达数百具惨死的尸体躺在这冰宫周围,寒冷的冰霜封冻住他们在死前挣扎和绝望的最后一刻,其中有不少是女性,职业也是各种各样,有军团士兵,有战地法师,以及冒险者。

    “啊~又一个可怜的家伙。”

    突然间,我的脑海里回荡起黯灭巨人懒洋洋的声音,吓我一跳。

    “西尔?”

    同时,莉的猎衣胸前钻出白色的幼虫,这只啃食完枝叶就睡懒觉的小虫子拼命发抖,似乎在害怕。

    “小心了!这只冰雕就是怪物!”

    站在我们前方的流浪骑士猛的高举长剑大喊,一道极快的斩击砍断掉落的冰块。

    轰隆

    被斩断的两半冰块砸在我们的左右,等我们抬头望向头顶,才发现更多的冰块掉落下来,一道灰色残影在半空中来回穿刺,使得掉落的冰块没有砸到底下的我们。

    “我睡了多久了?瞧瞧这次又是哪些不知死活的人类找死?”

    震耳欲聋的吼声回荡整座冰宫,漫天的冰块全部落在我们身外。

    流浪骑士南贝克落回地上继续持剑保护我们,而我们抬头看见冰雕破碎后冒出的怪物赫然是一头苍白的巨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