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被阻止的未来
    火势逐渐燃尽的前哨营地之外,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东侧山脉的残存兽人们终于赶到,有强壮的兽人战士,也有高级实力的兽族突袭者,但它们都带有严重的伤势,想必经过激烈的战斗才突破军团士兵的包围。

    因为雪地上只剩下累倒的兽族先知与一个持剑的人类魔法师,这群气势汹汹的兽人立马视我为敌人,将我包围住,其中的几个兽族突袭者更是拔出染血的刀刃。

    “收起武器!不准伤害这个人!”

    雷纳多厉声一吼,虽然我听不懂兽人的古怪语言,但周围的兽人自然听懂雷纳多的命令,几个兽族突袭者只好收起刀刃,但不肯解散包围阵型。

    “雷纳多先知,你的伤势很严重,是嗜血术的后遗症。”

    这群兽人里面,正有实力强悍的兽族突袭者队长,它跑过来仔细察看雷纳多的身体血痕,由于嗜血术效果的时限已过,雷纳多的青色皮肤留有嗜血术施放时肌肉膨胀的痕迹,现在收缩起来,却留有大量破裂的伤口。

    “嗯,我刚刚和逃走的敌人交战,回去泡一下热池的索姆药液就好了。”

    雷纳多若无其事地回答,这样的后遗伤痕,估计得修养很长一段日子,在与梅里恩最终对决的时候,他就有心里准备了,并不后悔。

    “那这个人类是?”

    兽族突袭者队长转头看向我,还没有放松警惕,只要有半点危险举动,它就会在一瞬间近距离砍下我脑袋。

    “一个救了我的人类,不过他不是反叛者,队长,拜托你率领队伍负责营地周围的警戒,等我和他谈谈。”

    雷纳多回答说,接着拜托兽族突袭者队长。

    “你是我们的先知,属下遵命。”

    兽族突袭者队长犹豫片刻,但是心里崇敬在这场突袭战中指挥它们反击的年轻先知,听从雷纳多的命令,起身吩咐其它兽人战士去周围警戒,自己也为了不妨碍谈话,走到不远处的焦黑废墟站着等候。

    “第一次看见这么沉静的兽人,你真是出色的领袖,雷纳多。”

    看着这群纪律严明的兽人,我的脸色微微发白,如果兽族有更多这样的战士,高莫德之城还能坚守住吗?

    这时候,雷纳多慢慢站起来,在我面前拍拍身上的雪花,青色的健壮身躯暴露在外,却没有丝毫发抖,他给我的感觉既像人类又像兽人。

    能够不被仇恨蒙蔽双眼,甚至和我们做朋友交谈,受到这群兽人手下的崇敬,是一个令梅里恩都吃大亏的天骄强者,都不知道遇到雷纳多究竟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

    “咳咳!呃……我还是再说一说吧,这次是真的,正如你眼睛所见,我是兽族的先知传承者,这种源于血统的青色肤色就是最好的证明,从遥远的雪漠尽头,巴格姆的火山圣城而来,负责统领这片山脉兽族驻地的所有兽人,也是隐藏在巨树森林居住的伪冒险者雷纳多。”

    雷纳多看着我,一字不差地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巴格姆的火山圣城?”

    我惊讶不已,第一次听到这座城,因为巴格姆这个地方……

    “在雪漠的深处,那里大概是世界的极北尽头,你们人类王国的疆域版图上面是不会记载巴格姆的,就像不会记载龙类的神域高地一样,等你有机会看到世界版图的时候,你就会找到巴格姆了。”

    雷纳多笑着解释,却又说出了我从未听闻的新名字,令我不敢继续问,害怕在雷纳多面前暴露自己的无知。

    “等等!雷纳多你说自己是兽族的先知传承者,这一片山脉的兽人统领,难道说雪漠的兽族主力军是因为你受到突袭才发动进攻的?”

    想到这群兽人对雷纳多的崇敬,加上曾经听闻先知在兽族里面属于非常重要的一员,我猛然想到了这个关键问题。

    “嗯……有一半原因吧,这些秘密就算透露给你也无妨,其实,每几年我们都会进攻高莫德之城,这已经是两个种族习惯的战事了,这个冬季也照样会集结雪漠的各个部落来进攻,只不过,因为今天早晨意想不到的有人率领狮鹫骑士团突袭,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伤亡,我也是唯一来边境线的先知传承者,受到突袭的消息传到了雪漠的集结地,部落领袖理所当然的选择提前进攻,不知道战事怎么样了。”

    雷纳多如实回答,毕竟他的身份在兽族各部落领袖眼中算是重要的。

    “战事恐怕快要恶化到不死不休的程度了,在我赶来前,高莫德之城的北城墙已经被摧毁好几道缺口,有兽人战士,狼骑和战争科多兽冲进了北城区,军团士兵,骑士团和冒险者正在与兽族主力军在城内激战,我们的元素之塔也发动第十级魔法轰击,双方的伤亡……”

    说着说着,我的声音颤抖,最终不敢开口,无法想象现在高莫德之城里面究竟伤亡多大,总之,这座受到高莫德之神庇护的巨城濒临毁灭。

    “直接摧毁北城墙?这和原本的部落会议计划不一样!为什么要拼命到如此疯狂?”

