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章 精灵龙旅团
    王都彼罗夫侯爵府邸

    “大小姐回来了!”

    随着仆人们的惊呼,淡雪覆盖的侯爵府邸门外突然热闹,因为失踪了多年的菲亚米娜小姐回来了,还带着她的冒险同伴们。

    “极其奢华……”

    混淆在冒险同伴里面的我边走边抬头观望这座王都府邸,白石砌成墙壁后雕刻精致的艺像,金色的吊灯在走廊仿佛无尽的连珠,这些在我和雷纳多看来都是无法想象的。

    等我们来到府邸的客厅,彼罗夫侯爵已经着装迎接,这位赫赫战功的强者依旧雄姿英发,尽管不再与敌人拼杀,他仍有一双锋芒的眼睛,下巴的胡子体现成熟的魅力。

    “我亲爱的女儿,欢迎回家。”

    出乎意料,彼罗夫侯爵并没有像我们想象那样焦急的与女儿重聚,但语气中的关怀毋庸置疑。

    “对呀,爸爸,真是劳烦您暗地里偷偷请求阿菲利丝公主找我,想必在高斯小镇的时候也有派人跟踪我吧。”

    可惜菲亚米娜并不领情,叉着腰一开口就揭露自己父亲安排的秘密。

    她早就疑惑在北方边境线,阿菲利丝公主怎么找到15号前哨营地的,现在看来多半是彼罗夫侯爵暗中向公主请求了,因为阿菲利丝和自己的关系再亲密也不至于硬要带走她,在高斯小镇也是,她老是察觉佣兵工会大厅的那些色狼里面有几个目光很奇怪,不难猜到是侯爵府邸的人。

    “呃……原来你猜到我拜托了阿菲利丝公主,但作为父亲,我不会安排手下偷看自己女儿的,其实高斯小镇佣兵工会分部的管理人是我的战友,女儿的脾气我也清楚,我只是一直在打听你在高斯小镇都做些什么任务,你们去艾亚利达斯主城的途中,我也偷偷写信给了卡摩公爵。”

    “爸爸!”

    “好好好,我就知道你会发脾气,先接待你的冒险同伴们吧。”

    彼罗夫侯爵无奈看着发脾气的菲亚米娜,不敢说更多秘密,府邸的佣人在餐桌上摆好鲜果,接待我们在两侧的竖椅坐下。

    “还是第一次看见彼罗夫侯爵,他也是冒险者出身,却在边境线斩获了很多兽族强敌,为王国立下赫赫战功。”

    刚坐下,艾尼安凑到我耳边低语,在这方面,希望重振伊林德斯家辉煌的艾尼安非常崇拜这个人,梦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为一名王国英雄。

    “实力非常强,从他双眼的锋芒就可以看出,绝对杀过很多强敌……不止是兽人。”

    我悄声地说,在魔法师的精神力感知中,彼罗夫就是一个无尽的黑洞,与麻伦斯,凯蒙,汉库克,南贝克这些高级强者同属一个层次,甚至比他们更强一点。

    “再强也敌不过我父亲,哼哼~”

    莉坐在我旁边的竖椅上翘嘴说,然而马上被菲亚米娜抓起一颗苹果塞住嘴巴,尝到了教训。

    “说实话我也非常惊讶,杰摩斯的女儿居然恰好和菲亚米娜成为同伴,甚至有旅行马商会会长的女儿,伊林德斯家族的后裔,以及你们……”

    彼罗夫侯爵立刻认出莉的身份,锋芒般的双眼又指向妮拉,还瞧出了艾尼安的血统,最后扫视安伊露,我和始终穿斗篷的雷纳多,终于困惑了。

    无论紫发的女魔法师,还是金发的男魔法师,彼罗夫侯爵在脑海中都没有任何印象,特别是这个穿斗篷的冒险同伴,彼罗夫心底不知为何产生警惕感,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不禁让他想起在北方边境线,在他还是一个冒险者与兽族厮杀的时候……

    “爸爸!你吓到他们了!”

    菲亚米娜赶紧在一旁提醒,才让彼罗夫侯爵回过神来,歉意的笑了笑。

    “对不起,是我失礼了,既然菲亚米娜回来了,那就说说一些你们冒险遇到的趣事怎么样?”

    为了活跃气氛,彼罗夫侯爵又问,拿起佣人倒好的红酒杯品尝一小口,听听我们都经历了哪些冒险。

    “嗯!就从高斯小镇遇到西诺尔和安伊露开始说起吧,西诺尔还记得不,我们三个当时穿什么衣服?”

    菲亚米娜激动万分,起身回想起高斯小镇的各种经历,企图考验一下我的记忆力。

    “侯爵大人,你衣服上佩戴的徽章是什么?”

    突然,我目光直勾勾盯着彼罗夫侯爵胸口佩戴的一枚银蓝光泽雕纹的徽章,在雕纹交合处,是一只展翅的龙,使我想起似曾相识的记忆。

    在北方边境线,冰窟洞口,流浪骑士南贝克的剑也有这只展翅的龙。

    “啊……你是指这枚徽章么?确实有些岁月了,我竟然还习惯佩戴它,小法师,你对这个有印象?”

