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撤军的胜利号角
    西城区的钟塔楼

    艾尼安,法雷恩,莉和安伊露从交界大道成功逃回来,却看见和外界一样拥挤的红砖砌建的塔楼,伤者的担架遍地,高莫德之城的魔药师工会分部已经将这里暂时当作炼药场地,忙乱的人群几乎堵住门口,在下一波撤离前,塔楼的拥堵估计都不会结束。

    “这就是战争……”

    看着混乱的塔楼景象,艾尼安的耳边传来了法雷恩的话语,转头看见王子殿下咬牙切齿的神情与握紧的双拳,让艾尼安沉默不语。

    “妮拉!”

    突然,安伊露看见了钟塔楼仓库的某处木门跑出一名女盗贼,立刻朝妮拉喊了一声。

    “莉!安伊露!你们没事就太好了!”

    妮拉慌忙挤着人群跑过来,观察一会儿莉和安伊露有没去什么严重的伤势,结果发现两个女孩仅仅擦破手脚的外皮而已,不禁松了一口气。

    “菲亚米娜姐姐呢?”

    莉没有看见雪白长发的女剑斗者,焦虑不安地问妮拉。

    “在击退西侧街区的兽人时受伤了,不过暂时没有大碍,前线教会的牧师已经帮她愈合几道危险伤口。”

    妮拉回答说,然后带上焦急的莉和安伊露走向菲亚米娜修养的房间,艾尼安和法雷恩相互对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两个站在那里发什么呆?”

    莉回过头朝两人叫了一声,两个年轻的职业者只好赶紧跟上,五个人挤过钟塔楼厅里的人群。

    不一会儿,女盗贼揭开帘幕,带安伊露等人来到其中一处重伤者的休养室,这里躺着很多在西侧街区被兽人击伤的战士,法雷恩的目光注视一名雪白长发的女子,她在角落的草席上背靠墙壁地半躺,卸下剑斗者盔甲,穿着黑色衣服的身体前凸后翘,实力达到中级巅峰的强悍程度,菲亚米娜,那位彼罗夫侯爵的宝贝女儿,这是法雷恩从莉的嘴中听到的。

    “妮拉,安伊露,莉,你们都回来啦。”

    菲亚米娜看见安伊露等人,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随后再看到跟随莉一同而来的两个人,知道两人分别是艾亚利达斯的落魄贵族艾尼安以及王室的三王子法雷恩,礼貌地打招呼。

    “为什么没有看见西诺尔?”

    这时,菲亚米娜仔细看了看,除安伊露等人和艾尼安,法雷恩之外,并没有看见某个金发魔法师。

    “西诺尔法师他……在兽族攻陷北城墙的时候突然失踪了,临走前说是需要解决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估计他应该快回来了。”

    艾尼安想起来,向菲亚米娜回答,听完,妮拉不由得鄙视某个人,莉向菲亚米娜发脾气偷偷骂该死的法师在前哨营地也是怎样怎样办事糟糕,安伊露一如既往地苦笑。

    “唉,真不知道西诺尔独来独往的神秘性格究竟是做些什么。”

    菲亚米娜埋怨地咕噜几句,接着一边叹息一边重新站起身,毕竟这支冒险队伍已经习惯了某人的失踪,她才是真正的领导者。

    “菲亚米娜,还是不要勉强好吧。”

    安伊露看着女剑斗者的腰部和左腿还绑着绷带,留有伤势,担忧地劝说。

    “菲亚米娜,先不急,元素之塔的顶层似乎还有一位大魔法师在坐镇,高莫德之城终究不会沦陷的……”

    妮拉也在一旁神色忧虑,她担心菲亚米娜继续战斗的话,伤势会更加恶化严重。

    轰隆

    但是,一阵强烈的震动打断妮拉的话语,钟塔楼的灯架摇摆几圈突然掉下来,周围的人尖叫着四处逃串,外界传来牛头人的嘶吼声。

    “大家跟我出来!”

    菲亚米娜迅速抓起剑,带安伊露等人冲出钟塔楼。

    “是中心区域!”

