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新魔宠
    “邪恶国王!?”

    巨狼的一番回答震惊我们,无论我还是菲亚米娜都不由得联想到王都的老国王,毕竟麦拉蒙找不出第二个国王,但是老国王的模样不像坏人,巨狼充满憎恨的口气也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它胡乱埋怨的……

    不过,看着巨狼愤怒的样子,我并不敢继续追问,生怕招惹一只领主级魔兽。

    吼

    就在这时,风暴走廊中部的森林又传来动静,使得巨狼扭头望向北面的方向,由于茂密的树木非常高大,近乎遮蔽天空,我们都看不见什么,但是我的目光注意到巨狼灰蓝毛正在竖起,听着咬紧的嘴牙间发出阵阵凶恶的低呤,如此警惕的姿态,我大概猜到了吼声的源头估计是另一只在森林盘踞的领主级魔兽。

    幼狼也马上躲在巨狼脚边害怕得发抖,我将精神力扩大到极致搜查北面的森林,结果一下子发现最糟糕的险境。

    “怎么了?西诺尔。”

    菲亚米娜赶紧问我。

    “该死!又是兽潮,这次是非常多相同的,是一个种族的魔兽,其中有不少高级魔兽,驱使的或许是一只领主级魔兽。”

    我脸色难看地回答,这次的兽潮直奔这一边,有可能是那只吼叫的领主级魔兽驱逐来的。

    “领主级魔兽!”

    安伊露和菲亚米娜异口同声的惊道。

    “不需要太惊讶,忘了告诉你们,这头公狼也一样是领主级魔兽。”

    我转过头沉声解释,事到如今也不怕吓唬这两个女孩。

    但是,没想到最先激起情绪的反倒是巨狼,灰蓝色的尾巴一言不合扫过我背后刮起狂风,等我僵硬的回头,背后的一片树林被足以撕裂铠甲的狂风夷为平地,然后我又僵硬的扭头看向巨狼,琥珀色的双瞳已经盯着我,露出前所未有的凶恶。

    “西诺尔你这个笨蛋,她是母的。”

    菲亚米娜不敢出声,只能隔空朝我张张嘴,我也比较困难的从她嘴里勉强读出这一句话,我才知道面前的巨狼是一只雌性。

    但是,我却因此发现母狼改变站姿后,一直背对着我们的侧身露出来,让我们看到上面留着巨大的爪痕,安伊露跑过去稍微看一看就被吓坏了,巨狼的侧身伤势严重,整道血淋淋的伤口甚至露出苍白的骨架,放在人类身上估计早已毙命了。

    “你受伤了!让我们帮你治疗一下吧。”

    眼看伤势极为严重,安伊露也不顾及什么,直接开口对母狼请求道,顺便开始翻找可以帮忙治疗兽类的药剂,但只能找出一两瓶,药剂份量根本不够治愈如此严重的爪痕。

    看着安伊露手忙脚乱的着急样子,母狼微微惊讶,尽管很难相信人类,但它无论如何找不出半点假扮的可疑,女魔法师的焦虑和关心仿佛是真的,使得一直保持凶恶的母狼渐渐沉静下来。

    “不用治疗了,这是刚从吼叫的那头魔兽给弄伤的,它想驱逐我和我的孩子,但是这片森林到处盘踞强大的同类,被驱逐出去就失去生存的地方了,如今我也没多少力气离开这里,你们……”

    母狼声音透露出一丝哀求,但是看到我这个人类,它又隐忍住想拜托的话。

    “别担心!我们都是善良的人类!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当然,西诺尔想打什么坏主意的话,我第一时间教训这家伙。”

    菲亚米娜微笑道,还伸手拔出圣歌咏唱之剑横在我的头顶上做出诚意满满的承诺。

    “圣剑!两位至圣存在的守护器物居然在你的手上!是它们意志传达的意思吗?既然这样我愿意相信你,请带走我的孩子,帮助它长大。”

    当目睹菲亚米娜的圣歌咏唱之剑,母狼突然变得欣喜万分,不再犹豫把幼狼托付给我们。

    “圣剑?至圣存在?守护器物?能说说更多的吗?”

    待在一旁的我被母狼透露的话吸引,走上前问道,没想到领主级魔兽也知晓这把剑,或许,可以从母狼口中得知更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很抱歉已经没时间说更多的事情了,争夺地盘的那只魔兽来了,还带来一群野兽,我必须留下来阻拦它们,我的孩子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这时,森林北面的吼声和强悍气息越来越近,仿佛有什么东西撞倒成片树木袭来,母狼摇摇头认为不能再浪费宝贵的时间,温柔地蹭蹭自己的幼狼小脑袋,然后让菲亚米娜抱起了小幼狼。

    “还有一样东西,我将送给你们。”

    母狼又说道,头部突然浮现一层美丽的花朵印记。

    “没问题,我会保管妥……当……”

    精神力感知到兽潮快来了,我当即答应,想看看母狼给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谁知道母狼根本不理睬这边,只是用头部轻轻触碰菲亚米娜额头。

    “这是邪恶的国王渴望夺取的,由我守护了几百年岁月,是时候交还给善良的人类,也因为你是获得圣剑承认的持有者,你能使用它。”

    母狼又说道,房屋大的头部轻轻触碰菲亚米娜的额头,美丽的花朵印记落在菲亚米娜的额头上面,再渐渐消失,却让我感到强烈的困惑,能使用这把剑的又不只是菲亚米娜,我好歹也用过圣歌咏唱之剑劈砍山岩啊……

    “西诺尔真是太可怜了。”

    看到我什么也得不到,安伊露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唉,我去拉上战马,你们快跟上!”

    我无奈叹息,只能心底嫉妒一下菲亚米娜,精神力感到兽潮逼近,跑到不远处树边解开捆住树木的缰绳,然后带着抱来小幼狼的菲亚米娜和安伊露骑上战马向风暴走廊中部的山道跑回去。

    “没想到我最终相信了人类……”

    母狼远远注视我们渐渐消失的背影,扭过头,浩荡的兽潮终于冲来,灰蓝色的巨狼又恢复凶猛,用庞大的躯体撞开兽潮奔向了与其争夺地盘的强劲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