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恶毒果实
    教堂后方的遗迹处,冒险团的我们与可可丝等人察看到许多疑似暗影法师会挖掘过的痕迹,足以表明这里确实是红袍男子所言的地点,菲亚米娜的疾风幼狼也并未嗅到附近有剩余敌人。

    “安伊露,带有道具类魔药吗?”

    为了避免深不见底的遗迹洞穴里面还藏有邪恶法师,我向安伊露问。

    “我带上了所有的恶毒果实,全部是致死的药效。”

    安伊露翻了翻法师袍找出一袋灰色物品,她抬头严肃认真的回答,恶毒果实是中级魔药师能炼制的剧毒魔药种类中的极限,杀伤力毋庸置疑,如果扔下去,等于下决心杀死洞穴里面所有邪恶法师,一个都不剩。

    “有足够我们服用的解药吗?”

    我继续问了句。

    “当然有,份量比较稀少,但是足够所有人。”

    安伊露微笑着说道,手上抓着一瓶白色药水。

    因为每个魔药师炼制的恶毒果实来源材料不同,唯有相应的材料才能解除毒性,所以,当安伊露的手中有着最合适的解药,我们就可以不担心剧毒,而洞穴里面的敌人哪怕也有魔药师,可以破解安伊露的恶毒果实的机率也是极小。

    “优势是我们属于奇袭,高级魔药师准备的时间都不一定足够,敌人有解药也没机会了。”

    我想了想,翘嘴笑着自语,已经决定使用掉全部恶毒果实,朝冒险队伍里的魔药师点点头,安伊露随即解开灰色袋子往遗迹的洞穴撒入了所有恶毒果实。

    无论圣女骑士阿菲利丝还是智慧之眼布兰蒂斯亚都暗自惊叹我和安伊露的默契配合,好像我们才是冷血的杀手组合,对待敌人毫不留情,倒是菲亚米娜等人早已渐渐习惯,她们记得成为冒险同伴之前,我和安伊露两个魔法师就是最初的队伍组合,能够经历高斯小镇上的许多考验,这些在正统贵眼里非常歹毒的手段在我们眼里却是冒险者的常例。

    然后,安伊露把解除毒素的白色药水给大家服用,蒂丝琪与布兰蒂斯亚相信这时候的她们还没有暴露,无所谓的喝了毒素解药,所幸,她们猜得对,此时的魔法师西诺尔依旧不敢妄下定论怀疑两人就是暗处的敌人,毕竟疾风幼狼并没有嗅到周围有别的敌人,单凭她们两人肯定不会在这种情况做敌人。

    “出发吧!”

    等待着恶毒果实的毒雾大概弥漫整个洞穴,可可丝激动的吵着动身,于是我们一起步入洞穴里面探索,燃烧的火把丢弃外面,改为燃晶石来照明。

    一会儿后,洞**部的环境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暗影法师会据点的剩余成员随处趴倒,恶毒果实的剧毒已经犹如死神的镰刀夺取他们性命,刚走不远就看见一个瘫坐桌椅上拼命配制解药的邪恶魔药师手势僵硬的死去。

    “继续走吧……”

    我神情冷漠,提前捂住小牧师芬蒂与可可丝的眼睛,带着她们跟随大家向洞穴深处进发。

    终于,我们抵达洞穴深处,按照红袍男子的所言周围布满士兵的尸骨与残盔,燃晶石的光芒为这个时代的年轻强者们呈现千年前战争残酷,直到一面古老的厚墙堵在面前,墙壁留有挖掘的痕迹,可惜暗影法师会的人始终没能破开。

    “非常古老的法阵紧密融合墙壁,必须叫来魔药师工会的一些高级老者才有可能研究方法。”

    戴魔法师帽子的布兰蒂斯亚迅速走到墙壁前伸手抚摸,如今的她暂时做不到,只能放弃,阿菲利丝等人都一样心情从高峰跌落低谷,好不容易距离神器残片只差一步,却难以跨越阻碍。

    但是,唯独一个人心里苦笑与惊喜,那就是我,因为古老墙壁的法阵轮廓像极了记忆中一处墙壁,北方边境线高莫德山脉那个雪山残殿深处的墙壁。

    “真意外!与远古巫术刻印相似的封印手段!看来和雪山残殿封印墙壁的施法者是同一个人!这下你知道怎么做了吧。”

    脑海中,黯灭巨人又苏醒说道。

    “该说……真幸运吗?”

    我只能苦笑自语,压抑住心里的激动,上前抚摸尘封的墙壁,像雪山残殿的方法那样做。

    在场的菲亚米娜等人目光困惑,蒂丝琪微微皱眉,貌似梅里恩忌惮的西诺尔没有学过魔法阵知识,随便乱摸也不可能有结果的。

    咔嚓

    只可惜,尘封的古老墙壁突然嗡嗡作响,在金发魔药师的面前缓缓开启,露出里面的密室,密室的祭坛上悬浮着一根花纹精致的枪柄,震惊得布兰蒂斯亚揉了揉自己双眼,难以相信自己的智慧之眼这次所见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