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调查
    城北训练场的某处指挥台,我和艾尼安站在杰摩斯将军的面前。

    虽然样貌上仅是披着战袍,身穿铠甲的中年壮汉,武器只有腰间的剑刃,我却从他身上感受到极度强悍的力量,完全媲美大魔法师奥汗加修,这便是边境军最高战力之一。

    “居然是彼罗夫侯爵之女的推荐信,而且……我还记得你,拿到了远古巫祭刻印的小子。”

    杰摩斯将军接过精锐士兵递给的推荐信,并未拆开查看,反倒因为认出了我,感叹着说。

    我惊讶不已,没想到杰摩斯将军还记得那块石板的事情,心想这样的话交谈起来就容易得多了。

    “是的,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杰摩斯将军,这一次,我们是为向你询问几个问题才到访的。”

    我趁机说出面见的原因,杰摩斯将军随即摘下金色花头盔,在我们的眼前露出略带沧桑的面容,白发苍苍纵然他的身材挺拔,也抵不过年迈的摧残,如果不是强悍的实力,谁敢信这个老人是边境要塞的将军。

    “时间还算充足,你们尽管问吧。”

    杰摩斯将军开口准许。

    “杰摩斯将军和米希修女之间有什么关系?”

    艾尼安当即问,吓得我和一边的精锐士兵脸色剧变,这个问题怎么看都不正常吧!分分钟引火烧身的!

    “呃……咳咳!米希修女是前线的教会牧师长,她是哥伦萨里家族优秀的女性,确实,米希她对我有着某种感情,但我是边境军的指挥官,没有那个时间顾及这些琐事,更何况,我有自己的家庭,有妻子和女儿。”

    杰摩斯将军怔了一会儿,干咳两声打破尴尬的气氛,然后耐心回答,说到最后的妻子和女儿,杰摩斯将军似乎难以启齿,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杰摩斯将军的这番回答成功解开我们之前的种种疑惑,米希爱慕杰摩斯,所以在亲近莉的时候希望莉叫她一声母亲,米希也是知道莉就是杰摩斯将军的女儿,果然是如此吗?但杰摩斯将军的妻子在哪?似乎莉也从未提及她的母亲。

    围绕这一串新的谜团,艾尼安的嘴巴刚张开,结果被两边的魔法师和精锐士兵死死掐住嘴巴和喉咙。

    “接下来的问题由我来问!艾尼安你千万别再问了!”

    我掐住艾尼安的嘴巴,冷声说着,然后看向了杰摩斯将军对我们怀疑的神情,心想这一下难以掩饰,干脆直率的问吧。

    “杰摩斯将军,我知道莉在哪。”

    预先考虑一下,我深吸一口气,直接对杰摩斯将军说。

    “莉?你怎么知道我女儿的名字?难道你真的找到她了?如果你敢撒谎的话我绝对饶不了!”

    杰摩斯将军听到我的话,整个人变得激动万分,走过来抓紧我的肩膀,一字一句地问。

    “很抱歉,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至于我是不是撒谎,我只能说莉睡觉的时候喜欢抱着柔软的东西,总是在床中间睡着,留下两边的空位子,你应该会相信我的话。”

    我想起莉的习惯,面色从容的向杰摩斯将军说出来,这下子,杰摩斯将军的神情震惊,他已经相信了我,因为这些习惯,他同样看到过,而且不止一次。

    盯着杰摩斯将军的眼睛,我想到了在刚到前哨营地的那时候,杰摩斯将军在营地演讲,莉却硬是拉着我走的景象,心中隐约有了答案。

    “杰摩斯将军,我来这里希望得知一个答案,莉曾经对你的请求有多少。”

    魔法师开口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杰摩斯将军不禁垂下头,回忆起那个女孩无数次扯着他的战袍的景象。

    “很多很多……”

    杰摩斯将军低声回答,突然,在城北门外的雪漠传来号角的轰鸣,从高莫德之城的四处升起一队队狮鹫骑士赶往城北。

    “杰摩斯将军!有敌军先锋从西北角的方向攻击防御塔!”

    有精锐士兵赶来禀报,杰摩斯的神情一下子恢复了犀利,转身走向在远处西北角的防御塔。

    “对不起,请原谅我有要务在身,既然你对我的女儿这么了解,想必莉对你很信赖,麻烦你照顾她,这是我一直以来努力却无法实现的遗憾。”

    杰摩斯将军忽然停下脚步,回头朝我说,接着重新戴上金色花头盔,魁梧的身影已经陷入无数精锐士兵的人潮之中。

    “究竟怎么样?西诺尔先生。”

    因为战争动员,掐住艾尼安喉咙的精锐士兵也迅速跟上杰摩斯将军,艾尼安得以大口大口喘气,顺便问我。

    “调查杰摩斯将军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容易得多了,走吧,艾尼安,先赶回前哨营地找法雷恩和莉,慢慢对付米希修女。”

    我回答说,已经明白该怎么做,艾尼安摇摇头不太懂,估计再想想才可以明白我的计划,只好跟在身后,战士和魔法师从城北训练场离开。

    ……

    夜晚前哨营地

    点着蜡烛的旅馆房间里,少女把雪靴和白袜脱掉,金色的长发铺撒在柔软的枕头边,抱着西尔慢慢的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莉,睡着了吗?”

