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章 法师与骑士
    三天后

    高莫德之城正在修缮的北城墙挤满热闹的人群,目光聚焦在白茫茫的雪漠,在那里正在进行一场决斗,菲亚米娜,妮拉,莉和安伊露待在了北城墙的边角上远远观望着。

    距离损毁的北城门很远的雪漠,呼啸的寒风从魔法师的脚边卷起了法师袍,深邃的暗红瞳双目一刻也没从女骑士的身上移开,只是天空灿烂的阳光,令圣女穿戴的华丽铠甲闪亮得有些刺眼。

    “西诺尔魔法师!事先说好了哦!这一次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以绝对的实力击垮一个同等级魔法师!”

    阿菲利丝公主面带自信的微笑,朝我大声说着,如今的我们两个都是中级巅峰的层次,所以她也没必要像上次那样留给我时间呤唱。

    “开始吧,阿菲利丝公主。”

    我没有多余的犹豫,声音坚定地回答,左手抓紧血精灵法杖,在决斗开始之前,先用右脚轻轻踩踏地面的厚厚积雪,顿时信心百倍。

    果不其然,在我回答完之后,从前方袭来的阿菲利丝溅起一团雪雾,不再像前哨营地的玩闹那样留给我时间,一开始就选择正面冲锋,不过考虑到阿菲利丝是骑士职业,这点对我来说早有预料,反应速度跟上的我不慌不忙,嘴唇吐出简短的咒语。

    呯

    阳光下快如一道光芒的女骑士架起手中的十字剑朝临近的魔法师直刺,却遭到阻碍,两面坚固的冰盾挡在阿菲利丝的身前,十字剑的直刺理应穿透大多数防护魔法才对,然而阿菲利丝看见十字剑没击中魔法师的身体,剑尖离敌人的胸膛只差一点。

    “真是抱歉,阿菲利丝公主,这个五级的冰手盾法术居然挡住了你。”

    看着阿菲利丝惊讶的神色,我得意的说,此时两面冰盾套在双手上,凭借钢晶兽血脉的力气,我根本没有选择和阿菲利丝比拼谁的防御更高,而是反应迅速的用两面冰盾钳住她的十字剑,控制阿菲利丝所持的武器。

    “你想和我比力气?”

    不过,阿菲利丝依然自信满满,她可是骑士职业,论力量丝毫不弱于斧战士和守卫。

    “并不是,和你比力气的是它们。”

    我笑着回答,脑海中发出召唤者的命令,顿时,阿菲利丝左右的雪地冒出两个体型庞大的雪人守卫,朝着她扑了过来。

    阿菲利丝自然注意到两旁威胁她的两只召唤物,秀眉一皱,松开了持剑的手,身手灵敏地做出后空翻,轻轻松松躲开两只雪人守卫的夹击。

    但是两只雪人守卫在魔法师的操纵下怎么可能停下来,夹击失败后立马继续奔向阿菲利丝。

    与此同时,我一边张嘴呤唱一边抓着阿菲利丝的武器十字剑转身向远处的北城墙扔去,听着传来的大片惊呼声,我翘嘴冷笑,这样一来,阿菲利丝就等于失去重要的武器,毕竟以她的骄傲性格不难推测只带了一把武器,没有了武器也就等于说没有了攻击力……

    呼

    一只雪人守卫从魔法师的头顶上空飞过,再重重摔下来,几乎变成模糊的雪堆。

    “西诺尔魔法师!扔掉一名女骑士的佩剑,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阿菲利丝身姿挺拔,站在地上,左手的拳头洞穿雪人守卫的躯体,将这只雪人守卫打倒,接着侧脸对我说,眼神不但认真,而且非常冰冷。

    目睹六级法术召唤的雪人守卫被阿菲利丝打穿躯体的惨状,我倒吸一口冷气,只能感叹不愧是骑士职业,破坏程度上已经胜过菲亚米娜这类剑斗者职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心底惧怕阿菲利丝,因为使用自然秘术所召唤的雪人守卫可以很多。

    刚解决两只雪人守卫,阿菲利丝便听到周围的动静,六只新冒出的雪人守卫对她形成包围。

    魔法师在远处继续观察,一次性召唤六只雪人守卫已经是我的极限,虽然靠召唤物想击败阿菲利丝几乎不可能,但至少阻碍她一阵子。

    “数量再多也没有用!”

    阿菲利丝根本不惧,经过刚才的交锋接触,她已经弄清楚雪人守卫的行动较为缓慢,追不上骑士的速度。

    可惜失去十字剑依然对她造成不小的困扰,为了速战速决,只能用拳脚逐个击倒雪人守卫,阿菲利丝先盯向其中一只雪人守卫,脚底溅起了雪花,身影已经到了这只雪人守卫的面前,再抬腿狠狠一扫,骑士职业的攻击力量十足,阿菲利丝准备将这只雪人守卫踢飞,却不料雪人守卫顺势倾斜,利用积雪组成的躯体缓冲阿菲利丝的这次攻击力度,双手趁机掐住阿菲利丝的扫腿紧紧不放。

    “是西诺尔在暗中操纵!”

