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再次的约斗
    “鲁沃尔院长?”

    阿菲利丝公主震惊不已,没想到堂堂王国七大魔法师之首的鲁沃尔院长竟然赞同这种幼稚的提议。

    最令她担忧的是,废除杰摩斯的将军职位,万一兽族主力军在这个节骨眼上攻打高莫德之城怎么办?谁来负责指挥?仅靠剩下的将军哪来足够力气阻挡兽族大军?

    “阿菲利丝公主,依我多年来的战场经验,兽族主力军不会继续进攻,它们也和我们一样损伤严重,失败了一次,士气肯定不如以往,哪来反攻的底气?就算是新的兽族大军,现在高莫德之城的防御还能撑得住吗?就按照这个小魔法师的提议好了,给我的老朋友杰摩斯解开这么多年来的枷锁吧,我可是知道陛下给了非常高的军力调集权到您的身上,别浪费了。”

    大魔法师鲁沃尔摇摇手指,说出自己的推测,并且话中有话,看穿了边境将军职位所带来的枷锁般束缚,以及阿菲利丝公主本身隐瞒的权力。

    在提到我的时候,待在一旁的我理所当然地审视这个大名鼎鼎的老法师,鲁沃尔,传闻中王都学院院长,很多事迹我都略有耳闻,第一次亲眼所见,感觉这个老头挺聪明才智的。

    看来杰摩斯将军的事情,鲁沃尔院长也清楚不少,他对阿菲利丝公主这些王室成员的秘密也有掌握,当我看向阿菲利丝公主,发现阿菲利丝已经是一副被揭穿后直冒冷汗的表情,果然正如鲁沃尔院长所说的那样,她拥有废除杰摩斯将军职位的能力。

    等我试着探出精神力触碰这位大魔法师的身体周围,感觉像是一个平淡无奇,却实实在在的黑洞,随即收回精神力,得出的结果和奥汗加修先生是相似的。

    “好吧,真是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待北方边境线的保卫要务的,既然如此,杰摩斯将军……”

    阿菲利丝公主轻声叹息,从胸口的礼衣内拿出一颗王室徽章形状的雾水晶,接着合上两边手掌心,璀璨的光辉照亮众人的脸,耳边回荡圣女的咏声。

    “我以王室家族迪兰雅第四十五代长女阿菲利丝之名,命令废除北方边境线的原将军杰摩斯的将军职位!”

    恍惚间,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如此神圣的仪式之中,而阿菲利丝公主却已经利索地收回王室徽章形状的雾水晶,璀璨的光辉逐渐消散,恢复成银色长发的美丽女子模样。

    “结束了?”

    莉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围环境,阿菲利丝公主点头回答了她:

    “嗯,你的父亲已经不再是边境的指挥官。”

    当听到阿菲利丝公主宣告般的回答,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杰摩斯宽厚的身躯再次怀抱住女儿,她在相信仅仅是短暂的重聚,不但得到生日礼的拥抱,还解除父亲多年来的枷锁。

    “感激不尽!阿菲利丝公主,还有我的老朋友鲁沃尔,以及你,西诺尔魔法师。”

    杰摩斯情不自禁地留下喜悦的泪水,或许是压抑太久控制不住,他表现的样子完全不像一位将军,反倒更像农田地的民夫,却最为真实。

    “那就不打扰父女团聚的时间了,我得回房间睡觉休息一下。”

    大魔法师鲁沃尔笑容可掬,说完转身飘走,往南城区的魔法师工会分部飞去,消失在夜空中。

    金发的魔法师始终留在原地,在静静注视莉和杰摩斯的这场温馨的团聚,淡然的神情露出一丝高兴。

    或许是呢,北方边境线的将军,听起来多么威风凛凛,象征着守护住高莫德之城民众的强大厚盾,其实是牺牲了一名父亲对家庭的关怀,甘愿戴上了一个枷锁,虽然多年来杰摩斯一直受到无数的称赞,却有谁来狠心帮他打破这个自己都没勇气打破的枷锁呢?

    这次难得兽族大军被雷纳多那家伙成功命令撤军了,干脆也帮莉的父亲解除枷锁,起码我认为这个生日大礼物已经足够。

    “西诺尔法师!这场战争算是让我见识到你的实力成长,菲亚米娜整天吵闹回到某人队伍,十有**那个人就是你了,你打算怎么办?”

    这时候,阿菲利丝公主朝我打个响指,为了不打扰莉和杰摩斯,她带我走到不远处的废墟断壁,护卫队被隔开一段距离,说出自己的焦虑问题。

    当初,她击败了我,为了严酷的训练带走菲亚米娜她们三个,确实是动用王室的标准提升三个女孩能力,盘算着顺便感化她们,希望她们心甘情愿追随自己这位王国公主,然而在不久前,菲亚米娜怎么也不肯答应,总是拒绝担任圣女侍卫,如今战争已平息,就看我是怎么决定了。

    “哈哈哈!看来菲亚米娜她们是给阿菲利丝公主下了一个圈套。”

    结果,魔法师捂着肚子大笑地说,我已经大概明白了,估计当初她们的离开只是赌气抓弄我罢了,顺便借助王室公主的资源磨练自己,非常棒嘛,她们三个比我预料中更加聪明。

    “什么?这……哪怕是圈套!欺骗了本公主也是重罪,她们可不能随便从我手里逃离,西诺尔法师,除非你……”

    “我知道了,阿菲利丝公主,恰巧我也有此意,约定三天后在北城门外的雪漠再来一场决斗吧,如果你赢了,随你怎么处置,如果我赢了,请放过菲亚米娜她们三个,并带我们去王都,王都正是我的下一个目的地。”

    未等阿菲利丝公主说完,我已经料到她想说什么,抢先躲过她的话,这一次,神情无比的自信。

    “我同意。”

    阿菲利丝公主顿时爽快地答应,圣女与骑士契合的她当然不可能输,只是在心底考虑一个男侍从可以为自己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