    跑到西城区的街道上,艾尼安的目光望向山丘状的高莫德之城中心区域,抬手指着说,但他的声音颤抖。

    一时间,不只是菲亚米娜等人,因为强烈震动而聚集街道上的人群纷纷露出绝望的苍白面容,目睹元素之塔底下的巨大牛头人,这头强者的冲撞导致屹立几百年的元素之塔出现倾斜,几乎是摇摇欲坠,就连要塞指挥部都被重斧砍倒,周围的建筑物更是倒塌一大片。

    它到底是如何冲撞到元素之塔,亲眼目睹恐怕也是一场噩梦,众人的目光注意到一颗闪烁的星光降落在牛头人的头顶,更多法术锁链和禁锢的符文笼罩强敌,估计那是大魔法师鲁沃尔尽力施展的招数了。

    “简直是灾难……”

    法雷恩望着中心区域被牛头人的冲撞轻易摧残,万一下一个目标是西城区,这里还能活下多少人?

    “走啊!”

    突然,人群中有士兵大喊,意识到西城区也不再安全的人们开始疯狂逃跑,已经完全失去所谓的秩序,每个人都不想死在这里。

    “根本没办法去南城区嘛。”

    莉看着再次陷入混乱的人群将西城区的大街小巷挤得满满,她已经放弃逃跑的想法,因为这时候连逃跑也变成难题。

    “莉!总算找到你了!”

    突然,一个声音在莉背后响起,莉和菲亚米娜等人不由得回过头,却看见婀娜多姿的白袍修女。

    “米希修女!你怎么会在这里?”

    莉惊讶不已,小嘴叫着问,旁边的艾尼安和法雷恩也认出哥伦萨里家族的白袍修女米希,却心里警惕,想起了魔法师当时揭露的计谋。

    “我当然是来救你的,莉,还有莉的同伴们,我是哥伦萨里家族的米希,前线教会的大牧师,跟我来吧,现在从水泄不通的南城区逃走根本不可能,我知道西城门外有一道废弃石路,从那里可以绕道而行去南方平原。”

    米希修女装作温柔体贴的模样,笑着说,却令安伊露产生一丝怀疑。

    较为聪明的女魔法师准备上前拦住这个奇怪的白袍修女好好盘查,艾尼安和法雷恩已经抢先挡在莉的身前,其中艾尼安的手悄然摸向腰间的龙骸之剑。

    “对不起,米希修女,可是西诺尔还没回来呢。”

    莉没有多想,摇摇脑袋婉拒米希,毕竟某个比较可靠的魔法师还未回到她们身边,在此之前都不能离开。

    “原来是西诺尔吗?放心吧,我会通知前线教会的牧师们找到他,告诉西诺尔关于你们很安全的事,另外,你们两个也不需要特意警惕我,可能先前有些误会导致了你们的怀疑,但我不顾危险来这里是真的希望救走你们,难道你们认为待在西城区可以避免兽族领袖级别强者的攻击吗?”

    米希修女看出莉的担忧,微笑着回答,同时观察一下便知道艾尼安和法雷恩这两人又打算像以往一样来施展各种流氓理由阻止自己,不过她这次可不会再失败。

    中心区域遭到摧毁,元素之塔也已摇摇欲坠,这场史无前例的灾难将高莫德之城拖入沦陷的深渊,只需要用目前极其危险的状况吓唬莉和她的同伴们,这些小女孩怎么会不害怕。

    “这个……这个……”

    莉陷入苦恼之中,中心区域传来的嘶吼与轰鸣还在持续,牛头人大肆摧毁周围建筑的动静愈演愈烈。

    “先逃离吧!西诺尔那家伙一时间死不了的,如今先保住性命。”

    妮拉在一旁沉思片刻,随即劝说莉跟随米希修女,她并不担心西诺尔会出事,毕竟在艾亚利达斯的经历,妮拉非常相信某魔法师的存活能力。

    对于妮拉的话,菲亚米娜和安伊露没有反驳,这样的情况似乎只能先逃离危险再说,艾尼安和法雷恩观望被摧毁的中心区域,虽然很不情愿被藏有计谋的米希成功带走众人,但是留在这里等死也不是办法。

    “好吧……米希女士。”

    最终,莉脸色为难地伸出手说,米希修女看在眼里,也不在乎莉是否真心情愿,她只需要带走莉就可以了,哪怕成功这一次,杰摩斯将军都可能对她改变以往的态度。

    艾尼安和法雷恩手中的剑握紧,盯着米希修女的手即将触碰莉的手,却没有了阻挡的打算。

    就在这时,安伊露的神色微变,观察到安伊露神色变化的米希显然还未理解安伊露的心情,是因为逃离有了希望吗?但安伊露的眼睛却看向另一边,使得米希修女情不自禁跟着看向那一边。

    “雷击球!”