    彼罗夫侯爵低头看了看胸口的徽章,伸手小心翼翼地摘下来,脸上露出怀念,很好奇我会瞧出这枚徽章。

    “等一下!西诺尔!我是问你当时我们三个穿什么衣服?”

    菲亚米娜大声吵闹,可惜魔法师毫不在意,反而继续说:

    “我曾经遇到一名流浪骑士,他的剑上也有同样的银蓝雕纹,同样一只展翅的龙。”

    “南贝克!这个家伙果然还在四处流浪,始终对当年的事怀恨在心……”

    彼罗夫侯爵神情一惊,说出流浪骑士的名字,果然,彼罗夫侯爵与南贝克先生相识,似乎还藏有一段往事。

    “南贝克先生怀恨在心?”

    我疑惑地问,在北方边境线时,南贝克先生总是性情豪放,只有对待贵族上特别憎恨。

    彼罗夫侯爵看穿我和流浪骑士南贝克之间似乎挺熟悉的,索性放下徽章到桌上,自顾自地说起往事。

    “精灵龙旅团,你们听说过吗?在以前,这个集结王国各地年轻冒险者的旅团是王国最大的佣兵团之一,我在离开故乡的那一刻就加入其中,在王国,甚至麦拉蒙的各地都有我们的足迹,为各种各样的雇主工作,当时我是中级水平的旅团小队长,在团长接到一位王国领主的赏金请求后随旅团众人前往王国西边的森林狩猎。”

    “精灵龙旅团?是那个已经……”

    艾尼安低语着,一想到彼罗夫是其中一员,闭上嘴不敢说出世人传闻的结局。

    “对,已经彻底覆灭的可怜旅团,时隔多年,我依然记得很清楚,王国西边区域临近龙类统治的地盘,贵族领主命令我们狩猎杀死森林的兽巢,这本来是一个挺轻松的任务,可结果谁也没想到,森林深处藏有几头刚从龙类地盘逃来的黑龙,双方发生激战,胜负难分,一头黑龙攻击了森林里的村落,团长命令我们倾尽全力与黑龙拼杀,不惜一切也要救走那些村民,在这场惨烈的厮杀后,虽然很多村民保住性命,但整个精灵龙旅团只幸存三个人,我就是其中一个,可是贵族领主散播了精灵龙旅团全员阵亡的假消息,还下令追捕我们三个幸存者,我才明白整个旅团都被欺骗了,那个领主故意隐瞒森林里有黑龙的事实,一个传奇般的佣兵团一夜之间覆灭,唯有逃难的家伙和这枚徽章。”

    寂静一片的府邸餐厅,彼罗夫把桌上的徽章收起来,说完这段往事,同样的,身处不知何方的流浪骑士南贝克也肯定记得这些,他也是精灵龙旅团的幸存者之一。

    “她们都不感兴趣吗?”

    我恍过神来,扫视在餐桌竖椅上趴着熟睡的菲亚米娜,妮拉,莉和安伊露,叹气自语。

    反倒是雷纳多和艾尼安两个人聚精会神的听完。

    “送她们回房睡趟午觉吧。”

    彼罗夫侯爵神情自若地再拿起红酒杯品尝一口,对还醒着的我们说,

    ……

    半个沙漏时后

    彼罗夫侯爵府邸的花园亭子里,雷纳多和艾尼安正在对练剑术技巧,彼罗夫侯爵在石凳上边看边指导,我则是抱着从侯爵府邸借来的咒术书。

    “所以,彼罗夫侯爵大人是在逃难途中遇到艾妮琳丝的母亲?菲亚米娜的母亲也是?”

    我想到艾亚利达斯的那堆琐事,不禁问向彼罗夫侯爵,要知道,就是因为这些,艾妮琳丝和菲亚米娜之间才闹出那么多麻烦。

    “原来你连这些都知道,说实话,当年逃难的我一直悔恨精灵龙旅团的覆灭,总是干出许多荒唐的举动,卡摩公爵回信向我说起艾亚利达斯的事情了,这么多年过去,竟然会成为艾妮琳丝和菲亚米娜之间的矛盾。”

    彼罗夫侯爵自己回想那段逃难途中悔恨潦倒的记忆,捂着额头苦恼。

    “对了!小法师,你一定心里爱上了菲亚米娜吧?”

    突然,彼罗夫侯爵转头问我,令魔法师差点撕开咒术书,正在碰剑的雷纳多和艾尼安不约而同停住动作,两人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紧盯着我。

    “咳咳!彼罗夫侯爵,您真会开玩笑啦,正如您女儿说的那样,大家是冒险同伴,她听到这些肯定会骂你的。”

    我干咳两声打破尴尬的气氛,对这位侯爵回答说。

    “原来你们都在这里!”

    这个时候,刚睡醒的菲亚米娜从府邸跑出来,还穿着粉色睡袍,仿佛救星一般出现,边喊边使劲推走彼罗夫侯爵,顺便提醒我们:

    “西诺尔!你们快穿上礼服!五大家族的公爵全到王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