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危险预言
    霍弗坦勒森祖父,就在刚刚的瞬间,场中的黑魔法师不经意间挥手,衣袖掀起的短暂时刻,米希的蔚蓝色眼睛远远看见了祖父的灰铁手环,那是哥伦萨里家族极少有人知道和目睹的,公爵最心爱唯一一件极品魔器。

    “米希,你真的没看错?”

    梅里恩没有多犹豫,把神色吓坏的黑袍修女带到石楼的角落安抚住情绪,接着认真问一次。

    “嗯,绝对不会错。”

    米希抬头回答,判断出米希并没有说谎,梅里恩不禁脸色难看,他竟然一直不知道哥伦萨里家族的霍弗坦勒森公爵是暗影法师会的幕后者,因为世人都听闻这位公爵是剑斗者职业,没想到会是黑魔法师。

    不,或者说,霍弗坦勒森公爵既是剑斗者又是黑魔法师,掌握力量与魔法的奇才在漫长历史中是常有出现的,比如某个金发的难缠家伙,又比如凯西马格斯王子麾下的某个顶级年轻强者,毕竟暗魔法是人类王国乃至整个世界都恐惧的,霍弗坦勒森公爵这些年极力隐瞒暗魔法的秘密,这点猜想倒也合理。

    同样身为邪恶法师的梅里恩仔细琢磨刚才感受到的前所未有的暗魔法波动,大致做个比较,马上得出最震撼的结论:

    王国终于出现除魔法师工会七席之外,隐藏的第八位大魔法师,霍弗坦勒森!

    “暗影法师会的臣民们……我们是被魔法师们一生都嫉妒与恐惧的阴暗生物……他们称呼我们为这个世界的蠕虫……”

    恰巧这时,黑魔法师,或者说霍弗坦勒森的演讲开始了,梅里恩试着听了听,无法判别这个沙哑的声音和王宫晚宴上的声音有什么相似,在心里挺佩服这个老家伙的谨慎。

    米希也同样听不出祖父的声音,梅里恩干脆带她再度回到石楼栏台边继续观望这场演讲会。

    “但是!我们的时代就要来临了……这股黑暗的终焉力量已经慢慢壮大……我预感不久的未来……整个王国都将被暴风雨席卷……这是战胜魔法师工会的绝佳机会。”

    黑魔法师霍弗坦勒森在场中高喊,这些话被梅里恩等一些直觉灵敏的邪恶法师听到,一瞬间联想到哥伦萨里家族最近盛传的各类动静。

    所谓的暴风雨,不就是哥伦萨里家族筹备的反叛吗?梅里恩翘嘴冷笑,也难怪霍弗坦勒森会亲自现身,看来这个老家伙是想利用暗影法师会这一股茁壮的势力,暗魔法对抗所有魔法?似乎真的有可能取胜,无论元素魔法还是咒术,至今不能抗衡腐蚀性极强的暗元素,只不过,一切都不会如料想那样顺利,暗魔法已经出现上千年,至今没能取胜,证明有同样难对付的东西抑制了黑魔法师们,梅里恩瞄了一眼身边的黑袍修女。

    是的,难对付的是牧师教会,圣洁之神比特尼的信徒们可不容易被击败。

    “现在……我相信大家都听闻王位继承者之间的争斗已经以圣女阿菲利丝的落败拉开序幕……阻碍在暗影法师会前方的敌人已经明确……王国二王子罗奇!王国的阴暗生物们!用尽一切手段杀掉他!开启黑暗的新时代!”

    黑魔法师霍弗坦勒森又大声呼喊,不少高级实力的邪恶法师感到意外,但没有多少人理解到原因,不过既然是暗影法师会的幕后头目命令,杀掉王国二王子倒也没问题。

    与此同时,躲在石楼观望的黑袍修女震惊,她没想到祖父居然想借暗影法师会之手铲除掉威胁哥伦萨里家族的罗奇王子。

    “有意思,霍弗坦勒森,我真侥幸自己参加了这场聚集会,提前知道了你这条老狐狸的诡计。”

    梅里恩注视场中的黑魔法师,微微眯起眼,他可不会让暗影法师会的这些阴暗生物去杀掉现在计划中最重要的工具。

    “暗黑时代!暗黑时代!暗黑时代!”

    暗影法师会的大量崇拜者随即起哄欢呼,在梅里恩看来,这些人只是一些较弱的低级中级,在场大部分高级强者面无表情,似乎暗影法师会的意见并不怎么统一,不是全部都以幕后者为首。

    而黑魔法师霍弗坦勒森也在演讲结束后从场中离开,应该是重新换装打扮回公爵的模样,准备在失踪之后跑回家族驻地。

    暗影法师会的热闹聚集会就这样落幕,感到无聊的梅里恩转身就走,黑袍修女慌忙跟在身后,离开的路上,米希又跟着梅里恩跑遍集市,看见梅里恩仔细凑集许多稀奇古怪的材料,甚至不惜为了一颗恶心的泡腐乳兽心脏花掉钱袋里面的上万金币。

    直到重新走过漆黑阴森的阶梯走廊,梅里恩和米希才回到梦境酒馆,步上寒冷的街道,变脸鸡蛋的效果消失,黑袍修女的面容也变回美艳。

    “该怎么办?”