    然而,米希刚刚转头,眼前就被一片刺眼的苍白强光淹没,伴随魔法师的高喊,破坏力十足的雷击球迎面撞上米希修女,带着她击飞到远处的废弃猪场。

    “怎么样?大家都没事吧!”

    一头金发的魔法师重新出现在安伊露等人面前,我抓着刚结束施法的血精灵法杖,气喘吁吁地说。

    因为西城区的街道拥堵,一路上跳跃屋顶之间赶来,就算体力好也难免支撑不住,不过幸亏赶上了。

    “西诺尔!等等……你把米希修女打飞那么远干嘛?她可是前线教会的大牧师啊!”

    莉惊讶地看着我说,但一想到被雷击球打飞的可怜修女,无论安伊露她们还是艾尼安,法雷恩都脸色难看,公然伤害教会的大牧师,这种重罪也只有我做得出来。

    “咳咳!她毕竟是高级的大牧师,就算挨了雷击球也不会轻易死掉。”

    我神情略带尴尬,干咳两声糊弄地回答。

    “喂!你干嘛!如果没有米希修女带路的话会死在这里的!你这个白痴魔法师!”

    但是我的冒然举动彻底激怒了妮拉,她抄起蝙蝠之刃架在我脖子上,不管菲亚米娜和安伊露怎么拉也拉不动她,莉也神色焦虑不安,伤害了米希修女,谁还能带大家逃走?

    “我当然知道,但是那种部落领袖级别的敌人可以轻易毁灭整一座高莫德之城,无论是否跟随米希逃离,也不可能逃出兽族追杀的范围,兽族这次是鱼死网破,即便全灭也要摧毁这座要塞,放心吧,我已经找到唯一的办法解决这场灾难了。”

    我认真地回答,看着妮拉在菲亚米娜的努力劝阻后放下蝙蝠之刃,却无法随便开口向菲亚米娜她们解释所谓的唯一办法,我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雷纳多先知身上。

    这时候,中心区域的激战再恶化,挣脱大量法术锁链和禁锢符文的巨大牛头人开始蛮冲直撞,重斧朝东城区和南城区扔去,马上有精锐的强者合力出手展开防护罩抵挡,但是重斧还是破开防护罩落到建筑群里,激起大片尘土,各种房屋崩塌,已经无法想象伤亡多大。

    更可怕的是,发狂的牛头人根本不管其它,忽然朝西城区方向冲过来,灰黑的躯体撞垮一座座塔楼排屋,像地狱的死神,原本挤满伤员的西城区更加混乱。

    “西诺尔?”

    望着牛头人的冲撞越来越近,菲亚米娜突然感到肩膀被轻轻触及,她转头看到一脸轻松的魔法师在微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不害怕。

    “成功了!是我们成功守住了!”

    我自信地喊着,抬手指向远处被摧毁的北城墙,等这一刻等很久了。

    在那里,与骑士团交锋的兽族大军出现倒退,一个个撤回城外的雪漠,看到这个场景,我可不认为是兽族的什么计谋,只能有一个答案,兽族被命令撤军,这也代表着雷纳多兑现了他的承诺。

    此刻,冲撞到中心区域与西城区交界处的牛头部落领袖忽然停下来,它望向北城墙,听着城外雪漠响起的悠长号角,无论辨别多少次,都发现不是假的号角声,而是真的。

    “这是……退兵的号角?”

    中心区域的半空中,法力疲惫的大魔法师鲁沃尔震惊地看向北城墙,战争科多兽在后退,狼骑也不再攻击骑士团,一批批兽人战士钻回城外的雪漠,尽管难以置信,这群兽人居然要撤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