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北城墙
    咚咚咚

    焦急的敲门声不停的响着,还能听到喊声,貌似是艾尼安和法雷恩,简直可以与外界的烦人钟声组成一首交响乐。

    赖在床上的金发男子钻出被窝,打着哈欠起身穿上鞋子,走到门前正准备开门,突然想起什么,又转身从床角捡起衣服和裤子穿上,对着墙壁的烂镜子整理一下树杈般的乱发,才重新走到门前握着门铃拉开。

    “西诺尔先生!大事不好了!”

    “雪漠兽族开始进攻啦!”

    但是,刚开门的我立马被艾尼安和法雷恩喷了一脸的口水,神情郁闷。

    “慌什么?不就是兽族攻城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白了这两人一眼,无奈的说,要知道脚下这座要塞叫高莫德之城,都屹立上千年不倒了,除非全部兽族倾巢出动,不然谁也别想攻破神之名庇护的巨城。

    “这次是雪漠的兽族报复!兽族在竭尽全力破坏北面的城墙和防御塔!”

    “我们听闻到王国的二王子罗奇今早率狮鹫骑士团突袭了东侧山脉的兽族,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雪漠的兽族主力军领袖们都暴怒了,扬言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摧毁高莫德之城,就在半个沙漏时前,杰摩斯将军下令召集所有冒险者前往城北支援,兽族主力军这次搬来了大量的投石车和黑蝠猎骑攻击北面的城墙,一旦城墙被毁,整座城都会面临战争科多兽的冲撞践踏。”

    艾尼安还是一如既往的惊慌,但法雷恩毕竟是王子殿下,较为镇定的告诉我正在发生的严重事态,他提到战争科多兽,脸色有些苍白,足以令我猜测到那种东西应该真的很可怕。

    “莉在哪?”

    听着响彻天空的急促钟声依然未停,我的神情逐渐认真,沉声问。

    “她已经在楼下等待许久。”

    法雷恩回答说,我点点头,转身回到房间里抓起血精灵法杖,又跑到房间角落打开密封的箱子,用自己的身体假装自然的挡住门外两人的目光,伸手拿走紫色与红色的魔兽晶核,确保这两个极度危险的怪物在自己掌控之中。

    咔嚓一声,旅馆的房门关上,我披着法师袍跟在艾尼安和法雷恩的身后走下楼梯,来到空无他人的旅馆大厅。

    在空荡荡的大厅里,金色长发的少女穿戴着修女赠送的猎手套装,在身后背负炙火之弓和轻羽箭的箭袋,听到楼梯的声响侧过脸,雪亮的眼睛看着我们,头顶上停着像是小雪花的蝴蝶,蔚蓝无暇的一对翅膀在轻舞。

    “走吧,去城北区域瞧瞧。”

    我神情冷静的说着,莉伸手捧下头顶的蝴蝶西尔,让它收敛翅膀藏在自己的猎衣胸前,表面看上去只像是服饰的图案。

    艾尼安和法雷恩戴上各种的头盔,手里握紧龙骸之剑与钢月长剑,一切准备妥当,我们冲出旅馆。

    轰隆隆

    从城北传来的轰鸣声剧烈,街上的平民形成人潮涌向南城区避难,但街上仍有不少和我们抱着同样目的的冒险者逆行奔向战火纷飞的城北。

    为了避过逃难的人潮,我们跑进少有人迹的巷子,这使我们赶往城北的路途非常顺利,慢慢从住宿旅馆的城西街区靠近北城区的交界大道。

    “我的天哪!”

    才踏入北城区,艾尼安和法雷恩就被混乱的场面吓得双腿发软,莉的小手害怕得抓紧我拿血精灵法杖的手臂。

    此时,北面城墙之外黑压压的,兽族的黑蝠猎骑不断侵扰,大批狮鹫骑士从东边天空赶回来支援,联合着各座防御塔的战地法师抵抗蜂拥的黑蝠猎骑,只不过,无数燃烧的巨石跨越高墙,如流星般坠入城北区域,每次都会击中防御塔,已经有十余座防御塔损坏严重,两侧的主塔更是在第一波疯狂进攻后完全崩塌。

    北城区到处是集结的军团士兵,在军方将领的指挥下填补城墙防守的伤亡,先前在训练场看到的骑士团也都坐镇每一个可能遭受投石摧毁的重要地点。

    “火石来啦!”

    这时候,一颗耀眼的火流星从北城墙外升起,投抛方向似乎是朝这边,大道附近的职业者都神色慌张,正想四散躲避,却听到其它人的喊声。

    “不行!后方有还在逃难的平民!”

    聚集在交界大道附近的冒险者和军方战地法师回过头,结果看见了数量仍有很多的平民还未逃离西城街区,这下糟了,这种火石砸下来可不弱于高级魔法的破坏力,完全足够将一片街区夷为平地。

    “你们都快点离开!”

    望着高高升起的火流星,我赶紧推着莉等人离开,自己留在原地呤唱咒语。

    “西诺尔!”

    莉本想留下来,却被法雷恩架着胳膊跟上前面的艾尼安,他们必须往安全的地方逃离。

    与此同时,无法攻击空中火石的职业者不得不赶快逃离,交界大道只剩下少数有信心击溃火流星的法师,大家都在竭尽全力的呤唱,身处其中的我双手抓紧血精灵法杖,一边呤唱一边祈祷速度能够赶上。

    “完成了!雷击球!”

    由于早已非常熟练雷击球法术,我睁开眼看到已经坠落到交界大道上空的巨型火石,高举着血精灵法杖率先施法。

    苍白的雷电凝聚成球状,在我的喊声中迎击巨型火石,交界大道上空绽放出刺眼的红白之花,很可惜六级法术的雷击球也无法击溃巨型火石,仅仅抵挡一阵子便消散崩解。

    “太感谢你了!这位魔法师!”

    突然,在我身旁不远处的另一名魔法师笑着说,恰好呤唱完咒语,往上空的巨型火石甩出一张紫色巨网,更多的法术随之而来,有斩击的风刀,有喷涌的水流等等。

    趁着宝贵的时机,聚集交界大道的法师们全力以赴,直至巨型火石的烈焰熄灭,在空中支离破碎,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但洒落的碎石却很多,刚刚解决火石的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到一颗最大的碎石朝自己落下。

    “但愿融合犀角兽血脉的这身体可以扛住……”

    我满脸无奈,仰望着落下的这块天命般的碎石,在心底暗想。

    突然间,一道身影从我眼前闪过,笔直的剑锋交错斩击,将这块碎石给切成零散的小石块,砸到我的额头上只感觉有点疼,而我的目光全被飘舞的雪白长发和动人的身姿吸引住。

    “菲亚米娜?”

    在我张嘴说着的时候,被一个女盗贼悄无声息的从背后揽住脖子,从奥汗加修先生那里得到的蝙蝠之刃架在我的喉咙前。

    “妮拉……”

    等我回过头,便看见女盗贼狡猾的笑容,以及站在女盗贼身后的白袍魔法师,只不过紫色的秀发与熟悉的文静,我怎么可能认不出安伊露。

    “姐姐!疼疼疼!”

    一阵惨叫传来,某栋排屋墙下,艾尼安和莉闭嘴站在一旁不敢出声,眼睁睁地看着身披华丽铠甲的阿菲利丝公主右手叉腰,左手掐住法雷恩王子的脸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