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领主级魔兽
    森林中,菲亚米娜手持圣歌咏唱之剑挡在了逃跑的幼狼与追赶的暴熊怪中间,不知道是不是幼狼天生聪慧,竟然一下子理解菲亚米娜是来救它的,立刻躲到菲亚米娜身后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白色小球。

    “喝!”

    没有多加犹豫,菲亚米娜剑上附着力量,朝最近的一头暴熊怪砍上去。

    谁知道,这类双脚站立身体臃肿的魔兽动作异常灵敏,预先觉察危险的暴熊怪往后退几步,躲开攻击之后张嘴发出一阵咆哮,使周围的五头同伴和它一起变成更凶猛的模样。

    “是野性魔法!”

    赶到战场的我精神力感知到六只暴熊怪的身体流动大量的魔力,认出这是兽类图鉴上记述的野性魔法。

    被这种魔法加持的魔兽都会陷入发狂状态,在攻击和速度上面获得增强,当然,也更加难被往常的攻击打倒,一个人对付六只受到野性魔法作用的暴熊怪,菲亚米娜肯定胜算渺茫。

    “连我也被发现了,极寒冻土……”

    忽然,野性魔法作用的暴熊怪发现靠近它们后方的魔法师,其中两头暴熊怪立马扑来,我暗叫不好,赶紧用双手释放刚准备好的极寒冻土。

    伴随魔法师的冰系法力覆盖林间一片区域,暴熊怪们的脚下纷纷凝聚寒冰,致使它们的行动遭到不少阻碍,而扑上魔法师这边的两头暴熊怪反倒狠狠跌了一跤。

    “西诺尔!拜托你先支撑一会儿了!”

    菲亚米娜眼看极寒冻土范围内的暴熊怪没那么容易扑上来,自己转身抱起受伤的幼狼逃向安伊露那一边,只留下震惊我的一句话。

    “什么?”

    等我反应过来,极寒冻土的抑制效果已经在衰减,菲亚米娜暂时逃掉,六只发狂状态的暴熊怪就咆哮着围攻魔法师,吓得我脸色苍白,幸亏及时身体激发了精钢兽的的钢甲覆盖重要的地方,但是一时间遭受暴熊怪的撕咬践踏拍爪等伤害,我也只能苦不堪言,在地上缩成一团,一边隐忍各种各样的疼痛一边偷偷呤唱。

    “西诺尔!我来救你啦!”

    安置好受伤的幼狼,菲亚米娜大喊着,终于又提剑冲过来,这一次,她的右手抓着安伊露从包囊拿出的驱兽药剂,大力扔向这边的一棵树,药剂瓶子破碎的一刻,六头发狂状态的暴熊怪被野兽才能嗅出的恶臭吓退,露出半死不活的我。

    “致命重击!”

    抓紧暴熊怪松懈的一瞬间,菲亚米娜挥舞出附着自身力量的圣歌咏唱之剑,使出绝招从背后斩杀一头暴熊怪。

    另一头强忍驱兽气味的暴熊怪迅速向菲亚米娜挥出足以打断骨头的拍击,只可惜安伊露的轻魔法杖早已从远处指向它。

    “迟缓术!”

    安伊露念出最终咒语,一道五级咒术精准地命中企图攻击菲亚米娜的暴熊怪,使其的动作在法术效果期间变得缓慢。

    “致命重击!”

    菲亚米娜又全力挥舞圣歌咏唱之剑砍向了这头身中迟缓术的暴熊怪,只可惜暴熊怪被砍伤之后只是伤口流血,却依然坚挺的站立,趁机会张口咬向毫无防备的菲亚米娜。

    危险的时刻,半死不活的魔法师突然爬起来撞倒了这头暴熊怪,然后伸手向剩余四头暴熊怪发出四道速度极快的雷链。

    “它们都是拥有野性魔法增强的!一定要对准致命部位攻击!快!”

    我一边释放雷链牵制四头暴熊怪一边喊道,自己则是依靠精钢兽血脉的力气帮忙压制住被菲亚米娜砍成重伤的这头暴熊怪。

    “喝!”

    由于往常熟练的配合,菲亚米娜立即明白我的作战计划,自己动身奔向四头暴熊怪,这一次战斗冷静许多,再加上远处安伊露的迟缓术协助,菲亚米娜利用彼罗夫的招式轻松躲避暴熊怪的拍击,双眼寻找到这些暴熊怪的致命破绽,接着出剑给予致命一击。

    “战心之火!”

