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新药剂
    要塞指挥部高层

    红魅衣裙的少女站在阳台栏前,白袍的修女米希听到鸟鸣声,从室内的窗户探出头看向外面的天空,目光立刻被艳红的羽翼深深迷住。

    飞翔在天空中似火的大鸟拍动翅膀,缓缓降落在阳台栏上,黄金般的鸟喙紧贴蒂丝琪的手掌心亲近。

    “原以为吉弗卡家族的祖先曾与不死鸟之王缔结契约的传闻是假的,现在我倒是完全相信了。”

    米希修女移步走到阳台前,看着像是一团焰火的魔宠和魔宠的主人蒂丝琪·吉弗卡,语气嫉妒。

    不过她也为吉弗卡家族的放纵感到惊讶,竟然任由这样一只珍贵的不死鸟离开王国腹地的艾亚利尼斯主城飞来遥远的北方边境线,吉弗卡家族自信到不怕不死鸟中途被别的势力抓捕到吗?

    “火凤凰并不是成熟的不死鸟,在浴火重生之前,它的实力仅仅是中级或高级魔兽的程度,但我以吉弗卡的名誉发誓要把它培养成新的不死鸟。”

    蒂丝琪抚摸着自己魔宠的鸟喙,回答说,如果是真正的不死鸟,艾亚利尼斯主城地底下也就只有一只。

    “那么你唤来自己的魔宠火凤凰是想干什么呢?北城墙已经被兽族的投石车摧毁了,现在北城区已经沦为新的混乱战场。”

    米希修女不解的问,她因为了解战事的情况才躲在要塞指挥部,治愈求援之类的粗活通通交给前线教会的职业牧师们了,她可不想参与其中,兽族的斧手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怪物,让别人去送死好了。

    “那么米希修女留在这里吧,现在我必须赶往东侧山脉,传令石的感应带有求援的信号,梅里恩他似乎遇到极为棘手的强敌了。”

    蒂丝琪仿佛没有听进米希的话,她抬脚踩在阳台栏杆上,轻轻跳到了火凤凰的背上,握着传令石说,接着不再看米希修女,驾驭着火凤凰飞往东侧山脉的天空。

    “切!吉弗卡家族的小姐都是这幅德行吗?对了,我可以去找莉,如果能在战火中救下她,估计就可以获取到这个女孩的心了。”

    望着东侧天空远去的火凤凰,米希气得咬牙跺脚,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突然想到莉所在的冒险队伍正好搬到高莫德之城有一段时间了,现在战火爆发,身为冒险者的莉很有可能已在北城区。

    反正待着也毫无意义,干脆冒点危险找找杰摩斯将军的那个女儿吧,或许可以借此机会得到莉的认可,再搞定杰摩斯这个老顽固男人!

    中心区域的街巷

    狂奔中的金发魔法师终于临近要塞指挥部,此时的指挥部附近空无一人,无论军团士官还是骑士团都在北城区抵御兽族主力军的猛攻,但是天空中飞翔的火鸟令我挺在意的。

    为什么战争期间会出现这一种行踪奇怪的魔兽?

    “又出现了!”

    这时候,要塞指挥部的高出再次飞出这只火鸟,当我仔细望去,突然发现火鸟的背上貌似坐着什么人。

    “吉弗卡家族的蒂丝琪?!”

    结果没想到,等我仔细一看,却发现熟悉的红魅服饰,脑海里得出了答案,并且蒂丝琪骑着这只火鸟飞往的方向是东侧山脉,令我更加困惑。

    早上听法雷恩说过挑起战火的是王国的二王子罗奇,率领狮鹫骑士突袭东侧山脉的兽族驻地才造成了这一切混乱,照理说东侧山脉的兽人应该被歼灭干净了,毕竟狮鹫骑士团亲自出动,对军方精英力量来说作战一定非常轻松。

    对了!罗奇王子这些人怎么还没撤回来支援高莫德之城的战事?现在蒂丝琪又骑着火鸟飞往那里,难道是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好像城内不见梅里恩的踪影,那家伙还在东侧山脉的前哨营地吗?

    脑海中思绪万千,我逐渐怀疑起东侧山脉的事态变化,总感觉自己也必须赶快追上蒂丝琪才行。

    “估计东侧山脉是真的出意外了,去那里可能会和兽族交锋……”

    我皱眉暗想,朝四周看了看,在无人的时候身影躲进一家排屋里面,战火的爆发导致平民们都逃到安全的南城区居住地,排屋里面没有别人。

    “布诺图塔?布诺图塔!布诺图塔你这家伙死去哪里了……”

    已经不清楚多久没喊出这名字,我抓紧时间叫喊着,希望这个神秘的强者尽早现身,现在这个时候正需要他的帮助。

    突然,寂静的排屋里面吹起一阵凉嗖嗖的寒风,灰色的长袍凭空出现,仿佛盖着某个人,但我的神情从容,已经不是第一次呼唤和看见这家伙了,尽管布诺图塔一直充满谜团。

    “没想到你还记得呼唤我,亲爱的西诺尔。”

    布诺图塔一出现就冒出亲切的话语,和往常一样。

    “今天不想和你废话!我已经达到中级巅峰实力,犀角兽血脉渐渐没有多少实际用处,新的血脉药剂!快!”

    但我摆摆手制止布诺图塔的话,直接向其索要新的血脉药剂。

    “嗯……我恰好炼制出几瓶新的,有双头龙的,有雷电魔猿的,有钢晶兽的。”

    布诺图塔慢吞吞的拿出三瓶新的血脉药剂,给我自己选择。

    我没有犹豫,伸手拿过钢晶兽的那份药剂瓶,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怎样炼制这类奇特药剂的,炼金术也好,邪恶祭术也好,总之这样的强者暂时还不要随便探明比较好,毕竟我至今没有了解过布诺图塔的实力是什么层次,也没有多少胆量和他交手。

    “这次是一万金币,在这场小小的吵闹结束之后必须交付给我,亲爱的西诺尔,祝你好运。”

    布诺图塔说完,飘浮的灰色长袍随即消失殆尽,寂静的排屋里面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只剩下我手上的钢晶兽药剂。

    “小小的吵闹?”

    我脸色凝重,暗想布诺图塔究竟是撒谎的还是说真的?或许交付金币的时候对布诺图塔攻击一次试探下这个家伙的实力底细?

    始终是不了解这个神秘家伙的真正意图,当务之急是追上蒂丝琪,瞧瞧东侧山脉到底发生了什么,排屋里面,魔法师毫不犹豫拔开药剂木塞,将钢晶兽的血脉融合药水倒入口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