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星空下的重聚
    “西诺尔!我们到底是去哪?”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可是这个方向是……”

    “嗯,今天不正是你的生日吗?”

    牵手拉着金色长发的女孩穿梭西城区的街道,我一边简单回答莉的疑问,一边带她跑到西城区与中心区域的交界处,这里已经没有欢呼雀跃的人群,激动的情绪逐渐冷却的莉在较为机灵的思考后马上明白过来。

    “不!要!啦!”

    西边天空的余晖慢慢的被贪婪的黑夜吞噬,傲娇满满的尖叫声响彻西城区与中心区域的交界处,刚刚从废墟里辛苦爬出来的中年男子听到了这个记忆中朝思暮想,无比熟悉的幼嫩声音,转头望向西城区的方向,结果是看到了一个金发的男孩死死拽紧拼命想逃走的金发女孩。

    “喂喂喂!你给我适可而止了吧!比力气你是输定的!”

    “我不会输的!哪有这么容易被你这个狡猾的家伙得逞!肮脏的骗子!白痴魔法师!自私鬼!半夜敲女孩子房门的大色狼!”

    “这都是些什么乱糟糟的?肯定又是妮拉偷偷摸摸在背后教你的吧?”

    “事实就是如此!我祈祷天上有目共睹的诸神呀!快点随便找道雷电把这个西诺尔劈死吧!”

    “哪有人祈祷些这么歹毒的愿望的啊!再说了诸神怎么可能惩罚像我这样善良的魔法师……”

    轰隆隆

    或许是冬季寒冷之类的缘故,在战火结束后,高莫德之城的上空积聚乌云,轰鸣作响的雷声传入耳中,令地面上的我动作一停,嘴巴也闭上。

    被我钳住手臂的莉呆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趁机咬了我的手,疼得我想松手但又顽强的坚持过来。

    钢晶兽血脉融合所带来的力量可不是吃素的,当我暗自得意洋洋时,看见自己几乎无法战胜这个无赖的魔法师,莉狠心一咬牙,抓住我格挡的空隙,抬脚踢上我的两条腿之中的要害部位。

    果不其然,这一招效果拔群,被踢中要害的魔法师脸色剧变,哀嚎中松开手,发抖的双腿硬是撑住身体,到了这个地步还不肯倒下。

    “哈哈哈哈!再见啦西诺尔!我要告诉安伊露姐姐她们你有多么无赖!”

    仿佛胜利者一般的莉两手叉腰,骄傲地狂笑不止,正准备逃回去,却听到背后传来的喊声。

    “小莉!”

    身披血红战袍的强壮身影匆忙来到这里,看见了金发的女孩与某个贵族推荐信上的年轻魔法师在玩闹,他没有丝毫犹豫,喊出了女儿的名字。

    当杰摩斯将军的喊声传来,莉的身姿僵住不走,可能除了杰摩斯之外,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突然,莉转身跑向金发的魔法师,眨眼间躲在我的身后,连半个脑袋都不敢探出来,情绪也变得紧张。

    “西诺尔!西诺尔!西诺尔!这下怎么办呀?”

    莉疯狂地抓捏我的法师袍,语气急促,已经是不知所措,貌似杰摩斯将军……不,应该说她父亲的出现令她陷入焦灼和迷茫中。

    “这算什么态度转变啊!我现在是非常的疼!”

    我回过头激愤地喊着,胯下之痛哪是这个小女孩可以理解的?

    “别废话!看在安伊露姐姐她们的份上,刚才那一脚已经很轻了,快点想想办法嘛!”

    莉躲在我身后低声喊着,还扯紧法师袍摇来摇去的催促。

    但是,即便莉这么蛮横要求,我也根本想不出她想要的解决办法,当杰摩斯将军走到我们的面前,经历过激战的他依旧身姿挺拔,双眼似剑,寒风掀起了这名强者的血红战袍,我和躲在我身后终于肯探出脑袋的莉看到相同的一幕,空荡荡的右边,是失去手臂的真实景象,浑身上下没有哪个地方是没有受伤的,腰间的长剑仅剩半截,没有金色花头盔遮掩的脸是那么的平凡普通,眼神在看见探出小脑袋的莉后变得感动与慈爱。

    我恍然大悟,这是一名父亲啊,自然会对自己的女儿万般疼爱,但是某些隔膜可能没那么容易打破,或许需要一点点的契机……

    “杰摩斯将军,我把你的女儿带来高莫德之城了,今天是她的生日,我希望这将会是莉的一次重要的生日,因此礼物特意准备两份,一份是父女的重聚见面,一份是爱情的诞生,给你们先挑一挑吧,等我亲完莉再重聚,还是等你们父女重聚完再考虑我和莉小姐的订婚。”

    想好办法之后,我站在杰摩斯的面前当场说着,然后以这对父女意想不到的坦白,转身亲上莉的脸蛋。

    在杰摩斯将军的目瞪口呆以及莉惊恐的神色中,魔法师拥抱女猎手,亲上女孩的羞红脸蛋,随后落到颈侧,双手也丝毫没有闲着,左手抚摸腰背,再慢慢落入女猎手的翘臀,右手升上胸口,渐渐解开猎衣的绑带,虽然是按照心中的办法才这样做的,但莉的身体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触碰,让我情不自禁有些沉浸其中,也不管耳边传来莉娇羞的制止声,鼻子贴近金色的长发,似乎异常的香喷喷呢。

    “好啦!我开个玩笑而已,杰摩斯将军确实是关心莉的,莉也还没做好心里准备接受我的爱意。”