    我也在这段时间呤唱完成,给菲亚米娜增幅一层法术效果,令她更加容易击杀几只暴熊怪,至于被我撞倒的暴熊怪因为重伤的缘故力气不足以抗衡伤势较小的我,挣扎几下后,最终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亡。

    “果然,会使用魔法的魔兽比起普通的魔兽要难对付得多啊……”

    当菲亚米娜成功杀死最后一头暴熊怪,林间的激战才迎来结束,我瘫坐暴熊怪的尸体上累得气喘如牛,身上破裂的精钢兽钢甲慢慢潜藏回去。

    “西诺尔的秘密貌似挺多的呢,这个新秘密还是第一次见。”

    这时候,安伊露抱着受伤的幼狼走来,神色平静地对我说,却令我浑身一颤,张着嘴不知道怎样解释。

    糟糕!忘记自己从未向安伊露解释过血脉的事情,不过因为这件事牵连到神秘的布诺图塔,我也不敢轻易向冒险队伍的其它人说出来,听着安伊露的话语,好像她已经对我的一些异常有所了解,难道安伊露一直暗中观察出我以前展现出的一些秘密?

    当我注视上安伊露平静得可怕的眼神,不禁头冒冷汗,看来是有可能,如果说整个冒险队伍我最害怕谁,一定就是安伊露。

    “其实嘛……”

    “其实嘛,西诺尔的秘密,当然等以后西诺尔想讲给我听的时候再知道也不晚,是吧。”

    心想始终瞒是不住聪明的女魔法师,我只能打算解释,结果安伊露突然打断我的话,微笑地说道,然后抱着幼狼走向菲亚米娜那里。

    “算了,刚刚好险……”

    我绞尽脑汁琢磨安伊露说的这些话,最后,摇摇头想不明白。

    但是,我也庆幸,和我的来历可能有关系的神秘的布诺图塔,至少目前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的秘密,还是尽量别让安伊露她们知晓为妙。

    “嗯?等等……又有魔兽靠近,特别强大!”

    这时,我的思考突然被打断,因为精神力的感知发现一只特别强大的魔兽在急速靠近,就在树林往东的方向!

    “安伊露!菲亚米娜!上马逃……来不及了!”

    想到战马就停留在不远处的树边,我向她们大声喊道,可是不等我说完,东边的茂密树林被庞大的身影撞开,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只毛色灰蓝的巨狼,足足有一座小城堡的体型,琥珀色的瞳孔俯视我们三只蚂蚁小的人类。

    “人类!”

    巨狼一看见我们就露出近乎狂怒的凶猛,它发出我们听得懂的吼声,抬爪正想要撕碎我们,安伊露怀里的幼狼却发出了幼嫩的叫声,让巨狼停下了爪子。

    “天哪……领主级魔兽。”

    我站在原地双脚发抖,精神力感知到这家伙黑洞般的强大,与大骑士杰摩斯那样的情况相似,已经确定这只巨狼毫无疑问是领主级的。

    “放心吧,我们没有恶意,看,小家伙的伤口已经被我包扎好了。”

    安伊露和菲亚米娜显然还不知道她们面对是领主级的魔兽,可能误以为是一般的高级魔兽,于是举起手中的幼狼喊道。

    “把我的孩子还给我!然后滚出去!人类!”

    看到幼狼的左腿留有包扎的蝴蝶绷带,加上幼崽欢快的叫声,拥有领主级实力的巨狼才稍微没那么愤怒,但依旧很凶,或者说很厌恶人类。

    “抱歉啊,我们因为看见外面的一堆骑士尸体才好奇闯进来,居然有骑士闯入这里,您知道是什么魔兽把那群骑士收拾掉的吗?”

    安伊露和菲亚米娜刚把幼狼送回巨狼身边,我不禁猜测盘踞这片森林的巨狼是不是与外面的王国骑士尸体有关系,趁着救了幼狼的缘故,我鼓起勇气试探地问一句。

    果不其然,用鼻子蹭蹭幼崽的巨狼盯向了我,令我感到极具危险,神情逐渐紧张流汗,最后才听到巨狼充满憎恨的回答:

    “我不知道你暗藏什么小诡计,人类,但既然你想听听,我不妨告诉你,那群可怜的人类骑士受那个贪婪的邪恶国王命令闯入我的地盘!如果你有什么图谋……我会让你变成他们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