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出乎意料一击
    苏醒的苍白巨狼拖动周围所以锁链,凶猛的兽瞳盯着冰宫地面上的五个渺小的人类,嘴里露出利齿。

    “尽量待在我身边,这是一头非常强的高级魔兽。”

    抬头直视苍白的巨狼,流浪骑士南贝克迅速穿上手套,对我们沉声说。

    “高级魔兽?哼!人类真是越来越狂妄自大了!我乃这一片极地的狼王!拥有强大至极的力量!在本王统治的时代你们人类连王国都没有建立呢!”

    听到南贝克的话,被无数条锁链缠绕的苍白巨狼忽然发怒,吼声震裂冰宫的墙壁,令我们捂紧耳朵,每时每刻都感觉整个世界在颤抖。

    就在这时,流浪骑士南贝克原地消失,灰色的残影一下子跃到咆哮的苍白巨狼的下巴处,右手握紧长剑向狼王的下巴快速挥砍。

    即便刚苏醒,狼王的反应也异常迅速,注意到流浪骑士的斩击,非但没有躲避,反而合上嘴牙,接着借势往下撞向跃上来的流浪骑士。

    一声闷响,南贝克的灰色残影从狼王的嘴牙底下滑向左侧,虽然躲过重伤的一击,但狼王的速度依然碰撞擦过流浪骑士,导致南贝克的右肩被撞伤。

    不过狼王丝毫没有得意的样子,嘴牙前溅射出大量的鲜红血液,是被南贝克临危的一下斩击砍中的。

    “快退出冰宫!”

    就在我们的耳朵恢复正常时,从高空中传来南贝克的喊声,我抬头往上方望去,立刻感受到周围所有气流聚集向巨狼张开的嘴牙。

    与此同时,流浪骑士南贝克正在灌输自己的力量到剑中,极具杀意的眼睛注视到狼王的颈后,那是一处很容易伤到狼王的弱点,他也在首次的突击中察觉到被四周的锁链所约束的狼王无法做出更多的动作,刚才,如果不是狼王动静太大被锁链扯紧拉住,自己右肩的骨头恐怕会被撞碎,现在看到狼王张嘴凝聚的大量寒气,流浪骑士有种不好的预感,双脚踩过空中锁链,以一般的高级强者做不到的速度朝狼王的颈后冲去。

    吼

    眼看流浪骑士的逼近,狼王只能放弃继续蓄力,嘴牙中凝聚的寒气在一瞬间炸开,像是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一样席卷整座冰宫,南贝克的长剑还没有靠近狼王的颈后就被冲来的暴风雪刮走,灰色的残影被白茫茫的雪笼罩住,重重撞在冰宫碎裂的墙壁上。

    “小心!”

    狼王吐出的暴风雪席卷到地面,我立刻朝艾尼安和法雷恩大喊,同时张开法师袍转身保护莉。

    在狼王吐出的暴风雪肆虐之后,整座冰宫白茫茫一片,人类的尸骸都淹没在雪里,空中的锁链也全是冰霜。

    “哼!人类依然是那么脆弱!”

    冰宫的半空中,苍白的巨狼发出藐视的嘲笑,可惜它没法挣脱锁链,杀死我们后,狼王只能选择再度沉睡。

    咔嚓

    突然,一声冰裂的声响从墙壁上传来,还未合眼的狼王随即看到层层霜冰破碎,本应该被冻死的流浪骑士活着出来,只见这名流浪骑士的身前抓着一面龙纹圆盾,是这面龙纹圆盾在关键一刻抵挡住刮来的暴风雪。

    南贝克锋利的眼神与苍白巨狼的兽瞳碰撞,完全没有畏惧。

    他深吸一口气,右手的长剑冒起银蓝色的强烈光芒,那是从骑士体内完全涌现的力量,代表着南贝克选择使出全力。

    “一个麻烦的人类……”

    被无数锁链约束在空中的狼王沉声叫着,一时间,寒气重新凝聚,而这次不再是暴风雪,寒气模仿出铠甲的样子覆盖到狼王的颈后等地方,它看出了流浪骑士的攻击目标,才特意凝聚冰铠甲防御流浪骑士的斩击。

    这时,南贝克突然爆发速度,用散发银蓝光芒的长剑斩击到狼王的颈后,高级强者的强力一击划过狼王颈后的冰铠甲,等南贝克的灰色残影在另一侧的锁链上停下,却发现自己的斩击仅仅砍入冰铠甲的一半,而被砍过的冰铠甲正在快速愈合,显然是狼王在不断恢复保护自己的冰铠甲。

    然而南贝克并不打算就此罢手,灰色的残影再次激射出,银蓝光芒在狼王的巨大躯体上闪烁,不断地寻找致命弱点。

    此刻,白茫茫的冰宫地面,一块冰雕被蛮力从内部粉碎,金发魔法师在暴风雪席卷之前用法师袍罩住女猎手,再使出犀角兽血脉的力气自己弄碎寒冰才得以挣脱。

    “这股冰元素力量太可怕了。”

    虽然挣脱冰雕的束缚不算困难,但我望着白茫茫的冰宫地面,还是被巨狼的力量震撼到。

    “南贝克先生还在上面激战!”

