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恶魔之影
    王宫晚宴落幕之后,五大家族和名流贵族陆陆续续离开宫殿,彼罗夫侯爵带着菲亚米娜等一行人停留在王宫花园的礼堂外歇会儿。

    “爸爸,阿菲利丝公主该怎么办?”

    菲亚米娜的心情失落,坐在礼堂的长椅上,精心打扮的衣裙仿佛没有了色彩,僵硬地抬头问彼罗夫侯爵。

    菲亚米娜无助的语气,令莉蹲在长椅上感同身受,却只能低着头沉默,艾尼安背靠在礼堂墙壁上脸色复杂,我站在树灯底下,望向了逐渐寂静的晚宴宫殿,又转头看了看彼罗夫侯爵,从彼罗夫侯爵经历岁月磨练的脸上,没有看到半点失落。

    “当然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王室后代之间的争斗就是这样,阿菲利丝公主需要在这条充满荆棘的路上走下去,法雷恩王子也好,菲亚米娜也好,作为她信任的伙伴,鼓励一下就已经是很大的帮助,另外,我的女儿,这一道坎在冒险途中不算难,如果你跨越不过去,无法变强,那么就回到家里,恰好嫁给隔壁的贵族少爷……”

    彼罗夫侯爵神情从容地说,马上就被菲亚米娜摇摇头打断。

    “不要!爸爸无论你说多少遍我都不会同意!”

    菲亚米娜毫不犹豫地拒绝,眼中透露出生气的情绪,彼罗夫侯爵看在眼里,仿佛看见了菲亚米娜的母亲,依稀记得当年是喊着无论赶多少遍都不会离开。

    “所以,你还想继续和你的同伴们冒险?”

    彼罗夫侯爵突然问,语气严肃,菲亚米娜懵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彼罗夫侯爵微微一笑,走到菲亚米娜的面前,伸手替她擦干眼角泪珠,身为曾经的冒险者,在自己女儿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抱歉,让大家等了那么久。”

    这时候,杰摩斯大骑士赶过来,旁边还跟着一名蓝袍魔法师,面貌在我眼里特别熟悉,正是奥汗加修。

    “杰摩斯,奥汗加修,情况如何?”

    彼罗夫侯爵转身看着两人,问。

    “如你所见,王国贵族的商议已成定局,陛下刚刚回寝,戴夫尼亚留在王宫警戒。”

    奥汗加修无奈回答,彼罗夫侯爵早有预料,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已经安慰好菲亚米娜她们。

    “彼罗夫,你能监视一下哥伦萨里家族吗?有什么动静都送密信给我。”

    杰摩斯突然对彼罗夫侯爵说。

    “为什么?”

    彼罗夫侯爵皱眉问,隐约觉察到杰摩斯话语的意思。

    “是莉告诉我的,哥伦萨里家族的一个叫米希的修女曾经在北方边境线试图拉拢我,恐怕是哥伦萨里家族在搞些什么阴谋,霍弗坦勒森公爵也在晚宴上表露得不太自然,真希望是我多虑了,但还是希望你在王都监视一下哥伦萨里家族。”

    杰摩斯解释说,旁边的奥汗加修点头赞同,他们俩在王宫晚宴上一直有观察霍弗坦勒森公爵表露的举措,自然也看到了身穿白袍的米希修女。

    “非常讨厌那个修女装作妈妈的样子!笑容也很虚假狡猾!”

    莉瞪着双眼,在长椅上站起来,气愤地喊,我和艾尼安在一边惊讶,她怎么突然变聪明了?

    “嗯,我明白了,现在夜深了,我带他们回去府邸休息吧。”

    彼罗夫侯爵没有多想,回答说。

    “我也回去了,陛下在王都西城区安排新府邸,离王宫不远,莉。”

    杰摩斯说道,喊了莉一声,金色长发的女猎手听了高兴的跳下长椅,跑到杰摩斯身边跟去西城区的新家。

    “菲亚米娜,艾尼安,你们先回去侯爵府邸吧,我想和奥汗加修大人在王都四处走走。”

    看见大魔法师奥汗加修停留在原地,我猜到极有可能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立刻对正准备离开的菲亚米娜说道。

    “好吧,但是!今晚钟摆超过1点之前,本小姐必须在府邸里看到你。”

    菲亚米娜一开始还想质问缘由,对上奥汗加修目光的彼罗夫侯爵却隐约明白魔法师之间有秘密的谈话,摆摆手拦住女儿,菲亚米娜只好严厉留下一句话,和艾尼安一起跟彼罗夫侯爵走向了王宫外的马车。

    终于安静,宫殿外的王宫花园只剩下大魔法师奥汗加修和我,不等我问话,奥汗加修念了几句复杂的咒语,挥手撒片星粉,将王宫花园中的两个人隐去踪迹。

    ……

    王都南城区的一家破烂酒馆

    劳累疲倦的调酒师正在打哈欠,突然桌上丢来两枚金币,接着听到了一阵幽灵般出现的声音。

    “两杯加泡酒……”

    身穿蓝袍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年轻的金发魔法师坐下来,说道。

    调酒师的看向紧闭的酒馆木门,擦擦眼睛,顿时整个人感觉脑袋剧痛,想不通两个客人什么时候进来的,但对上中年男子的眼神,调酒师慌忙把两枚金币收入囊中,跑进了地窖开始弄加泡酒。

    “这是什么法术?奥汗加修先生。”

    我感觉脑袋浑浑噩噩的,苦着脸问,好像刚才自己穿过墙壁了……

    “呃……抱歉,忘记了初次经历的副作用很大,这是一个七级的星隐术,想快点带你跑来这里而已,顺便告诉你一件比较糟糕的事,曼德,这只恶魔如今就躲在王都。”

    奥汗加修解释说,然后神情变得凝重,向我坦露此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