    房间的门被敲响,少女听到熟悉的声音,从床上跳起来冲去开门。

    咔嚓,门外站着拍拍法师袍雪花的金发男子,看见莉平安无事,我的脸上露出微笑,顺手打个招呼。

    “西诺尔,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莉皱眉地问,从早上开始,她就没看见我和艾尼安的踪影,只有米希修女和法雷恩王子待在她身边。

    “我和艾尼安去要塞指挥部瞧瞧,没想到弄得这么晚,对了,这是什么?”

    我挠挠头回答说,目光注意到莉抱着的蝴蝶,蔚蓝无暇的翅膀,洁白的身躯,像冬天的一朵小雪花,明明看起来陌生,却能感受到熟悉的气息。

    “是西尔哦!西尔进阶到中级魔兽就变成这样子了!非常漂亮!”

    莉笑嘻嘻的高高捧起这只蝴蝶,一股淡金色的光芒从翅膀浮现,令我认出这确实是西尔,样子变化太大。

    “居然这么快就饱食成中级魔兽,幻蝶一族的成长速度真是可怕……”

    看着西尔如今漂亮的模样,我在心里暗想,随后晃晃脑袋,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情了。

    “莉,再过一个月,北方边境线就将迎来寒冬了,那一天是你的生日吧,做好准备哦,我打算给你一个惊喜。”

    看着莉雪亮的眼睛,我微笑着说,这是在高莫德之城的要塞指挥部时,菲亚米娜特意提醒的,她们加入冒险队伍的这段时间,我却从来不知莉的生日,想来非常惭愧。

    “真的吗?西诺尔竟然知道我的生日!一定是菲亚米娜姐姐告诉你的!没错吧!”

    莉惊讶不已,马上想到“罪魁祸首”是谁,反而更期待我会送出怎么样的第一份礼物。

    “嗯!我会准备好这个惊喜的,还有,从明天开始,队伍就会搬离前哨营地,到高莫德之城内暂住,晚安,莉要早点睡觉哦。”

    我点头回答,伸手揉着莉的脑袋,看着少女笑得像月牙的小嘴,魔法师更加坚定内心的某个计划。

    离开旅馆的房间,魔法师沉重的脚步踩过一节节楼梯木板,来到遍地躺着瞌睡醉汉的大厅。

    前哨区域的繁忙狩猎让幸存的冒险者数量更加少,无论独行冒险者还是冒险团,在凛冬的暴风雪再次侵袭之前都选择睡在旅馆,很多强者都借酒消愁,这已经常见的景象。

    “米希修女已经回城内了吗?”

    在角落的桌子边没有看见那名白袍女性,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接下来的密谈可不能被米希知道。

    走到角落的桌子边,等候多时的艾尼安和法雷恩抬起头,浮动的烛光照亮我们三个人的面孔。

    “高莫德之城的事情,艾尼安已经通通告诉我了,不过你们真的要这样瞒住修女?”

    燃烧的蜡烛前,法雷恩脸色凝重,他这些天的接触慢慢了解米希修女,虽然是为达目的的举动,但不管如何,米希修女的帮助极大,所以才慎重问一次。

    “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修女企图用莉的认同感来攻陷将军的计谋上,这联姻的背后可是涉及家族拉拢强者的盘算,但很可惜,她无法代替莉的心中真正的母亲,将军和莉之间存在无法用虚伪的慈爱来弥补的缺痕。”

    艾尼安在一旁认真的说,事实上米希修女的计谋不可能实现,杰摩斯将军的坚决话语证明了这点。

    “法雷恩,你大概也发觉了吧,在雪漠的兽族大军很快就会发动进攻,雷纳多所在的巨树森林也因为厮杀而毁掉,你可以希望南贝克一直保护,但我更希望在真正的战火来临之前,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存活,修女提供的资源必不可少,身为魔法师的我可不是坚持正义的骑士。”

    目光侧过烛光,我对法雷恩坦白出自己的想法,毫不在意贵族或王室的那点儿正直名誉。

    不管是否好坏,能够借米希修女白白提供的冥想药水达到中级巅峰,在这种情况下,我的选择便是如此。

    “既然你们两个都这样决定,我还还能怎么办?一起欺骗修女吧。”

    艾尼安和我如此选择,法雷恩的脸上露出苦笑,祈求阿菲利丝姐姐别怪罪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