    莉从法师袍里探出脑袋,抬头就看见空中闪烁的银蓝光芒。

    “高级强者的对决我们暂时无法插手,先想想办法。”

    我也抬头看见南贝克先生正在采取快速斩击的方式寻找苍白巨狼的弱点,但这个方式消耗体力很快,南贝克持续的斩击最终无法取胜。

    望向白茫茫的冰宫雪地,我找到冻成冰雕的艾尼安和法雷恩,拿出了两枚提农水晶朝他们扔去。

    轰轰两声,两颗提农水晶爆炸,伴随着冰雕的碎裂,艾尼安和法雷恩挣脱出来,两人倒在雪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艾尼安!法雷恩!现在可不是睡懒觉的时候。”

    我走过去喊着,两个人才爬起来,对暴风雪席卷的景象还心有余悸。

    “西诺尔法师,南贝克先生他能够击败那头高级魔兽吗?”

    抬头看着冰宫上空激烈的战斗,法雷恩不禁担忧地问。

    “恐怕不能,我们得找个办法帮助南贝克,最关键的问题是怎么上去。”

    我回答说,抬头看着银蓝光芒在锁链之间闪烁。

    南贝克先生是依靠着这些锁链才待在上空的,但我们不是像他那样的高级强者,艾尼安和法雷恩都不能跳到那么高的地方。

    “你们看!那边有可以爬的楼梯!”

    这时候,艾尼安指着冰宫的后墙喊着。

    我和法雷恩的目光随艾尼安的手指望去,遭遇过暴风雪肆虐的后墙白茫茫,但能够看出一些楼梯的痕迹,从地面延伸上去,刚好能爬到巨狼的身上。

    “它像是卡在墙壁上的样子。”

    法雷恩这时才发现巨狼的躯体是禁锢在冰宫的墙壁里的,暴露在外的是巨狼的前半身躯,难以想象当年是什么样的强者囚禁住这家伙的。

    “艾尼安!法雷恩!你们从墙壁的楼梯爬上去!南贝克先生正在牵引住巨狼的注意力,你们抵达上面再想想对策。”

    我赶紧对两人说,不管中级实力的他们能否伤到巨狼,只能先爬上去再想想办法了。

    艾尼安和法雷恩点头,整理身上的装备和准备好武器,接着跑向冰宫的墙壁,趁着流浪骑士南贝克与巨狼激战偷偷靠近巨狼的躯体。

    “莉,这个距离能够射到吗?”

    我又转身问向金色长发的女猎手,抬头望着冰宫上空的苍白巨狼,即便是魔法师,这个距离的施法也是非常困难。

    “当然可以!别小瞧我这个猎手!”

    莉自信地笑着说,炙火之弓已经搭上尖锐的轻羽箭,让我惊讶不已,没想到她早就准备了新的弓箭。

    “嗯!记得配合我的雷系法术,等艾尼安和法雷恩爬到巨狼的身躯上,我们就攻击巨狼的眼睛,或许可以帮南贝克尽快找到巨狼的致命弱点。”

    我微笑着说,掏出血精灵法杖,开始呤唱咒语,莉也在身旁张弓搭箭,像是在巨树森林训练时一样,沉静住心灵,随时都可以射出精准的一箭。

    没多久,艾尼安和法雷恩的身影沿着冰宫墙壁的楼梯迅速爬到巨狼的躯体底下。

    在流浪骑士南贝克的极速斩击中,狼王的注意力并未发现偷偷靠近的两个渺小人类,正在全神贯注警惕流浪骑士一次次攻击,同时消耗力量恢复破损的冰铠甲,打算等到南贝克耗尽体力就将其彻底干掉。

    “嗯?地面的人类还没死吗?”

    忽然间,狼王的兽瞳看见雪地上的魔法师和女猎手,察觉到一股小小的雷系元素波动。

    想用雷系法术偷袭本王吗?怎么可能被这些渺小的蚂蚁轻易得逞!

    狼王在心底暗想,哪怕被锁链给约束难以动弹,它也能够继续使用出暴风雪之类的攻击,随即张开嘴,在狼王的嘴里一下子凝聚出巨大冰球。

    “雷柱!”

    “重击箭!”

    冰宫的地面上,金发的魔法师和女猎手同时出手,一道猛烈的雷电从狼王的头顶劈落,致使狼王的头部往下方倾斜,以便女猎手的射击。

    但狼王早已料到我和莉的偷袭,嘴牙里的冰球朝下方喷出,正在闪烁的银蓝光芒猛然停下,南贝克想冲到下方抵挡冰球,却发现为时已晚。

    就在这时,冰宫里的谁都没想到一股炽热的火焰出现在冰球砸落的方向底下,狼王的这招只是随便一击,看到冰球被火焰融化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这招被这样阻挡掉。

    吼!

    然而火焰的帮助让莉的重击箭恰好射中巨狼的左眼,咆哮声震荡着整一座白茫茫的冰宫。

    “谁?”

    因为火焰法术的出现,我在瞬间扩大精神力,立刻发现了躲在冰宫的入口角落的女孩,震惊不已,喊出了她的名字:

    “吉弗卡家族的蒂丝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