    突然,我赶紧停止自己的举措,松开拥抱莉的双手,自觉地走到一旁,神情严肃认真地说。

    因为此时,杰摩斯将军的眼神与厮杀兽族的时候一模一样,左手拔住腰间的半截长剑,哪怕伤势严重,他也拥有足够的把握在女儿被魔法师继续侵扰之前斩落我的头颅。

    直到这个时候,杰摩斯才明白了我的目的只是为了刺激他而已,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举措顺利打破父女的心灵墙壁。

    “去吧,有什么心事尽情喊出来。”

    逃离魔爪后,莉惊讶地看着我,听到我的提醒,明白了刚才那样做的理由,不禁露出感激的笑容,但为了催促莉快点,我故意抓了抓双手,令她想起刚才那段娇羞的经历,吓得慌的同时盘算迟早要我为此付出代价。

    经过一点波折,黄昏的色彩已然彻底消失在西边天空,原本代表诸神惩罚我的雷云不知不觉散去,无数的星芒在夜空铺洒出浩瀚的星河。

    我从法师袍里掏出一颗流浪骑士南贝克留给我的燃晶石,帮助父女照亮了周围,看着金色长发飘舞的女猎手一步步走到杰摩斯身前,还没等女孩说话,杰摩斯已经走上前紧紧地怀抱莉。

    血红的战袍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系紧,居然随风飘走了,半截的长剑也掉落在地上,让人看到此刻的中年男子仿佛不再是所谓的边境指挥官。

    “小莉……有好多年没有亲自抱过你了。”

    杰摩斯半跪在地上,抱着莉说,任由女儿的双手抚摸苍白的头发和沧桑的面庞,听到了哭泣的声音。

    “这算什么嘛!明明都弄成这模样还要坚持,明明妈妈走了都不愿意从这里离开,明明连我也照顾不了,再固执己见也到底只是个笨蛋而已,就这么一次拥抱,害我等了多久?爸爸。”

    怀里的女孩边哭边喊,最后变得不再责备,仅仅是伸出双手揽住中年男子的脖子两边,轻声说出来。

    “嗯。”

    杰摩斯简单地应了一声,怀抱住不断哭喊的女儿,却不再松开。

    燃晶石的光亮照耀莉的脸滑落不停的泪水,也照耀中年男子难得的笑容,倒是一旁的金发魔法师有些困,算是比较体会不到这种重聚喜悦吧,毕竟自己从来没有其它的记忆,只能像是一个人类似的触及这种场景。

    无聊中,我望向北城墙,黑夜的灯火通明,工匠已经在加紧速度修缮,倾斜歪倒的最高级元素之塔同样是如此,不过因为牛头人的摧毁,连同中心区域一样近乎沦为废墟,恐怕在很长时间内都不能再用,从东侧山脉返回的士兵们通过东城门陆续进入,伤亡较为严重,夜空中只剩寥寥无几的狮鹫骑士在巡察,整个北方边境线的强大兵力在这场报复的进攻之下损失过半,或许对雷纳多来说,它们兽族大军的伤亡丝毫不比人类差。

    “杰摩斯将军!”

    这个时候,骑着战马的阿菲利丝公主率领护卫队赶来,呼喊杰摩斯。

    看到护卫队带着大量照明火把,金发的魔法师自然收起燃晶石,莉与杰摩斯只能结束生日上的怀抱,这名将军又变回以往的严肃模样,正准备询问情况,却被我抢先了。

    “很抱歉,阿菲利丝公主,杰摩斯将军经过激烈的战斗,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由我来问吧,伤亡多少?”

    无论杰摩斯还是莉,都惊讶不已,没想到我会突然抢过这话,毕竟这些都是父亲的工作,莉当然是气愤地想冲过来和我吵,结果杰摩斯摇摇头,拦下女儿,很好奇我接着会怎么办。

    “虽然本公主对西诺尔的态度和怀疑兽族内奸是一个等级,但既然有杰摩斯将军的认同,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说了,听好了!已确认两位将军的阵亡,十二骑士团仅剩火剑和狮鹫等八个,将领与精锐士官阵亡两千人,包括军团士兵,战地法师,射手在内的中级战力伤亡超过百万,防御塔和元素之塔全部损毁,继续修缮,听说是罗奇率先打响战争的。”

    阿菲利丝公主说到最后,恨不得当场扒了罗奇的皮。

    如果不是他的一时冲动,高莫德之城可以有时间向南面平原的艾亚利尼斯和艾亚利达斯两座主城征求援军的。

    “我会马上和另一位将军指挥的,等防御力修缮好了……”

    “阿菲利丝公主,我提议废除边境将军杰摩斯的职位。”

    杰摩斯将军听后神情失落,认为幸存的两个将军必须继续领导指挥,但一旁的魔法师张嘴吐出令人难以置信的狂言。

    “噢?为什么?”

    莉已经抓上炙火之弓,阿菲利丝公主倒是稍有兴趣,劝阻了莉的举动,瞧瞧我怎么保持狂妄的嘴脸。

    “很简单,杰摩斯将军在战斗之中丢失右臂,重伤成这样,已经没有再抵抗兽族的先锋实力,换而言之留在边境线的必然是精锐中的精锐,可是杰摩斯将军已经算不上,继续担当也只会拖累后腿,干脆把他调回王都,好让这名父亲好好休养……”

    我说了一大堆,最后向莉偷偷地翘起嘴角,这个提议其实是在帮她。

    “好!我赞同这孩子的提议,反正王都的大剑师戴夫尼亚等等几个人老是吵着保卫北方边境线,让他们来替代非常合适,就算阿菲利丝公主不禀报,我也会回去禀报陛下的。”

    突然,一阵掌声打断阿菲利丝的质疑,从夜空中缓缓飘落的灰袍法师走到阿菲利丝面前笑着说,正是鲁沃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