    阿菲利丝脸色一沉,召唤物一般来说不具备智慧,能够做出这种防御姿态,一定是魔法师特意的操纵。

    嗖

    突然间,一道锋利的冰刃擦过了阿菲利丝的脸上,只是留下一条细微的血痕,浓厚的金色光芒立刻覆盖了阿菲利丝的身体,传闻中的圣女天赋所激发的治愈术效果帮助阿菲利丝在瞬间愈合伤口,血痕也消失不见。

    但毕竟是女性,被划伤脸蛋,令阿菲利丝开始生气,这时候四面八方围过来的五只雪人守卫将她牢牢地困在里面,相当于一大堆厚重的积雪压住阿菲利丝。

    “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害都会激发她的治愈能力,那么击败阿菲利丝就不能用伤害她的手段了。”

    释放一个四级的冰刃法术试探,我远远观察阿菲利丝的一举一动,同时不断琢磨,看到女骑士奋力挣脱这群雪人守卫的围困后,再用血精灵法杖指向天空试探一次。

    “雷柱!”

    轰隆一声,天空落下一道苍白的雷电击中刚刚挣脱雪人守卫围困的阿菲利丝,结果和前哨营地那次一样,浓厚的治愈光芒笼罩阿菲利丝的身体,即便是六级程度的雷系法术也伤害不了阿菲利丝分毫,但是魔法师的神情不变,一直在仔细观察。

    “好了!西诺尔魔法师!结果搞出这点儿花样你也还是会输!但你成功把本公主惹生气了!菲亚米娜求情也救不了你!”

    打倒了我召唤的一群雪人守卫,阿菲利丝转头把发泄愤怒的矛头指向我,女骑士的双拳撞在一起,打算狠狠收拾我这个家伙。

    只不过,生气中的阿菲利丝并未留意身边残存的雷电,那是我在雷柱结束施法之后故意落在原地的残雷,威力等同于三级的雷系攻击。

    趁着阿菲利丝发怒叫嚣的这段宝贵时间,我的目光紧盯着这些残雷游离在阿菲利丝的身上发生的变化,华丽的女骑士铠甲没有起到抵抗雷电的作用,但由于威力小,尽管触及阿菲利丝中级巅峰骑士的强悍身体,却没有造成伤害,圣女天赋的治愈光芒也没有出现。

    “受死吧!西诺尔……呀!”

    正当阿菲利丝准备冲锋的时刻,聚集在她身边的残雷浓缩到一定的程度,这名银色长发的女骑士兼圣女突然话语一断,身体颤抖一下。

    “浓缩到这个程度,大概是四级的雷系攻击,稍微接近于五级,得准确控制一下了,尽量增加持续的时长。”

    看到阿菲利丝的身体颤抖一下,我立马知道这个方法奏效了,也了解圣女的力量和速度超过菲亚米娜。

    但战斗的技巧相比较流浪骑士南贝克要差劲不少,再见识过艾尼安灵活熟练的各类技巧,阿菲利丝单纯扫踢雪人守卫的动作在我眼中反而显得笨拙,只能算和菲亚米娜同级别,掌握了这些,我松了一口气,右手向法袍内摸出武器,准备迎接阿菲利丝的疯狂进攻,同时开始最后的呤唱。

    残雷的麻痹只持续短暂的一瞬,银色长发的女骑士接着发起冲锋,像狂怒的魔兽,但魔法师不急不慢,从法师袍内抽出净化者之剑,模仿阿菲利丝最开始的直刺,反向直刺女骑士。

    因为没有料到身为魔法师的我会携带剑斗者或战士等近战职业者才佩带的利剑,阿菲利丝在冲锋逼近魔法师的刹那间,为了躲开我刺出的净化者之剑,慌忙侧身,幸好肩膀的骑士肩甲擦过剑锋后毫发无损,阿菲利丝抓紧机会,猛的抬起手臂,拳头直冲魔法师的正脸。

    她这一击的力度足够打飞一头中级巅峰魔兽,正是为了教训这个无礼的魔法师!

    可惜魔法师当然不会愿意挨上圣女的拳头教训,掌握了血脉融合的使用方法,我松开持剑的右手,如同激发犀角兽皮一样,在阿菲利丝无法看见的法师袍衣袖里面,右手臂凝结一层坚硬的钢晶,抬手抵挡阿菲利丝的拳头冲击。

    咔嚓

    女骑士职业的力量果然恐怖,在成功抵挡阿菲利丝的拳头时,我听到钢晶破碎的声响,可以想象即使真正的钢晶兽也撑不住圣女的攻击。

    “果然疼得要命!不过这次是阿菲利丝公主输了……”

    我咬牙忍住右手臂快要断裂的剧痛,对面前的银发女骑士冷笑着说,在阿菲利丝震惊于魔法师竟然徒手挡住她的时候,左手的血精灵法杖也释放出五级的环形雷电。

    这个几乎没有威力的防护魔法笼罩住阿菲利丝,使得她大吃一惊,感到雷电在身上乱串,身体却动弹不得。

    “这是一个五级雷系防护魔法,有麻痹敌人的作用。”

    浑身陷入麻痹的阿菲利丝听到了魔法师的话语,还没来得及挣扎,身旁的雪地突然冒出一只雪人守卫,动作迅速地把女骑士摁倒在雪地上,按照贵族常用的决斗规则,这样已经代表阿菲利丝的结局。

    魔法师捡起了净化者之剑划过阿菲利丝的胸前,吸取掉这些雷元素,才让阿菲利丝的身体恢复过来,等她慢慢站起身,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魔法师不说话,直到我无奈地告诉她这个事实:

    “是你输了,阿菲利丝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