    踩着地上的积雪,黑袍修女神色茫然,脑海中祖父就是黑魔法师的可怕事实挥之不去,完全没想到家族以这种方式与暗影法师会联手。

    梅里恩转头看着陷入迷茫的米希,恐怕她是真的被祖父的秘密深深震惊到了,而且自己还是教会的大牧师,崇敬圣洁之神比特尼的信徒,但梅里恩不禁暗想比特尼应该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样一个整天好吃懒做的愚昧信徒,牧师独特的圣洁气息竟然可以衰弱成普通人的地步,也难怪身为一个高级的牧师,完全没有高级牧师应有的样子。

    “你不是教会的大牧师吗?这种事情不禀报希因大主教?”

    梅里恩试探地问,结果不出意料,米希猛的摇头拒绝,牵连到霍弗坦勒森祖父乃至整个家族,就算自己是教会牧师也感到难为情。

    “那么,我给你指明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

    看着陷入迷茫的修女,梅里恩伸手摘掉米希的黑袍,重新露出教会的修女白袍,并说道:

    “你就留在王都的教会总部,好好忏悔自己整天好吃懒做的恶行,总之变得像一个大牧师,偶尔……向大主教请求向王宫派点精英牧师。”

    梅里恩趁机说出最后一句提醒,而米希总算有点明白,尽管将信将疑,但她已经被邪恶法师在不知不觉间引诱进了一个圈套。

    ……

    深夜,彼罗夫侯爵府邸的铁门外,昏昏欲睡的金发魔法师凭借对王都街道的记忆走回这里,却因为紧锁的铁门进不去,估计是菲亚米娜生气才这样做的,我一脸苦恼,想着该怎么办,突然叽的一声,锁紧的铁门被打开,我抬起脸,看见安伊露披着一件保暖的外袍,提着油灯悄悄开门。

    “安伊露!”

    “嘘~府邸里面的很多人都睡着啦,先进来吧。”

    安伊露竖起手指到嘴唇前,对我认真警告,我只好乖乖听从,伴随着叽的一声轻响,铁门又紧锁上,两个魔法师相互陪同下踩过雪地,偷偷跑回府邸,边走边窃语。

    “对不起,让你等这么久……”

    “西诺尔究竟跑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

    “抱歉,是去牧师教会的总部大教堂,和希因大主教见面,帮他带一封信送给月光森林的精灵女王,只不过希因大主教硬是留下我,说很多的莫名其妙的话。”

    回想起大教堂的一幕幕,我只觉得仿佛是在做重复的梦,尽管圣洁之神比特尼的神圣雕像和高级牧师遍地的景象令人震撼,但是希因大主教的教唆更加令我震撼。

    沧桑的面孔,年老白发,希因大主教却完全与大魔法师鲁沃尔不同,言行举止都精神焕发,犹如利剑般的竖瞳看人的目光充满无尽的威迫,刚开始遇见我和艾妮琳丝的时候语气和蔼,但是等到艾妮琳丝被麻伦斯带走,希因大主教却突然要我留下,并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

    “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但希因大主教可是整个王国最厉害的掌握预言魔法的人,西诺尔,人家是在提醒你!”

    安伊露不禁生气道,才想起忘了告诉我希因大主教也是魔法师的事情,我恍然大悟,难怪在遇见大主教的时候,他好像已经知道我们会来,连卡摩公爵的心腹管家麻伦斯先生都早早埋伏在大教堂。

    “西诺尔!希因大主教到底说过什么了?”

    安伊露着急地问,预言魔法的提醒,大主教一定知晓了未来的某些危险。

    “呃……因为太枯燥无聊,记得不清楚,只有较为重复的几句话,千万得小心警惕两拨敌人,遇见黑色的龙赶快逃,还有,一定要保护好你,安伊露。”

    我费劲脑汁回想起希因大主教的这些重复多遍的提醒,最后满脸困惑地看向安伊露,没错,希因大主教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保护好安伊露,虽然这一点在我眼里当然是毋庸置疑的,但我也挺奇怪,希因大主教在念出安伊露的时候,语气非常恭敬,并且安伊露的来历,我至今未问过。

    “额,希因大主教好厉害!可能是我真的会有危险,西诺尔一定要保护好我。”

    安伊露突然变得脸色通红,撇过头不敢对上我质疑的眼神,说着些企图引开我注意的话。

    “安伊露,能不能老实回答……”

    “不能!西诺尔再胡来我就叫菲亚米娜了!”

    安伊露坚决摇头,甚至被迫使出杀手锏,她的喊声也开始增大,一想到会吵醒菲亚米娜,我顿时害怕了,只好投降放弃这次机会。

    同时,安伊露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能在心里祈求我谅解她,她不是不能回答,而是现在还不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