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及时赶到的魔法师
    燃烧的前哨营地里面,周围拼杀的喊声还在持续不停,落在地上的火凤凰扭头啄自己的羽翼,蒂丝琪看着周围景象以及保持拼杀姿势的两人,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是与梅里恩对决的青皮兽人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就是那个披着斗篷的家伙,是兽族一族的先知传承者。”

    梅里恩张口说着,已经能够行动,同时,雷纳多也往后退避,握着斧头站在离蒂丝琪不远的雪地上,嗜血术的效果让他看起来身体一红一青。

    “原来是你!”

    蒂丝琪震惊不已,才知道梅里恩当时在巨树森林差点杀死的强者长这个模样。

    “别待着浪费时间!有没有魔药师研制的回血药水?这次千万别拿教会的。”

    梅里恩的脸色痛苦,咒纹的折磨已经令他快要晕倒,但还是必须对蒂丝琪说出最后一句。

    “火凤凰,拜托你看紧敌人,正好有一瓶魔药师工会的回血药水。”

    蒂丝琪转头命令自己的魔宠警戒,然后搜搜自己的红魅衣裙,掏出一瓶魔药师工会的回血药水,跑到了黑袍法师的身前蹲下,扭开木塞,将药水灌入梅里恩的嘴里。

    “糟糕……没想到这家伙有帮手,得赶紧逃了。”

    雷纳多看了看艳红羽翼的火鸟,刚才的惊鸣,让他明白了这只魔宠的实力不俗,再加上蒂丝琪散发的法力波动,恐怕再打起来也没有胜算了。

    不如趁着梅里恩还没恢复之前逃跑,周边山脉应该还有很多兽人,必须召集它们保护自己。

    但是,当雷纳多刚想动身,巨型的淡黄色钢皮傀儡堵在雷纳多身后的去路,这只坚硬得可怕的食骨傀儡正是受到梅里恩的指令才迅速行动的,和蒂丝琪的火凤凰相互配合,将雷纳多前后包围。

    “嘿嘿嘿!你想去哪里?”

    魔药师工会的回血药水效果让梅里恩减轻痛苦,虽然不足以恢复到完全时期,这名黑袍法师却逃过一劫活下来,操纵自己的食骨傀儡拦住雷纳多,奸笑着问。

    食骨傀儡面前的雪地上,雷纳多脸色凝重,眼角的余光看到附近山脉有兽人队伍火速赶来求援,但可能是来不及了,恢复实力的梅里恩可不会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

    果然,等到额头的猩红图腾失去效果,梅里恩再也不掩饰自己的激动,站起身抬高手臂,念出暗魔法咒语,可惜念到一半又忍不住咳血。

    忽然,雷纳多的脚板猛踩雪地,趁梅里恩中断施法的瞬间借助还没消失的嗜血术准备逃走,食骨傀儡的双拳狠狠砸落,令雷纳多放弃逃跑,被迫举起了双手扛住,膨胀的肌肉在冒着红雾,用嗜血术加持的力量恐怕是抵挡不了多久。

    “咳咳咳!伤势还是很严重吗?蒂丝琪!魔宠也好,法术也好,杀掉他!”

    梅里恩抬手擦拭嘴角的血迹,很不甘心无法亲自用暗魔法干掉敌人,咬牙向身边的蒂丝琪喊着。

    “伟大的火之君王惩罚万物……”

    蒂丝琪秀眉微皱,但不得不遵从梅里恩吓人的命令,手持自己的玫瑰魔杖开始呤唱。

    一颗金灿灿的爆炎火球凝聚,让梅里恩与雷纳多都感到脸上的灼热,周围引来的热风吹动蒂丝琪脸侧的发丝,体型巨大的食骨傀儡死死牵制嗜血术加持的雷纳多,看着玫瑰法杖顶端浮现的爆炎火球,雷纳多的鼻息一重,还不愿放弃的他嘴唇微动,用残存的法力在蒂丝琪和梅里恩左右的方向召唤出两头岩石巨人。

    察觉到危险的火凤凰展开翅膀,从艳红的羽翼激射出两道火苗飞向左右的岩石巨人,微小的火苗却爆发不弱于爆炎火球的高温,洞穿岩石人的胸膛后熔化周围的岩石,使得两只岩石巨人没走几步便躯体粉碎。

    “终究逃不了吗?”