    雷纳多大为震惊,这已经等同于两个种族爆发所有仇恨的战争,究竟是为了什么?看着雷纳多的神情,我脸色凝重的摇摇头,我自己也不明白真正的原因。

    “虽然我这样插入这场交谈有些不礼貌,也不在意先知责骂我太轻狂,但我想告诉你,人类的魔法师,先知大人是我们兽族最重要的领袖支柱之一,它有好几名年轻的先知传承者,但我认为,雷纳多先知才是真正受到那位先知和图腾之神深爱的传承者,从听到雷纳多先知要来边境线时,我就已经猜到,如今更是深信不疑,我也猜测部落领袖们可能也有类似的想法,如果雷纳多先知真的因为突袭而丧命,那么不惜一切代价毁灭这座要塞,为雷纳多先知复仇也就合理了,无论是我,还是其它弟兄们,答案都肯定是一样的。”

    这时候,一直等候在焦黑废墟的兽族突袭者队长忍不住走来,居然对我说出了人类的语言,而它始终眼神坚定不移。

    “你居然听得懂人类的话?”

    我和雷纳多都感到吃惊,这样,我们的交谈岂不是一直被这名强者听在耳里?

    “我已经在边境线待了十几年,和人类有太多接触,当然,是兵器接触,不过倒是学会了你们的语言,人类的魔法师,我对雷纳多先知有着极高的崇敬感,不管先知是否和你们成为朋友,我都对此没有异议,但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我们都视雷纳多是真正的先知,遵从他的命令,杀死他的敌人,所有的战士都有不惜一切的信念。”

    兽族突袭者队长朝我严肃的说,同时向雷纳多表达插入谈话的歉意。

    “没关系,你的话已经成了为我们解惑的答案,如果老先知真的有悄悄向那些部落领袖们叮嘱过什么,如今发生的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

    雷纳多先知没有怪罪这名兽族突袭者队长的插嘴,沉声自语,随后听到魔法师的推测。

    “如果高莫德之城因为这场复仇而毁灭,整个王国一定会集结最大的联军决一死战……”

    我低头思索着,说出自己的推测,失去北方边境线的要塞,包括艾亚利尼斯,艾亚利达斯和王都在内的王国腹地就等于唇亡齿寒,没有了防御的厚盾。

    “按你这样推测,这对于兽族来说是一个等待了千年的难得机会,没有要塞的阻碍,如果可以抢夺人类王国这片富饶的腹地,巴格姆的所有战士都会疯狂到失去理智。”

    雷纳多看着我,说出自己的推测,一想到人类王国占据的富饶之地,他也难以保持冷静,身边的兽族突袭者队长更是激动得手脚颤抖。

    这是兽族梦寐以求的愿望,它们向图腾之神祈求过数不清的岁月!不正是为了这个吗?

    注意到雷纳多和兽族突袭者队长的神情变化,我抓紧血精灵法杖,偷偷伸手摸向法师袍口袋里的剩余的提农水晶,心里只能祈祷雷纳多的理智可以战胜**,不然就算曾经是朋友,我可能也不会犹豫……

    “呼……看来我还不希望仇恨终结的那天到来,毕竟如果我失去理智,你会当场杀掉我吧,西诺尔。”

    最终,雷纳多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再慢慢睁开,苦笑着对我说。

    “杀掉你并不能解决这场复仇,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俘获你,然后威胁兽族撤军。”

    我神情认真地说,心想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反正如今重伤的雷纳多也不是我的对手。

    “可惜我不愿意被绑到人类要塞,不过,你和我的推测指向同一个生灵涂炭的未来,我现在就要赶往要塞外的雪漠,如果部落领袖们真的视我为传承者,我发誓,一定竭尽全力阻止它们,请你相信我一次吧,西诺尔。”

    雷纳多连忙摆摆手说,思考过后想出办法,这是他能做的最大努力,哪怕以后遭到部落领袖们的憎恨。

    寒冬即将来临,天空的风雪逐渐变大,东侧山脉附近的厮杀声慢慢的减少,预示着突袭战接近尾声,但是高莫德之城的灾难仍在持续。

    已经燃烧殆尽的前哨营地废墟,兽人战士们淋着飘落的雪花,在等待它们崇敬的雷纳多先知接下来的话,突袭者队长此时站在雷纳多身旁,它第一次看见人类与兽人的平静交谈,暗想如果成功,未来会如何?

    金发的魔法师原地不动,低着头陷入思索,没多久,我抬起头说了句:

    “但愿圣洁之神比特尼,高莫德,以及其它乱七八糟的诸神庇护我们,噢!还有你们的图腾之神,现在快点去雪漠吧……雷纳多先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