    雷纳多感受到嗜血术快到极限,扛着食骨傀儡的双拳更加吃力,心里不由得叹息。

    一会儿后,前哨营地的街道雪地,蒂丝琪的手抓住玫瑰魔杖,爆炎火球还在凝聚过程中,迟迟没有释放,为此困惑的雷纳多抬头看到少女犹豫不定的神色,微微惊讶,没想到这名女魔法师并不愿痛下杀手,但雷纳多并不认为自己能逃过一劫。

    “你还在犹豫什么?蒂丝琪!”

    黑袍法师沉不住气,大声怒吼,迫使蒂丝琪最终闭上眼睛。

    玫瑰魔杖凝聚的爆炎火球终于向雷纳多释放出来,逼近的高温灼烧青皮兽人的脸,当雷纳多合上眼睛,准备迎接死亡的时候,爆炎火球却被一把长剑及时挡住。

    “雪人守卫!”

    在雷纳多的面前,金发的魔法师拔起净化者之剑挡住爆炎火球,同时施展召唤术,从周围的雪地冒起六头雪人守卫,全部冲向了梅里恩的食骨傀儡,凭着惊人的蛮力一起翻倒巨大的钢皮怪物,帮助雷纳多脱离压制。

    随后,蒂丝琪的爆炎火球被可以破除魔法的净化者之剑吸收,魔法师再挥剑指向少女身边的梅里恩,目光冷得如同死神的凝视。

    “好久不见,邪法师梅里恩。”

    我开口毫不客气,想到这家伙是指名委托大量危险任务的幕后黑手,就已经有杀掉梅里恩的念头。

    在金发魔法师身后,雷纳多因为突然的动静和熟悉的声音睁开双眼,看到了我手中的净化者之剑和此刻咬牙切齿的梅里恩,回过头发现食骨傀儡被六头雪人守卫死死纠缠住。

    “随你怎么说,但是你知不知道你背后的那个是兽人?”

    梅里恩的心情糟糕透顶,在看到自己的食骨傀儡被六头雪人守卫欺负的惨状后,意识到我已不是当时那个依靠太阳花粉的弱小者,只好放弃敌对的想法,转而提醒我一下。

    毕竟兽族与人族正在开战,帮助一个兽人意味着什么?想必这个无论是谁都很清楚。

    “伤势怎么样了?雷纳多,需要我当场杀死这个邪法师吗?”

    谁知,我毫不在意地说着,让雷纳多大喜过望,梅里恩却感觉自己像吃了马粪一样难受,心想我这是和人族的仇敌结盟?背叛人族王国?

    “你怎么认出我的?西诺尔。”

    雷纳多非常地惊讶,他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脱掉密封的斗篷,想了想我应该不可能瞧出他的模样才对。

    “等我赶到前哨营地之外的时候,恰好看见你召唤的岩石巨人,现在听你的声音,我更加肯定是你了。”

    我笑着说,没敢回头去看雷纳多,一直在紧紧盯着梅里恩,剑尖指着这个危险狡猾的邪恶法师。

    同时警惕蒂丝琪和她的火凤凰魔宠,虽然把握不大,但如果交锋,凭净化者之剑的帮助,应该可以赢。

    “要不要杀死人类的邪恶法师,由你们人类来决定吧,他在我眼里只是一个疯狂的对手而已。”

    雷纳多累得坐在地上休息,一边喘气一边说,已经无力再战。

    “切!蒂丝琪!我们走!”

    梅里恩心底忌惮我会出手,喊了蒂丝琪一声,鲜红的玫瑰慌慌张张地带梅里恩爬上火凤凰的后背,艳红的羽翼挥舞起带焰的风。

    最终,我手持净化者之剑在雪地站着,目光望向飞往高莫德之城空中的火凤凰,轻声叹气。

    “算了,恐怕只有图腾之神才能够预见未来,我无法判断你放走他究竟是对是错,但既然他跑了,那就算了。”

    雷纳多望着食骨傀儡挣脱雪人守卫的纠缠,朝其主人梅里恩逃往的方向奔去,摇摇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